2018年9月19日 星期三

吃一口老牌餅乾 HUP SENG

合成工業(HUP SENG)是马来西亚的最悠久饼干象征:核心业务涉及制造和销售饼干,饼干,燕麦饼干和饮料。

合成的奶油饼干在马来西亚食品市场已经有近60年的历史了。 目前,饼干占集团销售额的约65%。

關於 HUP SENG,相信大馬人都熟悉,基本上你在任何百貨零售店和雜貨店,都可以看到它的產品。

這是個簡單易懂的業務。

至於它產品如何?

如果你有時常買餅乾,或多或少都有印象。

HUP SENG 再推陳出新方面,包裝設計上或許不如Munchy's,但在大馬餅乾產業的確是一個老牌子,業務也穩健。

作為餅乾業者,棕油和面粉累计占该集团原材料成本的70%以上。

如果你以週期性來看,就需要留意這兩種商品的價格對其成本的影響。

畢竟在競爭激烈的市場上, HUP SENG 不能隨便將成本轉嫁給消費者。

以週期性看,雖然它比原產品來得低,但還是有一點影響。

我們先來看 HUP SENG 的業績!



從數據來看, HUP SENG 成長並不快,但非常穩健,現金流充沛,所以沒有融資的需求。

如果我們以經營效率分析,則如下:

【ROE】
2008年 13.39%
2009年 20.10%
2010年 16.20%
2011年 12.69%
2012年 21.67%
2013年 24.20%
2014年 24.99%
2015年 34.14%
2016年 28.33%
2017年 25.65%
平均ROE高於15%,尤其最近五年平均為27.46%,非常理想。


【Gross Margin】
2008年 27.00%
2009年 34.99%
2010年 34.61%
2011年 32.54%
2012年 35.47%
2013年 37.62%
2014年 36.97%
2015年 42.63%
2016年 40.50%
2017年 37.78%
毛利維持穩定,只是這兩年成本上升而下降。


以經營角度, HUP SENG 沒問題,屬於優等,至少對它所屬行業來說是如此。

下來,我們看看它的周息率

【周息率】
2008年 14.08%
2009年 7.41%
2010年 -%
2011年 8.38%
2012年 9.54%
2013年 4.62%
2014年 2.80%
2015年 2.71%
2016年 3.42%
2017年 3.67%

HUP SENG 幾乎年年穩定派股息,就算在2008-2009年美國金融海嘯時也如此。

因為股價在2008年後出現嚴重下跌,但股息穩定,所以你在2008年買進可一年獲得14.08%的股息。

之後到2012年的周息率也很高。至到股價上升才回落正常水平。

因為 HUP SENG 成長緩慢,又不是藍籌股,所以雖然業務穩健,要得到市場青睞也比較久,這就是為何2009-2012年,股市反彈時,它股價反彈比其他公司緩慢的原因。

後來2012年才回歸本來價值,股價上升。

只要 HUP SENG 基本面未來不變,你應該在經濟高峰時期賣出,在經濟衰退最低部時買入,長期持有。

若要追求快速的資本增值,在經濟繁榮時期, HUP SENG 不是最好的選擇。

但是以經濟週期方法買 HUP SENG,卻是一個能夠得到快速資本增值的方法。

我們再分析 HUP SENG 的圖表走勢(日、周、月圖)

【日圖】
日圖表看,Hup Seng 經過月十多個交易日的下跌,暫時趨緩,可能會上升。



【周圖】
但從周圖看,Hup Seng 還在下行通道,並沒有任何止跌跡象。



【月圖】
月圖看 Hup Seng,它在2016年就見頂,之後到現在2018年9月,呈現一種緩慢下跌的走勢。各種技術指標都是往下行的。



【結論】
Hup Seng 是一家值得投資的好公司,雖然它不是成長股,但穩健業務和派息,你可以運用經濟週期的方法來投資,它的資本增值也能達到成長股的效果。

對於投機短炒者,我沒有任何建議。

但對於長期投資者,我建議在現在經濟高峰,並處於下滑的初期的現在賣掉,然後等股災觸底時才買回來,長期持有幾年。



《阿弟投資系列》詳細內容介紹,請瀏覽:



這群組只是提供我投資策略,不提供TIPs和短期炒作。
如果有謾罵文化,對異見冷嘲熱諷的人,請勿加入!

2018年9月17日 星期一

投資虧錢方程式

現在除了美國股市異常堅挺,各國股市都呈現疲軟,但除少數如香港恆生指數外,技術上還沒有跌破熊市標準(下跌20%)。

以Robert shiler PE計算,美股PE是33,超越1929年大蕭條30水平,僅輸給1999網絡泡沫的42。

以倒數PE計算,美股年回報率是3%,這和美國10年期國債回報率一樣。

但是股市風險高過國債,照理應該多給約2%的風險溢價,為5%,才是合理。

股市和債券回報率平等,這顯示泡沫非常大了。

未來美國政府會發更多債券,估計赤字會達1兆美元,但美國國債的大買家,從FED,到中國和中東,甚至日本,不是退場就是減少購買,所以未來國債利率上漲會使得美股泡沫更凸顯。

市場目前還是狂熱的。
所以真正看到問題的人不多。

如下圖顯示,投資者虧錢,永遠遵循【買高賣低】的習慣,這是人性使然,很少人可以做到【逆向投資】。



我們不能知道美股何時崩潰?

但是國際各國股市的疲軟,衝擊到美國只是時間問題。

現在情況就類似1998年。

雖然我們不可能知道最後是那一個事情作為金融危機的引爆點,但唯一肯定的是下一次危機比2008年恐怖/::! 

因為現在世界債務比2008年高,但應對的空間比2008年少。

美國前財政部長蓋納特就說了,下一次金融危機若來到,【會少一點自由,多一點管制】。

所以你必須持有部分不給西方強權管制的東西。



《阿弟投資系列》詳細內容介紹,請瀏覽:



這群組只是提供我投資策略,不提供TIPs和短期炒作。
如果有謾罵文化,對異見冷嘲熱諷的人,請勿加入!

2018年9月12日 星期三

現在是1937年,但火藥累積比1929年多

我說下一次美國會引爆比2008年還嚴重的金融危機,有些人也許認為我嘴炮,但實際抱持這觀點的就有不少大咖。

如被巴菲特稱讚對未來趨勢判斷無人可及的 Jim Rogers 外,還有世界最大的对冲基金Bridgewater Associates,亿万富翁创始人雷·达利奥。

達里奧表示,目前的经济周期是处于第七个阶段...達里奧以 1937 年的情況,類比當前的情勢,人們正進入緊縮周期。

達里奧形容,目前的環境像是 1935-1940 年,而 2008-2009 年危機時期則反映了 1929 - 1932 年大蕭條的開始。如同大蕭條年代一樣,金融危機讓貨幣政策制定者別無選擇,只能印鈔票和購買金融資產,推高這些資產的價格,結果帶來貧富差距擴大。

他認為,下一場危機不會是場大爆炸式的事件,可能會以緩慢發展的姿態來臨,並會導致更嚴重的社會和政治問題,問題也更難以解決。

高盛的一个基于美股估值、经济增长动能、失业率、通胀、收益率曲线等数据,旨在“合理预警未来熊市风险”的指标——牛熊指数(Bull/Bear Index)现已升至1969年以来最高水平。

現在美國政策制定者的問題是認為不可能再发生类似2008年的危机,但是2008年前,他們也沒有一個認為美國會出現金融危機。

現在2018年,美國政策制定者還是评估过度乐观,但当前的金融系统比2008年时更为脆弱。

達利歐曾提出著名的「1937 理論」,認為美股市場正在接近 1937 年式的頂部,很快就將為另一次緊縮讓路。他總結了六大階段:

在泡沫階段頂部所達到的債務限額令經濟和市場登頂(1929 年 & 2007 年)

大蕭條時期,利率降至零點(1932 年 & 2008 年)

印鈔開始,帶來去槓桿化(1933 年 & 2009 年)

股市和風險資產上漲(1933-1936 年 & 2009-2017 年)

在周期性復甦期間,經濟有所改善(1933-1936 年 & 2009-2017 年)

央行稍稍收緊政策,導致一場自我強化式衰退(1937 年)

達利歐指出,雖然沒有工具可以防止下一場危機到來,但若能做更多的事幫助未能從當前的經濟周期中獲益的人,或將緩解下一次債務崩潰的後果。「最重要的是,要為這群人帶來創造機遇和生產力的方法。」


根据美国财政部的报告,至2018年9月30日其赤字将扩大至3910亿美元,预计2018全年的联邦预算赤字将达8,040亿美元,而去年同期的赤字为3510亿美元,目前,联邦政府债务已经超过了21万亿美元。

目前美国家庭消费者的债务水平远高于其衰退之前的水平,美国家庭信用卡债务的平均值大约为16000美元。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新的一份研究报告中称,高水平的家庭债务加深并延长了一个国家经济的衰退,现在,美国国内的家庭债务正处于经济衰退前的水平,并创造了一系列大量的经济陷阱。减税增支对经济和个人收入的刺激影响立竿见影,但同时也导致美国财政赤字“失控”,这究竟会进一步掏空美国根基,还是开启冷战结束后美国新一波繁荣周期?

而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的报告发现,2006年至2016年,富有国家庭债务便从占国内生产总值的52%增至63%。

另据国际金融协会(IIF)在7月10日发布的报告称,全球债务2018年第一季升至创纪录的247万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加11.1%,也就是说,美国债务占到全球债务总量的10%以上。

一場比2008年更恐怖的金融海嘯,會引爆美元貨幣危機,這不是空穴來風。


《阿弟投資系列》詳細內容介紹,請瀏覽:



這群組只是提供我投資策略,不提供TIPs和短期炒作。
如果有謾罵文化,對異見冷嘲熱諷的人,請勿加入!

2018年9月5日 星期三

美元要下跌了

美元上漲造成很多國家因為美元債務提高,貨幣貶值。

但這情況未來幾個月會緩一緩,因為從技術圖表看,美元開始走下了!

下面是美元指數日圖:

1)20天均線從上升開始轉平,價格從最高96.98下跌,跌破20天均線,雖然反彈,但突破失敗,仍在均線下。

2)MACD處於下跌通道,觀其走勢並沒有達底部,故還有一段日子要走跌。


再看美元指數週圖:

1)雖然20天均線往上,但價格已經從遠離均線的高位回跌。但這還不足以構成還會繼續下的跌的信號,因此配合MACD來觀察。

2)MACD顯示在3個月前,雖然美元指數在上升,但內部已經開始背離走弱。

3)MACD在高位置邁向『死亡交叉』中,雖然還未正式『交叉』,但是觀察日線圖,相信美元指數價格還會下跌,所以『死亡交叉』發生概率很高。


再看美元指數月圖:

從月圖看,所謂連續七個月的美元升勢,並不構成牛市,因為它並沒有超過之前103.8的高點。

但是MACD在下方出現『黃金交叉』,以長期趨勢看,是否是一個新的牛市啟動呢?

我認為不會!


因為以匯率的技術來看,月圖的參考價值比較低。

原因是匯率之間的價格波動%幅度,相比股票來說比較低,所以長期趨勢指標的月線圖,也因為受限。

一般只要10%起伏,就能改變月線圖。

而匯率波動超過20%以上很罕見,除非發生貨幣危機。

但貨幣危機的貨幣貶值是激烈的,美元指數這7個月的上漲並不構成激烈,遠低於2014年。

而美元指數的對比貨幣是歐元,日元,英鎊等,這些貨幣目前並不是如阿根廷,土耳其里拉一樣有暴跌問題。

從MACD看,美元指數自2014年暴漲見頂後,就呈現緩慢下滑態勢,所以這7個月來的美元上漲,只是長期下滑的一個反彈。


但是,就算美元指數下跌,也不等於馬幣會漲。

因為馬幣很弱,就算油價上漲,馬幣表現也死氣沉沉。

《阿弟投資系列》詳細內容介紹,請瀏覽:



這群組只是提供我投資策略,不提供TIPs和短期炒作。
如果有謾罵文化,對異見冷嘲熱諷的人,請勿加入!

金價下跌是因需求強而不是少

黄金连续跌5个月的真相,不是需求减少,而是增加。

要明白,就需要知道政府、銀行和黃金的利益矛盾。

所有政府都有浮濫開支的毛病,尤其當有提供一定福利,對稅收需要更強烈。

如果物價不上漲,政府要增加稅收的方法只能通過實際經濟成長,因為任何加稅都會引發民意反彈。

但是運用通膨就不同了!

凱恩斯說過,運用通膨把多數人的財富轉移到少數人身上,100萬人中也未必有一人明白。

所以通膨是政府可以增加稅收的方法。

打個比方,本來徵收個人所得稅的標準是3000元。

但是你的收入在2900元,就不用繳。

但只要讓通膨推高你的薪水,讓它達到3000元的徵稅標準,就算你的實質薪水增幅比通膨低,實際薪水所得減少,政府依然可以抽你的稅。

因此通膨會讓政府更有錢,人民更窮。

經濟上稱這個為「通膨稅」。

只要不是因為信貸泡沫破裂後引發的通縮,正常通縮可以讓人民的薪水更有價值,生活更好,但不利政府抽稅,所以政府討厭通縮。

銀行的利益和政府一致,這就是為何通縮被「妖魔化」的原因。

通膨另外一個對政府來說的好處,就是賴賬。

例如,本來你借錢給政府100元,可以買20碗雲吞面。

經過通膨,貨幣貶值,到政府還你錢加上利息時,只能買18碗雲吞面。

你說,你是賺了還是虧了?

這就是政府喜歡通膨的原因,只要不是發展到失控的惡性通膨。

但是政府運用通膨增加稅收和賴掉債務,需要建立在人民相信政府發行的鈔票的基礎上。

而黃金價格的上漲,會打破法幣的信任基礎。

這就是為何幾十年來,西方政府一直都有打壓黃金價格的動機所在。

這打壓不是陰謀論,而是有確實紀錄的事實。

為了打壓黃金,政府和銀行運用槓桿的黃金期貨、遠期交易等東西,製造虛假的賣壓來打壓黃金價格。

但是這打壓有一個致命缺點,就是總會有人要提取黃金實物而不要以現金交割。

如果出現無法交割黃金,黃金期貨、遠期交易這些東西,就如同輸光籌碼的賭場,你認為結果會怎樣?

一般的打壓,只會讓金價在一定範圍起伏波動。

但過度激烈的打壓,就是面對黃金擠兌問題。

銀行是希望通過激烈的價格下跌,那些黃金交易者會因為恐慌而馬上平倉,這樣就不會有實物提取的要求。

但這半年來,雖然未平倉合約下降了,但還是處於一定的水平。



COMEX 要維持打壓金價就需要有一定的黃金實物做籌碼來應付交割,但看下圖,Comex 可交割黃金,從一年前的最高2,549,666盎司(79.3噸),不斷因為提取而六流失了93.3%,至2018年9月4日的168,979盎司(5.25噸)。

之前的最低位,是2016年1月的73,980(2.3噸)。




而達到這樣低位時,都是黃金價格跌到很兇的時候,但很快就出現反彈。

請看下面2016年1月後的金價表現。



这5个月来,GLD这支黃金ETF,黄金從2018年4月17日的871.2噸,被挤兑了124.28吨,仓位降至746.92吨。

而2018年9月4日,GLD就被提走了8.24噸,加上Comex 被提取的黃金,當天一天就被提走了11噸。

就是因為黃金實物需求高,所以銀行才操縱期貨市場打壓金價。

這这情况和2012年一样,金价因为实物提取需求增加,库存黄金的浮存不能应付,所以银行集团就挫跌黄金价格,让持有GLD的人恐慌抛售再吃货,然后拿GLD去向HSBC提取黄金实物来应付黄金兑现要求。

当那一天COMEX拿不出实物交割,而一率改为以美元交割时,那就会引爆世界金融风暴。

对于各国中央银行,如中国和俄罗斯,是不愿意这时候COMEX交不出黄金的,因为他们还没有买够,所以希望金价长期维持低位好方便吸纳。

但是其他非官方的私人和机构投资者,则不是各国官方可以控制的。

所以金價下跌不是需求減少,而是需求增加,道理就是這樣。

我們也可以觀察下圖黃金現貨和期貨的對比,現貨高於期貨,就是黃金需求高的證明。




《阿弟投資系列》詳細內容介紹,請瀏覽:






這群組只是提供我投資策略,不提供TIPs和短期炒作。
如果有謾罵文化,對異見冷嘲熱諷的人,請勿加入!

2018年9月4日 星期二

爆發貨幣危機的國家有什麼共同點?

最近爆發金融和貨幣危機的國家,有什麼共同點?

他們如同美國一樣!

首先,經常帳佔GDP比例年年赤字。


還有政府長年財政赤字。


政府赤字佔GDP比例,高於GDP成長。

如下圖,美國10年GDP成長率平均2.5%,低於政府赤字佔GDP比例。



國家要減少債務的一個方法,就是發行債券的利息成本比通膨率還要低,這樣就可以讓通膨賴掉債務。

下圖是美國10年通膨率,平均大概1.7%-2.0%


而美國10年期國債,10年平均大概介於2.2%-3.0%之間。

也就是說,美國無法用通膨賴掉國債。


所有爆發金融和貨幣危機的國家,都和美國一樣。

不同的是,美國借著自己美元作為國際貨幣的優勢,所以比其他國家可以玩的更久而已。

問題是它可以玩到多久?

我不知道要發展到什麼情況,債務要升到什麼水平,才會引爆。

不過可以肯定,對於有些人來說,美國會以這種趨勢發展下去是肯定的。

所以這些人開始買黃金白銀儲蓄起來了!

最明顯的是各國的中央銀行。



《阿弟投資系列》詳細內容介紹,請瀏覽:




這群組只是提供我投資策略,不提供TIPs和短期炒作。
如果有謾罵文化,對異見冷嘲熱諷的人,請勿加入!

2018年9月2日 星期日

巴菲特改作風買硬資產的原因

巴菲特在波克夏公司股东大会上针对众多提问发表看法,其中一位提问者是年仅8岁的小女孩达芙妮(Daphne)在股东大会上表示,自己两年前已是波克夏公司的股东,质疑公司近期的投资偏离原先的投资理念,巴菲特还一时无法当场回答语塞,超龄表现使得达芙妮成大会焦点。


芙妮成問什麼?

达芙妮說,公司如果按照早期的轻资产投资理念,应多投资美国运通或可口可乐那类不需要不变资本的轻资产公司,而非如同北柏灵顿铁路公司或重型机械、桥梁建筑等资本密集型产业,投资报酬率恐怕不是很高。

87岁的巴菲特先是迟疑,尔后笑着回应“这实在是把我问倒了”更大赞达芙妮提了个好问题,让他开始思考当初买那些股票的初衷。巴菲特还说,公司里资产配置部门会为达芙妮留下一个位置,等她长大就可以去上班。

巴菲特回应,公司仍青睐能够获得巨额回报的轻资产公司,购入铁路公司则是为了更好的资本部署,而且价格合理,回报也算令人满意,这种股票已经很难找到了。


如果你們有注意,就會發現自2009年金融海嘯後,就開始購買擁有相當硬體資產的股票。

為何忽然出現這種轉變?

從波克夏公司的本業來看,它是保險公司。

保險公司特點就是它沒有真實的硬資產(只有極為少數如辦公建築物)。

也就是說,保險公司的資產根本就是法幣,以信用支持的貨幣,如美元、歐元、人民幣等,而不是實在的硬資產。

一旦出現顯著的通過膨脹,保險公司就不保險。

再來,波克夏公司持有的股票中,擁有相當的銀行股票,這些業務本質和保險業類似。

因此,只要一出現顯著的通膨,如1970年代美國的滯漲,巴菲特的財務就會消失大半。

這裡我說的消失,是需要經過通貨膨脹調整。

如果滯漲還加上金融危機乃至貨幣危機,那真要阿彌陀佛了!

不要聽巴菲特嘴巴說什麼?而是要看他做什麼?

例如,他購買的北柏灵顿铁路,有鐵路權、鄰近的採礦權、軌道、轉換器、訊號裝置、車廠和鐵道車輛,而且業務有一定壟斷性和硬需求。

這是硬資產,而不是像保險和銀行,大量建立在紙上和信用上。

這種資產在惡性通貨膨脹爆發時,也可以保持一定價值,但不變成廢紙。

巴菲特在2009年後,就投資很多這類型的公司。

他的風格忽然轉變,事出有因。

只是這原因他不能像 Jim Rogers 這種人一樣說的那麼清楚,所以他面對小女孩达芙妮時才會語塞。

不是他不懂回答,而是他不敢回答。

只是,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是巴菲特本身侷限,還是意識形態都好。

一般上,歐洲那些幾百年的貴族,可以通過各種經濟危機而保護家族財富,主要都不離持有黃金、藝術品和土地。

巴菲特似乎沒有持有太多這類的資產,尤其對黃金充滿貶低態度。

因此,下一次金融危機來到時,可能他不能達到理想的避險效果。



《阿弟投資系列》詳細內容介紹,請瀏覽:




這群組只是提供我投資策略,不提供TIPs和短期炒作。
如果有謾罵文化,對異見冷嘲熱諷的人,請勿加入!

2018年8月30日 星期四

下一次的金融危機

下一次即將到來的美國衰退,不會是一般衰退,而是金融危機,甚至是貨幣危機。

這一點,其實很少人可以認識到。

這是因為多數人對經濟只是看局部,而不是系統性結構。

金融危機怎麼來的?

就是信用違約造成的。

信用違約怎麼發生?

就是債務槓桿過高和資金錯配造成。

下圖是全球財富和債務對比。

和過去比較起來,雖然財富總值高了,但相對的是債務佔的比例比以前更高。

也就是說債務成長速度比財富快。



再來看美國企業佔GDP比例,每升到一個高點,就是衰退的時候。



財富大於債務不等於安全。

因為財富主要集中在1%人手上,所以對於其他99%的人來說,這財富並不能保證他們的信用安全。

而只要是這99%中有一定數量的人違約,100%的人財富就會大幅度消失。

另外,要知道所謂財富增長背後是靠債務推動的。

財富會因為金融市場的貶值而瞬間消失,但是債務卻是雷打不動。

債務減少需要信用違約和加快還債才能造成,這又造惡性通縮,使得財富貶值更快,人們越來越少錢應付債務,形成惡性循環。

作為全球最主要的中央銀行美联储,其實並沒有真確了解經濟的系統風險。

杰伊•鲍威尔(Jay Powell),他面对着美联储(Federal Reserve)内部一场日趋激烈的辩论,焦点问题是有人呼吁美国央行提高大银行的资本金要求以遏制金融风险——此举将招致热衷于放松监管的共和党人的激烈政治反弹。

多名政策制定者,包括克利夫兰联储(Cleveland Fed)行长洛蕾塔•美斯特(Loretta Mester)、波士顿联储(Boston Fed)行长埃里克•罗森格伦(Eric Rosengren)以及明尼阿波利斯联储(Minneapolis Fed)行长尼尔•卡什科里(Neel Kashkari),主张提高所谓的逆周期缓冲资本(CCyB),这是美联储旨在于金融体系内部风险上升时期提振全球银行强健度的一个举措。

达拉斯联储(Dallas Fed)的罗伯特•卡普兰(Robert Kaplan)和亚特兰大联储(Atlanta Fed)的拉斐尔•博斯蒂克(Raphael Bostic)上周告诉英国《金融时报》,他们正在分析各银行的韧性,愿意考虑提高缓冲资本。

卡什科里称这种缓冲为“一粒花生”,远远不足以遏制银行业的风险,但它“总比没有好”。

提高缓冲资本如其所言,其實也只是微小提高而已。不過這建議其實也反映出這些人的擔心。

如果美联储在目前看似經濟向好的情況下增加銀行的準備资本金,也就是說信貸會呈現萎縮,經濟趨緩,這當然不符合目前美國政府的政策。

但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6月份坚称,目前没有必要提高缓冲资本要求,因为金融稳定风险在掌控之中。

美联储的判断是金融部门风险“温和”,而银行资本充足,此言暗示不需要改变缓冲资本要求。

美联储之所以看不見危險,那是他只是如同西醫一樣,看病只是看有沒有病症現象,有的話就進行調節,讓這現象回到正常。

美联储不是像中醫那樣做全身系統性的思考。

這就是美联储不能發現下一次金融危機的原因。



《阿弟投資系列》詳細內容介紹,請瀏覽:




如果喜歡惡口,對異見冷嘲熱諷的人,請勿加入!


2018年8月29日 星期三

分析要系統性不要擷取片段

有時候,我們看見有些投資或經濟分析為了證明自己所說會正確,會取某段時間來對比,來證明自己所說正確。

但很多這種對比其實往往有問題。

以下面有一位叫Steven Saville的分析师來說,對於黃金投資者觀點,認為美國债务水平持续上升是金價的利多因素。

但是Steven Saville不怎麼認為。

我們看他怎麼說:

Steven Saville认为,从历史走势来说,债务/GDP的走高并不一定会推升金价。

他拿1970年至1995年时,美元黄金价格与美国政府债务/GDP比率之间進行對比,說二者存在负相关关系。

Steven Saville說,政府债务负担增加必然看涨黄金的观点主要依赖于1995-2011年期间。

在这17年间,二者呈现正相关关系。

但这一结果并不能成为两个因果关系存在的原因。

事实上,在过去的50年中,金价与债务/GDP比率之间的负相关关系持续时间超过两者具有正相关关系的时间。

Steven Saville认为,债务增长利多黄金的观点与地缘政治冲突利多金价一致。地缘政治冲突仅短期利多金价,从没有成为金价长期上涨的原因。政府债务增加也并不能长期利多黄金。


但這分析有一個問題,就是他是做局部分析,而不是系統性分析。

例如,我們隨便拿一張上漲或下跌的股票價格。

你會發現就算上漲的股票,也會有一段時間會下跌的。

同樣道理,下跌股票也會有一段時間會上漲。

又或者我們拿 AirAsia 股價為例子。



這支股票十多年來,股價根本沒有進步,12年股價漲幅才102.9%。

但你若擷取片段,你如果在 RM1.00 買進並持有一段時間,你會產生這是成長股的感覺。

可若你是在 RM3.50 買進持有,感受又不同。

但這其實還是盲人摸象。

真實的 AirAsia 十多年來,名目價格只是漲102.9%,如果經通膨調整,實際上是一個貶值的股票。

這才是真正的 AirAsia。

但然以短期投機來說就算 AirAsia 長期貶值也無所謂,但不能以短期投機觀點,擷取片段,以偏蓋全說 AirAsia 是好股票!

Steven Saville的分析就是犯了這毛病。

因為金价与债务/GDP比率,是一個長期經濟週期的關係。

所以分析必須立足於整個週期來對比,而不是擷取片段。

债务/GDP提高,金價不漲,只是長期經濟週期的上半段。

下半段是金价与债务一起上漲。

而這過程中又會有起伏。

上漲時也不是時時都漲,也會回調;下跌也是如此。

分析要系統性不要擷取片段,不然會產生誤導。


《阿弟投資系列》詳細內容介紹,請瀏覽:




如果喜歡惡口,對異見冷嘲熱諷的人,請勿加入!

2018年8月27日 星期一

美聯儲模糊衰退信號掩蓋問題

2007年8月,美國次級房貸出現危機,市場紛紛下跌時,有一篇文章分析,「引述很多理據,說其實根本沒有問題,只是信心問題,安啦!」

之後市場停止下跌開始反彈,似乎這文章說的是對的。

但進入10月,危機擴大,後來大家都知道了,不用敘述。

只是我忘記了那篇說服我的文章叫什麼名字,不然會收集起來做教材,證明危機爆發前,會出現很多粉飾太平的輿論。

投資者要分辨,就要掌握核心原理,才不會給那些和原理無關的枝枝節節所迷惑誤導。

這裡我舉一個現成例子!

就是【收益率曲线倒挂】。

【收益率曲线倒挂】就是短期利息和長期利息的對比。

例如2年期与10年期債券的收益率,這裡引用對世界經濟股市影響大的美國數據。

正常情況下,短期債券利息會低過長起債券。

所以二者的利息畫成曲線圖,是顯著分開的。

可當二者曲線開始走平,就意味利差在減少,最後會發展成短期債券利息比長期債券利息高,這就是【收益率曲线倒挂】。

因為美國長短期債券的利息差不斷走平收窄。

2年期与10年期美债收益率之差收窄到0.19%,是2007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距離負數的【收益率曲线倒挂】越來越近。



歷史上,收益率曲线倒挂通常预示着经济衰退将接踵而至。

還是和過去一樣,當經濟衰退,股市下跌的前兆出現時,粉飾太平的言論就出現了!

有機構斷章取義,說【收益率曲线倒挂】出現後,歷史證明股市還會上漲。

從局部來說這是事實,但他沒有說這是股市崩盤前的最後上漲,故所言目的顯然是粉飾太平。



還有很多專家認為:从历史上来看,收益率曲线倒挂的确预示经济衰退,但不总是有效,有几次发出了假警报。投资者还应注意的是,自1976年、也就是收益率曲线系列数据开始以来,只发生过5次经济衰退,很难根据这些观察结果得出确定的结论。

更重要的是,考虑到央行所采取的前所未有的行动,本轮紧缩周期可能截然不同。由于量化宽松及其他非常规举措,收益率曲线比商业周期现阶段应有的正常水平平坦得多。除此之外,尽管美联储在提高利率,但货币政策依然宽松,金融环境也保持宽松。

有鉴于此,分析师Arkadiusz Sieron认为,虽然收益率曲线可能预示即将到来的经济问题,但这并未得到其他数据的确认,而且也不能说明经济衰退的时间。



現在,連美联储也出報告,質疑【收益率曲线倒挂】是衰退信號,並說【这次不同】。

所有的泡沫崩盤前,都會出現【这次不同】的話,因為人類本性從沒改變。

前美联储主席耶伦在内的一些人认为,期限溢价受到抑制,可能意味着这一次曲线变平并不构成经济衰退的前兆。

其逻辑在于,如果长期利率下降是政府购债计划及其它结构性因素所致,那么即便是温和收紧货币政策,都可能造成曲线倒挂。而过去,美联储要采取紧缩程度很高的货币政策才会使短期收益率高于长期。当前这种大背景的变化,意味着曲线倒挂或许并非经济衰退的有力预测指标。

但是,旧金山联储的顾问Michael Bauer和Thomas Mertens并不认同这一理论。他们扣除掉对期限溢价的估计后,得到一个“仅仅是预期”的长短期国债收益率差。通过分离这两项驱动因素,他们发现无论造成曲线倒挂的原因是低期限溢价,还是较低的短期收益率预期压低了长期收益率,曲线倒挂都释放了很高的衰退风险信号。

他们认为,由于美联储在危机时代采取的债券购买计划,长期收益率下降是“合理的”。但有两个很重要的问题。首先,购买债券对收益率的影响程度并不确定。其次,低期限溢价可能对过去的经济过热也有贡献,所以即便量化宽松是倒挂的原因,结果仍可能是经济衰退风险上升。

“数据中没有明确的证据表明’这次不同以往’,也无法证明预测者应该因为量化宽松产生的宏观金融效应假设,而在一定程度上忽视当前收益率曲线的趋平,”这两位研究人员写道。

根据报告,眼下收益率曲线变平“没有透露出经济衰退即将到来的迹象”。

根据他们的分析,最可靠的衰退预测指标是10年期和3个月期国债收益率差,该利差距倒挂还有接近1个百分点的距离。

Bauer和Mertens还谨慎指出,相关性不是因果关系:因为不清楚曲线倒挂和经济衰退如何产生的联系,所以“解读这个预测性证据时需要慎之又慎。”



聽了這些專家看法,你會否覺得【收益率曲线倒挂】沒什麼大不了?

那你就被誤導了!

請問,你聽懂這些專家的解釋嗎?

很難懂,是嗎?

這就是專家!

專家是把簡單東西複雜化,行家是把複雜東西簡單化。


所謂【收益率曲线倒挂】其實沒什麼複雜,就是市場風險預期和通膨預期來了,投資者會先買短期國債避險,這會造成長短期國債曲線趨平,一直發展到【收益率曲线倒挂】為止。

但是【收益率曲线倒挂】出現並不是馬上出現經濟衰退。這就給人一些人扭曲的空間,也有可能是不了解。

通常,【收益率曲线倒挂】會在負數維持幾個月,然後就上漲變回正數,結束【收益率曲线倒挂】,然後繼續上升。

你不要以為這是問題解決了,其實是市場通膨顯著上升的現象。

當【收益率曲线倒挂】,市場貨幣供應會減少。

而過去濫發的貨幣發酵,通膨率開始上升。

這兩點引發經濟衰退問題。

所以隨著經濟開始低迷,通膨率上升,【收益率曲线倒挂】就會從負數回升到正數,這是經濟衰退將至。

【收益率曲线倒挂】只是一個經濟衰退過程的一個關鍵信號。

經濟衰退,股市下跌不會因為【收益率曲线倒挂】出現而馬上出現,只是反映衰退不遠了的信號。



《阿弟投資系列》詳細內容介紹,請瀏覽:




如果喜歡惡口,對異見冷嘲熱諷的人,請勿加入!

2018年8月20日 星期一

英鎊和美元的崩潰模式


一个帝国的崩溃,从来不是一下子发生,而是先经历内在衰败,再演变成外部衰败,逐渐发展到崩溃。

【内在衰败】
大英帝国经济先是走向经济金融化,又发动一场失败的“布尔战争”,这是国力衰退的【内在衰败】。

美国也是经济金融化,网络泡沫是“美元霸权”的顶点,之后就开始下滑。
欧元成立减少了美元流通比例。
对阿富汗、伊拉克战争使得美国国力的【内在衰败】加剧。


【外部衰败】
大英帝国外部显现衰败,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从此英镑不在独步天下。

美国的【外部衰败】启动是2008年金融海啸,虽然现在表面经济数据复苏了。
但无论是GDP还是家庭收入,经通膨调整都比2008年来的低。
FED的报告说美国人均损失了7万美元。

【崩溃】
大英帝国崩溃于第二次世界大战。1944年布林顿森林体系,英镑完全被美金(有黄金支撑的美元)取代。随后一蹶不振,殖民地一个一个失去。

美国的崩溃,就是即将到来的金融危机。
这次FED和美国政府怎样做都无法挽回美元霸权的崩溃。
印再多钞票都只能短暂刺激市场,最后迎来的是对美元信心崩溃。


【结论】
未来取代美元的,很有可能是SDRs,不过这个SDRs可能需要黄金支撑,否则难以取信世界各国。

英国外部衰败到崩溃,用了30年(1914-1944)。
美国从2008年算起,已经走了10年。
但是历史不会给美国再20年时间。


《阿弟投資系列》詳細內容介紹,請瀏覽:







2018年8月19日 星期日

為何黃金抄底風險低?

根据美国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发布的最新数据,对冲基金和基金经理持有的COMEX黄金期货净头寸连续第五周减少,且17年以来首次转为净空仓!

白银期货投机性净头寸也同样大幅下降,且再度转为净空仓。


观察反映平均黄金市场仓位情况的短期黄金市场定时器——赫伯特黄金投资通讯情绪指数(HGNSI)。目前处于-18.2%的水平,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比以前更接近于反向买入信号。



以中期1-3個月計算,這時候是逆向投資,買進黃金白銀的時候。

你會否有一個問題,難道金銀價格不會繼續下跌嗎?

你不可能買到最低價,你只能在相對低的價格買進,因為我們不可能準確預測明天的行情。

那又如何肯定金銀價格不會再出現顯著的重挫呢?

原因是它是黃金,它是白銀,而不是股票。

金銀的內在價值有一個最低的基本底限,就是生產成本。

但是股票不同,股票的價值是依據它製造現金流的能力和資產來決定。

這些都是不確定的。

股票可以財務造假,而黃金不會因為假黃金而改變黃金的價值。

股票的利潤可以大幅度衰退而難以回升,資產也可以造假或減計,黃金不會有這個問題。

因為以中期1-3個月的單位計算,黃金白銀在以生產成本為基礎的情況下,抄底風險非常低,反之股票的價值底部永遠是不確定。

抄底的關鍵在於掌握相關項目的內在價值。

黃金比起股票來說,它的最低內在價值很容易確定。

股票則因為現金流和資產的不確定性,抄底難度很高。



詳細內容介紹,請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