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30日星期三

執迷禪定為證悟標的是錯的離譜

現在佛教,不論是南傳還是北傳,很多都犯上了【以定為禪】,把禪定定境當作智慧、證果、開悟的標的,簡直錯的離譜。

因為禪定都是前六意識的境界,而這些境界是佛、菩薩和阿羅漢都該放下捨棄的。

四禪八定雖然要修,但是落於禪定,就是【與魔相應,人行邪道】。


《俱舍論》卷五云:
前無想定唯異生得,此【滅盡定】唯聖者得,非異生能起,【怖畏斷滅故】;唯聖道力所能起故,【現法涅槃勝解】入故。


意思是說,異生凡夫只能證到【無想定】,卻始終無法證得解脫道聖者(三果和四果羅漢)所證的【滅盡定】。

原因在哪?

在於異生凡夫沒有【現法涅槃的勝解】,這也造成【怖畏自我意識的斷滅】緣故。

由於這兩個原因,所以無法修入滅受想的【滅盡定】。

這顯然告訴我們,【滅盡定】不是證入涅槃的原因,可證入涅槃的根本原因在於慧,就是【現法涅槃的勝解】,有了這慧,才可以有【滅盡定】。

所以,如果你偏定,你就不能真正證涅槃。

那什麼是【法涅槃】?

《雜阿含經》卷一,卷七(28經)

於色、受、想、行、識(眼耳鼻舌身意),生厭、離欲、滅盡、不愛樂染著、不取、不觸,不起諸漏,心正解脫.是【見法涅槃】

如果不【現法涅槃的勝解】,四禪八定修的再高,仍是【心外求法的外道】。



小字典:
--------------

滅盡定
--------------
在滅盡定中,滅盡定中的阿羅漢不但是滅掉了意識心,而且他們的第七末那識(意根)亦已滅除五遍行之受及想二個心所有法,並於次日中午時分喚起意識心才能出離滅盡定;若不喚起意識心,就不可能出離滅盡定。

阿羅漢於入滅盡定前,會預先設定明天出定時分的狀態然後才入滅盡定,除非有重大情況符合自己預設的出定狀況,否則阿羅漢通常不會在預設情境以外的情況下出離滅盡定。須待意根接觸第八識所顯現的法塵相已經符合預設出定的條件時,意根才會引生意識現行而了知及確認應否出離滅盡定境界;待意識確認了以後,才會完全出離滅盡定。



無想定
--------------
在無想定中,已無意識五遍行的想心所,想即是了知、了別之義,但仍有意根的想心所。

因此無想定中沒有意識覺知心可以了知自己正住在無想定中,所以外道及佛門中的外道見者才會誤以為是【無餘涅槃境界】,而不知還有一個意根心存在而仍須滅除。

無想天人處於暗無覺知的無想天正定中,壽命最多是五百大劫,其中多有不足五百大劫而中夭者。

待無想天壽命將盡時,因為一念無明的緣故,突然出生意識心,即便下墮人間或三途。

無想天中的五百大劫,也只是相似於眠熟無夢時的無覺無知境界一樣,由意根來安住其中,意識心是不在的,所以無覺無知,不能行善、聞法及修道,一切無所能為,空過五百大劫。

如果沒有般若智慧,只是空有無想定,不但無法證涅槃,反而是浪費時間,畢生修行唐捐其功。

【如來藏】vs【神我】

把【如來藏】說成是【神我/梵我】的人,

你們知道【神我/梵我】,到底是什麼嗎?

【如來藏】又是什麼嗎?

把【如來藏】說成是【神我】的人,都有一個特點,不是分辨能力差,就是居心不良,不過多數的都是根本不知道【神我】是什麼?【如來藏】內涵又是什麼?不過都是一群人云亦云,不會用腦思考的人在瞎扯淡。

不信!你去問那些毀謗【如來藏】是【神我】的人,【如來藏】和【神我】的內涵是什麼?他們不是答不出來,就是顧左右而言他,不然就是不知妄說。

神我...神我...【如來藏】即不神,也沒有我。

把【如來藏】和【神我】混為一談,根本就是【馮京當馬涼】。

佛祖是反對【神我】,但是【如來藏沒有我性】。

佛祖是反對【常見】,但是不是否定恆常主體的存在,修行目標的涅槃不就是恆常嗎?

關鍵在於你說的主體是什麼?

【神我常見】是把【非常的意識當常】,這就是【神我常見】,完全違背諸法實相。

諸法實相可以恆常的只有【無覆無記,無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的【非心心】,【無念心】--【如來藏】。

不加以區別內涵,就輕率把恆常主體當成【神我】,是馬是鹿,傻傻分不清。

用一點腦子想一想啦!沒有一個恆常主體,那如何輪迴?上輩子,百輩子,千輩子,萬輩子的你,都和你沒有關係。

那你哪來的?無中生有嗎?如此因果報應不就亂了套?

下來...會告訴你【如來藏】和【神我】的差別。

如果你還是【馮京當馬涼】,是馬是鹿,傻傻分不清,繼續毀謗。

我只能憐憫你謗菩薩藏,斷一切善根惡業已成。佛無法改變因果,我更沒能力救你的謗佛惡業。




【如來藏】和【神我】的內涵和差別是:

【神我】是一切事物的主宰;【如來藏】從不主宰做主。

【神我】的主体的阿特曼(灵魂,我)结合;【如來藏】不是灵魂,也不懂自己的存在,故有【無我如來藏】之稱。

【神我】以思为体;【如來藏】從不思量。

【神我】有自我、他我;【如來藏】無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

【神我】即蕴;【如來藏】如《阿含經》所說:五蘊非如來(如來藏),離五蘊無如來(如來藏)。【如來藏】可以離五蘊而獨存,【神我】不行。

【神我】的自性是色法的本體;【如來藏】無眼、耳、鼻、舌、身、意。

【神我】因自己的精神作用而生大,由大生我慢;【如來藏】則是完全清靜。

【神我】有智的作用;【如來藏】無智亦無得。

【神我】有無明;【如來藏】無無明亦無無明盡。

【神我】是我思故我在;【如來藏】根本不知道自己存在。

【神我】是一神創造器世界;【如來藏】是所有宇宙有情的【如來藏】共業創造器世界。

【神我】的常我是能見、聞、覺、知;【如來藏】卻是離見、聞、覺、知。

【神我】有增有減,有垢有淨,有生有滅;【如來藏】不增不減,不垢不淨,不生不滅。

山姆大叔的故事[轉載]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叫山姆的男孩。當時他還挺年輕,他一直是個非常有節操的年輕人,並一直非常努力地工作,建立了很多非常成功的事業。他變得異常的富有,而且囤積了比世界上任何人都要多的黃金。

然而,當山姆開始變老,他便開始忘記年輕時的價值觀。他開始作出一些很壞的決定,而他的一些親戚也開始占他的便宜了。一個特別狡猾的親戚是名叫佛瑞德的侄子。

一天,佛瑞德帶著他的銀行家朋友去探訪他的山姆叔叔。而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則永遠改變了山姆的人生軌跡。

盡管山姆是至今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佛瑞德還是說服了山姆,只要發行一些債務,就能進一步提高生活水平。

佛瑞德會通過他用印刷機印刷出來的紙幣,來交換山姆大叔簽下的欠條。因為這些紙幣是受到山姆持有的黃金背書的,所以每個人都會認為它們是有價值的。

這樣,山姆就能拿著這些紙幣,購買他喜歡的任何東西。山姆大叔開始這樣做以后,慢慢就開始上癮了,他希望用紙幣購買一切美好的東西。

佛瑞德拿著從他叔叔那里換來的借條,把欠條拍賣給銀行家。但這里有一個問題。山姆大叔簽下的欠條是要連本帶利歸還的。

當欠條歸還的時間到了,山姆大叔並沒有能力償還本金和利息,這樣會導致他無法再購買他喜歡的東西。

所以山姆大叔簽下了比之前更多的欠條,那么他就可能有足夠的紙幣來償還他的債務。當時間不斷向后推移,這種模式只是不斷地重復——山姆大叔不斷地借入更多的新債務,來償付他的舊債務。

同時,因為山姆大叔所花的紙幣是用黃金背書的,所以世界上的其它人都決定利用山姆大叔的紙幣來進行雙邊貿易。這使山姆大叔成為最大的受益者,因為世界其它地方變得非常樂意用石油、家庭電器、塑料制品和其它任何東西,交換山姆大叔手上由黃金背書的紙幣。

然而,最終,世界上的人開始懷疑,山姆大叔發行的由黃金背書的紙幣數量,可能已經遠多於山姆大叔所持有的黃金數量。所以,世界開始拋售手上的紙幣,買入黃金。

到了這個時候,山姆大叔的確沒有足夠的黃金支援他的紙幣了。認識到這個機制正開始崩潰,有一天,山姆大叔終於宣布,他的紙幣不再由黃金背書。但他堅持,世界應該繼續使用他的紙幣,因為他仍然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每個人都應該相信他的承諾。

結果,世界上的人真的繼續信任山姆大叔,雖然山姆大叔使用的紙幣與之前不一樣了。

當山姆大叔變得越來越貪婪,他開始濫發欠條,而且他花錢的速度也是不曾有人可能想到的。山姆大叔年輕時候建立的偉大事業開始走下坡,但同時,山姆大叔也開始從世界各地購買越來越多的東西,購買的數量比他出售的多多了。

世界的人很樂意收取山姆大叔的紙幣,因為他們可以利用他的紙幣進行雙邊交易,但是他們堆積如山的山姆大叔紙幣數量實際上已經超過交易的需要。

因為不確定這些堆積如山的紙幣應該如何使用,世界的人開始又把這些紙幣借給山姆大叔。最終的情況是,山姆大叔欠下了整個世界數以萬億計的紙幣。就算這些紙幣的價值每年以10%的速度貶值,山姆大叔還是可以說服整個世界以每年低於3%的利息向其貸款。

有一天,山姆大叔一覺醒來發現,他欠下的債務數量比佛瑞德初次接觸他提出這個可怕計劃的時候,膨脹了5000倍。山姆大叔現在已經欠下了他的債權人16萬億的紙幣,同時他還對未來作出了價值202萬億紙幣的支付承諾——這個承諾似乎永遠無法兌現。

另一反面,佛瑞德印發的紙幣價值一直都少於山姆大叔欠條的5%。但山姆大叔變得越來越擔心了,因為其他的一些親戚正在警告他,整個機制將要崩潰了。

悲劇的是,山姆大叔並沒有聽他們講。他知道,如果他承認現在的金融安排是多么有欺詐性,那么整個世界都會拒絕給他供應商品換取紙幣,同時整個世界都不會以這么低的利率向他提供融資。

如果整個世界都對山姆大叔的紙幣失去信心,不再使用這些紙幣,那么他的生活標準將會大幅下滑。這就是山姆大叔所不能承受的打擊。

2008年的金融危機幾乎導致山姆大叔賴以生存的金融體系崩潰,絕望的山姆大叔只能去找佛瑞德求助。接著,佛瑞德開始憑空印發規模史無前例的紙幣。佛瑞德希望,整個世界的人都不會注意到他在干什么。

這看起來發揮了短期的作用,直到更為嚴重的金融危機到來。山姆大叔再次開始發行大量的欠條,佛瑞德也開始印刷巨量的紙幣,嘗試修復這個系統,但他們絕望的嘗試保持體系運作最終將是徒勞的。

整個世界都開始認識到,他們已經被卷入了一個巨大的龐氏騙局之中,他們會開始對山姆大叔使用的紙幣失去信心。

突然間,沒有人希望再以如此低的利息借錢給山姆大叔,人們也開始要求山姆大叔支付更多的紙幣來換取他想要的商品。

山姆大叔的生活標準將會大幅下滑。因為他再沒有能能力令他的紙幣在全世界流通,山姆大叔就不可能像以前那樣過度消費——消費量遠超過其制造的產品數量。山姆大叔陷入了深深的沮喪之中,因為他看見他建立的體系不斷瓦解。

山姆大叔曾經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但現在他已經變成了破產勞累的老人,而且肩負著巨大的債務。不幸的是,如果山姆大叔倒下了,世界是不會同情他的。實際上,世界上很多人會為山姆大叔的倒下而慶祝。

這個小故事對你而言是不是很瘋狂?其實不然。其實你現在就在這個龐氏騙局中。“山姆大叔”就是美國,“紙幣”就是美元,“佛瑞德”就是美聯儲。

2014年7月29日星期二

上帝要使人滅亡,比使其先瘋狂

根据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Global Financial Data编纂的数据,荷兰的基准政府借款成本跌至500年以来的历史低点。

而在整个欧洲,低利率导致国债收益率跌至历史低水平。

法国、西班牙、意大利和荷兰的政府借款成本目前都处于数百年未见的低位,就算你本來是歐豬也不例外。

其實,何止是歐洲,美國、日本的國債收益率,也都是數百年來的歷史低位。

這表示什麼?

政府的信用是歷史最強時期?經濟處於數百年來最高繁榮期?人民富裕度歷史最高?

別說笑了!

實際上,歐、美、日的債務水平是歷史最高,背後還藏有龐大的隱形債務,如各種福利制度的未來開支。而人口老化只會增加這些隱形債務。

同時,歐、美、日的經濟根本沒有真正的復甦。復甦的只是政府財政收入(如美國,其他國家沒有)、華爾街、0.1%階層、金融賭場等等...實際上,人民實際收入比10年前還要低。

我雖然不信上帝,但是這句話到是認同的:【上帝要使人滅亡,比使其先瘋狂】。

我們現在好好享受滅亡前的瘋狂盛宴吧!



西班牙国债收益率创1789年来新低

人性不變,經濟規律就不會改變,金銀天下是必然規律


歷史上,只要國家發行法幣,必然要壓制金銀。

因為發行法幣的本來目的就是推動通貨膨脹,未來要人民繼續使用政府發行的法幣,維持政府權力的基石--貨幣發行權。

政府一定會採取各種手法,或柔或剛,或暗或明,目的都是一個,就是阻止人民大量持有黃金白銀。

但是,從人類歷史看,政府從來沒有一次成功過。這政權要麼順應自由市場的民意,要麼滅亡。

近代,壓制金銀,維持法幣統治地位的手法,已經達到登峰造極,可謂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不過任何抵抗經濟規律的努力,都是徒勞的。你可以改變一時,但是不能永遠改變。

無休止的貨幣濫發,最後必然激起人民購買金銀自保的原始本能。這就是經濟規律,經濟規律之所以無法改變,是因為人性從來沒改變。

以下新聞揭秘:伦敦定盘价是如何操纵金价的。

以認為政府銀行可以永遠控制市場的負面情緒看,你會認為黃金沒有希望了!

但是以正面來看,從來沒有人可以永遠控制市場,30多年對黃金的壓制,不就說明金價銀價嚴重被低估了嗎?

根據價值投資法,你認為應該持有金銀,還是放棄呢?

你可以想像,如果沒有人為操縱壓制金價,現在的金價會漲到多少?

某個程度上,我感謝這些操縱金價的人渣,因為這些人渣,我才能可以買便宜貨。

密教兴,而佛教亡之原因

第一节 密宗之金刚乘义

密宗之金刚乘义,如宗喀巴云:《《当依《掌华论》说,如云:「金刚乘者,谓无余摄一切大乘为六波罗蜜多。总摄彼等谓慧方便(总摄六波罗蜜多者谓:以双身法之慧方便而总摄六度)。彼复摄成一味谓菩提心(彼双身法又摄成一味,谓明点菩提心及精液菩提心),亦是金刚萨埵三摩地故(密教由双身法能成就「常住不坏」大乐,是故乐空双运而常住不断,名为金刚萨埵三摩地),即是金刚。彼是金刚亦即乘故,名金刚乘,是为咒乘之义。」「方便智慧和合无别」金刚萨埵瑜伽(由勇父之善巧方便而不令射精,与明妃之女阴能令人证得乐空双运,或空行母能教导男性行者证得乐空双运智慧,所证空乐双方无别,名为方便智慧和合无别。由如是男女金刚瑜伽--行双身法),即金刚乘(这就是金刚之乘),此有道果二位(此金刚乘法之修行,有修道位及究竟佛果之二种果位)。善巧方便大于波罗蜜多乘故,名方便乘。《除二边论》亦云:「由无分别,即果为道;广大方便,最秘密故,名金刚乘、果乘、方便乘、秘密乘。」》》(21-14~15)
如是宗喀巴所说密宗金刚之义,本质乃是有为生灭沦堕之法,不应名为金刚。乐空之法并非未修之前即已常现不断故,非如第八识之「不论修与未修悉皆常住而现行不断」故;亦非遍一切界、遍一切识、遍一切地之法,淫乐既然非如第八识阿赖耶之恒遍一切时、遍一切界、遍一切识、遍一切地,故不应名为金刚,不应名为不变妙乐。
显教所说菩提心即是金刚心,以第八识为金刚心,由第八识体性常住不坏,亦无人能坏之故,名为金刚。密教所说菩提心则有三法:乃是观想所生之明点及物质明点(精液)及一念不生之意识,非是 佛说常住不坏之第八识心故,非是有情法界根本故;彼密宗所说之胜义菩提心为淫乐第四喜中之觉知心意识,非是 佛所说之第八识金刚心故。
密宗别立乐空不二之乐及觉知心为金刚法之中心,然而如是「金刚」者,皆是缘生缘灭之法,不应立为金刚。密教既以如是淫乐生灭法为其理论之中心思想,所修之行门亦完全依之而行、而修、而证,则是全部以生灭有为之法作为密教之立论及修行法门之中心,则不应名之为金刚乘也。
如是虚妄有为、缘生缘灭之乐空不二、乐空双运行门,亦是令人沦堕欲界最粗重烦恼之法,永绝解脱之缘,而宗喀巴竟狡辩为以欲止欲之妙法,并美其名曰金刚乘,而狂言密教能总摄大乘之六波罗蜜多,其实唯是空言,绝无实义。宗喀巴所谓方便者,其实是以淫行中「保持乐受而不射精」之世俗淫乐技巧小聪明作为方便,正是以随便作方便者,如是而言方便乘者,非如实语。
密教之见、修、行、果等说,及其「修证」,悉皆虚妄,绝非佛所说法,详见本书各章各节所说即知也。复如陈健民所说密宗之见,亦可见其虚妄也:《《何以显教须三大阿僧祇劫,而密法则能即生即身圆满其成就、及究竟利他之事业?由此基本原理之是否契合?是否运用灵活?亦可作为批评各藏文译出之中文各本尊之圆满次第之量尺。显教中,如华严宗自称圆教,奢谈全体起用,全用在体。狮子搏虎亦用全力,狮子搏兔亦用全力,然但标其理,却无实行之事实;事事无碍,唯在唇舌,并未全然运用之于各项修行亦事事无碍之证量可以出生。有之,则唯在密法无上瑜伽中耳,故华严宗亦有显中之密之称赞。佛陀以其果位之经验,直接授予其选择之有缘弟子,而传以在果位成佛一阶段中之妙法;如砍柴然,最后一刀如何着力、如何顿断。譬如,华严宗修法并无灌顶,然而密宗最先方便即有灌顶之法。先将佛陀智慧结晶代表性之本尊智慧身,引入弟子心中,弟子之本有佛性,一时全体无余开发,与此智慧本尊身融合为一;弟子实时具有如佛之本体资格与身份。如生于皇宫而为太子,一举一动一言一语,关系全国大局。此即全体起用,全用在体之开端。试问:当时善财童子领受华严圆教时,有此灵感否?》》(34-27、28)
然而如是言语,唯显密教诸大修行者之狂妄无知尔。莫道华严深妙广大之旨,乃至初入实相之般若诸经意旨,密教古今上师悉无丝毫能知之力,何况修证?而竟以凡夫之身,妄评华严善财大士之修证,非是智者之言也。若如此段密教文中所言,则密教是以一贯之邪见而妄说佛法也;此谓众生之真心与佛心,皆是第八识金刚心,从来不生不灭、不增不减,云何密教诸「经续」之中悉言应与佛心合并?审如是者,却成有生有灭、有增有减之法,则违般若诸经及《心经》所说也。
复次,华严所说之境界,确可实证;唯因佛诫,不得轻泄密因,是故证者悉不明说尔,绝非密宗所言「唯标其理而无实证」之虚言也。反观密宗所言「唯在密法无上瑜伽始有事行之实」者,其实密法在亲证佛菩提上全无事行之实,而藉用华严婆须蜜多之典故以证成密教无上瑜伽之双身法,却反而诬赖华严善财大士等显教菩萨为「无修证实质者」。
然而华严中之婆须蜜多尊者,于淫行中所令人亲证者,乃是与淫触不相应之第八识实相心;密教唯见彼尊者之表面示现而效行之,乃广弘双身法,所传却是意识及淫触之觉受贪着法门,相差何止千万里?可知密宗完全不知不解华严经中婆须蜜多尊者之真旨也。
如是,密教自始至终皆以双身法之淫触及淫乐中之觉知心作为修证之标的,与佛道完全相背,亦违二乘解脱道之修证;乃竟自称金刚乘,反而贬抑华严所载善财大士等菩萨之真修实证,颠倒乃尔。
由此举述,一切学人即可了知:宗喀巴所说密教金刚乘之真实义者,即是双身法中受第四喜淫乐之觉知心主体,及于淫乐中体会觉知心空无形色故名空性、体会淫乐之觉受空无形色故名空性;如是而谓淫乐及觉知心不二,即名证得金刚心者,即是果地修证者。如是长久修练而能永不漏泄精液,而能长住第四喜之淫乐觉受中者,便是即身成就「报身佛」。以如是「修证」,而言「觉知心常恒不坏、第四喜淫乐常恒不坏、本自有之,故其性犹若金刚,此乐即名俱生乐,证得第四喜至乐之智慧即是密宗之俱生智。」宗喀巴言:密教由有此法之修证,故名金刚乘,此即是金刚乘之真实义也。
复次,修证佛菩提与解脱道,不须灌顶即可修证。而密宗法道之修证,必须先受密宗上师灌顶方可修证。然而密宗所说之灌顶者,悉属戏论之行,始从瓶灌开始便以双身法之淫乐修证、及受淫乐之意识作为修行之主体故,而如是「修证」实与解脱道及佛菩提道完全无关故。是故密教所谓金刚之义,名实不符,乃是欺世盗名之说也。
密教又作是言:《《密坛中顿时现起特效,古今皆有之。如毕瓦巴受无我母之灌顶时,顿时现起六地菩萨功德,载在密典。当其授与观空密咒,则明明指示全法界皆空,非一身、一物、一法而然,万象、万虑、万世、万物,莫不皆空也。此即因属本体空性无我,如乳入乳,毫无二致。不惟能消极地破除凡夫由业力所感之人身之庸续我执及其自馁之下劣观念,亦且积极地开发佛性之无我空性、五眼、五智、十地、十力、一切具体德相。故莲华生大士一遇老僧名毗卢遮那者,则直指之曰:「汝即圆满佛陀。」而此老僧亦立即承担,并此一生时间亦不必经过,而立地成佛。又那洛巴之妹勒古妈本人,未曾修习,然经普贤王如来现前灌顶时,立地成就圆满无死佛陀。……此后行者由本尊身修任何供养,皆全体起用,而全用在体;空间无有一物遗漏,时间无有一秒间缺。》》(34-30、39)
密教虽然作如是言,自言密教祖师已成佛道者,多如牛毛;然而所说成佛者,彼等其实皆堕外道见中,根本未曾见道,尚不能入菩萨数中,何况成佛?皆仍是具足凡夫也。譬如此段文中所说之毕瓦巴、莲花生、毗卢遮那僧……等人,皆是同以明点为阿赖耶识,同以双身法中受乐之离念觉知心为佛地真如,同以双身法中之淫乐第四喜空无形相而认作空性。如是错误之「修证」,而空言「立地成就圆满无死佛陀」,空言「全体起用,全用在体」,皆是虚妄之语,无有丝毫实义也。
譬如毕瓦巴所造之《道果--金刚句偈》,譬如莲花生诸书所说之空性,譬如密勒日巴之歌诀传记所言阿赖耶识(观想之明点)、所言佛地真如(受淫乐之觉知心)……等,悉堕常见外道法中,尚不能证得贤位第七住菩萨之般若智,尚不能断声闻初果所断我见(仍取乐空双运时之离念灵知意识觉知心为真如故),悉皆未断我见,而空言已断我执,其实仍在外道见、凡夫位中。是故彼等所言「全体起用,全用在体」,皆是虚妄之语,所「证」皆是变异无常间断之法,焉得名为金刚耶?无是理也。
复次,密宗作如是言:《《行者心中应永远是「一切法空、空安无二无别」,醒时固当如此修持,即在梦中亦应常常修空,则明光速来矣;与醒时修法一般。至其修时之进程,乃首先想「我死无常」,其次想「一切法空」,再次想:「自己变成本尊,心间吽字放光,一切情器世化光融入此吽字之内;融毕,自己身体上中下三部亦融入此吽字内去;其后此吽字本身自下上缩,渐化为光;先底下之乌字融入阿字内,后阿字融入黑字内去,黑字融入其上之新月内去,新月复融入其上之红日内去,红日复融入其上之那打内去,最后那打逐渐上缩而归空」,于是四大皆空矣。此时心中如如不动,不取不舍,有无俱遣,法我两空矣。如此修久,心光自明。初入手时当然只有醒时能做,但久修成惯之后自能梦中知、梦亦然修空矣。苟能醒睡一如,死后必定成佛无疑焉。》》(62-255~256)
密宗以如是观想之法,而言能成佛道者,悉属妄想之言。谓此等密教之成佛者,于「成佛」时,悉皆不能了知般若诸经之主旨,而皆错以「外于如来藏而说之一切法空」之外道无因论空,作为般若空性,即是未见道之凡夫。如是密教「修行」法门,悉堕断灭无常空法,悉堕无因论之缘起性空中、而言一切法空,违背《心经》所说不生不灭之圣教量;如是密教修法、而可言为金刚乘者,修学常见外道法者亦皆可言是金刚乘也。
睽诸密教所说、所修、所证者,悉皆如是不离外道知见、外道法门,悉皆未入佛法三乘见道法中;读者欲知其详,可于阅毕此书一至四辑后,购阅坊间贩售之《那洛六法(晨曦文化事业公司)》一书,详阅书中灌顶章与观想、无上瑜伽章,即知其详。或请购萨迦派最具系统之著作《道果--金刚句偈注》,细阅其中所说,即知其意。或有密教其余大师所著诸书(如宗喀巴所著之《密宗道次第广论、辨了不了义善说藏论、入中论善显密意疏……》等),阅已即知。悉皆同属外道法无因论之戏论邪修法门也,如是而言金刚乘者,无乃蔑灭「金刚」之名乎!
密教之「见地」如是,复观密教所行之法,亦悉堕于外道妄想之中,行者欲知其详,请阅第一二三辑所述观想及气功无上瑜伽等行门,即可了知密教宗义与行门之邪谬也。密教以如是外道之行门,而夸言自法为金刚乘者,绝无实义,纯是妄想。
复次,密教所证之果者:《《行者观想自己心间吽字放光消除六道众生之罪业魔障,再自己心间咒轮左转放光,在此光下一切众皆成卡觉,即使一只蚂蚁亦是卡觉化身,不是卡觉的没有;一切器物悉变卡觉之宫殿。但此种境界必须亲自修习方始会来。若不修习,决不能有。亲自修习自然明显而来。并须修习十年方始能成。若只修一二年决不能成就;因此种视众生为卡觉化身、视器物为卡觉宫殿,不是易事,非修习多年,不能一心无疑。若能一心不疑,此人始有起分之道理矣。倘心中想他人之短处及疑一切有情不尽是卡觉化身,则起分道理一定不来;以一无疑心则见道自来,见道来则八万四千烦恼之对治自然均晓。夫道有五:一、聚道,二、行道,三、见道;到见道时瞋心疑心自然去除,见道有十六个样子,十六个一一过去后,四、修道始来,此道与悉地第一地同来。修道过去,五、不学道始来。到此不学道时即成佛矣。以前不知者,至此自皆了然,因法身成就六通尽得也。上述五道皆属显教范围,人能勤修上述之观想,则死时佛光一来,立即中阴替代成佛矣。》》(62-62)
以观想之法,而言可以成就解脱道,而言可以成就法身,而言可以六通尽得,悉属妄想。谓欲证漏尽通者,须现观「觉知心我、思量心我」虚妄;现观已,复须断除「欲令此二我永存」之执着;确实断除已,确有能力、自信舍寿时若欲灭除自我、即能不令来世之「觉知心我、思量心我」又再现行者,方是真实证得漏尽通者。然而密教古今诸师,悉言觉知心常住不坏,悉言离念灵知常住不坏,悉言乐空双运之第四喜大乐为常住不坏大乐,皆堕意识心中,即是未断我见之人,舍寿时必定复有觉知心与思量心不肯灭失而致如来藏之重又受生入胎,于解脱果之修证根本无有丝毫成就。如是未断我见者,即是凡夫,复又受行外道双身法而修、而行、而传,如是未见道之修学外道法凡夫,而言聚道、见道、行道、修道、不学道,而言中阴能成佛道,皆是大妄语者,皆是欺世盗名之辈;如是传授密教法门,而言金刚之义者,悉属无义之空言也。
密教诸大派别如是,号称最清净之黄教亦复如是邪谬。如宗喀巴云:《《如龙猛菩萨云:「由得风真实,渐入咒真实,了达咒所缘,学习金刚诵。金刚诵行者,能得缘自心,住如幻等持,以实际修治;从实际起定,当得无二智,住双运等持(住于双身法之乐空双运等持--一心受乐而不起分别诸法之妄想),更无可学者(至此密教修道法门圆满,更无可学者,名为无学道)。」》》(21-546-4)
密教之浅学者如陈淳隆、丁光文二人,不知宗喀巴实以双身合修之淫乐法门为黄教之主修法,而妄言黄教宗喀巴不传此法,乃是不知密教之本质者,根本尚未入于密教之门,尚是浅学之初机密宗行者尔,有何资格弘传密法?何有资格出头为密宗辩护?譬如宗喀巴作如是言:
《《此若未知何为所修不共之果,则于生起圆满诸道易于淆讹;知则以彼为例,即易了达诸能修道。如『五次第论』云:「正学大瑜伽,已修习双运(已修习乐空双运)。」双运虽有「学、无学」二,然是一类,故合说之。所双运事,虽多异说,要在世俗胜义二谛。如『五次第论』云:「世俗与胜义(世俗菩提心--精液,与胜义菩提心--乐空双运之觉知心。详第八、九章举证分说),了知各别分,何者正和合(应当了知如何是二菩提心之正和合),说彼为双运。」双运之理,彼论又云:「此如彼次第,自加持光明;唯此二和合,是双运次第(详第九章无上瑜伽举述)。」此谓身现加持之清净虹身,心成胜义真实一味之智;此二非是一有一无各别存在,谓得同时和合智身。此于无学位时,心既恒住真实,身亦成就相好庄严之究竟身。》》(21-546~547)
如是所说密宗之本质,完全系缘于双身修法淫乐上,而以双身法之乐空不二、乐空双运作为胜义谛,譬如宗喀巴作如是言:
《《诸余圆满次第,亦须修办双运智身(诸余圆满次第,亦须修证成办乐空双运之俱生智身)。故当思惟:云何修习乃能摄持圆满次第宗要。(21-554)》》(余详宗喀巴之《密宗道次第广论》书中广说,此勿多举、以免厌烦)。如是黄教至尊宗喀巴所传、所修、所证,悉是外道性力派之享乐法门,纯属世间有为有漏之法,完全未曾证得金刚心--第八识如来藏,焉得名彼密教为金刚之乘?无是理也。
宗喀巴及密教诸师所说「即身成佛、中阴成佛、究竟成佛」等悉皆虚妄,岂唯违教,亦复背理;所说究竟成佛而证之虹光身,亦复堕于虚妄想中:《《故五次第论云:由镜中影像,应了知幻身,诸色如虹霓,周遍等水月。此义是说前述唯从风心自身现为金刚萨埵之身,如彼诸喻。非说仅觉自骨肉等粗体,明了显现清净无碍如水月等。以于生起次第亦能如是修故,即于生起次第未坚固时,亦多明了显现胜于眼见,清净无碍犹如虹色。又摄行论说:从生起次第至三远离,皆无幻身。以是生起次第究竟,于细点位虽能于芥子量中圆满现起能所依曼陀罗,明了坚固,然非幻身。是故此等全无幻身之义。如是天身犹如虹霓、现起清净无碍身时,忆念正见虽觉全无自性、如幻相现,然亦无幻身义。……又生起次第位,渐收情器入空性时,灭显色等一切粗境,明了安住离心;后从定起,虽不作意,亦能显现天身及现清净无碍。》》(21-548)
如是所证天身而化除粗色肉身觉受之后,转入观想所成之广大「天身」,发起犹如虹霓之光明,如是虹光身即是密教究竟佛所证之佛身。然而此等皆是妄想,纯是意识观想所成之影像故。意识既是依他而起之法,则意识观想而成之「广大天身」实唯觉知心中之影像尔,并非于天界果真有此天身也。密教以如是观想所得「天身」而复观作无肉质之身,复观作五色七色虹霓之身而无面目等,谓之为究竟佛地之庄严佛身,亦可谓妄想之极致者也。今者宗喀巴以如是妄想不实之法、以如是依他起性意识所生之法,而谓为金刚乘必须修学之法门者,焉得名为金刚之乘?所修虹光身是时起时灭之法故,非是常住不断之金刚性法故,由意识觉知时之观想而后始成就者故,因修而后始有者故, 佛说第八识方是 佛真法身故。
如是所谓虹光之身乃是妄想,由自身之内相分所成,非是身外实有虹光身之修证,皆属穿凿附会以诳众生尔。如是妄想言说之手法,古今一脉相传,互相抄袭而巧妙各各不同,今时亦有密教学人效行。
譬如「显」密双修之元音老人,身患癌症、内脏朽坏已至内出血之地步,然于命终时仍作遮掩之行,强忍不吐,欲示坐脱立亡之表象,以维持其「大修行人」之名声。然终不免吐血后倒卧、再吐血而死,而其近侍徒众,为求维持其大名声而继承之,以自宣扬;欲以之作为继续宣扬其常见法之依凭,故互相约定:一致对外渲染其为现大神通、坐脱立亡,遮盖彼元音老人之不支倒地、吐血送医而亡之事实。
复又为彼建造舍利塔,称为圣人;如是之行,即成《佛藏经》所言之「不得言得道,死言入涅盘;众人信起塔,而自入地狱」之愚人也;如是近侍诸人,不论元音老人于舍寿前有无交待作如是行,彼等如是诳语及建塔示圣推崇之作为,正是陷害元音老人入地狱之恶人也。如是妄言其坐脱立亡、现大神通者,实是虚妄之语也。
今若不破之,后时即被推为实有证悟之一代大师,则其著作将可误导众生极久;大众昧于其名声及其继承人对于证量之虚妄推崇,必将不敢评论之;则将导致其常见外道著作继续弘传,继续误导众生,贻害人间数百年,而令后人更相转授其常见外道法也。如是密宗上师之诳惑世俗大众,古今二者无异;所说、所修、所证,悉属有为有漏之意识心所成法,未证根本金刚心第八识,云何可言是金刚之法?而竟自言彼乘是金刚乘,乃是虚妄之说也。
复次,虹光身所现之光亦是邪光,非正光明也。真实光明悉是金光,而于金光之中蕴含极强之白光,方是佛之光明也。今者密教之「佛」悉以五色虹光作为佛光,悉以五色虹光之身作为佛身,其谬大矣!而彼密教上师悉皆不晓其理,犹自于此鬼神虹光矜矜自喜,谓为显教佛之所无,谓为唯密教佛方有,真乃颠倒其心之说也。
如是虹光身者,与实证金刚心无关,与实证法界体性无关,与实证般若无关,与实证解脱无关,纯是妄想者所说,无关佛法之修证。密教竟以如是无关佛法修证之虹光身,而炫耀他宗他派,谓为金刚乘法,真乃无知之言也,何尝有丝毫金刚乘之本质耶?
复次,密教所观修之究竟本尊,乃是双身常受淫乐之像,亦皆是由密处出生,皆是住于自身或空行母之密处,故须以双身合修所得淫乐之触受而供养之,以淫乐供养时须观本尊手抱明妃于行者所抱明妃之密处受乐(详第九章第六节举证)。如是邪淫之密教双身合修之理论与实修法门,即是「金刚乘」之根本教义也。然而如是之法,乃是外道性力派之妄想法,与法界实相心金刚之理无关,云何可言密教是金刚乘耶?
自古迄今,由于时常有人批评密教之法义非是佛法,是故密教对此必须多所辩解,今时亦复如是,故密宗之大仁波切作如是言:《《在历史上,金刚乘一直面对它是否为佛陀教法的质疑。就如同印度的小乘佛教宗派声称大乘不是佛陀的真正教法而加以排斥,有些小乘和大乘的教派也同样地抨击金刚乘佛法的真实性。……人们期望宗教导师和教法,成为那个宗教最高和最严格道德标准的规范;金刚乘和这些期望背道而驰,它经常使用一些看起来野蛮(如以五肉供养、以诛法诛杀他人…等)而怪异的行为(如以五甘露之淫液、大小便等而作供养…等),它的教法与修行方式也非常让人惊讶(以双身法追求至高之淫乐),要相信这种教法来自温和宁静化身的释迦牟尼佛,实在有点困难。……而一般所接受的三藏中,也找不到金刚乘的东西。》》(179-176~178)
然而如是所说,尚属「过度乐观、遮掩真相」及「美化密教」之说;于现实之密教而言,彼等常言「以欲止欲」,而却常思女人、常思淫乐。密教上师勤修双身法者,纵得第四喜已,淫心终不能息。譬如某上师勤修双身法,一世努力修之;彼为求能即身修成报身佛果,是故临终时观想本尊与明妃双身合抱受乐,观想自己即是本尊,乃有临命终时仰卧于床而一柱擎天丑态现行,大失「佛子」律仪。如是而言以欲止欲,而言贪道成佛之法,何等荒谬?亦与金刚之法完全无关,云何密教可言自宗是金刚乘?
亦如密宗上师冒称打那拉达者,心中常思女人、常思共诸女人同享淫乐…等(请详第九章所举实例),谓之为现实中之狂密,谁曰不宜耶?如是密教,夸言自宗为金刚之乘,其实与佛法之金刚性完全相背,本质乃是外道也。



第二节 不离意识范畴之密宗

密宗之修行法门,自始至终、悉皆不离意识范畴。譬如密教中最有系统、最完整之萨迦派《道果--金刚句偈注》所言之:《《释道:其道分为:世间道、出世间道、议轮道、转轮道、暖集道、验集道、智进退集道、妄进退集道等八类。亦略摄为:五道、以二地半、三十七菩提分。》》(61-127)
然而推究其中所说之法,皆是意识范畴之法,中心思想及其行门、修证,悉皆不离双身法之中脉、明点、瓶灌、密灌、第四灌、双身合修之法等(请详 61-127~182所说,此不多举),正是外道性力派之修行法门,与佛所说之金刚心完全无关,是故所说、所修、所证等,完全与佛法三乘义理无关,永绝于大乘实相金刚之外,悉堕意识境界,而不与实相之金刚心相应。
复如密教之明空大手印,不论任何宗派,所修者皆是以定为禅之法,与般若金刚心完全无关。譬如红教所说者:《《坐上入处悟境之后,照定了、放下了、确切死透了,在这微细定功上仔细检点:有无隐隐执持之心?有之,即将此心全部放舍,务令毫无半点留存,务令真如本性自空、自明、自显,不由我心执持。前此悟境,因此微细执持之心亦已放舍,不惟不会忘失,而且因此明相更宽坦,心地更舒服,体重更消失,气息并内息亦能停灭,脉搏及血液循环皆可停止,新陈代谢作用也已停止,附带的延年却病功能也由此得,神通更较前开展。出定后,不急于下座,先右顾而定于悟境,明相依然如故;次左顾亦然,各经二分钟久,次散定印,而以右手向身前方略作施无畏印势,而定于悟境,经二分钟久,而其明相如故;次左手亦复如是;次垂右足而以右手置膝上,而定经一分钟久,而其明相如故;次左足手亦复如是;然后徐徐经行,纵不管带,常觉明相不散,心田空荡;然后于四威仪中,自然合道。此时则可坐、可不坐矣。此时但住山(此时只须出任住持或觅山开辟新道场即可),已可不必再闭关(已可不必再闭关修行)。》》(34-1198)
如是明光大手印之「修证」,其实未离意识范畴,以离念灵知心作为佛地之真如心,堕于常见外道所说之常住不坏心中,未曾与实相心--法界根源之第八识--如来藏心相应,只是未断我见之凡夫尔。
如是观行,若不以密教之见解为中心思想,而作求断我见之观行者,无妨成为别教第六住未满心之加行位菩萨。若以密教之双身法为中心思想者,以此作为证悟者,即堕大妄语业中,名之为未悟言悟、未证言证者。死前若未忏悔而见好相者,必堕地狱、受无量世之长劫尤重纯苦。闻余此说,而仍不肯翻悔者,是名执迷不悟之愚人,不可救药也。
如是密教之明光大手印,悉堕意识境界中,自古至今,无一幸免,悉皆不能自外于意识境界之外。此即密教之本质也。
密教之「见、修、行、果」,可以毕瓦巴所造《道果--金刚句偈注》之三句而概括之:《《于身方便续等以四(种)三座等因灌,以妙欲等令悦等(以明妃淫乐妙欲而供养男性上师令喜悦,或以勇父淫乐妙欲供养女上师令喜悦……等),于道之四座修四灌(于修道之四座灌顶而修第四灌之无上灌顶--详第八章举述)。》》完全不离双身法,而双身法完全是意识之境界,与佛法之三乘菩提正修行等,完全无关。
密教(特指西藏密宗)之中心思想,完全是以淫乐大贪为成佛之道,美其名曰乐空不二、成佛大乐,其实皆是意识心之贪淫虚妄境界,与佛法无关。有密宗上师假冒多罗那他之名所写之文为证:《《某晚梦中和合缘生,诘朝安乐嗣之;是故御印觉受,契合真实智慧,任运生起大乐,绮欤妙哉,不可思议。是年秋,居足木,余手析印度论师札冷得缕歌集,至佛菩萨与金刚母句,于是梦非梦景像中,莲师受会供竟,为设胜观自在坛,特为余灌顶;勾召地主神女「那米抬木」来;忽一女子,高平山顶,渐近渐小,变现各种形相;莲师结其誓愿印,令现本相;女乃收摄变化恍然现一端严妙龄女,肤桃红,月貌花容、年甫二八,发黑润,如本地女;珍宝…… 极其炫目,衣饰皆类后藏者,唯面则别有一番光明,非人间所有尔。余凝视,似曾相识,与狎昵咂吻、面面相抱、契入,尽其淫事方便;时犹未及解裙,然余之杵雄骁,已无碍闯入莲宫,难得大乐,不仅杵莲肉感乃尔,于毛孔所接触,皆若无衣,柔嫩光滑、乐不可支,明点不漏;未漏而感受中,明明洞见彼之大乐脉安住八叶莲中,如其蕊,小若针刺;我恐安逸愿死,明点从顶溶下,舒快到全身,无毛孔不郁适;女亦缠绵不忍释,久踞吾跨、紧扣吾腰,如水乳融,不能分别;细语吾曰:「如尔瑜伽士,真实持明者,御女而不生大贪,则难契道,一切佛果皆依贪获。彼诸已成之佛,我皆知其本源。」时以动摇故,蕊(阴户)渐从杵(阳具)退出,余觉诸法法本寂静相,空乐不二现前。女子以脉带回少许明点(女方以海螺脉吸取少许精液),提入脐轮,乐如昏如醉,自云此乐三年不能散。余醒后,自念吾今年顾修怖畏金刚瑜伽,若修气功,得此佳梦,功不唐捐。明点既到顶门,连四五日大乐,心未动摇,可谓得手印自在矣。翌年处札束,白根本师,请密勒日巴无上灌顶,梦到五空行母处。彼诸佳人咸欣然相告曰:「那本准比吓鲁噶,曾已授记,汝可为此地诸女主人。」余狂喜发大噱,各与一通(与诸女各行交合一次)。……》》(34-611~612)
如是所言之密教所证「佛果」悉依淫贪而证,乃至以杵出女阴而觉空虚,以此空虚作为佛法所说之空性,如是而言「觉知诸法之本来寂静相」,而言了知诸佛本源者,乃是意识觉知心境界也,未曾了知诸法根源之本来寂灭,更未曾亲证诸法根源所在之第八识如来藏,悉依意识有为有漏法而言「佛法」、而言「佛果」修证,故说密教法义自始至终不曾稍离意识范畴。如是「修证」,迥异多罗那他之以证得如来藏作为空性也,焉得说为多罗那他之所修者?所以者何?谓一切亲证第八识如来藏之佛弟子,绝对不会再认密宗所说之空性为正法,必定会起而破斥密宗所说之空性故,必定会起而破斥密宗所说之「双身法乐空双运之离念灵知心为空性」也。宗喀巴所造《密宗道次第广论》所述内涵,亦完全相同,无少差异,行者欲知其详,可径阅其著作即知,毋庸多所赘述。
复次,密教「内秘双身法」为「即身成佛」妙法,以此外炫于显教各宗,亦因此而蔑视东密;然而密教所言「即身成佛」之法,设使真实,亦非人人可成,生起次第诸法非人人皆可成就故;每见学密之人竟其一生,苦苦修练明点观想,始终难以成就;亦有人观成明点后,苦修宝瓶气而不得成功;亦有人终生勤修乐空双运,而因性能力衰弱故,导致不能长时住于乐触中保持不泄,致无法成就乐空双运者;乃至有人福德不具故,竟其一生、欲觅一女合修双身法而不可得者;或竟其一生而不能获得上师之青徕而传密灌,遑论获得上师喜悦而传授双身法?更难与上师合修而获得上师之临床指导。如是种种情况非一,故说密教之「即身成佛」法门,并非人人皆可修成。
复次,纵使真能具足如上所说之种种修证,复又获得上师之青徕宠爱而传密灌,乃至与异性上师合修双身法而获得上师之亲自指导,得证乐空不二、乐空双运者,彼「即身成佛」之「佛」,其实并非真佛,仅是密教自封之「淫秽凡夫佛」,与佛法中所说之佛、完全无关;「即身成佛」已,仍是名符其实之外道与凡夫故,与二乘菩提及大乘菩提绝无丝毫相应故、绝无丝毫果证故。何以故?谓密教所修成佛之法,完全是意识相应境界故,与般若完全不相应故,悉未亲证般若之体(第八识实相心)故。



第三节 密教兴而佛教亡之原因

往昔天竺「密教兴而佛教亡」之原因有七:
第一:以外道法代替佛法。密宗实非佛教,乃是以外道法代替佛法之宗教--以佛教表相及佛法名相包装之外道法--所说一切修证名相及法报化身修证、诸种等至三昧、四加行、四无量心、法界体性智、四智、五智、般若、根本智、后得智、涅盘、真如、成佛之道……俱与三乘经典 佛说本旨不同;彼等所证之阿赖耶识亦非显教所证之第八识阿赖耶心,乃其自行施设明点之阿赖耶识,故显教中一切贤圣以己证量与之印证时,必定扞格不入,悉如牛头之逗马嘴也。
如是,密教以其未证佛教诸经所说之真实心,以其未证佛教诸经所说般若慧之种种「般若妄想」,以其未入见道位之「双身法外道世间淫慧」,翻诬显教真悟菩萨之证量粗浅,贬低为「因位」之修行法门,而反妄自高推己所修行之外道法为佛教「果位」之修行法门,以此崇密抑显,殊为可笑。如是,密教中人所言证量,既然皆与三乘经典所说之修证无关,复又崇尚双身法之第四喜--追求人间淫乐之最高层次乐受,显然仅是外道性力派之「世间淫乐艺术」尔,是故密教根本只是以佛教表相及佛教名相包装之世间淫乐术,绝非佛教,纯是喇嘛教也。
由是之故,古时早已有人说之为有分别法、戏论法、不了义法,主张不须修之;如宗喀巴之为密教辩言:《《…是故有说「波罗蜜多乘所说行品是不了义、是戏论法,唯应修空。」及说「密咒生起次第、修持念诵,是有分别、是戏论法、是不了义,若知了义则不须修。」如是二说全非真实,诸有智者应远应舍。应于方便智慧双运转道(应于受乐而不射精之方便道,及证知乐空不二而能乐空双运之智慧双运道)、生起圆满双运道(生起第四喜之圆满双运法道),渐次修学,了知永离戏论中道深义,依止诸三昧耶(依止双身法之初喜至第四喜之三昧),趣入双俱二理大车轨道。》》(21-458)
然而宗喀巴如是言论,真是不通事理之言也。谓密教之法,非唯最后之双身法邪谬、与佛法完全无关,乃至初始之持咒、观想、明点、宝瓶气、火供等,悉与佛法完全无关;若人善知了义之般若者,便见持咒观想及宝瓶气火供等悉是「凡夫修证佛法妄想」,是故若有智者悟道之后生起道种智等般若慧者,必作是说。而宗喀巴浑不知此,犹为密教之持咒…等法而作辩护,非是有智之人也。
然因密教善于迎合众生求有、求世间法之心理,而广宣扬密法;及善于穿凿附会佛经种种果位名相,欺瞒初机学人,令人信以为真,不敢生疑。又因施设三昧耶戒,令诸弟子不敢泄漏密教之法义,以致外人不能窥知其谬,密教以此手段防止自身被破坏,复又因此而容易招引不知内情之初机学佛人入密教中,重蹈已入密教者之覆辙,以此扩大其势力、窃取佛教资源,终至渐渐取而代之--李代桃僵--灭亡真正之佛教。
第二:藉用政治势力扩大密教。密教善于夤缘政治势力--譬如夤缘波罗王朝--藉以急速扩大势力;由波罗王朝诸多权贵悉信受密教故,令诸百姓误以为密教真是佛教。逮至密教兴盛之后,即以常见外道之大手印、大圆满法误导众生,诳言密教有法、能令末法众生「即身成佛」,如是而令「佛教学人」之修证同于常见外道。如是转易佛教之内涵已,则佛教已同常见外道无二,已同印度教之修行法门无二,已无胜妙于外道之处,令人不生景仰之心,信仰者日减,终至唯余密教崇拜鬼神之法、及余佛法表相言说之自续派中观与无因论之应成派中观,成为正统被篡之密宗「佛教」,已无佛教之教法及实质,真正之佛教遂如此平和而不知不觉地亡于密教之手。
波罗王朝被灭时,随之而灭之「佛教」其实只是密教--以表相佛教包装之密教;真正之佛教早已在波罗王朝崛起兴盛时,被密教灭亡--只余佛教之皮肤,而内脏血液及骨骼皆已是密教外道法之本质。由是之故,「佛教灭于回教军队」之说,乃是不明事实真相者所说,乃是密宗为误导佛教研究者所作之说辞而已;回教军队所灭之「佛教」,只是取代了真正佛教的密宗外道,绝非真正之佛教也。是故藉用政治力而篡夺正统佛教之手段,乃是密宗所常用之伎俩也。
如是善于藉用政治势力之现象,不唯出现在天竺「晚期佛教」,亦同样出现在后来之「西藏佛教」中。达赖五世藉用蒙古可汗之军队及清朝之政治势力,令觉囊巴无所奥援,而后唆使萨迦与达布,连手打杀弘传如来藏法之觉囊巴,驱逐觉囊巴专弘如来藏法、破斥双身法之末代领袖多罗那他,逼令觉囊巴一切寺院悉皆改宗黄教,觉囊巴遂告灭亡,唯余法系传承表相,如来藏妙法遂永绝于西藏人民。凡此皆是密教善于利用政治力量,以扩大自宗势力之事实也。
密宗古今法王与诸上师如是作为,违背 佛陀教言,亦违戒律,误导众生同入邪见破法重罪中,非所应当;是故吾人主张政教分离,不与西藏密教之「主张政教合一」同流合污。所以者何?政教合一之举,本违 佛制戒律,亦必将令法义公开辨正之行永灭,则真实之理即不能藉由法义公开辨正之举而显露;则最高宗教领袖之密教法王,即可全面独裁而弘密教邪法,遂行其邪教,亦必日渐腐化,亦必不许异于其说之佛教真正法义弘传,继续以其邪见全面荼毒生灵;是故政教合一之举,于真正之佛教,有百害而无一利,亦违宗教信仰自由之风潮,不应采行。如上所说,谓密教善于夤缘政治势力,藉以消灭真正之佛教--显教如来藏法,导致密教兴而佛教亡之结果。
第三:夸大证德证量。密教古今上师皆善于夸大证德证量,迷惑众生,以此作为扩大密教势力之手段,最后终能取显教而代之,灭亡佛教。如是之行,不乏其例,历代皆有,于今未绝。譬如今时之桃园云慈正觉会所推崇之阿王诺布--无我母大师--即是一例。喜饶根登极善宣传,善于夤缘新闻记者,将广告之说、缮成新闻采访稿,登于报纸之上,作种种不实之说,此即是密宗夸大证量之现例也。
譬如喜饶根登等人常说:阿王诺布证量同于 释迦牟尼佛。如是夸大「证德证量」,以邀无知众生之恭敬而博取名闻利养。有文为证:一九九九年三月七日台湾日报第20版广告文云:《《而具有五法轮级道境的,则是已至佛陀境界的释迦牟尼、莲花生大师、玛尔巴大师、宗喀巴大师、无我母大师及观世音菩萨。》》其实彼等所举古今密宗诸「大师」中,尚无一人曾得三乘见道之一,皆堕外道常见之中,尚非证悟之第七住贤位菩萨,何况成佛?乃竟妄攀 释尊之证德与证量,犹如穿着华丽破旧故衣之乞儿,于边陲荒芜之地自以为王,妄攀国王为至亲盟友,而众人不知,信以为真,如是无异。
彼等诸人于台湾作如是说,而与台湾之密教争正统已,见台湾之密教并不反驳之,乃又花费巨资召集世界各地与其有关之密宗喇嘛,群集台北圆山饭店,召开所谓「世界佛教总会」之高僧会议,而高推义云高与阿王诺布等附密宗之外道证量,而处处贬抑显教,欲与显教争正统。可怜显教诸多大师,见其势力广大及作风蛮横,竟无一人敢加以反驳、辨析其谬,坐令初机学人误以为彼等真是佛教,导致诸多比丘、比丘尼入其会中修学之,悉堕外道邪见之中。
此是密教自古以来所常用之法--夸大「证德证量」,令人心生敬信,不敢怀疑、乃信受之,其实根本即是外道,无有丝毫证量与证德。今日之台湾,亦有附密宗之民间信仰者:云慈正觉会之喜饶根登等人效法,藉以高推义云高、阿王诺布、仰谔益西诺布等人,以欺瞒台湾之佛教初机学人。时日既久,其势力若扩大至极限时,佛教便因之而由彼等外道所完全取代,遂告灭亡--只余表相而内涵实是外道之「密宗佛教」,本质纯是喇嘛教、或余类似「云慈正觉会」之附密教外道。如是夸大证量之虚妄言语,由因各大道场诸师悉不加以辨正,便渐渐造成密教兴而佛教亡之结果,是故佛教若灭亡于密宗者,彼诸大法师、大居士等人,悉皆不能卸责也。
第四:投众生之所好。密教善于以火供之法,驱使鬼神用其小五通,而为众生治病、求财、求子……等,满足众生之所好。
亦善于以气功健身等有为法,投众生之所好。复以双身法投众生之所好,令诸好乐淫触而不能舍离之众生,进入密教之中,以享乐而误以为是修学佛法解脱及般若慧。如是双身修法,极易吸引有情受于欲乐而入密宗法道;一旦进入密教已,须发十四根本戒之重誓,则因恐惧而不敢宣扬密教之过失;复因恐人讪笑其贪淫、或因恐人讪笑其无智故,不愿向外宣扬其曾修学密法,亦不愿宣扬密教之过失。更有女性因已曾与男上师合修过双身法,而觉情分有别,或心生情愫而于上师生诸爱恋,更不可能宣扬密教之过失。
密教既善于投众生所好而迎合之,并因如是种种原因,致令外人不知其邪谬及诸过失,而随表相因缘入于密教中,令密教势力极易迅速壮大;壮大已,便令显教正法弘传者之资源受诸排挤,难以开展。
复次,密教又创即身成佛之说,令人心生向往。显教之二乘菩提,由于去圣日遥,故末法时之大师等人悉皆不知不证,欲成声闻初果尚不可得,更不敢起心欲求声闻罗汉断除我执之法。大乘菩提倍复更难,欲求证悟般若极难,是故古今每有大道场大名声之讲经座主,说法三十年后心虚胆怯,罢讲而入丛林参禅,乃至老死仍无入处者。
大乘般若之证悟,如是倍难,是故一般显教学人久修佛法而无所入者,不免因于密教之倡言「即身成佛」之说,而尝试转入密宗修学密法,以求证入佛法。然因不知密教之底蕴,又因自身之慧眼法眼二俱欠缺,故受密教之笼罩,随其渐入歧途;逮至后来受其双身法之引诱而不能自拔时,更不可能迷途知返。天竺密教如是投众生之所好,以贪欲而唱言即身成佛,吸引众生入其门中;逐渐扩大势力,蚕食鲸吞,于众人不知不觉之间,渐渐取显教而代之,天竺佛教遂告灭亡。
第五:由彼时天竺众生之福薄故亡。古时天竺佛教之弘传,亦因众生业力之故,而有正法、像法、末法之说。譬如佛经所言正法之:圣法坚固时期、寂静坚固时期、正行坚固时期、远离坚固时期、法义坚固时期、法教坚固时期、利养坚固时期、乖争坚固时期、事业坚固时期、戏论坚固时期等,乃至佛已授记:佛法将南移,最后传至震旦……等。是故密教之灭亡「真正佛教」于天竺者,亦有部份原因为彼时天竺众生之福薄,而引生天竺「真正佛教」灭亡于密教之种种外缘。
第六:应成派「中观」邪见摧毁佛法之根本。应成派「中观」邪见之害,远甚于密教双身修法之为害佛教,是故此二法之为害佛教、不可等视。此谓应成派中观之邪见,令双身法得以维持其「意识常住不坏」之正当性,而令双身法得以继续存在密宗佛教中故;是故印顺及达赖、宗喀巴之破法事实,远甚于密教之弘传双身法者。
印顺「法师」及达赖喇嘛,由于信受应成派中观之邪见故,于此数十年来极力否定如来藏正法;彼等诸人由否定如来藏正法故,眼见大乘诸经皆说如来藏妙法,而自身悉皆不能证得,故进而否定大乘诸经,说为后人所编造结集者。印顺更加胆大,假藉考证之名,而否定大乘经,于其《妙云集……》等著作中,处处暗示:大乘经是佛入灭后之后代弟子所长期创造结集而成者。更大胆倡言:唯有人间佛教,无有天界弘传之佛教,亦无极乐世界、琉璃世界等十方佛世界,亦无地狱可受诽谤正法之报,皆是方便施设化导而已;又于书中处处倡言:「释迦佛入灭已、如灰飞烟灭,实无报身佛仍在色究竟天说法。那只是后世佛弟子对释迦佛之永恒怀念而创造之说法而已。」而印顺造作如是邪说之著作,今时已广为海峡两岸九成以上之佛学院采用为教材,其恶劣影响极大,亦极深远。
由于印顺如是破坏如来藏正法之错误邪谬著作言说之长久流传、及被普遍公认为真正佛法,已令今时大陆诸佛学院学生、乃至部份出家法师,由于信受印顺著作故,而普遍不信因果、不信地狱。是故彼等学生放学出寺后,便吃肉喝酒乃至嫖女人等,如是之人所在多有;亦有少数出家之比丘,同犯此过,同行此事。
询以为何作此放荡行为?难道不畏犯戒及地狱之因果报应?彼等每多答言:「依印顺法师著作之考证所说,及依佛学院诸教师依印顺诸书之所传授者,实无地狱,是故无有所谓后世果报可言。」今日大陆佛教已沦落至此境地,未来大陆佛教令人忧心,凡此皆拜印顺法师《妙云集…》等著作中所弘应成派中观等著作邪见及错误法义考证之赐。
台湾佛教界,由于诸多佛教学人与诸信徒普皆重视戒律,形成自然之约束,是故台湾部份出家二众虽信印顺「无地狱、无极乐、无琉璃世界」及「释迦灭已,实无报身佛现在色究竟天说法」等邪说,而心中不信三世因果,但仍然不敢明目张胆违犯戒律,以免失去信徒护持。
然而近年来,请购密教「普贤王如来」双身交合裸像之出家法师人数已明显增加,凡此皆因印顺之坚持应成派中观邪见不改,继续以其著作否定如来藏正法为因,加以台湾中国佛教会邀请达赖喇嘛来台「弘法」为助缘,圣严法师复又借机夤缘达赖喇嘛,藉以拉抬日趋没落之身价。如是推波助澜,致令在家出家学人转向密教求取「佛法」所致也。由此事实,已突显应成派中观邪见对佛教为害之深远,不可小觑也。
天竺佛教之灭于密教手中者,其表相原因虽是淫乐之双身修法所导致者,而其根本原因却是应成派中观邪见所造成。所以者何?若如来藏正法为大众所普遍认知,若一切学人皆知般若慧乃依如来藏而建立、而有,若一切学人皆知成佛之道要在修证如来藏之一切种智,而认定「必须先证如来藏、方入大乘佛法见道位中,方能悟后起修佛菩提道」,则将了知密教种种修法悉与佛法无关,则将不受密教所惑,则我佛教正法便可继续弘传。
而今印顺法师自己去承接密教之应成派中观邪见,否定如来藏正法,诬谓如来藏非有,诬谓如来藏是大乘方有之说,无视于四阿含中处处 佛说如来藏之圣言,致令密教种种依于意识而虚妄施设之外道法,有其生存之空间,凡此皆是密教得以继续存在发展之正因,故说应成派中观邪见方是天竺佛教灭于密教手中之真正原因,双身法之广传而灭亡真正佛教之事实,只是其表相尔。
今时台湾及大陆诸佛学院,大多已堕密宗应成派中观之邪见中,而令密宗邪淫之法得有生存及发展之空间;往昔之天竺佛教亦复如是,由于应成派中观之为害,令密教种种意识相应之法、得有生存发展之空间,令 佛所说之如来藏正法渐渐不被信受,终至消失不传,乃使密教渐渐坐大,终至取显教而代之,佛教遂告正式灭亡。如是现象及发展趋势,亦已开始出现于今时之台湾佛教中,日后或将更严重地出现于大陆佛教界;若不彻底加以辨正,古天竺佛教灭亡之历史,重演于台海两岸之期、将在不久,由此缘故,佛教之未来发展令人忧虑。
江灿腾教授今时所当急者,乃是前往大陆研究探讨印顺著作对大陆佛教界之恶劣影响,方是「佛教学术研究学者」之本份,方不违背「佛教学术研究学者」之良知,而不应如鸵鸟之埋首沙中、回避事实,继续回护印顺之邪见、不肯前往大陆探讨而研究公布之,坐令印顺著作邪见继续破坏佛教根本之如来藏正法,坐看印顺邪见继续荼毒台湾与大陆佛学院诸学子之心灵。
第七:古来显教中证悟般若者太少,力量薄弱。古来显教中证悟者极少,致令显教之力量不足以抗衡邪见之密宗;或虽有证道者,然因尚未深入种智之中,未发起深妙智慧,而致堕于乡愿心态,故不肯得罪与己有交情之当代错误密宗大师,而不愿摧邪显正,致令密教得以继续坐大;如是心行,名为乡愿。
不能摧邪显正之原因有二:一为未得道种智,无力能作;二为情势所逼,不能成功,如觉囊巴之多罗那他在西藏密宗时,虽然广弘如来藏正法,而暗中破斥西藏密宗之双身邪淫外道法,欲从藏密根本地改变密宗邪法,然因黄教政治势力逼迫而功败垂成。
密教法义完全邪谬,依如是法而弘传者必有大弊,令人垢病不已。密教之今人郑莲生曾作是言:《《末法时期,戒德不干净的上师很多,往往假借上师相应法之双身观想,渐渐达成淫骗之结论。……目前台湾一地,学西藏密宗之人士非常多,一部份学密人士,对无上瑜伽之双身法特别向往,认为此法可以得到男女之欲乐,又可此生即身成佛,实在殊胜,如某居士(应系指陈健民)之大批著作一再地提倡:「只有双身法才能在此生此世成佛,不待来生。别的佛法则无法这一生成佛。」结果有一些学密人士借题发挥,用尽心机向初学密宗之女性哄骗,两皆堕落因果,破坏佛教戒律清净的宗风。又有些上师曲解「事师法五十颂」的内义,而以上师等同于佛为借口,要求女弟子以身共修,一般初学密宗人士由于好奇而上当,衍生不少家庭伦理悲剧,殊为可怜悯慨叹。》》(62-348、62-347)
郑莲生本人固作如是之说,而犹不知密教之邪谬,故主张:《《密宗双身法,非尽人人可修,必须男女双方在悟性见地及气脉成就、到达一定之标准,而由上师认可、方可修持。》》(62-347)。此即不知密教法义邪谬之人也。
密教中人如是不知双身法之完全无关佛法,显教中人虽已证悟,然因密教之对于己宗法义完全保密,令外人不能知悉其底蕴,故多恐惧误犯诽谤正法之重戒而不敢评论之。复因显教中证悟实相般若之人一向极少,不能形成制衡之力量,大多不敢对密教法义加以正式之批判,遂令密教得以广大弘传,于众人不知不觉之间改易佛教正法,而鲸吞蚕食显教资源、乃至完全取代显教而成为佛教之「正统」代表者,如是灭亡佛教于大众不知不觉之间。
今时之佛教证悟者,亦如往昔之处于少数劣势状态,然因此时之密教典籍已较往世容易取得,藉此可以了知密教法义之内涵;亦因余于往世奉 佛之命,曾经二世在藏密之觉囊巴出家而任法王,冀图从密教内部从根改变密教,故以时轮金刚法门作为掩护,而密传如来藏法,多世之后方始公开弘传之。彼时中国皇帝因收揽外藩之政治因素故,贵族因夤缘皇帝故,多已崇信密教法义,而不崇拥显教,有时甚至加以限制;故于中国内地已难弘扬显教之法,唯有从密教根据地之西藏,从根转变密教之法,可作众生佛法慧命之一线生机,故奉 佛命往生藏地,借机弘传如来藏法,以破密宗之双身法与应成派中观邪见。
是故余于此世虽然完全不曾修学密教之法,不曾研读密教之书,然甫阅土观所作《宗派源流》一书后,是夜即梦「往昔身任觉囊巴法王时,本派与萨迦派及达布噶举派六次法义辨正之胜利,及每次胜利后之立刻遭遇泥泞地上打杀混战,而渐次被逐出西藏之情形。」其后便常于定中及梦中,观见往昔二世在密教中为正法奋斗之情境。后时亦因阅彼密续诸书故,便陆续勾起往昔在密教学地中习得之知识,而渐忆起部份密续中所说之密义。是故今时便以如是记忆,及手中所有之数据,而综合密教之法,对密教法义隐喻之说,加以辨正之。
如是作为之目的,乃在避免往昔天竺佛教灭于密教手中之故事、重演于今时之中国。凡我佛教正法弟子,由此《狂密与真密》书中所举实例,及余对其密义之确实解说,应已了知密教之本质,从此即知远离密教之邪谬知见及行门,改依显教诸经之佛旨,修证各自本有之第八识如来藏,而后可入显教贤圣位中,继承及发扬 释尊三乘佛法之正确知见,普令有缘众生悉得证入,而免再被密教误导、乃至造下违犯重戒及破坏佛教正法之地狱罪,则佛教幸甚!众生幸甚!



第四节:密宗遵崇上师远胜于佛、故非佛教

由于密宗诸师传法时,一向教导密宗行者遵崇上师远胜于佛,产生依人不依法之偏党现象,便将喇嘛、法王、上师所说,奉为绝对正确之佛法,不复检讨其说是否正确,而一味盲从之。遵崇上师远胜于佛而弘法者,是密教之常态,故密宗之学人,悉无自觉检讨之能力,要因他宗他派之检点,而后始有可能引发密教中人真学佛法者之自我检讨也。
密教法义邪谬,而密教中人普皆不知,故对密教寄以过高之崇拜,而完全不知自我检点。譬如宗喀巴之令人修证显教后,再转学密教,非是有智之人也;彼于《菩提道次第略论》中作如是言:《《别于金刚乘修学之法者,如是于诸显密共道净修之后,不应犹豫,当入密乘。此道较余法特为宝贵,以能速疾圆满二资粮故。若入彼者,当如「道炬论」所说:于初令师欢喜(于初学时应供养上师令其欢喜)。较前所说尤须增上(较前所说尤须增上,故乃至以身供养之)。此亦须于彼中所说最下之性相全者,而如是作也。》》(20-181)
密教之法,入门之后首要之务,即是博取上师之欢心,以便上师依其欢心而乐传授种种密法;最重要者,厥为博取上师欢心之后,能令上师乐于传授双身修法、及乐于与己共修双身法。是故宗喀巴认为必须「于初令师欢喜」,乃至必须「较前所说尤须增上」而殷勤供养上师、而以身供养,如是主张见于宗喀巴之《密宗道次第广论》中,谓为「乃至伏地不起,以身供养」……等。
密教如是遵崇上师远过于佛,自古至今一向如是,未有改变;由是缘故,令密教诸多行者普遍不敢违背上师,唯恐违背之后即成毁犯三昧耶戒而「堕金刚地狱」,是故个个戒慎恐惧,不敢言上师之过,亦不敢将上师所说与佛说比对思维,只能一味相信上师之身口意行,不论上师所说所行是否违背 佛说、是否违背解脱道与佛菩提道。
如是遵崇上师远过于 佛之密教,焉可名为佛教?所以者何?「天上天下无如 佛」,岂有上师之言可以违背佛语者?岂有学佛之人而唯依上师之言、不依佛语圣言量者?如是遵崇上师远过于 佛之密教,焉得名之为佛教?无是理也!有智者思之即知,勿庸末学多所饶舌也。
密教由于「依人不依法」之传统,全依上师之见,是故对于佛教法义,完全不能加以检择,导致步步走入歧途而不能自知。譬如:《《然而显密作风不同,上文虽属陀罗尼,毕竟非密典故,唯显示理趣而已。密宗为果位方便,其传授诸口诀化仪、化法,皆有差别;化仪秘密,化法亦秘密,故必有证量之显现。显教有「依法不依人」之说,而密教必人法双依,而人尤重。》》(34-711)
如是以上师为重之密教,欲冀其能改变观念而随显教「依法不依人」者,殆如对牛谈琴、缘木求鱼也,必不能如愿有所响应改变也。是故余于密教已无希望,不存改善之希望,今乃以彼等所造之书作为根据,悉数披露之,而供佛教界一切大师学人之公评公断;若不依彼等所造之书而作证据者,彼等必皆诬余所说为栽赃诬蔑之言故。
复次,密宗常以上师是否能于合修双身法时,达到大乐而享受射精之至乐后,复将射出之精液吸回腹中而上提遍于全身,作为上师是否真已具足传授密法之证量。然此邪见有大过失:谓射精后,重新吸回身中时,已非吸回精囊中,而是吸回膀胱,与尿液混杂,稍后仍将因为尿急而排出体外,有何「不损精气」之可言者?若谓「吸回膀胱中,无碍于提取精液之净分」者,其言与实情不符,精液已与尿液混杂故;除非能另行发明一法,将尿液与精液之气分隔离。是故密宗所主张:「不能射精后重新吸回腹中者,不可修证双身法」之明禁,以及主张:「若有重新吸回腹中之功夫者,即可与一切女人合修双身法,包括比丘尼、母、女、姨母、舅母等皆可合修」之明禁行,如是等三昧耶十四根本戒,其实皆是依于外道邪见而施设之戒禁取见也。
复次,享受大乐而射精后,吸取净分者,何如令其留存身中继续安住而不令出?不如世俗气功之直接上提,更加有益自身也,何须行淫令出而后吸之?多此一举也。复次,密宗所修由异性身中吸取淫液净分之行,同于中国房中术采阴补阳之妄想,纵使真能采阴补阳,俾益自己色身,又何益于佛法之修证乎!其实与佛法解脱道及佛菩提道悉皆无干也。以如是外道法修证、与佛法无关之密宗上师,而遵崇之远过于 佛,岂非颠倒想耶?
密教既然不肯依 释尊所说之法为主为归,而依密教上师等人为主为归,而诸密宗上师所弘之法复又全是外道法,悉与解脱道及佛菩提道完全无关,则可了知密教绝非佛教;何以故?谓彼等所说诸法,悉皆不能与 佛说诸经互相比对印证故,悉皆与 佛说诸经法义互相违背故,由是可知密教绝非佛教也。



第五节 密宗之本质乃是喇嘛教

西藏密教派人前往印度取经,敦聘阿底峡、莲花生等人进入西藏弘法,其时之印度其实已无佛教,佛教寺院悉皆已被密宗所渗透把持,只余佛教表相之外道法,是故西藏密宗传承自印度之「佛法」,其实绝非佛法,唯是身披佛教外衣之外道法,本质皆是密续坦特罗「佛教」也。
如是密教喇嘛所说一切佛法之法相,其义迥异三乘经典,又以自行发明之歪理、及搜求自外道之性力派行门而解释实践之;密教内之学人复又迷信上师所说,不肯依经如实检讨,若欲以真实佛法与之谈论,必定如同牛头逗马嘴,处处乖违,无有交集,难以沟通。而彼等所说之修行法门及理论亦完全异于显教 佛说诸经之真实意旨,是故绝非佛教。
密教复又欲令诸显教行者信受其妄想之法,故于显教经中所说证量加以妄解扭曲之后,复于显教诸经所说证量名相之上,另外发明「更高」之证量名相,并搜集一切外道法而纳入佛教中,说为显教佛所未曾说之更殊胜法门,说为更胜于显教之修证,令人油然生信、不敢怀疑,以此笼罩之法而弘外道之法。如此冒充为佛教,渗入佛教中,再渐渐以崇密抑显之手段,取代显教而成完全代表佛教者;然后再从教法根本上转易佛教之本质,以外道法取代原有之佛教,如此严重破坏佛教,乃至最后取代之而灭亡佛教之实质,唯余佛教之表相存在。
密宗自称属于佛教大乘,专摄着相众生,于众生证得境界后,令其于境界中观其无有色质之性,如是而谓为空性;以如是观行,而谓人曰:「已证入我空及法空。」然密教既自称属于大乘,则不应离大乘法教,于大乘法教之所以能令人成佛者,其义应明。而密教不此之图,竟然别创即身成佛之说,以婆罗门教、印度教中部份支派之性力派学说作为即身成佛之修行法门,与 佛所演说三乘解脱道及佛菩提道完全相背;如是与佛法背道而驰之邪谬知见,竟可高推于显教诸经所说之究竟解脱、究竟成佛法门之上,而说为佛教?真乃颠倒之说也。
由是故说密教绝非佛教,唯是令人证得欲界人间性爱淫乐最高层级之技术尔,同于世间人享乐之法,而以佛教表相及佛法名相加以包装,本质尚非正派宗教,何况可以佛教名之乎?是故西藏密宗,实是西藏喇嘛们追求性乐至高层次之宗教,绝非佛教,与佛教完全不相干也!
今时之西密,有《悉真论》一书;此书虽为西藏密宗部份教派所崇,然其作者仍未见道,所说悉皆言不及义故;依祖衣定位阶之说亦是新创,皆是虚妄想也。不知不解佛法之密教上师,造作如是《悉真论》一书,以祖衣之表相而言传承,而高推自身为法王,以邀无知之初机密教学人恭敬及供养,于三乘佛法悉无交集之处;是故此书留存人间,完全无义。由此可知:彼诸推崇此论之「大法王、大活佛」等人,必属未见道者,仍是外道、凡夫也;论中所说皆言不及义故,完全不能述及解脱道及佛菩提道之少分故,彼论作者尚未具备佛法之基本知见故。
复次,密教常以双身法取代佛教之禅定,以双身法中之男女双方俱皆同住于性高潮中一心不乱,谓此为等至,以此混淆世间禅定及佛法之是非,绝非佛教也。譬如陈健民所传之「佛教禅定(详见附录37及38册)」,及宗喀巴等藏密四大派所传之「等至」,悉皆同以男女双方同到性高潮境界,而「平等安住」于性高潮之中,妄说为佛教之等至禅定。宗喀巴等人所作所弘如是荒谬邪说、邪修、邪证之密教,完全违背通于外道之世间禅定正修,亦违 佛所说解脱之道,又复严重违背大乘佛菩提道正理,尚且不能令人证得外道所证得之禅定境界,焉得名之为至高之佛教耶?故说密教纯是密宗喇嘛们依于自意妄想所创造之享受世间性爱技术之弘传者,绝非佛教也。
自古以来,佛教界即对密宗之法义有所诤论,是故历代皆有佛教界人士认为密教非是佛教。譬如众生出版社印行之《佛教的见地与修道》书中所举者,亦有是说:《《有一部份的问题之所以会发生,是因为金刚乘的教法无法公开修行,而有时候这个层面就遭人曲解了。金刚乘或密续的教法,长久以来都只限于传给一小群上等根器的特别弟子;而且传法也很秘密,通常都选在大众废弃或避免接近的地方。由于包围着它的神秘性,密续很不幸地被误认为是低俗、不健康的,或者总使人觉得有点不太对劲,把它当成是一种危险的宗教。实际上则刚好相反,因为金刚乘太珍贵了,所以须要保持秘密。你不会把自己最宝贵的东西拿给每个人看,也不会到街上大肆宣扬你把宝贝放在哪里、钥匙藏在哪里;因为你知道如果这个消息传到了坏人的耳里,就有不少麻烦,甚至会失去那件宝贝。》》(179-175~176)
然宗萨钦哲于此书中诸多言说,实是遁辞与饰辞;于此《狂密与真密》书中,已经具举密教之所以「无法公开修行方法」之真正原因故,亦已经具说密续之所以「被人认为低俗、不健康」之真正原因故,亦已具举密教修学之所以「被人当成危险宗派」之真正原因故。所以,金刚乘绝无珍贵之处,绝对低俗下流,真是以随便作方便之宗派,绝非如宗萨仁波切所说之「太珍贵了」。
宗萨仁波切又作是言:《《如果你能公正地研读金刚乘典籍,就能了解到它们和佛法基本教义一点也不冲突。有些学者认为金刚乘不是佛法,而一再地否定金刚乘,但是他们一直都无法证明自己的观点;持相反立场的许多学者,则认为金刚乘是佛法的究竟教授。然而,这些日子以来,金刚乘不再被当成须要躲避的教法,反而变成新潮而入流的东西了。欧美国家很流行修金刚乘,……》》(179-178~179)
宗萨钦哲如是说辞,已足以证明:自古以来,常有佛教界人士对密教有所检讨反对之事实。而今吾人「公正地研读金刚乘典籍」之后,「就能了解到它们和佛法基本教义一点儿也不相干」;如今吾人对于「密教之邪谬」与「绝非佛法」
宗萨所说:「这些日子以来,金刚乘不再被当成须要躲避的教法,反而变成新潮而入流的东西了。欧美国家很流行修金刚乘…」,正是吾人所欲阻止之现象。西洋人未曾深入了解佛法,极易被密教所误导而误认密宗即是佛教;莫说洋人,单说熏习佛法已久之中国人,乃至「佛学专家」之印顺法师,尚且被密宗应成派中观邪见所误导,可知台湾大陆两地已有如是众多学人被密教所误导者,乃是常事;何况洋人从未熏习佛教正法,云何能分辨密教法义之邪正?是故宗萨钦哲以此洋人学密之表象,引证为「密教法义即是佛教法义」之逻辑,其言全不可信,凡我佛教学人,悉当有智明辨之也。
由此书中前后四辑之证据引证,显示密教纯是古天竺与西藏喇嘛们自己创立之「宗教」,只是喇嘛们追求欲界性乐之世间技术尔,绝非佛教;我诸佛教学人大师,阅此举证事实,若尚有疑者,悉应一一加以查证,审断平实所引证据,是否有如印顺法师之「断章取义、断句取义、曲解法义」情况?若所引完全是事实,而无同于印顺法师之「断章取义、断句取义、曲解法义」情况者,即应立即采取行动而护佛教正法:为所当为,不为所不当为。则是自身之福,亦是佛教界之福,更是今时后世广大众生之福也。
 



摘自:《狂密與真密》第十七章
之事实,已经明确举证于此书中,而非如宗萨所说之「一直都无法证明自己的观点」。

2014年7月24日星期四

日本經濟即將大崩潰

6 月期間,日本全國整體消費者物價指數 (CPI) 年升 3.6%,核心 CPI 年增 3.3% 。

如果日本央行不停止QECPI就不會下降,甚至還會漲更高。

但是,日本央行要停止QE時很困難的,因為日本政府債務太高,若沒有央行印鈔票購買他發行的債券,日本政府隨時可能爆發債務違約。

過去,日本政府發行債券的購買來源,主要來自國內儲蓄,出口貿易,退休基金等。

但是日本現在是貿易赤字,國內儲蓄已經低無可低,人口老化,勞動人數減少,使退休基金可借貸給政府的資金來源越來越少。

這種情況下,如果日本央行不印鈔票借錢給政府,試問日本政府那比財政收入還高一倍的財政預算,資金那里來?

看下圖,長期以來,日本政府10年期國債的回報率一定比CPI還要高,這是正常現象。因為沒有人想虧本借錢,殺頭生意有人搞,賠本生意沒人幹,這是人性。


但是,你看有紅色方格的區域,既然出現反常現象。日本CPI3.6%,但是10年期國債卻是超低的0.52%。

這真是太反常,太荒繆了!

目前,日本2年期國債0.06%,5年期國債0.13%,30年期國債1.64%,都遠低於3.6%CPI

這不正常的現象不可能永續,最後一定會打回原型,回歸正常模式--即國債收益率一定高過通脹率。

讓我們做一個簡單分析,日本經濟會以怎樣的方式回歸正常規律呢?

1)CPI迅速下降到低於0.52%國債利率水平以下,用這種方式回歸,CPI會跌到-2%以下,你說日本股票會不會大跌?

2)國債利率上升到3.6%以上,如此利率可能高達5%或更高,日本債務成本會成倍數增長,日本政府會爆發主權危機。這情況發生,日本股票會跌得更利害。
我認為這可能性更高。因為歷史上,人性的短視都會選擇印鈔票來解決眼前看到的問題,哪管以後洪水滔天。

3)CPI下降到約0-1%的水平,國債利率上升到適度的2%水平,暫時緩一緩,將最終審判日挪後多幾年,但是最後都不能倖免。


總之,日本經濟崩潰只是時間問題。

安倍經濟學,只是加快日本的破產時間而已。

我以前就看到這崩潰遲早發生,所以預先研究可購買的日本股票名單,只等時機到來就出手。

研究資料因為電腦壞掉而失去,好在已經研究出來可購買股的名單都在,不需要費心再研究過。
 

2014年7月23日星期三

認為通脹能迫FED升息是妄想

市場有一種想法,就是認為FED會因為近期的CPI上漲走勢而上調利息,因為FEDCPI底限是2%

這是妄想。

因為自金融危機以來,美國的CPI2011年飆漲到3.90%,試問3.90%都不會讓FED升息,何況現在的2.10%呢?

如果你看美國的核心CPI(扣除食物和能源),2012年漲到2.31%,試問FED怎麼會為現在的1.90%而升息呢?

如果你認為FED現在不關注CPI,因為他們認為PCE更可以反應物價漲幅,可為何2012PCE漲到2.04%FED提也不提,更別說升息了!現在的PCE只有1.77%FED為它升息?發夢啦!

美國真實的CPI,其實現在約10%,並不是官方統計的2.10%

官方的CPI是謊言,官方的核心CPI是該死的謊言,而PCE更是世紀超級大謊言。

FED從來不是因為抵禦通脹而成立的,因為FED成立以前,金本位制已經能良好控制通脹,何必需要你FED

FED成立的目的是為何印更多鈔票,製造更多通脹。

所以任何反應物價的數據,FED都會不斷製造統計數據謊言,將它變的越小越好。如果如實統計,FED就不能印這麼多鈔票了,銀行集團,政府和0.1%的權貴,如何能掠奪人民財富呢?

因為美國的債務和金融衍生產品炸彈太大太嚴重,它根本承受不起利率的上漲。

所以,無論通脹漲的多高,FED都會說這只是暫時性的,忍耐,忍耐,一下就好。升息???別妄想了!

FED不會升息,它會一直挨到金融市場的利率和它制定的利率脫鉤而飆漲為止,才會面對它製造的超級泡沫所爆發的危機的事實。

不過,我相信FED還是會賴,不會將經濟危機的責任攬在自己身上的。

禪定再高也落於生滅的五蘊意識

見道、斷煩惱、得解脫主要還是靠智慧的,不是靠禪定的。

「禪定」若是真能讓人證悟、斷煩惱、得解脫, 佛陀的最後一個弟子「須跋」,禪定已修到非想非非想處的層次,又何須趕在佛陀即將入滅之前,求見佛陀請教,得蒙佛陀開示,立即證得須陀洹果,繼續思維,而在入夜之後,終於漏盡成為阿羅漢。



摘自:《正覺電子報 第36 期 第 81頁 》

-----------------------------------

我個人說明:

四禪八定,的確對證果有幫助,但不是標的。

能修到非想非非想處的層次,他的貪,嗔,痴,都是非常非常非常低的,但是他為何不能成為阿羅漢,證涅槃呢?

因為方向錯誤。

成為阿羅漢是要從斷【我見】,【我執】,徹底明白【五蘊非我,不異我,不相在】,或【五蘊非如來】的道理。

這個基礎下,你斷的【我所】的貪,嗔,痴,才能徹底。

【我見】,【我執】不斷,我所】修得再好,也是落於五蘊意識,而禪定都是我所,故修的再高也不能成阿羅漢。

請記住:禪定只能伏煩惱,不能斷煩惱、得解脫,不能證悟成聖。



附上平實導師在宣講《瑜伽師地論》時開示解脫道時說的話:
「斷思惑解脫要有禪定的功德,斷我見的見道便不一定;如果具有初禪的功德,見道時便是三果人;如果沒初禪的功德,見道時就只是初果人。」


在宣講《勝鬘經》時又開示說:
「有證初禪的外道,沒有不證初禪的三果人,也沒有不證初禪的慧解脫阿羅漢。」

憶佛念佛的不可思議功德力(十五天往生淨土之真實例證)



彌陀淨土真實不需,古往今來往生者多有案例記載。
這裡轉載一個10年前的往生實例。



這是一個從發心念佛到往生極樂淨土才短短十五天,但往生前後皆有瑞相呈現的一段真人真事。

我有個姓黃的換帖兄弟家住深坑,他的弟弟現年五十五歲,已在大陸設廠近十年,員工近五百人。為人孝順、幽默、喜釣魚,是釣魚協會成員,並愛喝酒、吸煙、吃飛禽走獸(廣州最多)。

九十三年(二○○四年)底黃居士在大陸咳嗽咳出血來,經當地X 光檢驗,發現肺部有一約10 元大小的黑色影子,即刻回台到台大徹底檢查,發現全身竟有三種癌:1﹒黑色皮膚癌,2﹒肺癌,3﹒肝癌六公分,引起家族極大震撼,於是留在台灣治療。在他生病後,我勸他:每一個人都會生病,多念佛,佛祖會保佑你。

他來來回回多次進出台大醫院,半年後台大已沒有什麼藥可以幫助他了。後來轉到和信治癌中心醫院,來回和信醫院幾次化療,於九十四年(二○○五年)八月初再度入院時,醫生判定只剩兩個星期的壽命。他也大概知道這次是最後一次住院了,家屬同時也簽下放棄急救的同意書(因為急救並沒有任何意義)。折騰了約一個月,因為太痛苦,有一次醒來對他太太說:「我為什麼還沒有死?」

我與內人去看他時,怕他起煩惱,只是偶爾一、兩次問他有沒有念佛(他知道我有在上課,但只知道是學阿彌陀佛的課)。我太太在旁邊補上一句話,他去上課都有幫你報名迴向喔!他倆都很真誠的感謝。

據我的經驗,迴向的力量(功德力)很大,也是契入使他臨命終能回心念佛的重要因緣,連神明也都來幫忙。自從他生病一直到往生,在週五上課時我都有幫他報名迴向,且每日我在早晚拜佛憶佛功德總迴向時,都會加上他的名字;我的迴向是:願以今日(夜)憶佛、拜佛之功德迴向佛弟子黃○○與諸冤親債主,解冤釋結,色身康泰,修學佛法、歸命三寶、早證菩提。

往生前的十五天他突然問我:「要如何念佛才正確? 阿彌陀佛的聖像我又沒有看過,要怎麼念?」我嚇了一跳,他太太感動的都哭了。原來他有一位朋友的太太會通靈,來看他並安慰說:「王爺、媽祖、上帝公、帝君、菩薩都在旁邊保祐你。你要學念佛,念佛很好!」無意中和我講的一樣,可是黃居士當時已無法說很多話了,疼痛得很厲害,嗎啡藥劑一按,又睡著了。

他未開始念佛前,昏睡中手還會作穿魚線的動作,甚至臉上還有釣魚的表情;有一次突然醒來,他姪女問他釣到什麼?答說釣到一條鱉;又有時在夢中驚醒,家屬都不知該如何幫他。我告訴他太太,曾有法師開示:「臨命終人,冥冥遊神無期而至,他的冤親債主都在陪他玩,看欠誰多,誰就先搶去!」在他念佛後,這現象就漸漸消失了。

隔日我請了西方三聖的聖像與他結緣,並教他憶佛、念佛(此時口已經不太靈光了)的方法,告知要如同想念父母或孩子外出的心境來想佛,佛菩薩是盡虛空遍法界的,當你想佛時同時感應佛護念你,口能唸就唸,不能唸就用憶的,「簡單嗎?」他點點頭,又睡著了。

他的口部肌肉在往生的前一兩天已很僵硬,只能微微的動,隨著旁人及唸佛機唸佛。我深刻的體會,對於一個只剩十五天壽命,大多時間都是昏沉的,又在極痛苦的情況下剛學念佛的人來說,此時若沒有學會憶佛的功夫(因為已經快要唸不出來),肯定會很著急的。(多數不可能像電影劇情中,一個快往生的人還可以講很多話;尤其在快要斷氣前,更不容易說話。)

有次我在他醒後,指著西方三聖像告訴他:「只有這三尊用蓮花來接引你才能去,不論你的親朋好友、神明來接都不可以跟他們去喔!」他點點頭。「到極樂世界是去修行學佛法(成佛的方法),要發願再回來度有緣眾生,你可願意?」他又點頭。我再度鼓勵他:「這是責任,不是去享福,你肯嗎?」他也允諾了!我再一一告訴他:「佛、菩薩來接引時,要禮佛、坐上蓮花,憶佛、念佛不可間斷。」

從這天起,家人及唸佛機陪著他念,用最短的時間加強他的往生淨土三資糧:「信、願、行」。我用紙張寫下幾個重點,以便常常灌輸他正知見,使他更能肯定自己的抉擇,才不至於退轉。

一、平實導師講《菩薩優婆塞戒經》時開示:「要讓臨命終人牢牢記住他所造的善事,並給予讚歎!」故常提醒他這很重要。

二、釋迦牟尼佛介紹的西方極樂世界最適合你去,因為你有福德,做很多善事,又孝順,只要簡單的連續唸十句「阿彌陀佛!」佛就願意來接引你。經書上有寫:所謂的往生就是前往另一個時間、空間,再度出生。現在我就把佛介紹的極樂世界介紹給你:那裡全是黃金鋪地,樓閣是七寶所成,七寶池中金沙鋪地,八功德水流漱上下,將來你會在池裡的妙潔蓮花中出生,菩薩為伴,沒有三惡道,只有快樂,沒有痛苦……,只要你肯念佛求生,他們都歡迎。所以我們都應該發願,往生那裡最理想!

三、我們(人)的色身是有生有滅的,有使用年限,時間到一定會壞掉、會死,能見聞覺知的六識心也是不真實的,死了就沒有了,所以叫做假我。但我們還有一個恆(他的真實性始終如一)、常(永遠不會斷滅)而且不生不滅的心,他才是真正的我, 佛稱祂叫自性真如、真心、如來藏,是本自具有的真實心,並非別人給的,亦非修行後才有的,是本來就一直存在的,且本性具足一切功德。所以我們都是由著真我與假我一直和合運作。

色身壞了,死了以後,真心如來藏會出生中陰身,藉著有緣父母的緣而入胎。入胎後於受精卵中藉由母親供給的營養四大,又製造出一個全新的色身,就又出生了。於是我們依本自具有的真心如來藏,而有無量的過去生,也會有無量的未來世,沒有終止的時候。所以佛曾說:若以生生世世所留下的白骨,堆起來比一座須彌山還高。祂(如來藏)會依著我們今生今世所造的善業、惡業而有未來世的業果,於是輪迴就這樣不斷的產生了。

好比玄天上帝之前為人時,做了很多善事,符合天界的功德,往生時他的如來藏依他的功德等……善業,為他創造一個天人身,在天界當神明,既莊嚴又有神通助人。現在你發願往生淨土,即與阿彌陀佛的願相應,我的師父(平實導師)開示說,此刻你的如來藏已在極樂世界的蓮花池中長出一朵蓮花,因緣一到, 阿彌陀佛就會帶著蓮花來接引你到西方極樂世界去。

四、先告訴他楞嚴被(往生被)的功德,蓋上後得佛力加持,與怨親債主解冤釋結,往生順利(內附說明書)。

五、先告訴他往生後會幫他助念八小時,堅固他的信心(斷氣後8~12 小時才到達正死位,故此時助念很重要),並教他懺悔(往昔所造諸惡業……)、發願(願生西方淨土中……),以增強他的信念。

九月三日從醫院回到住所,我們陪著他念佛,三人、五人不等,隔天早上人數越來越多,超過四十人在輪。突然他的哥哥大哭起來,叫黃居士放心的走,去找他已故的母親或哥哥。

雖是真情流露,但此刻不宜,不可不慎,稍有閃失前功盡棄。而後他太太立刻補上一句:「一心念阿彌陀佛,其他不可亂想。」況且他們現在已往生,在哪一道並無人知曉。

往生前的二小時黃居士很喘又很痛苦,親屬及助念者看到都極為不捨,又不知如何幫助他,他的姪女手拿一本《地藏菩薩本願經》問我:「唸經,可以幫助他嗎?」我回答:「當然可以,好比坐頭等艙,既舒適又快速!」於是她與她的兩位姑姑在佛前持誦,就在迴向完畢的那一刻,黃居士就往生了。

經上曰:「不可少善根福德因緣得生彼國。」

十五天前當黃居士發心念佛時,我在佛前求佛菩薩:
1﹒慈悲攝受黃○○往生淨土;

2﹒讓他的家族、親友感應體會到佛菩薩的大慈大悲;

3﹒願他的家族、親友,因此有更多人學佛親近正法熏習。

前後雖然只有短短的十五天,卻具足了

(一)佛力:佛菩薩的慈悲加持、攝受。

(二)自力:本身的信、願、行。

(三)他力:許多助念者的功德力。

三力具足,有多種瑞相感應出現,實在難得,簡述如下:

一、如同熟睡:極端痛苦之人往生多數愁眉苦臉。

二、面帶微笑:極端痛苦的人往生多數愁眉苦臉,不可能會有微笑。

三、預知時日:我開車時突然想起一段故事:有一個人念佛多年,求生淨土。一夜夢見觀世音菩薩告訴他:「今日起開始吃素,七日後接引往生。」隔日我電告其妻時是九月三日,他開始喝素湯,結果剛好在九月九日往生,應算是一段很殊勝的預知時日。

四、全身柔軟,更衣很容易。

五、夢中所見比原本年輕:第三天他的小兒子見證此事,黃居士在夢中約四十歲,年輕面貌,且容光煥發。

六、出現聖像舍利子:火化後發現頸椎的第二節化成一尊觀世音菩薩盤坐聖像相,整尊高度約4~5 公分,栩栩如生,由撿骨師指稱並敘述,通常日本人見此祥瑞之相都會請回家供奉,連同家屬共六人親眼所見,甚為稀有難得,並嘖嘖稱奇。

一位從民間信仰而且鐵齒銅牙者,在其臨命終因業障現前,故極端痛苦,只用點滴維持生命,用嗎啡控制痛苦,以及各種插管,兩三天得抽取腹水,甚至說要自殺、一心求死的人,最後成為佛說淨土諸經難信易行法,及不可思議功德力的真實見證,亦證實平實導師所開示:「往生淨土的人再回到他人夢境中,會比往生時的容貌更為年輕很多歲數」的前所未聞法。感謝陸老師教導正法法義的熏習,讓我能巧妙的帶領其家族,迅速的從未曾唸過佛的人,進入憶佛、念佛,共鳴、悲切,定力自然產生。

黃居士往生後,他們家族一片祥和,法喜充滿,更看到有人在靈堂前唸經、念佛、迴向。感恩佛菩薩慈悲加被, 導師、親教師的教導,正覺海會同修們的鼓勵,及感謝助念者的同心、努力。謹以此經過,簡易敘述,供養大家, 阿彌陀佛!

願此功德迴向:佛法常興,正法久住。正覺海會諸菩薩,次第轉進無障礙。黃居士往生淨土,蓮品增上,花開見佛。發
願往生淨土者,人人有把握,個個有信心。


正尚西元2005 年10 月15 日




摘自:《正覺電子報第3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