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4日 星期六

舍利子尊者說如來藏

佛祖座下的阿羅漢,舍利子尊者--在《阿毘達磨集異門足論》卷第十一 ,《五法品第六之一》,說到【第八識如來藏(阿賴耶識)】。

對於三界要有正確知見,【第六意識】最細只能到【無色界的非想非非想天】,能超過比他更細的,只有【如來藏(阿賴耶識)】。

這比意識還細的心識,《南傳尼柯耶.有偈篇梵天相应(15)经 》也有說到:

依我所证得此法,甚深难见、难悟。寂静微妙,【超越思念(意識)之领域】。深妙唯贤者始知(贤者指三賢位以上的菩薩)。
又,此诸人等乐阿赖耶,喜阿赖耶,跳跃阿赖耶。
诸人依于乐阿赖耶,喜阿赖耶,跳跃阿赖耶,而难见此理。
此理者,即所谓依缘、缘起是。此理亦难见。



舍利子尊者在《阿毘達磨集異門足論》也如此說這【超越思念(意識)之领域】的心識:

【若觀待【色界識】。則【欲界識】名麁(粗)。若觀待【欲界識】。則【色界識】名細。
若觀待【無色界識】。則【色界識】名麁(粗)。若觀待【色界識】。則無【色界識】名細。
若觀待【不繫識】則【無色界識】名麁(粗)。若觀待【無色界識】。則【不繫識】名細。



尊者舍利子于此论典中所述的【不繫識】,正是佛陀、各大菩萨开示的【入胎识、如来藏】。

為何稱【不繫識】?

因為此【不繫識】远离见闻觉知,不繫也不分别六尘万法,本来常住性净涅槃的解脱境界中,故名不系识。

正信佛子莫誤信【六識論】邪見者,或毀謗【阿賴耶識是生滅法】的人。

毀謗或否定阿賴耶識,佛說就是謗菩薩藏,此人斷一切善根,必定永远与亲证三乘菩提绝缘,如乃一阐提人,舍报后即入无间地狱受极惨痛

苦果,有智佛子务必谨慎简别,万勿人云亦云。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2015年1月23日 星期五

黃金對沖馬幣的下跌

2014年8月26日,馬幣兌美元是3.16,現在貶值到3.60(2015年1月25日),跌幅13.9%;

同時期的黃金以美元計算,,從1283美元下跌再出現一個U型反彈至1294美元;

若用馬幣計算黃金價格,則是從4051馬幣漲到4644,漲幅14.6%。

無疑,黃金是一個保護紙幣貶值的最佳貨幣。

但在全球大印鈔的時代,黃金白銀正在逐漸累積未來驚人的暴漲能源,其推動力會在未來短時間內,出現令你吃驚不已的爆發力!



亲近喇嘛邪教的重报

亲近喇嘛邪教的重报

[轉載]


师子吼菩萨向佛请法说,什么缘因让众生现世轻业为地狱重受呢?又是什么缘因地狱重罪为现世轻受呢?

佛说,让众生现世轻业为地狱重受的根本缘因是愚痴。若人不知修行身戒和心慧为愚痴,不能自控五情诸根为不修身,不能受持清净戒律为不修戒,不能调伏自心为不修心,不修圣行为不修慧,不修身为不能具足清净戒体,不修戒为受畜八种不净物,不修心为不能修行定慧舍三相,不修慧为不修梵行。

另外,不修身不能观身,不能观色等;即不明人生真相。

不修戒为不能安乐众生,不能护持正法;只是受下戒,受边戒,为自利自调戒,只为生天受乐因缘。

不修心为心散乱不能专守自心境界,不能观身不净,不能观受是苦,不能观心无常,不能观法无我。不修慧为于恶业中不能善护自心清净,心念妄起。

还有,不修身为不能深观是身无常,不能久住还充满危险,念念灭坏是魔境界。不修戒为持戒不圆满,不修心为禅定不圆满,不修慧为般若不圆满。

再有,不修身为贪著我身;即身是自己的,虽无百年寿,却有千年心。不修戒为自身作十恶业,不修心为于恶业中不能控制心念不动,不修慧为心不能分别善恶诸法。

再有,不修身不断我见,不修戒不断戒取,不修心趣向地狱,不修慧不断痴心。再有,不修身不能观自身过处,常抱怨他人;如他人不论有什么大恩,一个不顺意就翻脸。又如自己怎么想就怎么作,完全不去想其他人什么感受;自己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把戒律丢到九霄云外去了。不修戒为不能观戒是一切善法阶梯、一切善法根本、一切树本之本。

戒是诸善根之首,戒是一切善法胜幢,戒能永断一切恶业,戒是生死险道资粮,戒是护身铠甲,戒是灭毒蛇良咒,戒是度恶业行的桥梁。不修心为不能观心轻躁动转,难捉难调,驰骋奔逸,五欲难满,诸恶根本。不修慧为不观智慧有大势力,能坏诸恶业,能坏无明黑暗;慧是一切善法根本,是成就诸佛诸菩萨的种子。

若从出世间说,有见身相为不修身,有见戒相为不修戒,有见心为上中下善恶等为不修心,有见慧相、慧因、慧果和上中下慧等为不修慧。若有不修身、戒、心、慧的人,于小恶业得大恶报,心里畏惧自作恶事会堕地狱,而又常作地狱行;如听到有人劝作恶有报时,不以为然,认为地狱有何可怕。于是作小恶心不生悔,作大恶心想隐瞒。这样的人,所有现世的轻报,都转到地狱受极重恶果。

师子吼菩萨向佛请法说,世间人是什么缘因让现世轻报转为地狱重报呢?

佛说,有五种缘因;一是愚痴无智;二是善根微少;三是恶业深重;四是不知忏悔;五是不修善业。同时,还有五种情况;一为恶习恶业;二为贪财不受戒的约束;三为远离善根;四为不修身、戒、心、慧;五为亲近恶知识。

师子吼菩萨向佛请法说,什么样的人能转地狱报为现世轻受呢?

佛说,修身、戒、心、慧,能观诸法空性;即不见智慧,不见智者,不见愚痴,不见愚者,不见修行,不见修行者,心不分别,是有智慧的人。这样的人,能让地狱果报转为现世轻受。这样的人,对往昔所作极重恶业,也能思维观想,我恶业虽重,但不如善业;如黄沙百斤,不如黄金一两;又如一斤盐投入长江,饮水不觉咸味等。同时,发露罪业,忏悔除恶;再增加智慧力,减少无明力;再去亲近善知识,修行正见;再受持十二部经典,见有受持大乘经典的人心生恭敬;再供养三宝修福等,能让地狱重业转为现世轻受。



****************************************************************************
 懼怕涅槃的西藏密宗

[轉載]

宗喀巴在《密宗道次第廣論》卷14,引藏密祖師之語,說:

「受了灌頂的弟子應該繼續保持男女婬欲,因為如果不保持貪愛,就會進入無餘涅槃。」

因為藏密誤解認為【無餘涅槃=斷滅】,所以害怕涅槃,而佛法為證涅槃的修行,藏密自然不敢遵守,所以喇嘛不遵守佛門戒律,是本來如此。

於是保持欲界的貪愛,永遠在欲界中的地獄,餓鬼,畜生,人間中打轉,就不會斷滅了!


《密宗道次第廣論》原文如下:
「諸佛執金剛,今傳壽灌頂,三界法王位,汝定為其主,如離貪欲罪,三界更無餘,如是離貪欲,汝終不應為。
汝受用欲事,但行無所畏,食五肉五露,亦護諸餘誓,不應害眾生,不應棄女寶。」



**************************************************************************** 
 《大日偽经》落入【常见外道】思想

[轉載]


《大日经》法義嚴重違背佛法嵽第一義諦和三法印,所以絕對不是真經。這裡用破魔大經《楞严经》破它!

《大日经》(卷1)說:
「法离於分別;  及一切妄想;  若净除妄想;心思诸起作;  我成最正觉; 究竟如虚空。」

此段文不难发现其以意识心在定中不起妄想语言(若净除妄想;心思诸起作)而名之为真心;
又以能常保持在定中意识无分別的状态(法离於分別;及一切妄想),即可成为究竟佛(我成最正觉)。
殊不知自已落入常见外道见中,亦符合《楞严经》(卷十)所说之外道五现涅槃之一(以欲界定或未到地定之境界为涅槃)。


《楞严经》破《大日偽经》的內容如下:
  『…… 若汝执吝分別觉观。所了知性必为心者。此心即应离诸一切色香味触。诸尘事业別有全性。如汝今者承听我法。此则因声而有分別。纵灭一切见闻觉知。内守幽闲犹 为法尘分別影事。我非敕汝执为非心。但汝於心。微细揣摩若离前尘有分別性即真汝心。若分別性离尘无体。斯则前尘分別影事。尘非常住若变灭时。此心则同龟毛 兔角。则汝法身同于断灭。其谁修证无生法忍。』


《大日经》是落入【常见外道】思想。




****************************************************************************
說到中陰身的經論

[轉載]

中陰,中有,antara-bhava。是種現象,也是無常。

「中陰之有無」,是佛滅後部派的爭議,原則上南傳所承襲之部派之所以為「部派」,就是因為他們大致是不支持中陰說的派系(然派系說不代表真理)。
【我個人注明:實際上,尼柯耶中根本有說過中陰,只是沒詳細解說。】

縱然如此,南傳所承襲的上座部的「俱舍論」、「大毗婆沙論」、「阿毗達磨雜集論」亦有詳述「中有」,覺音之論疏中亦言及,然未翻中文。以下僅以上座部有中文之論為例:

「俱舍論」卷九、卷十:
「當往何趣,所起中有,形狀如何﹖頌曰︰此一業引故;如當本有形。本有謂死前,居生剎那後。論曰︰若業能引當所往趣,彼業即招能往中有。故此中有若往彼趣,即如所趣當本有形。」


「大毗婆沙論」卷六十九、卷七十:
「問︰中有形量,大小云何﹖答︰欲界中有,如五六歲小兒形量;色界中有,如本有時,形量圓滿。」


「阿毗達磨雜集論」卷六:
「修淨行者,中有生時,其相顯現,如白練光,或如晴明夜分。又此中有在欲、色界正受生位,亦從無色界命終後位。亦名意生、健達 縛等。極住七日,或有中夭,或時移轉。言意生者,謂受化生身,唯心為因故。香所引故,名健達縛;是隨逐於香,往受生處義。極住七日或有中夭者,此約速得生緣者說。若過七日,不得生緣,必定命終,還生中有。如是展轉,乃至七返,更不得過。」

2015年1月20日 星期二

【悲哀】末法佛教界不如佛時代的外道

宗喀巴在《辨了不了義善說藏論》,將龍樹菩薩的《中論》:

【諸法實相者,心行言語斷,無生亦無滅,寂滅如涅槃。】

扭曲為【由遮心行境,即遮諸所說,不生亦不滅,同法性涅槃。】

再歪曲解釋為:

「其應成派之中觀正理,就像《中論》所說:由於遮遣了意識覺知心所運行的文字言說境界,就遮止了種種有所言說的妄想境界,這樣離言說的意識等六個根識即是不生亦不滅,同於本住不滅法性之涅槃。」


拜託啦!
佛在《阿含經》說的明明白白,【意識覺知心,不管粗心,細心,或者一切變相,都是意根緣合法塵的被生法,無常法】。

宗喀巴卻違背佛說,將離念靈知,一念不生的定境的意識變相當作是不生亦不滅,同於本住不滅法性之涅槃????

這種離念靈知的意識變相最多也不過是【欲界定】,哪會是不生不滅的涅槃??

欲界定之上還有【四禪和四空定】,都不能讓你證得涅槃,因為【四禪八定仍處於生滅無常的意識境界】。

【藏密卻把最低的欲界定當作不生不滅的涅槃?】

你學藏密,不過是學低級的外道法。

可悲的是,現在佛教界也很多人錯誤把欲界定境當作不生不滅的涅槃,【法鼓山,中台山,乃至南北傳佛教界,也很多人犯上這毛病】。

難怪佛祖預記說我們現在的【末法時代,邪師說法多如恆河沙數】。

【悲哀的說,現在佛教界還不如佛祖時代的外道】。

因為現在佛教界錯解佛法,所以和佛祖時代的外道一樣不能證得涅槃本際。

但是佛祖時代的外道很多人證得四禪八定和神通,請問現在佛教界,有多少人有四禪八定和神通?

難怪佛會為末法時代的眾生受入佛教中說佛法的天魔所蠱惑,而黯然流泪。

掠奪人民的Fiat System

英国慈善组织乐施会报告,为各国政府敲响警钟:

2014年,全球最富有的1%的人拥有世界48%的财富,2009年这一比例为44%,而2016年这一比例将超过50%”

但是,多數人都不知道貧富差距的扩大,並不是99%人不努力,也不是1%人太能幹。

這也不是那些靠政府向1%抽更多稅,或者更高福利制度,或提供更多就業機會,或政府投資,或解决不平等措施包括遏制公司和富人漏税、进行自由投资、提供卫生和教育等全球公共服务,就能解決的。

根本原因,在於世界各國使用的貨幣體系有問題。

Fiat System的設計,本來就是為掠奪99%人民和控制政府,經濟,政治而設計的。

請看這youtube短片,他告訴你真相!

Fiat Money (法幣) - YouTube



2015年1月19日 星期一

當利率上漲,就是金銀飆漲時

昨天和朋友喝茶的時候,我強調一個明顯到不能再明顯的證據,證明黃金、白銀、農產品、石油等大宗商品未來價格會上漲的證據。

這證據就是利率。

看現在世界各國,尤其是歐、美、日的國債利率,都是數百年來最低水平,有些年份的國債利率甚至是負數。

雖然我不知道現在的國債泡沫是否達到最高點,但是觀其利息低到如此離譜,就算不是最低點,那也差不多了!

歐、美要讓自己的低利率如同1989年後的日本維持20多年,把國債提高到如日本的230%於GDP,是不可能的。

因為歐、美並沒有當年日本的條件:

1)日本在經濟泡沫破裂時,國債佔GDP約60%;歐、美現在都在100%以上;

2)日本有高儲蓄;歐、美的儲蓄率遠不及日本;

3)日本有龐大的貿易盈餘;美國則是貿易赤字,歐洲略有盈餘,但是歐洲各國素質良莠不齊;

4)日本人是島內民族,非常保守,所以資產多盲目投放在本國,而且對上層社會和國家意志服從性強;歐、美卻不是如此。


所以,歐、美不具備將利率長期壓低的條件。何況就算現在是日本,因為過去貿易盈餘轉為赤字,儲蓄率轉為負數,因為維持過去低利率和日圓穩定的條件已經失去。現在淪落到由日本央行印鈔票支持政府開支的末路了!

縱觀各種條件,長期維持低利率,和提高債務將法幣體系這騙局維持下去,已經越來越困難,可擁有的戰略空間已經不多。

物極必反,經濟循環會不斷重複,利率在可見的將來,必然呈現暴漲。

這暴漲可能是因為市場對央行失去信心、也可能是債務失控、也可能是金銀斷貨、也可能是貨幣危機(通脹)、也可能是債券泡沫崩潰?

不管是什麼原因,利率在可見未來必然失控暴漲。

當利率上漲的時候,股市、債市、房市,都會崩潰。

唯有黃金、白銀、農產品、石油等大宗商品的價格會大漲。

那些認為利率上漲會使金銀大跌的看法有嚴重的缺陷。

他們忽視了現在的問題不是過去一般的經濟週期,他們也忽視了利率上漲就意味通脹,通脹一來,金銀怎麼可能下跌?

你要讓金銀下跌,利率就必須要調高到可以壓制通脹的地步,這段時間內,金銀是不可能大跌的。

何況現在不是1970年代,歐、美、日的債務已經高到令人難以相信的地步。

若要壓制通脹而打壓金銀價格,利率的調高就會造成政府和私人企業及家庭爆發債務危機。

債務危機一來,金銀價格是漲?還是跌呢?

這是一條死胡同。

當利率上漲,就是金銀飆漲時,不論是否願意,歐、美、日政府都不可能維持低利率不變,這只是時間問題。

印鈔票把債務賴掉

在紙幣體系下,債務只會不斷上升,不可能減少。

最後歐,美,日最後都會發現,面臨人口老化的威脅,它們已經不可能以債養債來維持這紙幣體系的Ponzi Scheme。

解決這場債務危機,最後只能進行債務重組這一條路了!

只是債務重組方面,無論是有次序還是無次序,都會嚴重傷害他們的經濟和貨幣。

雖然債務重組是最好的方法。

可以有次序的解決這場貨幣危機的方法,只有回歸金本位。

只要歐元和美元有黃金支持,市場就不會引發拋售的恐慌,這樣才能次序的解決這場債務危機。

雖然經濟嚴重衰退和人民暴動仍不可避免。

當然,還有一個方法,就是大量印鈔票製造通貨膨脹,把債務賴掉!


--------------------------------
因為金銀只是財富的反映,不是真正的財富,這也就給一些經濟學家一個妖魔化金銀的藉口。

譬如說,金銀不比水、糧食等東西來得有價值。

一般不了解真相的人,往往也隨之附和,把歪理當真理了。

事實上,這種說法只有在「時貨不遂」時才算有道理。

可是現在世界進入「時貨不遂」了嗎?

進入蠻荒時代,世界末日了嗎?顯然沒有!所以都是廢話。

-------------------------------------

雖然金銀貨幣和信用貨幣本身並無好壞,但最大的問題是政府天生有擴大權力,胡亂花錢的慾望。

所以在1971年美元與黃金脫鉤後,使美國央行可以不受黃金儲備的限制,想印多少美元都可以。

從此以後,「美金」變成「美元」這信用紙幣。

表面看是資產,可背後全都是債務。我們的錢也全都變成債務,金銀徹底消失了!
 -----------------------------------------
金銀小甲蟲-談金論銀
http://honsonyip.blogspot.com/

宗喀巴和佛祖唱反調

由此邪見故,宗喀巴對於如實遵守世尊教法修證解脫道者入無餘涅槃之法,就產生了具足五陰我見者必有而不能理解之疑惑,於是對佛所說「滅盡五蘊而入無餘涅槃」之聖教,提出了質疑。譬如宗喀巴如是質疑說:

如《六十正理論疏》說:
「先引小乘經云:『若於此苦,無餘斷。決定斷,清淨,永盡,離欲,滅,靜,永沒。不生餘苦,不生,不起,此最寂靜,此最微妙,謂決定斷一切諸蘊,盡諸有,離貪欲,息滅,涅槃。』
若必釋為由修道力無餘斷者,則有所證涅槃時,已無能證之人。有能證人時,蘊未永盡,則無所證之涅槃。故彼不能解說經義。若如吾等所許,此言永盡非由對治而盡,乃本來盡故名盡。則於經義善能解釋。龍猛菩薩謂經中所說之永盡,即苦蘊寂滅之滅諦涅槃,與無自性生之滅諦義同。」


親證解脫的聖者,將世尊於阿含聖教所說,依證量及聖教,解釋為經由修道力永斷五陰苦蘊而解脫,斷盡三界諸有、將五陰之自我亦全部滅盡;但宗喀巴對此解釋不認同,他認為:證得解脫者,若死後將自己五陰全部滅盡以後,已成為無有能證涅槃之人,如何可證涅槃?

他否定了第八識涅槃心的存在以後,心中唯恐懼滅盡意識而墮入斷滅空中,妄說此等不是善於解釋世尊所說阿含經文之義者。

因為宗喀巴否定第八識如來藏的實存,恐怕入涅槃時滅盡識陰全部會成為斷滅空,所以無法斷除我見;我見未斷故,所以必定會思惟著:若將五陰中之覺知心意識自我亦滅盡,則無能證涅槃者,亦無所證之涅槃,又將會成為斷滅空。

所以宗喀巴這麼說:「倘若必定要將阿含等經中所說解釋為『苦等是經由修道力斷盡而無餘』者,那麼『苦、一切諸蘊等斷盡無餘若是所證之涅槃』時,已沒有能證涅槃之人,一切諸蘊都斷盡故。若仍有能證之人時,諸蘊即未永盡,則不能成就涅槃,則無所證之涅槃。這樣就不能解說經中所說涅槃之義理了。倘若像我們應成派中觀所主張的:經中所說永盡之義不是經由對治而盡,乃是本來就盡了才叫做永盡。這樣就能夠善於解釋經中的義理了〔案:宗喀巴認為這樣不必滅盡五蘊就有人可證涅槃了〕。龍猛〔案:意指龍樹〕菩薩說經中所說之永盡,就是苦蘊寂滅之滅諦涅槃,與五蘊無自性生之滅諦是同樣的意義。」

應成派中觀師月稱、宗喀巴、印順……等人,完全不知、不解、不證世尊所傳授之二乘解脫道,不能理解聲聞人為何滅盡五陰就是證無餘涅槃;亦不能理解龍樹所說菩薩「涅槃心如來藏本來寂滅涅槃,非經對治而有」之真實義理;不能理解菩薩所證本來性淨涅槃的如來藏是「隨順因緣出生蘊處界萬法而無有自主性,是不與萬法為侶之涅槃本體」。只是片面的將識蘊中之意識心增益其體性,以意識心緣起生滅之有為空、無常空,想像為具有不生不滅、本來自性清淨、本來涅槃寂靜之空性體性。宗喀巴認為:如是不滅盡五蘊後有,只要能理解有一意識所攝之細意識我常住,不必實證此一細意識我;並安立一切法無自性、自性空,住於如是理解作意之中,就是證得龍樹菩薩所說本來寂滅之滅諦涅槃。

【我注:實際上藏密曲解龍樹菩薩所說本來寂滅之滅諦涅槃的意思。】


然意識心乃是依附於五根而現行之不恒行心,無有本來無生之自在性;又時時與六塵相應,永遠不離六塵故無寂滅性;不論意識之粗心、細心都無法離開六塵及恒內執我的意根而存在,全無自在性與寂滅性。而應成派中觀師皆不知此一事實真相,同執意識心為自在性與寂滅性的涅槃心。此乃應成派、自續派中觀諸傳承者被我見繫縛所生之妄想計著見,然後再以此惡見而不許他宗他派之正見存在,故以鬥諍為業而批判正見者所弘揚的正理,乃至對於親證解脫者如理作意解釋世尊的阿含正理時,亦同樣加以批判而不放過,正是標準的見取見。

...................
由此緣故,左道密宗的天竺密宗、西藏密宗,從來都不願弘揚四阿含諸經中的四聖諦十六行觀,只願意弘揚自己所認知的誤會解脫道緣起性空的邪理。



摘自:《中觀金鑑》

2015年1月18日 星期日

為何過去少有高僧大德揭露藏密的邪惡本質?

问:“如果西藏密宗不是佛教的一支,为什么历史上那么多的高僧大德不出面揭露藏密的真相?”

关于这一点,太虚大师也有一个说明。太虚大师于1937年在汉藏教理院演讲稿《汉藏教理融会谈》一文里如是说:
再讲显密问题。显密所以成为问题者,是由于密咒兴盛,而批判其余一切教法为浅显,成为显密对立,所以发生了问题。本来、密教传到中国也是很早的,大概在六朝时候吧,便有了杂密的经典输入。但是、真正的建立密教,还是在唐朝开元年间,当时有名的人物,如善无畏、金刚智、不空三藏等,都是专门宏扬密教的上师。并且在这时,(唐密)也传去了日本,并在日本形成东密、台密。中国的佛法,因为经过了唐武宗的毁灭,密教(唐密)也就一蹶不振,继之而起的是不立文字的禅宗。一直到了元明清的时候,因为蒙藏的关系,帝王很多信仰密宗(西藏密宗),在北方五台山等处也有很多密宗寺院;但多是喇嘛,和中国僧众及民间信仰,没有什么关系。所以,可说汉土民间信仰只属禅宗等;其焰口和其它的密咒,虽普遍于民间,为社会的风俗信仰,然非寺中修习的正课,如禅门日诵中的密咒,不过是附属的一种助行罢了。在民国六七年前(约1906年以前),还没有所谓显密问题。近年来,因为密教的勃兴,一方面有由日本而输入中国的东密、台密,一方面由蒙藏关系的密切,而传来黄、红、白各派的藏密。汉地佛教有了密教而占有重要地位,形成显密对立的状态,因而又产生所谓显密问题了。”
太虚大师这一段是说:在历史上,中国内地的密宗(唐密),形成于唐代唐玄宗开元年间(公元716年以后),至唐武宗会昌二年(公元842年)灭佛以后,唐密仅存百余年便失传了。唐以后的“宋、元、明、清”各朝,汉地佛教以禅宗、净土宗的修持为主,汉地佛教界和西藏密宗也没有什么直接的联系,即便是密宗的放焰口、密咒普遍于民间,但那也不是寺中主课,仅仅是一种微不足道的形式罢了。直到民国二、三十年代,我国汉地灭绝一千余年的密宗密法死灰复燃,原因有两个:
一者,日本的密宗(东密)传入中国。一九一五年,日本政府对袁世凯政府提出的丧权辱国的“二十一条”,其中两条就是日本对在华所设立的寺院享有所有权、日本僧人在华享有自由传教权。实是假传教之名,行帝国主义之实。随着日军势力的侵入,1924年日本的密宗(东密)僧人的权田雷斧(太虚大师称雷斧“然虽冒僧正之名,实缺僧行”)将东密传入中国。权田雷斧的弟子王弘愿,从雷斧灌顶以后,在潮州、广州、香港、汕头等地开坛灌顶,几年间受灌顶者数以千计。民国期间,我国出现密宗人士的活动,始作俑者,即是王弘愿,受其影响,才有僧人大勇、显荫等人东渡日本学习密法(大勇回国后欲再去西藏学密,死于途中,显荫则死在日本,两人因为学密都受到了印光大师的批评)。二者,西藏的九世班禅、诺那“活佛”因和十三世达赖喇嘛争权夺利失势以后,害怕遭到达赖喇嘛的毒手逃到汉地来,为了生存不得不教授密法以取得供养,几年间皈依弟子数万人。因此民国期间,密宗密法经权田雷斧、班禅、诺那等人的大力“弘扬”,汉地的佛教界才对密宗密法有所接触和了解。汉地佛教界接触了藏密和东密以后,因密宗自夸是能教人“即身成佛”的顶级“佛法”,鼓吹“显教(佛教)是密教的基础”,而轻视显教,再加上部分汉地的法师居士由于不了解藏密的真相,也随着密宗之徒贬低显教的教法,由此而形成了太虚大师所说的“显密对立的状态”、“显密问题”。
西藏密宗虽然和汉地佛教界没有接触,但是却得到了封建帝王的支持。“元、明、清”各朝的中央政府,为了控制西藏,故皆极力地笼络西藏的当权者——集政教大权于一身的“活佛”大喇嘛们。“元、明、清”各朝皆有不少帝王和西藏喇嘛学习密法,他们所学的密法即是套上佛法名相的男女双身修法,以便和后宫众多妃嫔享受淫乐,如《元史·哈麻传》记载:
西蕃僧人伽嶙真善演揲儿法(男女双修法),秃鲁帖木儿将伽嶙真推荐给元顺帝,帝习而喜之,“乃诏以西天僧为司徒,西蕃僧为大元国师。其徒皆取良家女,或四人,或三人奉之,谓之供养。于是帝日从事于其法,广取女妇,惟淫戏是乐。又选采女为十六天魔舞。八郎者,帝诸弟,与其所谓倚纳者,皆在帝前,相与亵狎,甚至男女裸处,……君臣宣淫,而群僧出入禁中,无所禁止,丑声秽行,着闻于外”。到了清代,仍然如此,如清代雍正皇帝提供雍和宫,供西藏喇嘛修双身法。并在皇宫中供养搂报女人的“欢喜佛”。《清稗类钞》中说:“大内交泰殿,即供奉欢喜佛之所”。在清代,“欢喜佛”曾被用来作为王室皇子们性教育的模型,“流弊所及,遂主淫风大甚,男女无别”。
太虚大师以为:元明清的时候,因为蒙藏的关系,帝王很多信仰西藏密宗,但是藏密和中国僧众及民间信仰,没有什么关系。这一观点,不仅为我国史实所证明,同样也得到西藏密宗方面资料的印证,如西藏密宗的根本经典密续《那洛六法》一书说:
本来密宗在昔日,只有帝王可修,民间连密宗之名尚且未闻,遑论修持哉!雍正皇帝因敬重喇嘛之故,特将其自居之雍和宫供养喇嘛,作为喇嘛修法之地,由此可知密宗之宝贵、喇嘛之尊高矣!”(《那洛六法》59页,道然巴洛布仓桑布讲述,卢以照笔录)
因此,历史上汉地的佛教大德没有出面批判西藏密宗,至少有三个原因:
第一,既然历史上汉地佛教界和藏密没有发生接触,汉地佛教界当然无从知悉藏密的淫邪法义,也就谈不上批判藏密了。
第二,西藏自元朝并入中国以来,因为西藏处在偏远地区,中央对西藏的管理鞭长莫及,所以“元、明、清”各朝的帝王为了控制西藏,皆对藏地采取怀柔政策,藏地有名望的“活佛”大喇嘛们往往受到优待,并封给官职,让他们直接管理藏地,甚至有的大喇嘛成为皇帝的“帝师”“国师”,这就是西藏的政教合一制度。与“元、明、清”各朝帝王礼遇藏密的“活佛”大喇嘛相反的是,此阶段各个帝王对于汉地佛教均采取限制发展的策略,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民国期间,如虚云老和尚于民国三十二年(1943年)在重庆慈云寺开示说:
如西藏喇嘛在中原弘法者,近来甚多,而政府特别加以崇敬,其意甚远。是否政府特别信仰,不得而知。惟对于中原青衣僧徒,则时加种种压迫,毁庙逐僧,不一而足。”
因此,元明清三朝是汉地佛教发展最为艰难的时期。在此条件下,即便是汉地佛教界知道藏密实质上是附佛外道,汉地佛教于自宗的发展,尚且步履维艰,何况是出面破斥密宗的邪见?在封建极权的时代,如果高僧大德出面批判皇帝的“帝师”“国师”,批判西藏的政教合一制度,不仅没有效果,而且难免性命不保。因此,西藏密宗封建王权的庇护下,并借助政教合一的制度,以武力财力作保障才得以流传千余年。
第三,西藏密宗所传的密法,喇嘛上师都奉为“至宝”,上师即便是对弟子,也要经过长期的考察(考察期多的有十二年之久),严格的灌顶,才肯传授。所以汉地佛教界无法深入了解藏密的密法,所知道的仅仅是皮毛而已。直到民国二、三十年代,随着西藏密宗以及日本的东密陆续传入汉地,尤其是法尊法师翻译了不少藏密自编并推崇的经论,如根本典籍《入中论》《密宗道次第广论》等,汉地的佛教界这才有机会接触、了解、研究西藏的密宗,并得出一些结论。民国以来,佛教界的部分大德,就自己所接触的藏密,随其理解的深浅,各有看法,略述如下:
(以下是民國四大法師對藏密的看法,以後再分開上傳)


摘自:《西藏密宗的秘密》

密宗不包括藏密

问:“佛教有八宗之说,其中便包括密宗,难道说密宗不包括藏密?”

历史上,密宗的确曾经是佛教的一个宗派。佛教中曾有一部分人擅长借助咒语以求和佛菩萨、护法神相感应,以便得到他们的加持和保佑,以减少学佛路上的阻碍,在这个基础上,逐渐形成密宗。唐代,密宗传至我国汉地,称为唐密。唐密中依照《楞严经》《千手千眼广大圆无碍大悲心陀罗尼经》《准提经》等经典,通过身语意三密相应,来求证真如佛性者,这才是真密。唐密中真密的修行者持戒极为严谨,不犯女色,不沾酒肉,更不会将杀生当作修行。唐密在唐代传到日本,形成东密、台密,唐武宗皇帝灭佛以后唐密在我国就失传了。
西藏密宗的喇嘛不禁酒肉、破佛律仪,将淫邪的男女双身修法,当成“即身成佛”的究竟法门来修,其余所修的脉气、观想、灌顶、明点、诛杀法等等,也都是与佛法的修证无关的外道法。
西藏密宗的修法和唐密中以三密相应求证真如佛性之真密完全不同。故民国太虚大师在其著作《中国现时密宗复兴之趋势》中如是说:
密宗之概史,溯密宗之入支那(中国)也,其最盛时,莫唐代若焉(唐密)!当开元三大士来华,一时君相,礼敬如佛,尊崇之诚,弘扬之力,可谓已极!(唐密)乃行世未久,忽遭武宗之摧残,……降迄元、明之际,亦有所谓密教(藏密)者,则非复开元之旧,蒙藏红教传来之另一种耳;其异唐密,更不知相差几千万里矣!
因此,虽然唐密、藏密都称为密宗,但是却有真密和假密之分——唐密中有真密,西藏密宗是假密。


摘自:《西藏密宗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