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日 星期四

美元崩潰為何無法避免?

美元未來會大幅度貶值,甚至崩潰,這類言論其實不是什麼危言聳聽的預測,而是有數據可以查證的。

根據美國財政預算辦公室(CBO)估計,在不算政府雇員的債務,只是單純算公共債務,2014年累積有12.797兆美元,未來10年會增加7.196兆美元,變化如下:
2015年,公共債務13,305兆美元,赤字4690億美元(赤字佔GDP2.6%);
2016年,公共債務13,927兆美元,增5560億美元(赤字佔GDP2.9 %);
2017年,公共債務14,521兆美元,增5300億美元(赤字佔GDP2.7 %);
2018年,公共債務15,135兆美元,增5600億美元(赤字佔GDP2.7 %);
2019年,公共債務15,850兆美元,增6610億美元(赤字佔GDP3.0 %);
2020年,公共債務16,642兆美元,增7370億美元(赤字佔GDP3.3 %);
2021年,公共債務17,518兆美元,增8200億美元(赤字佔GDP3.5 %);
2022年,公共債務18,520兆美元,增9460億美元(赤字佔GDP3.8 %);
2023年,公共債務19,534兆美元,增9570億美元(赤字佔GDP3.7 %);
2024年,公共債務20,554兆美元,增9600億美元(赤字佔GDP3.6 %)。


這樣計算的基礎,是建立在政府稅收的增長如下:
2015年,政府稅收是3,281兆美元,增加9.1%
2016年,政府稅收是3,423兆美元,增加4.3%
2017年,政府稅收是3,605兆美元,增加5.3%
2018年,政府稅收是3,748兆美元,增加3.9%
2019年,政府稅收是3,908兆美元,增加4.2%
2020年,政府稅收是4,083兆美元,增加4.4%
2021年,政府稅收是4,257兆美元,增加4.2%
2022年,政府稅收是4,446兆美元,增加4.4%
2023年,政府稅收是4,644兆美元,增加4.4%
2024年,政府稅收是4,850兆美元,增加4.4%

而政府稅收之所以會預期如此變化,計算基礎在於GDP的預期變化如下:
2015年,GDP預期是17,975兆美元,增加4.5%
2016年,GDP預期是18,924兆美元,增加5.2%
2017年,GDP預期是19,889兆美元,增加5.1%
2018年,GDP預期是20,788兆美元,增加4.5%
2019年,GDP預期是21,686兆美元,增加4.3%
2020年,GDP預期是22,618兆美元,增加4.3%
2021年,GDP預期是23,577兆美元,增加4.2%
2022年,GDP預期是24,565兆美元,增加4.2%
2023年,GDP預期是25,581兆美元,增加4.1%
2024年,GDP預期是26,622兆美元,增加4.0%


對於美國政府利息開支和平均利率的預期,分別如下:
2015年,利息開支2510億美元,平均利率1.9%
2016年,利息開支2870億美元,平均利率2.1%
2017年,利息開支3400億美元,平均利率2.3%
2018年,利息開支4120億美元,平均利率2.7%
2019年,利息開支4920億美元,平均利率3.1%
2020年,利息開支5660億美元,平均利率3.4%
2021年,利息開支6270億美元,平均利率3.6%
2022年,利息開支6870億美元,平均利率3.7%
2023年,利息開支7460億美元,平均利率3.8%
2024年,利息開支7990億美元,平均利率3.9%


現在,我一一簡單分析,為何CBO的預測過於樂觀的原因。

雖然CBO沒有黨派立場,但是它畢竟屬於政府機關,所以你不可能奢望它會完全客觀反應真相。例如,美國聯邦政府債務現在是17.7兆美元,而不是CBO說的12.7兆美元。

這是因為CBO沒有將政府雇員的福利,退休等債務算進去。這也顯示它不能樂觀反應真相。但是,我們還是可以從它的預測看出未來的蛛絲馬跡。

請記住!過去歷史證明,現實的情況往往比CBO預測的還糟糕。

先說CBO對於未來赤字和債務規模的預測,是建立在美國經濟在未來10年,能以4.0%-5.1%之間的速度增長。

這點先讓我們看看美國過去GDP的增長率。
 

 美國歷史GDP的增長率。


從美國1980-2000年的經濟高速增長時代來看,平均GDP增幅約3%一年。2000年後,GDP大多低過過去平均3%增幅。

但是,CBO對美國未來GDP增幅的預測卻是4.0%-5.1%之間,請問,憑什麼?

難道真的憑宣傳的製造業回流美國?和平均生產成本80美元一桶以上的頁岩油就可以嗎?

CBO對美國未來GDP的預測決定了稅收,稅收決定了赤字。

CBOGDP預測是建立在比1980-2000年的輝煌時期還要高的增長率,可能嗎?

更何況,過去推動美國GDP成長的主要因素幾乎都不再了!

例如債務驅動方面,美國各方面的債務都屬於歷史高檔,利率則是歷史低檔,儲蓄率也是超少,憑什麼驅動債務?

可生產的人口未來會大幅度減少,又憑什麼提高生產力?

更何況,美國現在還沒真正擺脫經濟衰退。除非你相信統計數據謊言。



國家總體債務
2008年,美國家庭債務13.95兆美元,現在是13.34兆美元,但是,要明白美國家庭收入並沒有增加。如果經過通膨調整,還要倒退十多年。

据华尔街日报和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的最新调查,美国人的悲观情绪创下24年来的最高水平。调查显示,76%的美国人认为其子女的生活不会比他们更好;71%的受访者认为国家正在错误的轨道上;60%的人相信美国正在下降的状态;54%称不断扩大的收入差距正在逐渐损害机遇。

非金融企業債務2008年是10,32兆美元,現在是11,65兆美元;

金融業債務2008年是16,45兆美元,現在是13,94兆美元;


州政府債務2008年是2,85兆美元,現在是2,94兆美元;

聯邦政府債務2008年是5,25兆美元(不含聯邦雇員福利債務),現在是12,61兆美元。

總債務從2008年的52兆美元,增加到現在的57兆美元。所以,媒體報導美國已經成功去槓桿化,都是假的。



美國政府債務
美國政府債務從1980年占GDP30.9%增加到現在的101.9%,不要告訴我你認為美國也可以如日本一樣去到230%

你不要忘記,美國政府還背負龐大的社會福利,且資金沒有著落的116兆美元的隱形債務。以美國2014年預估的3兆美元稅收,請問你如何支付?
 

 
美國政府債務




利率低無可低
聯邦利率接近0%,美國政府十年期國債利息是建國以來最低檔,已經說明希望憑債務推動的可能性是不能被寄望了!

 
美國百年利率。




儲蓄率
儲蓄率從9%一直降到2000年的不過1%,因為2008年金融危機,人民擔心生活和退休的憂慮,回升到5.3 %,但是美國家庭實際上沒有多少餘錢。

根據國債鐘的數據,美國平均家庭儲蓄6,280美元,但是債務卻高達757,345美元。
 
美國儲蓄率




經濟從沒復甦
据非营利组织约翰及凯瑟琳-麦克阿瑟基金会(John D. and Catherine T. MacArthur Foundation)委托哈特研究公司(Hart Research Associates)进行的问卷调查显示,在过去三年时间里,52%的美国人至少需要作出一项重大牺牲,才能支付其房屋租金或抵押贷款。这 些“牺牲”包括打第二份工、推迟积攒养老金的进度、削减医疗支出、扩大信用卡债务甚至是搬到安全性较差或周边学校较差的社区等。

全球知名调查公司盖洛普12日公布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美国“挨饿”的人正在增多,过去一年里,20%的美国人有时没有足够的钱购买食物,为201110月以来的最高比例。
农业部最近的统计数据显示,现在美国3.14亿人口中有15%,即近4800万人,使用政府为低收入人群发放的食品券度日。

CNN报道,根据都市研究所最新调查,美国三个成年人中有一位,即相当于有7700万美国人,欠债不还!这些人的银行账号已被列入黑名单,他们人均欠债5200美元。

如果你看美國失業率數據,你很容易被誤導,因為它的統計方法很有問題,會使得本來納入失業者的人被排出。最正確方法,還是看就業人數比例。

 
 
美國就業人數比例




『嬰兒潮』退休危機
隨著7700萬『嬰兒潮』的退休,過去1980-2000推動經濟增長的『嬰兒潮』世代的人口的老化,意味著他們不再能創造價值,而是消耗。『嬰兒潮』的退休人士會大量領取社保和醫療保健,所以這是一個龐大的開支。

美國過去的生產群轉變成消耗群,且無足夠新生代替代,這就是一個人口危機。

一份由全国最权威机构发布的报告警告,由于政府过渡开支,美国将在25年内面临一场经济浩劫。

2038年,美国65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将达到7910万,而今天只有4470万。18-64岁的工作年龄人口增长缓慢,将从1.978亿上升到2.147亿。因此抚养比将快速上升,到2038年,每2.7名工作年龄美国人要供养1名老人,而现在是4.4

但是由于老年人口在2020年代中期不会达到临界数量,因此下一个十年赤字增加幅度有限。在国会给出的最严重的预测中,今后10年债务与经济产出之比的上涨速度相对缓慢,只有8%,预计要到2033年开始爆发,当年为138%,而2038年则上涨为190%
下圖是根據美國的人口增長加上移民人數的調整的消費力,可以看出未來美國經濟會陷入一個長期的『冰凍期』。

 
美國隨著人口老化的消費趨勢。



因為CBO對美國政府未來10年的財政赤字預測,是建立在不現實的4.0%-5.1%GDP增長率計算出來的,所以他們對政府未來3.9%-5.3%的稅收增幅,也不會實現。

因此,只要有1%的誤差,美國赤字都會增加1500億-3000億美元。

實際上,美國官方對未來的預測,也是建立在未來經濟會延續過去的成長率的不切實的基礎上。

還有一點,就是CBO對這10年的預測,是沒有考慮到經濟衰退,或者金融危機再度爆發的可能。

因為造成2008年金融危機的根本原因沒有解決,債務依舊高企,銀行的財務槓桿仍很高,而且 這些銀行財務高度槓桿化,彼此緊密交織結合,非常複雜。美國銀行越来越像对冲基金,而不是銀行。

我們可以看見這些銀行繼續推動大量金融衍生產品。

巴克萊 (Barclays Plc)統計顯示,今年4-6月美國特定投資等級企業的信用交換(credit swap)交易金額較去年同期成長將近一倍至9,000億美元。同一時間,美國金融業監管局(FINRA)的數據顯示,美國投資等級企業債券的單日成交金額則是自132億美元降至131億美元。巴克萊資料顯示,包括Nordstrom Inc.Staples Inc.以及Whirlpool Corp.等公司的債券衍生性商品交易量皆大於債券本身。

當前最紅的兩大商品分別是「總報酬交換(Total Return Swap, TRS)」以及「信用違約交換合約(CDS)指數選擇權」。摩根士丹利證券預估今年TRS成交金額將達100億美元,結合槓桿貸款指數的新TRS商品可望進一步拉高成交量。

根據花旗集團的統計,目前CDS指數選擇權每週的成交金額就超過600億美元,遠高於2005年的月度成交量(20億美元)

《巴菲特親自幫我上的一堂課:看見未來、超越價值的投資學》一書作者 Janet Tavakoli直批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根本就沒有完成任何金融改革工作,現在的槓桿、衍生性金融風險已經達到前所未見的超高水準。

國際清算銀行(Bank of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BIS)總裁Jaime Caruana在受訪時指出,全球經濟目前應對金融危機的抵抗力就像2007年時那樣地薄弱,忙於尋找收益的投資人全然忽略了貨幣可能緊縮的風險、因為他們相信銀根將會長時間地處於寬鬆狀態。他說,從許多角度來看國際市場目前比雷曼危機前還要來得脆弱。Caruana表示,如果BIS2007年的時候會擔心過度槓桿、那麼現在就更沒有理由可以放鬆。

另外,債券泡沫越吹越大,垃圾級債券發行量不斷創新高。投資者根本沒有認真想過,一但通膨到來,利率上漲,結果會怎樣?

CBO的預測也是如此。

他們對未來10年美國平均利率的變化,竟然認為才介於1.9%-3.9%,遠低長期平均的6%水平。



貧富懸殊的擴大
1999年之前,美国总体经济增长与中等收入家庭收入增长保持同步,但此后,两者严重背离。 更低的收入對比更高的債務,這是金融危機爆發前的特點。這些都反映在貧富懸殊的擴大上。

美国人口普查局公布的2012年社区调查结果显示,美国家庭尚未从经济衰退的打击中复原,至少复苏的进程是不平衡的。2012年, 美国家庭中位收入是51017美元,比2011年减少83美元,更低于金融危机之前2007年的55215美元和2000年时的55875美元 。
 
 
總結:
CBO的預測......
是建立在GDP增長率超越1980-2000年的不切實際水平的基礎上。
是建立在通膨不會到來的基礎上。
是建立在經濟不會衰退,金融危機不會到來的基礎上。
CBO完全忽視美國人民的生活困難度的存在,也忽視金融泡沫的風險。

我們也知道一點,就是美國經濟長期需要以來外國購買美國債券來支持的。

我們觀察美國長期資本流動可以發現,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外國流入美國的資本呈長期下降趨勢。這也可以解釋世界各國央行為何從2008年開始,就沒有停止購買黃金作為儲備的原因。
購買黃金,就是對美元投不信任票。


 美國長期資本流動


因為金價上漲就是對美元危機的前兆,所以美國政府聯合國際銀行家,這三年來對黃金白銀價格進行嚴厲打壓,使得金銀價格回跌到2010年的水平。

但反過來說,打壓越嚴厲,越反映美國政府對黃金白銀的恐懼。

連續三年的打壓,基本上使得看多黃金白銀的人幾乎消聲匿跡,仍堅持看多的只有少數人,比較著名的有Jim Roger,麥嘉華這些著名的投資大師。

也許你因為金銀價格的下跌,而使得對金銀的信心喪失。

那請你看下面黃金對比美國基礎貨幣的比例圖。

2001年黃金上漲的高點(A),也遠低於長期和基礎貨幣的比例。

而現在(B),更是百年最低點。

長遠來看,我實在不認為你需要擔心黃金和白銀。

從歷史上,你應該更擔心美元,而不是黃金白銀。
 
黃金和和基礎貨幣的比例圖。



最後提醒一點,我從來不會認為美國會出現還不了債務的問題。

因為美國政府理論上可以無限量印鈔票。

就算市場上沒有足夠的資金來借錢給美國政府,美國政府也可以向美聯儲借錢,這債務基本上不用還的。

為什麼?

因為美聯儲收入約有96%要上繳政府,所以美國政府還給美聯儲的利息,最後都會回到自己手上。

因此美國政府的財政危機不在於他會否還不起債務,而在於他會印多少鈔票。
 





1 則留言:

yew boon kok 提到...

最后一句,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