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7日 星期三

不解六識生滅的人皆是凡夫

無明是不了解四聖諦,不了解苦的因,(苦的因很多很多-解說法很廣)。

但是簡略歸納來說,無明是對識蘊六識生滅相的無知,就是對識蘊六識的緣起相無知。

但是,對於六識生滅相的無知,和我們所知道的苦,這兩個說的法可以算是同一個東西嗎?

其實是一樣的東西。

我們知道佛在《阿含經》說過的八苦,有生、老、病、死、愛別離、怨憎恚、求不得,五陰熾盛。

實際上所有的苦都可以歸納在五陰熾盛。

因為你執著五陰,所以就不能脫離輪迴,生生世世要承受各種喜怒哀樂,悲歡離合,有生、老、病、死各種諸苦。

只要你執著五陰身心所帶來的各種境界,不管是喜樂,還是悲苦,就不能解脫。

這就是為何所有的苦,歸納為五陰熾盛,不能寂靜。

而五陰熾盛的原因,就是對識蘊六識生滅相的無知,不能斷五陰我見,就不能斷五陰我執和我所,自然不了解四聖諦的苦如何來?

如何集?如何道?如何滅?

只要明白了這點,不能了解識蘊六識生滅相的人,肯定是我見未斷,初果未證的凡夫。

******************************************************

佛在《佛說大乘流轉諸有經》曾云:「至命終時,意識將滅;所作之業,皆悉現前。」

這裡已經明確說出意識心有生有滅,非常住不壞。

妄想意識可以修成不生不滅,是神我常見。

******************************************************

《中阿含經》卷10〈習相應品 第4〉說:

我聞如是:一時,佛遊舍衛國,在勝林給孤獨園。爾時,世尊告諸比丘:

「若比丘無慚無愧,便害愛恭敬;若無愛恭敬,便害其信;若無其信,便害正思惟;若無正思惟,便害正念正智;若無正念正智,便害護諸根、護戒、不悔、歡悅、喜、止、樂、定、見如實、知如真、厭、無欲、解脫。若無解脫,便害涅槃。若比丘有慚有愧,便習愛恭敬;若有愛恭敬,便習其信;若有其信,便習正思惟;若有正思惟,便習正念正智;若有正念正智,便習護諸根、護戒、不悔、歡悅、喜、止、樂、定、見如實、知如真、厭、無欲、解脫;若有解脫,便習涅槃。」

佛說如是。彼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

有情空性如來藏,即佛般若所說空;
證如來藏空性理,方具大乘中觀智。

******************************************************

在記載黃檗禪師語錄的《黃檗山斷際禪師傳心法要》中曾開示八識真妄和合運作的道理:

然本心不屬見聞覺知,亦不離見聞覺知,但莫於見聞覺者上起見解,亦莫於見聞覺知上動念,亦莫離見聞覺知覓心,亦莫捨見聞覺知取法,不即不離、不住不著,縱橫自在,無非道場。

但是對於落入邊見的人,不能理解真心阿賴耶識是真妄和合運作的道理,所以誹謗第八識阿賴耶識是妄心,而不見阿賴耶識的真。

更加頭上按頭,妄想有一個第九識。

但他所謂第九識的功能體性是什麼?卻一句也說不出!

若說這第九識是純無為的,那就沒有作用,沒有作用的如何能生萬法?

若說這第九識是純清靜,那你理論上應該已經在無餘涅槃中,又怎會出生在這世界上呢?

******************************************************

《雜阿含經》卷9: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毘舍離獼猴池側重閣講堂。

時,有長者名郁瞿婁,往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何故有一比丘見法般涅槃?何故比丘不得見法般涅槃?」

佛告長者:「若有比丘眼識於色,愛念染著,以愛念染著故,常依於識;為彼縛故,若彼取故,不得見法般涅槃。耳、鼻、舌、身、意識法亦復如是。若比丘眼識於色,不愛樂染著,不愛樂染著者,不依於識,不觸、不著、不取故,此諸比丘得見法般涅槃。耳、鼻、舌、身、意識法亦復如是。是故,長者!有比丘得見法般涅槃者,有不得見法般涅槃者。」

-------------------------------

這裡佛陀明確告訴我們,若修行中以五蘊六識中的意識各種變相境界,是不能見法般涅槃。




******************************************************

《雜阿含經》一三三經: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繫著?何所見我?令眾生無明所蓋、愛繫我首、長道驅馳生死輪迴?生死流轉,不去(到)本際?」……

佛告比丘:「諦聽善思,當為汝說。諸比丘!色有故、色事起、色繫著、色見我,令眾生無明所蓋,愛繫其首,長道驅馳生死輪迴,生死流 轉;受想行識亦復如是。…是故諸比丘!諸所有色,若過去若未來若現在,若內若外,若粗若細,若好若醜,若遠若近,彼一切非『我』,非異『我』,不相在,是名正慧;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如是,見聞覺識,求得隨憶、隨覺、隨觀:『彼一切非我,非異我,不相在』,是名正慧。……若多聞聖弟子於此六見處(六識所見六入處)觀察非我非我所,如是觀者,於佛所狐疑斷,於法於僧狐疑斷,是名比丘多聞聖弟子,不復堪任作身口意業趣三惡道。正使放逸聖弟子,決定向三菩提,七有天人往來,作苦邊。」》

---------------------------------------

佛於四阿含中處處作如是說:「六根六識滅故觸滅,觸滅則受滅,受滅則愛滅,愛滅則取滅,取滅則有滅,有滅則生滅,生滅則老病死憂悲苦惱滅。如是聖弟子自知自作證:我生已盡,所作已辦,……作苦後邊。」六根六識滅已,意識已不存,云何而有意識之細心極細心而不滅者?有智之人何堪信之?




******************************************************

《佛法核心就是如來藏》

[轉載]

菩薩復依妙觀察智,於自他一切有情蘊處界中,普觀一切有情之自心如來藏皆同一性─離見聞覺知 (不與六塵相到故)、離思量性 (從不作主故)、能了知眾生心行 (為眾生造一切業故)、無我性 (不了知自身故)、非有性 (無形無色無十八界故)、非無性 (具十八界種、三界六道種、世間出世間種故)、無智性 (離見聞覺知故,不入法塵境故)、無無明性 (離思量執著性故)、無增減性 (不可分割合併故)、不生性 (從來不滅故)、涅槃性 (法爾如是故,不生不滅故,恆住寂滅境中故)、清淨性 (隨七轉識於六塵中運行,而自身不於六塵起任何貪厭取捨故)、不來性 (本不生故)、不去性 (永不死故)、不異性 (六根六塵六識由藏識生故)、不一性 (藏識自心非即十八界故,現見其性非一故)、無所得性 (離六塵取捨故)、無所失性 (本來無所得故)、離四相性 (不了知我人眾生壽者故)、離斷常性 (體恒不滅故非斷,種有熏習之用故非常)、是出世間性 (三十七道品依藏識方能生故)、是一切智性 (解脫果依藏識方能證故)、是種智性 (蘊含一切種故)、是無作性 (不起貪憎及思量性故)、是無住性 (不著一切法故)、是菩提性 (三乘菩提之根本故)、是輪迴性 (體永不滅,貫通三世故)、是圓覺性 (世世能生見聞知覺性乃至佛地四智圓明故)、是……。




******************************************************

[轉載]

二乘声闻之修证,于了知意识等识阴虚妄、断除意识等五阴我见后,即利用识阴来依圣教如实观察,于断尽贪瞋痴等烦恼、五下分结、五上分结后,终能证得阿罗汉果:梵行已立、所作已办、自知不受后有。这正是不再出生意识等蕴处界我法,也可说是利用意识为工具来达成“自杀”18的目的,因为蕴处界法本来“无我”,仅有如来藏独存的无余涅槃才是常恒、究竟、真实、清凉的缘故。


在佛菩提道的修证中,固然也要用意识心,然而却是以与六尘相应的意识心作为工具,用来求证从来不与六尘境相应的第八识如来藏,由实证而能观察到所证之第八识如来藏之不生不灭性、本来自在性、清净无我无自性性、不与六尘境相应之寂静涅槃性、从不作主性等等无量功能体性,而使妄心意识发起般若实相智慧,意识觉知心即可因此住于第一义谛法相之中行菩萨道,而非以因缘所生、虚妄无常、无法去至未来世之意识心为修证之本体。所以,在三贤十地的修行中,随顺因缘自度度他,渐次发起世界如幻观、蕴处界犹如阳焰观、菩萨道如梦观,及地上菩萨的犹如镜像、光影、谷响、如水中月、变化所成、非有似有等等现观智慧;更于第三阿僧祇劫实证无量三昧及功德,最终能成就佛道。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