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14日 星期三

《美国糖业半世纪的阴谋:把致病风险嫁祸脂肪》

  最近公开的历史文件揭开了一个掩藏了五十年的秘密。

  上世纪60年代,美国糖业资助科学家开展研究,一边把饱和脂肪塑造心血管疾病的元凶,一边为糖类撇清干系。

  9月12日,最新一期《美国医学会内科医学杂志》(JAMA Internal Medicine)中收录了美国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科研人员的一篇论文。他们回顾了美国糖业内部文件之后发现,近半个世纪以来营养学专家一直在研究各种营养成分与心脏病的关系,也给出了许多日常营养饮食建议,但是在这些大家普遍接受的科学建议背后,有企业为了自身商业利益,从中作梗。其中一位论文作者斯坦顿·格兰兹(Stanton Glantz)称:“这些企业成功地把大众的注意力从糖类引开了。”


  当年的文件记录了这样的一个故事。

  一开始,几家制糖企业组建了一个名叫“糖类研究会”(Sugar Research Foundation)的组织,现在这个组织已经更名为“糖业协会”(Sugar Association)。该组织向三名哈佛大学的科学家支付了相当于现在5万美元的薪酬,请他们发表有关糖、脂肪、心血管疾病这三者之间关系的综述报告。

  报告中引用的研究都经过该协会精心挑选,这篇“加工”好的文章在1967年成功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上,这篇文章把糖分与心血管疾病的关系描述得微乎其微,把患上心血管疾病的责任几乎全部推给了饱和脂肪。

  如今,制糖业协会也发表了回应称,当时的医学期刊并没有特地要求研究人员公开研究资金来源。确实,《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直到1984年才对研究人员提出要求。


  糖业协会现在也在回应中承认:“当时的制糖业应该对业内的所有科研活动采取更加透明公开的态度”。但是糖业协会仍然坚持认为,由行业资助进行相关研究是正当行为。而且几十年的科学研究也证明糖类“并没有对心血管疾病的形成起到特殊影响”。引导市场环境的确有利于行业自身的利益。但是在发表论文时,也应该考虑到核心期刊的影响力可能会把科学研究的大方向带跑,产生不利影响。

  这一事件主要牵涉的科学家和制糖企业高管现在都已不在人世,但影响却十分深远。

  其中一位接受糖业资助的科学家之后还担任了美国农业部的营养学主管,在1977年还起草了一份营养学意见稿,为后来美国联邦政府的营养摄入指导意见奠定了基础。另一名则担任了哈佛大学营养学学院的院长。

  看似机缘巧合,实际上可能是深谋远虑。文件中记录了一位名叫约翰·希克森(John Hickson)的行业高管,在1964年就开始制定计划,要通过“研究、宣传和法律法规”来转变大众对于糖类的印象。因为当时的研究开始把高糖饮食习惯与心脏病高发联系起来,为了降低不良影响,糖业协会下了一盘大棋。

  这些年里,美国健康部门一直建议美国人限制脂肪摄入,因此不少美国人选择了低脂高糖的食品来替代高脂肪食品。现在也有专家认为,这种转向实际上加速了美国的肥胖危机。而且在政府的营养摄入建议里,饱和脂肪被塑造成了心血管疾病的元凶,糖类则仅仅是一种单纯的能量来源,充其量只会导致蛀牙。

  近年来,美国心脏协会(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世界卫生组织(WHO)为代表的一些权威机构也开始把糖类列为增加心血管疾病风险的凶手。至少饱和脂肪和高糖食品饮料都是风险因素,没有明显的主次关系。

  尽管事件本身已经是陈年旧事,但最近不乏类似报道,食品企业为了自身利益,仍旧时不时把手伸向营养学研究。

  去年就有媒体报道了世界最大的含糖饮料制造商可口可乐(42.11, -0.17, -0.40%)公司每年资助科研人员几百万美元,让他们在研究中尽量减少糖分与肥胖的关系,以减低人们喝饮料时候的顾虑。无独有偶,美国还有糖果制造商资助的研究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吃糖的儿童的体重比不吃糖的儿童更低。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