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10日 星期三

致:马来西亚佛教青年总会的一封信

看马来西亚佛教青年总会教人拒絕附佛外道,卢军宏的「心灵法门」。

但是,末學也可惜貴會不能很好理解佛陀判斷外道的定義,竟然把最大的附佛外道--「西藏密宗喇嘛教」當作佛教,還幫助宣傳(藏传佛教巡回弘法)?

在網絡資訊發達的現在,密宗的密法已經不是秘密。

貴會很容易可以找到資料,拿佛經對比,就會發現西藏密宗是最大的附佛外道。

古時,中國朝廷的法律把密宗和佛教分開處理,可見朝廷知道西藏密宗非佛教。
1950年代前,西藏密宗正式名稱是「喇嘛教」。

以下推薦兩個網站,裡面有說明西藏密宗的邪繆本質。

希望貴會好好去閱讀和思考,切莫再支持西藏密宗,這是非常非常嚴重的謗佛惡業。就算貴會沒有人修密宗,也會因為資助密宗,而成就共業罪。

希望貴會仔細了結密宗法義,拿佛經,尤其是破魔大經《愣嚴經》對比!

阿彌陀佛!


【西藏密宗真相】
http://www.lamatruth.com/articles/

這網站大量引用密宗本身的資料和佛經對比,可以明顯證明密宗非佛教。



【地藏論壇】
http://www.bskk.com/forum.php

論壇裡面的【法义辩证】區中,就有一批發現密宗邪繆的人,收集大量資料顯示密宗不如法的地方。



索达吉私自篡改《法华经》、《金刚经》等系列经典,歪解《六祖坛经》等经论,被汉地诸师依法依理批判,引发了佛教界网络法义无遮大会。
索达吉對此,以傲慢的態度假道歉。

一些汉传佛教的法师们才发现喇嘛无明佛学院其实从一开始就计划篡改汉传佛教教义
索达吉篡改,歪解法华经六祖坛经》的地方我沒見到,但是金刚经》的確用錯誤的方法來裁減。


索堪布居然篡改《金刚经》第二十六品
“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

自行加上:
“应观佛法性,即导师法身,法性非所识,故彼不能了。”


“应观佛法性,即导师法身,法性非所识,故彼不能了”這句話,雖然出自玄奘菩薩的翻譯版本,但是“若以色见我”前面的文字,卻是鸠摩罗什翻译的版本

索堪布是隨意將【玄奘+鸠摩罗什 2合1】!

懂的人都知道,你若要說不同版本,必須分開註明,絕對不能隨便所欲地裁剪,這邊加一點,那邊減一點。


对佛典纵心所欲地裁剪,行径令人发指。因為這表示這人好隨意填加自己的意思於佛經中。

古德為了防止對佛經的篡改,所以禁止這種行為。

你若不認同,可以自己翻譯,或者寫註疏,但是絕對不能隨意對佛經裁剪。



玄奘菩薩翻譯的版本,如下:

佛告善现:“于汝意云何?可以诸相具足观如来不?”
善现答言:“如我解佛所说义者,不应以诸相具足观于如来。”
佛言:“善现,善哉!善哉!如是,如是,如汝所说,不应以诸相具足观于如来。善现,若以诸相具足观如来者,转轮圣王应是如来。是故不应以诸相具足观于如来,如是应以诸相非相观于如来。”
尔时,世尊而说颂曰:

“诸以色观我,以音声寻我,
彼生履邪断,不能当见我。
应观佛法性,即导师法身,
法性非所识,故彼不能了。”

索達吉若要,就應該直接用玄奘菩薩版本,不該隨意將玄奘菩薩版本和鸠摩罗什隨意裁剪混雜。

索達吉之所以要混合玄奘菩薩版本应观佛法性,即导师法身,法性非所识,故彼不能了。”

可能是他誤解意思,以為可以扭曲這段經文意思,來自捧自己,提供自己作為上師的合理性吧!

因為他是如此解釋這段的意思的:

藏地大德在引用上一偈时,此偈也会一并引用。意思是说,诸佛的本体,应观为离戏法性,【即引导众生的导师之法身,它是光明离戏的无为法,非能所取的境界,故以凡夫的分别念无法衡量】。

明顯索達吉是誤解經義,扭曲成暗示自己是作為金剛上師的自己,境界修證很高。

因為這經文的导师】並不是指人。





1 則留言: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新加坡一名53岁女会计经理周秀兰(译音)。

6年半內失信高档名表珠宝公司1121万元(3343万令吉)巨款,几乎全数拿来买万字票。

有沒有搞錯!

都吃了3343万令吉了?

幹麼還去买万字票?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international/g02334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