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3日 星期五

佛法集

《雜阿含經》卷1:
爾時,有異比丘來詣佛所,頭面禮足,卻住一面,白佛言:「如世尊所說法師,云何名為法師?」

佛告比丘:「善哉!善哉!汝今欲知如來所說法師義耶?」

比丘白佛:「唯然,世尊!」

佛告比丘:「諦聽,善思,當為汝說。」

佛告比丘:「若於色,說是生厭、離欲、滅盡、寂靜法者,是名法師;若於受、想、行、識,說是生厭、離欲、滅盡、寂靜法者,是名法師,是名如來所說法師。」


換言之,教導眾生求證涅槃解脫之時,若是落入五陰中的任何一陰,而非教導大眾認清五陰全部內容,又不能教導大眾認清五陰都是虛妄而應該滅盡的人,都是未斷除我見的凡夫,那麼他就不是佛門中的真正法師。即使身披僧衣,仍然不是 佛陀所定義的法師,只是落在世間法中的出家人。


**************************************************


《無量義經》卷1〈十功德品 第3〉:

【若能修行,必得疾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其有眾生不得聞者,當知是等為失大利,過無量無邊不可思議阿僧祇劫,終不得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所以者何?不知菩提大道直故,行於險徑,多留難故。】


不信大乘菩提的人,「即使是經歷無量無邊不可思議阿僧祇劫,也不可能有任何成就佛果的機緣」,何況是這樣連小乘法的聲聞菩提都不能真實理解、不欲觀行蘊處界苦、空、無常、無我而堅持意識常住邪見的娑婆世界的出家僧尼呢?

所以說這些出家人之中有許多人還不具聲聞種性。


**************************************************


《賢愚經》卷2〈降六師品第 14〉:

【佛徐申臂,以手接座,欻有大聲,如象鳴吼,應時即有五大神鬼,摧滅挽拽,六師高座,金剛密迹,捉金剛杵,杵頭出火,舉擬六師,六師驚怖奔突而走,慚此重辱,投河而死。六師徒類,九億人眾,皆來歸佛,求為弟子,佛言:「善來!比丘!」鬚髮自落,法衣在身,皆成沙門;佛為說法,示其法要,漏盡結解,悉得羅漢。】


佛陀座下的弟子,只要有邪見遭受舉發,一樣被叫過來,佛陀仍然毫不留情地予以痛責,專用語就是「汝愚癡人」以及「汝等癡人」,在大庭廣眾之中訶斥,完全不留一點點餘地讓這弟子還有一點點顏面可以在僧團中作人,務必要這種弟子捨棄邪見,哪裡像是鄉愿者所想的「假圓融」和所想像的「僧讚僧」?

舉發的比丘,反而因此能解除這問題比丘的邪見,這樣才是真正的同修道侶。


**************************************************


玄奘菩薩當年所立之真唯識量因明論式:

宗:真故!極成「色不離於眼識」。
因:自許初三攝,眼所不攝故。
喻:猶如眼識。

玄奘菩薩的真唯識量因明論式,完全符合因三相的軌則,是以極成「境外無識」、「色不離眼識」的真唯識量義。於天竺一十八天的無遮大會,數十萬眾無人能提出異議駁倒一言,也顯示出 玄奘菩薩因明功力的深廣。



宗支:是現量、是正教量、是真實的緣故,色境不離眼識即是正義。

因支:我佛法中說色塵相是根、境、種子三法因緣出生眼識中之境法相的緣故,因此眼識不攝受於色境相。換句話說,眼識與色境非一故、不相離故,因此才能看見色塵,真實成就色不離識正義。

喻支:譬如眼識,顯見色境不離於眼識,若離眼識則無色境可言。


玄奘菩薩之所以立這個真唯識量的立論,主要是為了辨破當時印度佛教圈內勢力很大的小乘正量部所主張的「心外有境」論。

菩薩所用論式中的宗支,所使用的正是現量與正教量,其中義理乃是指向,在小乘經中 佛陀即已一再開示的道理:「緣眼及色,生眼識,三事共會」 乃至「意、法為緣生意識」的教理;一切實證初果菩提的佛弟子,都能現量正觀於此如實教理。

因此,菩薩所立最初宗支已是如實的真理,因此稱名為真故。所立因支,則是提出自宗佛法教義所說之「緣眼及色,生眼識」的法理,因此說為自許,也為了簡別出外道所說的種種不如理妄論的緣故,因此說為自許。

換言之,除非正量部學人不承認自己是佛弟子,不然正量部的佛弟子也是要同意佛經正教量所說「緣眼及色生眼識」的真實極成教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