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19日 星期日

佛緣

永明延壽禪師在《萬善同歸集》所言,完全切中喇嘛教的要害,他說:

只學虛頭,全無實解,步步行有、口口談空,自不責業力所牽,更教人撥無因果,便說飲酒食肉不礙菩提、行盜行婬無妨般若;生遭王法,死墮阿鼻,受得地獄業消,又入畜生餓鬼,百千萬劫無有出期。……

若不去婬,斷一切清淨種;
若不去酒,斷一切智慧種;
若不去盜,斷一切福德種;
若不去肉,斷一切慈悲種。

三世諸佛同口敷宣,天下禪宗一音演暢,如何後學略不聽從,自毀正因反行魔說?

只為宿薰業種,生遇邪師,善力易消、惡根難拔,豈不見古聖道:見一魔事如萬箭攢心,聞一魔聲如千錐劄耳,速須遠離,不可見聞。各自究心,慎莫容易。



******************************************************************

《中道之歌》

「或於一念不生心_____以为本来真面目

 或言作主明白心_____当下即是汝真心

 内观妄念生灭起_____不起妄想以为禅

 远离喧闹修禅定_____以为禅定就是禅

 话头话尾搞不清_____自问自答唱双簧

 一句佛号唸到死_____不知次第与转折

 妄念净念分不清_____不懂有相与无相

 表义显境分不清_____不懂第一义谛理

 以为佛号唸不停_____即是一念常相续

 以为佛号唸不停_____能见十方一切佛

 以为佛号唸不停_____能见自性弥陀佛」



******************************************************************

《楞嚴經》中佛說:諸修行人,不能得成無上菩提,乃至別成聲聞緣覺、諸天魔王及魔眷屬,皆由不知二種根本,錯亂修習;猶如煮沙,欲成嘉饌,縱經塵劫,終不能得。云何二種?阿難!一者無始生死根本,則汝今者與諸眾生,用攀緣心為自性者。二者無始菩提涅槃元清淨體,則汝今者識精元明,能生諸緣;緣所遺者,由諸眾生遺此本明,雖終日行而不自覺,枉入諸趣。



經文中告訴我們「修行的人不能成就無上的佛道,而變成聲聞緣覺、天魔或魔子魔民,皆由不知二種根本──妄本與真本。妄本,是依意識心境界所脩;依意識心境界脩行,是煮沙欲成佳餚。真本則是依菩提心來脩行,即是深入了知『阿賴耶識』、『如來藏』的內涵。」

******************************************************************



婆娑世界的衆生,最不容易調伏,在地藏經上說: 「南閻浮提衆生其性剛強難調難伏」。

這個世界的衆生,執著我見,執著我慢,所以難調難伏。

他們不肯虛心、不肯受教,就是有良師善友來循循善誘,令發菩提心,既利益自己,又利益他人,總不肯相信,不接受教誨。

所以衆生常為衆生,不能超脫,就是這個道理。

******************************************************************
轟動泰國的虛雲老和尚,這才是真正的高僧。

虛老年譜

六十八歲

【一日趺坐。定去。忘記講經。一定九日。哄動暹京】。自國王大臣。以至男女善信。咸來羅拜。

出定後。講經畢。國王請至宮中誦經。百般供養。肅誠歸依。官紳士庶歸依者數千人。此次定後。足生痳痺。始只行動有礙。後則全身如枯木。不能執箸。食要人餵。護法聘中西醫診治。針灸服藥。俱無效。甚至口不能言。目不能見。群醫束手。惟身心泠然。並無痛苦。一切事皆放下。獨有一事放不下。因有匯票縫在衣領。無人知者。口不能言。手不能寫。萬一化身時。一火燒去。則藏經不能到。雞山殿閣不能修建。這筆因果。如何能負。

思深淚下。默祈迦葉尊者加被。時有昔日終南同住之妙圓師。見予下淚。口微動。即近湊耳傾聽。囑其取茶。禱迦葉。服下。心內清涼。即入夢。見一老僧如迦葉狀。坐予身邊。以右手摩我頭曰。「比丘。衣缽誡勿離身。汝不須憂。以衣缽作枕。就好了。」

聽畢。即取衣缽作枕。回頭已不見尊者。通身汗下。當下悅樂不能說。予稍能言。令妙師到華陀前求方藥。只木櫛夜明砂二味。服後目能視。口能言。再求一方。只赤小豆一味。以豆煮粥充飲食。不准吃雜物。吃二天。頭略能動。再求仍是赤小豆。從此以豆為食。大小便通。穢如黑漆。漸漸知痛癢。能起能行。先後二十餘日矣。謝大眾勞心費力。妙圓師日夜護持。尤可感也。禮謝華陀。願以後建伽藍殿。必設師位。屢卜筶杯。皆如意。


******************************************************************
印順和喇嘛教(包括宗喀巴)否定第八識是生死相續識,但是他們也發現自己的六識論在法理上是斷滅見。

因為前六識是依他而起,人死六識消散,不能去到來世(這就是為何我們不記得前世)。

所以六識論在法理上,無異於斷滅外道見。

印順和喇嘛教證不到第八識阿賴耶識,無法開悟明心,為名聞利養,自己妄想發明一個【不可知,不可證的微細意識來代替阿賴耶識】。

而印順說這微細意識不可知,不可證,那他又如何能知這微細意識存在呢?

顯然印順是在做虛妄想。

這種妄想微細意識其實古人早有此邪見。

玄奘菩薩在《成唯識論》就破斥過!

論云:

【有餘部(上座部)執生死等位,別有一類微細意識,行相,所緣,俱不可了,應知即是此第八識。極成意識,不如是故。】


這裡玄奘菩薩說上座部證不到阿賴耶識,就妄想有一個不可了知的微細意識。

古今錯悟者皆一道。印順也是說細意識【不可知,不可證】。

玄奘菩薩說實際上沒有微細意識,而是第八識阿賴耶識。

因為意識不論粗細都是依他而起,是生滅法,不是不生不滅的生死相續識的第八識阿賴耶識。

1 則留言: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要如何才能和大乘般若相應呢?

佛陀在《大般若經.卷四》回答的答案摘節一段:

【不見布施波羅蜜多若相應若不相應,不見淨戒、安忍、精進、靜慮、般若波羅蜜多若相應若不相應。】



請問,若不見六度波羅蜜,又如何相應大乘般若呢?

若見六度波羅蜜,又怎會不相應呢?

到底佛陀是說見?還是不見?

見或不見又如何相應?還是不相應呢?



【注:】
莫謗佛此說自相矛盾,切記!

此說若無善知識對你熏習正確的般若知見,讀起來是一頭霧水。
(說到此,不由心起對平實導師叩首百拜)

這就是為何很多人讀不懂大乘經的原因。

因為讀不懂,所以誹謗大乘非佛說。或轉為比較粗淺的小乘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