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4日 星期四

惡取空的密教偽經《大日經》

密宗無法開悟,所以否定開悟所證的【阿賴耶識】。

密教偽經《大日經》云:『【無阿賴耶識,含藏說諸法】。若解無所得,諸法之法性。』



要知道,阿賴耶識一名詞是只有佛經才有,其他外道無一說阿賴耶識。

這問題就來了!

既然外道無人說阿賴耶識,怎麼佛會特定說一個從來沒人知道,無人說的阿賴耶識為非實有?

就如你在古代沒有Smart Phone,古人也不會說【無Smart Phone】一樣的道理。

所以,這其實已經透露出偽經《大日經》,乃不能開悟證得【阿賴耶識】的人,為了自己名、聞、利、養,所以否定佛說的不生不滅的阿賴耶識,並且自己發明偽經來給自己正名(《大日經》也可能是山精鬼魅冒充佛說的。)



密宗的邪繆,原因就是誤解第一義諦中【無所得】的意思,而是以斷滅思想,撥無因果的意思歪曲【無所得為什麼也沒有】。

他們這種人是【口中說空,行在有中】。就是嘴巴說空,無所得,但是我見執深,自相矛盾。




若【無所得】,那問他,你是誰?你有沒有衣、食、住、行,這明明是有所得?

這種亂解【無所得】的人,就是妄說一切皆空。不是說一切皆空有錯,而在於妄說,乃惡取空。

實際上此類人我見執深,心性不捨名、聞、利、養。

密宗的錯誤,就是把【有所得的俗諦】瞎扯為【無所得的第一義諦】,但現實中卻五陰明明是有所得。

這種瘋言瘋語,如同喇嘛找女人雙修,明明將自己小弟弟插入女方小妹妹中,卻睜眼瞎扯說這不是做愛。




喇嘛教的见道位的修证,其實自己意識妄想

佛教之见道位,从七住位般若正观现前、十住位眼见佛性、十行、十回向位,直至证得初地,成初地菩萨,这几个阶段都属于见道位。西藏密宗的见道证得“初地菩萨”的方法很多,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如修学红教和白教的陈健民上师所说:

“……如上加行道,欲令气清净故,修命勤故,是为语坛城;诸轮气往来纯熟,能灭十二宫中一宫之迁移气。明点(观想之明点)集中海螺(集中于明妃之子宫)而能认持(能执持回转自身中脉不坏);由认持支纯熟,能灭一千八百分别,得十方世界边际神通,变化自在,此为见道故。《续》云:‘由常时能持之力,正趋入金刚萨埵,是命勤气之果,得相无分别智。’故《时轮》云:‘由彼剎那智慧乐,若明点提不漏失(若射精后之精液能回提入自身中而不漏失),能得无漏俱生智(便能得到无漏之俱生喜智慧),由彼能予法界智(由彼俱生喜即能给予密宗行者证得法界体性智),六道众生所遍命,一切时中烦恼魔,决定由此而摧毁。如上一切变化神通,及一切智,由三界中行者现生证得。’《庄严经论》云:‘此后超越于世界,乃得无上一切智,能远离彼之二执,由彼彼等转变已,许此为登初地相。’”(《曲肱斋全集》(三)481~483页)

由此可见,藏密中人所言见道而证初地者,是以中脉、明点观想成功,观想明点在气脉运动,而明点不坏作为初地之证量。藏密弟子,若能于和明妃行双身法时,不慎射精后,具有吸回身中之功夫者(因为精液在密法修行中作用巨大,藏密祖师以为“善用此精,成佛不难”,故需以气功收回,其实是吸入膀胱中,小便时又随尿液排出体外),也认可为初地菩萨。
 
大乘佛法之见道为证解阿赖耶识,如玄奘菩萨在《成唯识论》卷二中说:“已入见道诸菩萨得真现观,名为胜者,彼能证解阿赖耶识,故我世尊正为开示。”大乘的见道其实就是禅宗之开悟明心——证得第八识阿赖耶识本心以后,般若正观现前,能够现观本心阿赖耶识具有的不生不灭、非断非常,非空非有等中道体性,从而得以发起大乘般若的根本智,因此产生般若智慧。菩萨见道以后,继续修行,于十住位眼见佛性,如《大般涅槃经》卷27云:

“佛性亦尔,一切众生虽不能见,十住菩萨见少分故,如来全见。”
“复有眼见,诸佛如来,十住菩萨眼见佛性。”

十住菩萨眼见佛性以后,继续进一步修学唯识种智,于十行位修成阳焰观,十回向位修成如梦观,并通达如来藏等八识心王所生之五法、三自性、七种第一义、七种性自性、二种无我法,勇发十无尽愿以后,才能正入初地欢喜地。具足了如是般若证量,才能称为真正的初地菩萨。

藏密中人对于初地菩萨的般若证量丝毫不知,错以中脉、明点等外道法之修行作为佛法之正修,南辕北辙,完全和佛法的修证无关,却夸其修证高超于佛教者,纯粹是无稽之谈!




摘節自《西藏密宗的秘密》






西藏密宗一貫吹牛吹慣了,把自己謊言當真實。

西藏密宗的上师开示的“成佛之道”,极为荒诞不经,可是他们胆子很大,敢胡说八道,动辄就是“即身成佛”,如著名的诺那上师开示说:

“康藏喇嘛即生成佛者固多,而居士即生证佛者亦不少,因居士无人供养,常存自己修持不及喇嘛之惭愧心,有此惭愧心、卑下心,便易成佛。喇嘛真有修持者固当别论,一般普通喇嘛,则常受供养,易生我是喇嘛应受众生供养之自是心、自慢心,有此贡高傲慢心,便易堕落。 ……若是大根器,勇猛精进一心不二者,有闭关数月或半年一年得即身成佛者,亦于二三五年或六七八年得成佛者。纵根基稍劣,只要精进不怠,毫不生疑心者,最迟修持十三年,总有相当之凭据。……五方佛均是自心明白而成佛,释迦佛传印度王爷立地成佛之法,亦是‘汝是佛’一句话,王爷信得过,立时心地明白而成佛。当时释迦佛许多罗汉弟子,均非常惊异,甚有闻此一句话惊骇而死者。往年莲花生大士之弟子中,闻此一语而自心明白,同时成佛者有一百余人,白教祖师之弟子中,因闻此一语而成佛者有二人,又有一尼姑之弟子,因闻此一语而成佛有一百余人。”《金刚上师诺那呼图克图法语开示》

如是藏密大名鼎鼎的祖师诺那“活佛”,大言不惭地说:“听了一句话同时成佛的就有一百多人。”他们所成的是佛教的“佛”呢?汉地佛教人士由于不了解藏密的真相,故皆噤若寒蝉,不敢怀疑,其实他们的说法真的荒诞的很。

西藏密宗的上师,最喜欢利用大妄语笼罩信众,他们往往鼓吹藏密有很多大成就者,如《土观宗派源流》记载莲花生教授出来的弟子中大成就者就有二十五人之多:

“南喀宁布能把日光骑;桑结耶协以橛插山崖;杰瓦却仰三次作马鸣;喀钦措杰能起已斩尸;白吉耶协非人为奴仆;白季僧格天魔供差遣;毗卢遮那具有智慧眼;法王赤松已得不动定;多吉杜炯风行无阻碍;梭布·拉白手捉猛兽颈;齐五穹洛能擒飞空鸟;郑巴南喀从绛拽野牛;汪秋入水似游鱼等等。”

这就是藏密所谓的“大成就者”——“君臣二十五尊”。他们以什么为得道的呢?如是大成就,看不到任何佛教般若智慧的证量,却以能把木头橛子插入山崖中,以能擒拿空中的飞鸟、拽野牛,以能驱使鬼神为奴仆……等等神异、巫术为得道,为大成就!

西藏密宗由于是一个和鬼神相感应的鬼神教,他们借助邪鬼邪神附体,有时候的确可以迅速地产生一些神异,其实这并不是自己修得神通,而是鬼神附体的结果,如虚云老和尚于1943年在重庆慈云寺如是揭露:

 “最后讲一段故事你们听听,清代康熙帝时,元通和尚主持西域寺,一日有黄衣僧来(西藏喇嘛),帝甚崇之,命师招待,师云:“彼非僧亦非人,是一青蛙精,但神通广大。”时适久旱,帝乃命其求雨,雨果降,帝敬之愈甚。元通和尚曰:‘可将雨水取来,是青蛙尿耳。’试之果然,邪正乃分。故楞严经五十种阴魔,均须识取,不然被其所转,走入魔道了,请大众留心。”

佛子千万不要迷信藏密的大成就。藏密的邪鬼邪神,请来容易送走难,一旦和藏密的鬼神结缘,基本上就很难摆脱他们,这一生也就算完了。




摘節自《西藏密宗的秘密》




1 則留言: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電子eBook】股票的投資哲學

http://ckfstock.blogspot.my/search/label/%E3%80%90%E9%9B%BB%E5%AD%90eBook%E3%80%91%E8%82%A1%E7%A5%A8%E7%9A%84%E6%8A%95%E8%B3%87%E5%93%B2%E5%AD%B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