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日 星期五

喇嘛教的格西制度

喇嘛教的格西制度
-------------------------
西藏喇嘛教最为夸耀的就是他们的宗教教育——学经制度。我们也经常可以听到他们这种修学是“先显后密”,而实际上,所谓的“先显后密”,是学习“五部大论”——五部论著而已,并非经典。

然后他们再通过辩论这五部论获得“格西”学位。获得格西学位以后,即跻身于喇嘛教的上层行列,从此名闻利养不求自来。因为在解放前的西藏,是政教合一的农奴制度,普通人要想得到官位、财富,唯一的出路,就是出家为喇嘛,得到格西的学位,进入上流社会。和我国古代的秀才要熟读四书五经是一样的,只有熟读四书五经,才有可能中举,才有可能做官,正所谓“十年寒窗苦,一举成名天下知”。因此,喇嘛教的辩经和格西考试,实质上完全等同于汉地古代的科举制度。

喇嘛要学的是“五部大论”,学习“五部大论”前后大约要花11~20年的时间。这“五部大论”及其所花的学习时间为:学习讲因明学(逻辑学)的《释量论》2年,学习《现观庄严论》4年,学月称的《入中论》2年,学小乘的《俱舍论》2年,学《戒律论》1年,“五部大论”至少要学11年的时间,如果学不完,还可以延长时间。

需要指出的是,黄教的这五部大论,都不是佛经。

其中的《释量论》是讲逻辑的;
《戒律论》是讲戒律的;
而《俱舍论》是小乘佛法的论著;真正讲到大乘的是《现观庄严论》和《入中论》。
《现观庄严论》据说是弥勒菩萨所著,但也只是解释《大般若经》部分章节的论著。
而月称所著的《入中论》则是印度应成派“中观”的理论。

密宗还有一个中观派别,叫做自续派中观,自续派中观和应成派中观观点相左,因此在历史上吵的不可开交,但是,黄教宗喀巴是独尊月称的应成派中观的。

藏密的学经制度,不仅不学了义的唯识经典,只是在讲“中观”的时候,附带着提一提唯识的思想,目的也是为了诽谤唯识。

如月称的《入中论》就是专门否定佛陀所说的了义的唯识经典的,故当年被法尊法师翻译成汉文,太虚大师阅读以后,专门写作《阅<入中论>记》,对其中的错误观点进行批判,破斥月称的“中观”学说。如《太虚大师年谱》记载:

“(1943年)十月四日,(太虚)大师《阅<入中论>记》脱稿。月称之《入中论》,法尊于三十年译出,大师曾为删润。是论高扬中论空义而专破唯识;大师不忍唯识之被破,乃明唯识而一一反难之。评《入中论》为:‘功过互见而瑜不掩瑕。’”

太虚大师在《阅<入中论>记》说月称所说的应成派“中观”:“但为舌辩游戏,无当证悟,乐着内诤,卒难独占全胜,徒令外道乘隙,尽灭佛法,故诸佛子应不为此!”因此所谓的“五部大论”根本不能涵盖佛陀三转法轮——“阿含、般若、唯识”的教法,甚至其教学核心的《入中论》,是违背佛教经典的。





摘節自《西藏密宗的秘密》


*************************************************************


喇嘛教的辩经(实为辨“论”)
-------------------------
喇嘛僧人,在学习“五部大论”的同时,还要根据自己所学的内容,举行辩论,这就是所谓的“辩经”。

洛桑珍珠格西在《雪域求法记》第六章——“喇嘛生活”的“结场辨经”一节如是说:

“辨经的时候,会出现学员、上师对于经文的理解不同,而出现争执不下的情况,每遇到这种情况,一律以宗喀巴‘大师’的注解为准,只要一方印证出宗喀巴大师的注解,争论便到此结束。宗喀巴的理论在黄教是不容质疑的,也是辨经的最后的标准,不论是学经还是辩论,最后都要以宗喀巴的理论为中心!”

密宗黄教所谓的辩经,在辩论的最后依据,都不是依佛经作为评判对错的标准,都是以“五部大论”为依据,乃至最终以宗喀巴所写的论著为最究竟的依据,一切法义辩论,都不得违背宗喀巴的观点,宗喀巴在密宗完全取代了佛陀的地位!如果观点违背了宗喀巴的观点,就要判负,那样就不能毕业,得不到“格西”的学位了。

在政教合一的西藏时代,黄教是“执政党”,黄教的法义是不容怀疑的,怀疑其教义,就是质疑其政权的合法性,就是反叛。





摘節自《西藏密宗的秘密》

*************************************************************

喇嘛考取“格西”的制度其實就是社會階級分化
-----------------------------------------

喇嘛学僧,学完这“五部大论”,就可以考“格西”学位了。但是,在申请考格西以前,还必须有足够的财力,在康村、扎仓或者全寺发放一次大布施,布施包括茶和饭钱,以及每个喇嘛一份钱。这样的布施至少也要三四千两藏银,有钱的大喇嘛、活佛在考格西前发放布施,一次要花费三四万两藏银之多。密宗里面说学“佛”要福慧双修,如果不具备福德资粮,如何能够学佛呢?因此,在申请考格西之前,如果发不起布施,被认为是福德资粮不足,就算“五部大论”学的再精通,也是没有资格申请考格西的。有的贫穷的喇嘛,通过做杂工来积累发放布施的钱财,往往要苦干三五十年,才能凑足发放布施的钱。

喇嘛学僧在学完五部大论,发放布施以后,就可以考格西了。格西分为四等:

第一等格西称“拉然巴格西”。
第二等格西称“措然巴格西”。
第三等格西称“林塞格西”。
第四等格西称“多然巴格西”。

具有资格考取第一等格西的,往往都是西藏喇嘛寺庙的头面人物,因为他们放得起大布施。实际上西藏的喇嘛寺院,大体可分为上层僧人和普通僧人两个大阶层。上层僧人包括活佛、堪布、管家及各级有实权的僧官,约占僧人总数的4%;其余的大部分都是没有权势的普通僧人。

僧人出身家庭的政治经济实力,决定了僧人的分工,而分工和经济实力进一步决定了他的社会地位。凡有地位和财力的僧人,入寺后通过送礼、捐赠、布施和宴客等手段,可以为自己地位的上升打下一个坚实的基础,最后取得一个公认的特权地位,享受种种特权,从衣着服饰、住处、座席、学经年限到分享寺院收益和布施份额等都有不同程度的优待。在这僧侣阶梯上,每向上爬一级,都需花大量的金钱,等级愈高,数目愈大。有时大到惊人。

一旦考取格西,获得职权,即可从下属那里获取加倍的补偿,积累私产。因此,喇嘛们为了获取格西的文凭,不惜花费大量的金钱,对主考喇嘛进行贿赂。而一般家庭出身的喇嘛僧人,是没有这个财力的。拉萨三大寺的一个普通喇嘛,从入寺到考格西,需十至二十多年,据估计,单考取格西前后的一笔花费,就达四五万两藏银,这绝不是普通家庭能够承担得起的。

........................................................................

综上所述,在密宗里面,要得到格西的文凭,是需要花费很多的时间和精力的,还需要经济实力作为后盾。可是,一旦得到格西的文凭,那么名闻利养不求自至。因此,考取格西的资格,完全等同于中国古代的科举,而其内幕,比之科举制度还要黑暗!





摘節自《西藏密宗的秘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