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5日 星期五

西藏密宗對佛教的危害

西藏密宗對佛教的危害【1】

西藏密宗的流传给藏族带来深重灾难。

西藏号称全民信教(喇嘛教),可是喇嘛教给西藏人民带来了什么呢?

以人口为例,据藏文史资料的统计,在密宗传入西藏以前的松赞干布时期(公元629年~650年间),西藏的人口约有四百余万。此时西藏极为强大,甚至盛唐时期对西藏用兵也是败多胜少。等到密宗于公元764年左右传入西藏以后,直到西藏1959年解放以前,人口锐减到一百二十余万,且平均寿命仅有35岁。

1903年3月,英国人荣赫鹏率200多名士兵入侵西藏时候,藏人奋勇抵抗,随着英军增兵,藏兵失利。

1904年5月英军向拉萨推进。6月13日,十三世达赖喇嘛宣布由甘丹赤巴理摄政,6月15日深夜,达赖喇嘛率少数随从逃离拉萨。在旧西藏,由于喇嘛教控制的地方政府以政令的方式强制藏人出家为喇嘛,且当喇嘛也可以得到一定的现实利益(至少可以解决温饱问题),故藏地喇嘛人数所占的人口比重极大(多的时候占到总人数的30%)。

由于男子出家为喇嘛,妇女无法出嫁,再加上密宗的男女双修法,导致藏地性病流行,直到解放后在援藏干部和医生的努力下,性病才得以根治。

西藏解放前唯一的教育就是喇嘛教的宗教教育,藏人缺乏基础的人文教育,96%的藏人是文盲,极为愚昧落后。藏密各派为了争夺西藏地方政权,不同教派之间充斥着流血的战争,使得藏人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在喇嘛教的掌控下,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新闻媒体报道的极多,不一一赘述。如是全民信仰喇嘛教的西藏,如果所信的真正的佛教,应该是一个幸福富足安乐的地方,又怎么会有如此恶劣的果报?





摘節自《西藏密宗的秘密》
*************************************************

西藏密宗對佛教的危害【2】

西藏密宗如果传至内地,对内地佛教的破坏作用巨大。

藏地的大小喇嘛,在上千年的流传过程中,积累了丰富的欺骗笼罩人民的经验。他们以“密教殊胜于佛教”“即身成佛”为号召,敢于说大妄语,并有种种欺骗手段。

如诺那“活佛”在20世纪三十年代在重庆传法时候,有人问诺那:“(诺那)上师之师父贝雅达赖祖师,是否即身证佛?”

诺那“活佛”回答说:“是的是的,是即身证佛,涅槃时身缩尺许故。”(《诺那呼图克图法语开示录》)

纯粹是胡说八道的话。藏密的祖师死后,弟子往往于夜间趁人不知的时候,将祖师的颅骨、腿骨等取出来,以做成密宗的人骨法器(以为此法器具有神奇的保佑功能),所以第二天不明真相的信众就看见尸体缩小的现象,还以为死去的祖师真有佛法的证量。再如五明学院的晋美彭措“法王”,晚年过得很不幸福,因为瘫痪只得坐轮椅。后来他死在华西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高级病房里,死前的两周前,还拿信众供养的金钱,花费八万余元安装了高档的心脏起搏器。

法王临死前,还嚷着要吃肉包子(临死都不忘吃肉, 连这基本的口腹之欲都不能放下的人,还能有多少证量,这点着实让人质疑,密宗的上师活佛多如此相互吹捧,彼此相互抬高身价),这也着实让他身边的弟子高兴了一阵子。(不知历史上还有哪位高僧大德临死前嚷着要吃肉包子?)

晋美彭措死后,尸体并没有多少变化,可是他的弟子竟然恬不知耻地编造“法王”的尸体缩小成拳头大小。在火化的时候,火化塔的顶部被烧塌了,砖石砸在“法王”的尸体上。可是“法王”的弟子们从来不提这些事。反而编造谎言说火化的火星和天上的星星联到一起。第二天这些谎言就到处传开了。而喇嘛教法会期间,喇嘛鼓吹的“天降舍利”,其实这些舍利并不用在地上去捡,去找,而是喇嘛一口袋,一口袋提着,5元钱就买了一大把。当然,这并不真正的舍利,而是喇嘛人工制造的,用锤一敲就碎了。

藏密的喇嘛很善于蒙骗信众,且末法时期的众生,由于根器低劣,也极易被其迷惑,故藏密如果传至内地,对于内地佛教的危害严重。

如民国期间,太虚大师在武昌佛学院任校长。武昌佛学院的确培养了一批佛教骨干。可是自班禅到了武昌以后,由于善于笼罩,人们以为他真是“阿弥陀佛”的化身,于是本来赞助武昌佛学院的居士,将财务供养了班禅,致使佛学院因为经费危机而陷入步履维艰的地步。因此,密教兴,佛教亡,绝非空话。





摘節自《西藏密宗的秘密》

*************************************************

西藏密宗對佛教的危害【3】

西藏密宗的密法对于信众、修学者本人危害巨大。

《佛藏经》记载,佛考问舍利弗的一段话说,(佛发问:)

“若人杀生、偷盗、邪淫、妄语、两舌、恶口、绮语、贪嫉、嗔恚、邪见。……舍利弗,是十不善道中何者罪重?”

(舍利弗回答:)“世尊,十不善中邪见罪重。”

(世尊问舍利弗:)“何以故?”

(舍利弗回答:)“世尊,邪见者垢常着心,心不清净。”世间的邪恶行为,害人不过一世。邪知邪见,如果种入人的八识田里面,断众生慧命,不仅害人这一世——使人久修佛法,一无所获;而且,将会影响到人的后世无量生的修行!世间一切罪恶,无有超过此者!


信受藏密者,无不以为藏密是多么高明的“佛法”,所以才会信受不疑。信受者自己受害不说,如果传播藏密邪见,则害人无穷。

不明真相的信众,将自己辛苦赚来的血汗钱捐献给藏密的喇嘛,还以为自己所种的是福田。不知道自己已经直接间接地协助藏密喇嘛在破坏佛教正法。如是想种福田却种了毒田的行为,真是世间最冤枉的事情。如今藏密的喇嘛以放生为名,到内地卷走大量的钱财。佛教信众将钱财捐献给藏密喇嘛,而真正的佛教僧人——汉地的出家法师却无人供养,陷入生存危机之中,这真是末法时期的怪现象啊!





摘節自《西藏密宗的秘密》

*************************************************

西藏密宗對佛教的危害【4】

藏密的传播必然危及国家安定,影响社会治安。

在海外的所谓“西藏流亡政府”的首脑,十四世达赖喇嘛,继续以密宗密法为招牌,集聚人力物力,从事分裂祖国的行为。国家每年拿出大笔的金钱养活喇嘛,而且喇嘛的信仰活动得到法律的保护,他们可以自由地修学密法,可是“喇嘛活佛”们仍不满足,部分喇嘛“活佛”仍然梦想再回到政教合一的时代,过着“人上人”的生活,所以藏密的兴盛必然会和“藏独”势力结合在一起,危及国家安全。

藏密也是影响社会治安的不稳定因素。如“法王”义云高借传播密法之名,诈骗数亿人民币被广东警方通缉(有人说义云高是假冒的上师,其实他具有合格的上师传承,只是在他出了事以后,才不被承认),如四川的林喇“活佛”在台湾借密法男女双修之名奸淫比丘尼被控告,如写作《西藏生死书》而畅销欧美的索甲“仁波切”,也是借传双身法奸淫女性弟子,被告上法庭,受害人索赔上千万美金。如日本的奥姆真理教的麻原札幌,得到十四世达赖喇嘛的传法以后,在东京犯下一系列罪恶……等等。藏密的弟子在皈依的时候,先要皈依上师,还要求弟子将上师看的比佛还重要,不听上师的话,或者怀疑上师就是违背戒律,死后要下金刚地狱。学密的弟子都要大供养上师,按照密法的要求,不仅财物的供养,乃至要将姐妹、妻子、女儿供养给上师,以便上师修习双身法。而喇嘛上师所传的密法的核心又是男女双修法,如此代代相传,则危害社会无有尽期。秘密的传播手段,以及对上师的惟命是从,已经带有邪教性质,势必危机社会治安。

密宗就是喇嘛教的核心教法,没有了所谓的“密法”,也就不存在所谓的“藏传佛教”了,所以想要喇嘛放弃不传他们所自认为殊胜于佛教的“密法”,回归到清静纯正的佛法中来,只怕没有可能。现在是民主文明社会,国家不干涉公民的宗教信仰。国家虽然知道藏密的社会危害性,但是却不会使用激烈的手段,只要喇嘛们不违反法律。国家宁肯花费很高的代价,帮助藏区提高经济文化水平,提高藏人的文化水平,以期水到渠成,使得藏人能摆脱所谓的“藏传佛教”——密宗对藏人的束缚与危害。





摘節自《西藏密宗的秘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