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8日 星期四

西藏密宗加行位之修证的荒繆


西藏密宗加行位所修的四加行,最简单者如《密勒日巴大师全集》中所说:

“加行——密宗之准备性的初步修行,以为‘起、正分’或大手印之修法、作为前行准备基础之工作。普通有四种,所谓四加行是也:一、十万大礼拜,二、十万上师咒,三、十万金刚萨埵百字咒以忏罪,四、十万供养曼陀罗、或曼达。”(《密勒日巴大师全集·二》220页)

在藏密密法的加行中“明点”“气脉”的观修也是不可缺少的。藏密的密法中,明点有不同的种类,略说两种:

一者物质明点,是指男性的精液,女性的经血,藏密上师谓善用此“明点”成佛不难。

二者观想所成的“明点”,藏密祖师将观想所成的明点,当作是诸佛的法身。如陈健民所述:

“…我未曾在西藏密续教典中看过如此详细之描述,在此呈献给读者,以助其明点之观修。应明白佛身的真髓即明点,是法身的结晶、报身的大乐及千百亿化身大慈之种子,它是至尊的生命。”(《佛教禅定》下册676页,陈健民述,普贤王如来印经会出版)



关于法身,《佛说不增不减经》(卷1) 佛云:
“舍利弗!甚深义者即是第一义谛,第一义谛者即是众生界,众生界者即是如来藏。如来藏者即是法身。”

《大方等如来藏经》(卷1) 佛云:
“善男子!一切众生,虽在诸趣烦恼身中,有如来藏常无染污,德相备足如我无异。”

如是不以如来藏为诸佛之本源,却以观想所成的——“明点”作为诸佛之法身,而谓一切佛法悉由明点而生,完全与佛所说的法背道而驰!

《大乘密严经》云:
“金刚藏!如来常住恒不变易,是修念佛观行之境名如来藏,犹如虚空不可坏灭,名涅槃界亦名法界。过现未来诸佛世尊,皆随顺此而宣说故。”
如是观想所成的“明点”,只是在意识心中所形成的影像,本是生灭法,如何可以是不可坏灭的法身呢?且法身如来藏无形无相,性如虚空,不可以眼见,故佛于《金刚经》中说: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如何可以将有相之“明点”当作如来藏?

藏密的祖师认为人体有三条主要的气脉,如萨迦派的根本经典《那洛六法》所说:

“三脉皆沿脊骨而生,中间一脉即中脉,最为重要;中脉两旁有两脉,一称左脉,一称右脉,共成三脉。其它各脉皆由此三大脉分出,遍于全身。……中脉内有一黄豆般大之精点,运气时能于中脉内上下行走,此黄豆般大之精点即以前所称之“和合”也,内藏吾人之命。……修法之术语上称之为点、为命、为明点、为精点。其实皆一物也。……第一抛斡,即自己之命(原注:又可称识,即是明点)从梵孔出去、迁移他处之法是也。斯乃无上密宗最大最胜之道,为其它密宗所无。”(《那洛六法》-97、98、136、143页)

如是明点、气脉在藏密的修证中极为重要,是修习无上瑜伽的基础,故需要勤加修习。

加行位是佛弟子求证见道以前所必须要修证的次第。加行位需修四加行,佛法中的四加行是指“暖法、顶法、忍法、世第一法”,以此四种加行,双证“能取、所取”皆“空”。也就是现前观察执取六尘万法的识蕴六识心是念念变异的,是虚妄的,而被观察的六尘万法也是变化无常的,由此确定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的法中间,没有“常不坏”的“我”存在,由此断除“我见”。佛弟子经四加行是智慧的修证,经“蕴、处、界”的观察,“双印能取、所取空”,产生“无我”的智慧,断除我见,此后心心无间,必入大乘见道。

由此可见,藏密所修的四加行完全和佛法所说的四加行无关,故不是佛教的加行,尽管他们也使用佛教的“加行”等名词。






摘節自《西藏密宗的秘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