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8日 星期四

密宗的无上瑜伽


密宗弟子受第四灌顶后,必须另择时地进一步实修无上瑜珈,来“即身成佛”。正修无上瑜珈的时间,每天至少须经历八个时辰(一个时辰为二小时),如宗喀巴要求弟子要整日、整月、整年、整劫地修习。密宗各大派的四大部修法,即是事部、行部、瑜珈部、无上瑜珈部。无上瑜珈,是密宗各大派都有的法。

密宗的无上瑜伽部,有二:一为光明大手印,属于明空双运;二为双身修法,属于事业部之乐空双运。光明大手印之明体修证,详见密宗《椎击三要》《祝拔宗大手印》《修心七要》《大圆满最胜心中心引导略要》等著作。皆是以意识觉知心之一念不生、不起执着攀缘、不对诸法起语言思想上之分别,心中认定一切法缘起性空;说能如是长时安住者,即是证得光明大手印,如是境界谓是密宗之见道初地境界,亦有谓为已成究竟佛道者,其实皆是外于自心真如而建立的虚妄法,根本不是禅宗开悟悟得如来藏的境界,还是落在意识境界里面。

无上瑜珈之乐空双运,即是乐空不二之修法,乃是密宗的上师在第四灌顶后,与明妃合修的法。宗喀巴于《密宗道次第广论》中,说无上瑜伽乃果续之瑜伽部修法,并言修习此双身法者,一世即能成佛。密宗之即身成佛理论,完全根源于此男女合修之双身法,而将来成佛时之庄严报身亦是男女坐姿交合受乐之双身像。无上瑜珈之乐空双运乃密宗各大派皆有之思想,亦是密宗一切宗派之根本思想;东密虽已不外传此法,然其所翻译的密宗自创经典亦仍具载此法。西藏密宗一切宗派之修行理论,及实修之法门,悉皆以此男女双身合修之法门为最后标的,无一宗派能自外于此双身修法。无上瑜珈的具体修法:

无上瑜珈即是密宗的的核心修法,此前所修的念咒、脉气、拙火、明点等等,都是为最后的男女双修无上瑜珈服务的。密宗的上师谓修此无上瑜珈,在男女双修的时候,借助气脉、明点、拙火,将“性快感”扩充到全身,如是长时间住于性高潮之中,于觉受性快感之时,起心观察此时心里没有杂念,只有快感,起心观察除了性快感,其它一切都是“空”,名为“即身成佛”,因为借助气功、拙火、明点等能令性高潮的大乐触遍全身,即名“成就正遍知觉”,因为有此“大乐”作为果报故,故密宗的祖师说其所证之“佛果”为“报身佛”。此法门即是密宗一切宗派共有之无上瑜伽“即身成佛”的法门。

佛子须知,佛教的报身佛的修证和密宗无上瑜珈修法完全不同。佛子欲证得诸佛圆满的报身,需要经历三大无量劫的修证,证得一切种智和无量的禅定三昧,还须修积无量的福德资粮,并经由等觉位于一百劫修积佛地的三十二相好,最终才能在色究竟天上,现起圆满的报身。诸佛报身成佛的时候都是在色究竟天,都是在色界,不是在欲界。释迦牟尼佛在欲界成佛,那是化身示现成佛,不是报身成佛。正如《大乘入楞伽经》“集一切法品第二之一”说:“云何于欲界,不成等正觉?何故色究竟,离染得菩提。……云何欲界中,修行不成佛?
而于色究竟,乃升等正觉。”因此,密宗的男女双修即身所成的“佛”,决不是佛教的“佛”,尽管他们自称为佛!

密宗之徒鼓吹借助无上瑜伽,除了“即身成佛”以外,还可以修成虹光身,此亦属妄想。密宗利用脉气(气功)、明点、男女双修法,能谓将身体化光,死后仅仅留下指甲、毛发等,谓为虹光成就。如果密宗真有所谓的“虹光成就”,实则是借助气功所产生的灵热,身体自焚而已。密宗所言上师之不死虹身,多是时日渐久之后,以讹传讹之渲染附会传说,以之笼罩众生而起其信尔,并无实质之虹光身可言。因此,密宗所谓的虹光成就,与佛身无关,与佛法的证量无关,乃是笼罩世人的外道法。






摘節自《西藏密宗的秘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