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3日 星期三

西藏密宗荒繆的中阴救度法

西藏密宗的上师索甲“仁波切”,于1992年,写作的《西藏生死书》,在欧美畅销,此书后来译为汉语后出版。《西藏生死书》主要是根据西藏密宗的教主莲花生所编造的《西藏度亡经》写成的。《西藏度亡经》里面有很多是违背佛理的邪见,略举例如下:

“(人死后的)第一天:……(人死后的中阴身由昏迷清醒以后)那时候,你(中阴身)将见到的种种现象,将是种种光焰与诸部圣尊。那时候,整个天空将呈现一片深蓝之色。那时候,将有浑身白色,手执八座法轮,坐在狮子座上,有虚空【佛母相抱的毗卢遮那世尊】,由名叫‘种子撒播’的中大区域向你显现出来。这是集合而成本然状态的色蕴,其光蓝色。有蓝色、透明、灿烂的法界智光,从身为父母的毗卢遮那世尊心中向你放射而来,其光热列异常,使你几乎难以逼视。……你应勤恳观想毗卢遮那世尊,并跟着祷告(并祈求加持)……热切虚心恳祷之后,你就可以在虹光轮中进入毗卢遮那世尊心里而证报身佛果,安住中央密严佛土。”

“(人死后的)第四天,将有火大本色之红光,前来照射。当此之时,西方极乐世界将有全身红色、手持妙宝莲花,坐于孔雀宝座上,且有【白衣佛母互相拥抱的阿弥陀佛】,携同观音菩萨与文殊菩萨及其眷属持琴与持灯两位女菩萨,共计六位菩提之身,从一虹光轮中放光照临你的面前。此种作为妙观察智光的受蕴本色,出自神圣父母阿弥陀佛的心中,直照你心,其光红色,闪亮透明,且有种种光球及其卫星光球照耀其间,极其夺目,使你几乎难以正视,……(你应该)一心顶礼(并祈求加持)……【你以如此深切信心恳祈之后,就可契入身在虹光轮里的神圣父母阿弥陀佛心中,证得报身佛果,安住西方极乐世界佛土】。”

“(人死后的)第七日,有‘圣尊’名‘地居持明’者,其身白色,面带微笑光焰,【手执偃月宝刀以及满贮血液之人头盖骨】,右手高举结降服手印,【由白色达吉尼天母拥抱着】,从大圆相之东方,一路舞蹈而来,放光照射。又有持明圣尊名掌寿威权者,其身黄色,面带微笑光焰,手执偃月宝刀以及【满贮血液之人头盖骨】,右时高举结降服手印,【由黄色空行天母拥抱着】,从大圆相之南方,一路舞蹈而来,放光照射。……从五位持明主尊心中放出,向你的心中射来,其光五色,闪烁震动,犹如色丝,透明而又光耀,令人畏,且十分强烈,使你的眼睛难以忍受。……当此之时,你不但不应骇怕炽烈的五色智光,而且要明白那是你自己的智慧之光。在此五色智光之中,将有法尔的实相之声,犹如千雷齐吼一般地排山倒海而来,使得整个宇宙回荡震颤不已,而在此种巨响之中,复有可怖的【‘杀呀!杀呀】!’以及令人生畏的密咒之声,交织其间。不要惊慌,不要畏惧,不必逃跑。要知这些只是你的内在光明的智性功能而已。……你应至诚信受明亮耀目的五色光焰,一心一意转向那些圣尊,那些持明的征服者。你在心中如此祷念……至诚的信念祈愿之后,一定可在虹光之中融入持明诸尊心中往生清净的极乐世界。”

以上莲花生杜撰的《西藏度亡经》违背佛教教理之处,略评点如下:

一、佛教经典中所说的究竟清净之佛,到了《西藏度亡经》里面,都变成了搂抱女人,享受淫乐的双身“佛”。

密宗的“佛”都是常抱女人交合受乐之相,一切显教中清净之佛,到了密宗这里,都成了淫秽之双身“佛”。密宗的“佛”,往往是三头六臂,青面獠牙,脚踏人头,手抱女人交合的“佛”,其实都是凶恶且喜欢邪淫、血食的鬼神、夜叉、罗剎所化现的。

密宗之法淫秽至此。色界初禅天以上之一切凡夫天人,即已远离男女相,为什么密宗的“法身佛”尚不能远离男女欲之触受?为什么密宗的“报身佛、化身佛”尚不能远离男女淫欲?

二、莲花生所说的中阴身融入“佛”的心里,就能证得报身佛果,乃是妄想!一切有情的本心都不能也无法互相融入。本心之内,集藏了有情自身无始劫以来所有善恶业的业种,如果能够互相融入的话,那么必然会导致因果错乱。报身佛的成就,需要佛子在开悟明心以后,再实证地上菩萨的无生法忍,究竟断除烦恼障,至等觉位尚须百劫修集佛地的相好,最后身菩萨在菩提树下,以一念相应慧顿断最后一分所知障无明,金刚喻定现前的时候,才能现起庄严的报身。如何能够以中阴身融入佛心来实证报身佛?决无是理也!

三、莲花生所说的往生极乐世界违背本师释迦牟尼佛开示的净土经典。莲花生说,在中阴身阶段的第四天,阿弥陀佛拥抱着白衣“佛母”(明妃),放射红光来照射中阴身,中阴身融入红光轮里面,就证得了报身佛,而往生极乐世界。所说明显违背佛教的净土经典。

一者,极乐世界没有女子,那里来的白衣“佛母”呢?又哪部净土经典说阿弥陀佛拥抱“佛母”接引众生?

二者,念佛人要往生极乐世界,需要有善根福德因缘具足,才能够往生。譬如《佛说阿弥陀经》中说:“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缘得生彼国。”

三者,净土经典亦说行者应当一心不乱念佛,如是求生极乐世界。可见,诸佛绝不会整日无聊没事、每日商量派一尊佛轮流来行者之前示现。四者,即使往生极乐世界,还是要随阿弥陀佛闻法、修行,经过长劫的修行,才能证得等觉位,尚且还没有成佛,并不是往生极乐世界就是已经成佛。

四、莲花生谓死后第七天的中阴身状态,有“实相”之声,犹如千雷齐吼一般地排山倒海而来,使得整个宇宙回荡震颤不已。须知佛教所说的诸法实相——如来藏,实相无相,不可见,更何可闻?因此莲花生所说的“千雷齐吼”之“实相之声”违背佛教的实相之理。

五、莲花生所说之密宗的“佛”所放的“妙观察智光”“五色智光”等光,乃是密宗上师在修习第四喜淫乐时所化的光,与佛教修证之断我见、我执无关,与佛教所修证之般若智慧无关。

莲花生所谓的见“光”、见“声”以后,融入“佛光”,来证得报身佛,正是世尊在《金刚经》里面批判的“若以色见我,若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

六、莲花生所著《西藏度亡经》中所说的中阴身在第七天所见之搂抱“天母”的“持明部诸尊”,并手执偃月宝刀以及满贮血液之人头盖骨,由是观之,可知此等“圣尊”,皆是藏地一些喜好淫乐及生鲜血食的夜叉、罗剎、鬼魅所示现,岂有诸佛菩萨及圣者搂抱女人且喜欢血食者?岂有“佛菩萨”会手执宝刀及众生之骨血,于放光之时,竟有“可怖的‘杀呀!杀呀!’以及令人生畏的密咒之声,交织其间”者?这已经很明确的说明了密宗所崇奉之“佛、菩萨、持明诸部尊”等,其实都是夜叉、罗剎、鬼魅等所化现的。可怜密宗的信徒并不知道真相,还精进修行,期望能死后往生到那些罗刹、夜叉等所住之“净土”中,与罗刹、夜叉等为伍!

七、《西藏度亡经》所说的种种有关中阴身阶段的内容,与佛教《阿含经》所说不符。佛于《阿含经》等经典中说:善人之死,如美梦之中见诸天女围绕,心生爱乐,遂生欲界天中。五戒不犯之人死时,如眠熟不觉,于中阴身中现起觉知之时,方知自己已死,无诸苦患。谤佛谤法谤僧,以及将诸外道法入佛法中(如密宗之以外道性力派双身修法引入佛门之中,妄说为最究竟佛法)者,死前受诸痛苦,然后极重闷绝,故正死之时完全无知;逮至觉知心复现之时,已在地狱中受苦,不经中阴阶段,故唯有死前死后受苦,正死之时并无所谓地水火风空识分离之种种痛苦。

故《西藏度亡经》所说的种种有关中阴身阶段的内容,与佛教经典所说的完全不同。

而根据莲花生臆造的《西藏度亡经》写就《西藏生死书》的索甲“仁波切”,因为受莲花生邪见的误导,在美国性侵害诸多女弟子,被她们告上法庭,索赔1000万美金,后来达成庭外和解。

因此,西藏密宗根据莲花生所造之《西藏度亡经》编造的中阴救度法,荒谬无稽,乃是密宗上师个人妄想编造的“佛法”,所说完全不符合佛教经典,完全违背佛说,有智佛子不当信受也。





摘節自《西藏密宗的秘密》

1 則留言: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偽經《金剛頂經》編纂的十六位「密教金剛菩薩」以盡情「踐踏」佛教的「一切如來」的無厘頭劇情,誹謗佛法,攻擊佛教的內容如下:

(1)「金剛手菩薩」在「一切如來」的面前,得意洋洋地舞弄「金剛杵」。

(2)「金剛鉤召菩薩」以「金剛鉤」來鉤召「一切如來」。

(3)「金剛弓菩薩」以「金剛箭」來殺害「一切如來」。

(4)「金剛喜菩薩」以「金剛善哉」來首肯「一切如來」。

(5)「金剛藏菩薩」以「金剛摩尼」放在「灌頂私處」。

(6)「金剛日菩薩」以「金剛日」對「一切如來」加以照射。

(7)「金剛幢菩薩」以「金剛幢」來令「一切如來」能於「檀(布施)波羅蜜」安住。

(8)「金剛喜菩薩」以「金剛微笑」來首肯「一切如來」。

(9)「金剛眼菩薩」以「金剛蓮花」作如同蓮花的開敷的姿勢,隨順貪染。

(10)「金剛慧菩薩」以「金剛劍」向「一切如來」揮砍。

(11)「金剛場菩薩」以「金剛輪」令「一切如來」安立「不退轉」。

(12)「金剛語菩薩」以「金剛唸誦」和「一切如來」說明談論。

(13)「金剛毘首菩薩」以「羯摩金剛」(羯摩金剛杵)令「一切如來」安住於「巧業平等」。

(14)「金剛慈友菩薩」授與「金剛甲冑」而披在「一切如來」身上。

(15)「金剛暴怒菩薩」將「金剛牙器仗」放在口中來恐怖「一切如來」。

(16)「金剛拳菩薩」以「金剛縛」來捆縛「一切如來」。


以上是密教菩薩壓倒佛教佛的荒繆情節,目的是樹立密教的權威性,讓信眾由歸依三寶轉而護持密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