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0日 星期日

茹素才是佛法正戒---对杨远超《汉传佛教为何茹素》的辩正

不久前看見某人寫了編文章把佛教吃肉合理化,並且用暗示手法,把茹素和成“五逆罪”挂钩,末學當天即寫了一編文章,並且引經據理辨正。

今天這文章已經刊登,末學將原文放在我的Blog,各位可看出這些以不了義的《声闻戒》“别解脱戒”來規範“正解脱戒”的了義之《菩萨戒》,是荒繆的。

行《声闻戒》是为成阿罗汉,行《菩萨戒》则是为成佛,哪有阿罗汉制约佛的道理?



茹素才是佛法正戒
---对杨远超《汉传佛教为何茹素》的辩正


不久前读到《东方日报》名家版中的杨远超先生的《汉传佛教为何茹素》一文,文章含有非常大的误导性,末学认为有必要滤清真相,免得广大修学佛法的人被严重误导而入歧途。

杨远超先生在《汉传佛教为何茹素》一文中,所要表达的意思就是佛陀乃至佛教本来就不禁止吃荤,并且以提婆达多以“五法”其中一条“不食肉鱼”来反对,暗杀佛陀并且分裂僧团为由,把“不食肉鱼”暗喻成“五逆罪”的行为。并且把汉传佛教禁止吃肉归咎于梁武帝的发明,而且把根本无关的达摩说梁武帝“并无功德”以及“饿死台城”隐形和茹素政策挂钩,暗示这是茹素的恶报。

杨远超对佛教茹素课题的认识完全背离佛教真实教义,现在末学引起经律为证,佛陀允许吃肉于事实不符。




佛涅磐后再无三净肉
《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的《四药受净篇第十八》道:“诸律并明鱼肉为时食。此是废前教。涅槃云。从今日后不听弟子食肉。观察如子肉想。夫食肉者断大慈种。水陆空行有命者怨。故不令食。”意思是说佛陀早期制定的可吃净肉的戒律于佛涅槃后已经废除,佛弟子以后不能吃肉,否则就是断慈悲种,造各类傍生有情对你的怨恨。

至于为何早期佛陀可以允许弟子吃三净肉呢?

《四药受净篇第十八》解释道:那时因为“前令食肉。谓非四生之肉。但现化耳。”《四分律名义标释》卷38也同样道:“我初成道时,虽开毗尼中听食三种肉(允许弟子吃三种净肉),然非四生之类(四生乃胎生丶卵生丶湿生丶化生),是诸禅定之肉,是不思议肉,非汝所知!何故谤黩我教?”

意思就是说,佛陀早期允许弟子吃三种净肉,实际上不是一般的肉,是无命根的肉,乃佛陀神力化生。这在《楞严经》佛说:“阿难!我令比丘食五净肉,此肉皆我神力化生本无命根,汝婆罗门地多蒸湿,加以沙石草菜不生,我以大悲神力所加,因大慈悲假名为肉。”

因此佛陀涅盘后,这世界上也就根本没有真正的三净肉了,试问我们吃的每一块肉,哪有真正净可说呢?所谓净只是方便说而已。




净肉只是随事渐制,非长期制度
佛陀时代早期比丘所吃的肉是不能主动索取的,只能被动接受施主的布施,若你想吃,对肉味起了贪念,请问还有“净”可说吗?

严格来说,不见杀,不闻杀,不疑为己杀的净肉是不存在的。只要一吃了肉,就不是三净,差别只是这些肉是直接杀还是间接杀?有心为我杀还是无心成巧为我杀而已?佛陀的智慧怎会不明白这分别呢?

所以佛陀最初并没有严格茹素只是权宜随事渐制,并不是永久制度。正如前述,这是因为婆罗门地多蒸湿,沙石草菜不生之故而制定的一种权宜制度,所以根本就不应该把权宜制度长期合理化。

前引《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证明,可食净肉戒律其实在佛陀涅槃时,佛陀已经明令禁止废除。佛陀在入灭前说的《大般涅盘经》也如此说,经中对三净肉该不该吃的问题明确指出三种净肉是随事渐制,意思就是随顺当时的事相所需,而逐渐施设的方便制度。佛陀明确说:“迦叶!我从今日制诸弟子,不得复食一切肉也。”以上是世尊于将般涅盘时,最终正式制定禁止弟子食一切肉,没有任何商量的馀地。




茹素实义在于长养慈心
很多人在茹素事相上计度而乖离其真实意义。《四分律行事钞资持记八》指出茹素实义:“今若观一切众生肉如子之肉。作是想时必不贪食。夫下显过患。大慈是佛心即于己他断佛种故。水除空行者举处摄物。沈潜飞走无所不收。今食肉者由害彼命即彼怨雠。”

《阿含部》的《央掘魔罗经》卷4,佛陀说出为何诸佛不吃肉的原因,是“一切众生无始生死生生轮转,无非父母兄弟姊妹,犹如伎儿变易无常,自肉他肉则是一肉,是故诸佛悉不食肉。”

认为茹素非佛戒律的人,忽视了不吃肉的原因就是要常养慈心,嗜食众生肉者必断成佛的大悲种。




不可以《声闻律》为了义说
《四分律名义标释》也云:“四天王告宣师曰:佛在世时,放大光明,佛告天人丶龙鬼神等:我之正法灭后,多有诸比丘,执我小乘教迹,不解毗尼意。”这里指出认为佛教不禁荤的人,都是执着不思分辨盲从佛陀初转法轮说小乘阿含时的方便说法。

按照佛陀说的“四依法”中的“依了义不依不了义”的说法,任何以《声闻律》没有明禁吃肉,乃至诋毁茹素来合理化吃肉是错误的。《声闻戒》不是“正解脱戒”,而是“别解脱戒”,故属于“不了义”。所以当有争议的时候,应该依“了义”的“正解脱戒”之《菩萨戒》解释,而不是《声闻戒》。

需知声闻极果阿罗汉都是入无余涅槃,因为不需要如菩萨世世受生三界求度无量众生达三大阿僧祇劫之久,所以《声闻戒》在吃肉与否没有《菩萨戒》那样明确规定。因为一切众生无始生死轮转,若嗜食众生肉就是和众生结恶缘,菩萨又如何度众生呢?阿罗汉都是入无余涅槃,自然不必理会与三界众生是恶缘还是善缘了?

声闻人不明白这点,老是以自己《声闻戒》来规范《菩萨戒》,实际上《声闻戒》根本不能制约《菩萨戒》。行《声闻戒》是为成阿罗汉,行《菩萨戒》则是为成佛,哪有阿罗汉制约佛的道理?




提婆达多不食肉鱼不违佛说
以提婆达多欲图破和合僧的五法之一的“不食肉鱼”,来为吃荤合理背书以达到污蔑茹素不如法的言论则是断章取义。

《毗尼母经》卷4:“提婆达多破僧有五法。一者尽形寿乞食。二者粪扫衣。三者不食酥盐。四者不食肉鱼。五者露坐。以此五法僧中行筹。可者受筹。尔时座中有百比丘受筹。阿难即众中脱僧伽梨掷地唱言。此是非法。有五十大上座亦脱僧伽梨掷地。诸比丘以此因缘具白世尊。佛言。此便是地狱人。当入阿鼻地狱一劫。不可救也。此破僧犍度中广明。上提婆达多五法不违佛说。但欲依此法坏佛法也。”

不少人在引用时故意略去最后一句“此破僧犍度中广明。上提婆达多五法不违佛说。但欲依此法坏佛法也。”而造成误导目的。

也就是说,提婆达多以五法破僧,不是指这五法违背佛说。提婆达多破僧而下阿鼻地狱的关键在于他“打算以这五法来取代八正道”。

《阿毗达磨大毗婆沙论》卷116就有解释:“如提婆达多。言我是大师。非沙门乔答磨。五法是道。非乔答磨所说八支圣道。所以者何。若能修习是五法者。速证涅槃非八支道。云何五法。一者尽寿着粪扫衣。二者尽寿常乞食食。三者尽寿唯一坐食。四者尽寿常居逈露。五者尽寿不食一切鱼肉血味盐酥乳等。是谓破羯磨僧、破法轮僧”




茹素不是梁武帝创建
而把汉传佛教茹素归咎于梁武帝的政策实在很有问题。没错!政策是梁武帝定的,但是却不是梁武帝发明的,而是依据佛经中佛陀的圣教,这点杨远超先生却完全忽略了。

历史记载,梁武帝是阅读《大般涅盘经》和《楞严经》后,才发起把茹素制度化的政策。所以茹素是佛说,不是梁武帝说。何况梁武帝当时也没有能力使中国所有僧侣茹素,真正原因是中国僧侣早就有茹素习惯,梁武帝只是把已经存在的现象制度化而已。



结论
茹素虽然不是修行小乘的主要戒律,但却是佛法主要戒律。杨远超先生所言其实只是小乘未证果者贪食肉味的狡辩混淆之词,若不贪食肉味,何必把吃荤合理化,把茹素丑化呢?以及把佛陀初期食净肉的方便制度长期化呢?茹素的意义在于远离食欲,本来就是修行人该做的事,何必把它非法化呢?茹素本来就是长养慈心,又有何过?茹素本来就是为了不与众生结恶缘,有何过失?

佛陀在破魔大经《楞严经》卷6说:“是食肉人纵得心开似三摩地,皆大罗刹,报终必沈生死苦海,非佛弟子,如是之人相杀相吞相食未已,云何是人得出三界?”故无始以来,没有天天大鱼大肉的佛。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