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27日 星期五

修行必須依止你的【本來清靜自性】

修行必須依止你的【本來清靜自性】
-----------------------------
有些人批評蕭平實居士:

說他以唯識的如來藏經典為究竟,凡不認同該思想者,即評為斷見、常見或附佛外道。

並且認為修佛方法有八萬四千法門,何必一定要唯識的如來藏呢?


我看到這些話,我就知道這人根本不通佛法要義。

他或許可以說出很多經文,佛法名詞,但是他對佛法根本核心法義,實際上一無所知。


《愣嚴經》你們聽過吧?讀過嗎?

《愣嚴經》是所有修佛錯誤的人,附佛外道,絕對不敢講解的經典。

因為《愣嚴經》是一本【破魔大經】。幾乎所有錯誤修行的詳情,它都有說明。



《愣嚴經》,佛言:『善哉,阿難。汝等當知:一切眾生從無始來生死相續,皆由不知【常住真心,性淨明體】,用諸妄想,此想不真,故有輪轉。』

這就是為何否定,排斥,毀謗這個【本性清靜的常住真心】者,都不能擺脫輪迴知之苦。

有些人會抗議說:『你這樣說違背佛說的無常,是神我外道。』

所以這些人都是【斷見外道】。

因為你問回他:『涅槃是不是無常?』

他們馬上不能回應,只能躲避這問題。

【涅槃】就是我們這個【本性清靜的常住真心】的體性。你否定了這【真心】,請問你哪來的【涅槃】?

所以,你是不是墜入【斷見外道】的邪見中呢?

佛法是不落斷常二邊的,只有錯解佛法的人才會說一切法無常,否定有一常法。



這【常住真心,性淨明體】的我們的自性,在大,小乘經典處處可見。

《楞伽經》的《佛性品》曰:【以如來藏識是清靜相,客塵煩惱垢然不淨。】

而北傳《增一阿含經》曰:【心清靜,為客塵所染。】

《南傳尼柯耶》,《增支部》:【比丘眾,此心極光淨,而客隨煩惱雜染。】


因為太多人不通佛法大義,不知道我們修行是要依止【本來清靜的自性如來】。

四念處,八正道,十波羅蜜,都是此【本來清靜的真心】所出。

如果你認為可以離【本來清靜的真心】修行,那你永遠都是錯悟,永遠不可能證果。

《愣嚴經》說這種離真心而【錯亂修習,猶如煮沙欲成嘉饌,縱經塵劫終不能得。】



大,小乘佛經都說明,修行必須依止自性。

《證契大乘經》,卷二,說:【世尊!誰與一切眾生作大導師?】 佛言:【正士!持此如來藏者。】


北傳《增一阿含經》的《序品》,裡面就提到大乘經的集結。

「如是阿含增一法,【三乘教化无差别】。
 佛经微妙极甚深,能除结使如流河;
 然此增一最在上,能净三眼除三垢。
 其有专心持增一,【便为总持如来藏】。


所以禪宗祖師才說:【即心是佛】。

六祖慧能說:【佛在靈山莫遠求,靈山就在汝心頭;人人有個靈山塔,好向靈山塔下修。】

「永明智覺延壽禪師」是怎樣教訓那些愚痴的凡夫。

《宗鏡錄》卷47:【若有不信阿賴耶識,即是如來藏,別求真如理者。如離像覓鏡,即是惡慧。】



****************************************************************************************************
[轉載]

《八識規矩頌》說:「愚人難分根與識」

視覺神經(眼根)是色法,眼識則是心法,請問:色法如何能生心法?

視覺神經不是眼識,何以故?

視覺神經是色法,眼識是心法,兩者截然不同,因此視覺神經絕對不是證嚴所說的眼識。眼根可分為眼扶塵根及眼勝義根,眼扶塵根為眼球及其運動纖維等,眼勝義根為眼之神經組織及頭腦中掌管視覺的部分,具有傳輸及變生內色塵相分的功能。吾人眼見外色塵,是因為透過眼扶塵根與外色塵接觸,第八識在眼睛的視網膜上顯現外相分的倒影,然後透過眼勝義根之神經傳輸到勝義根頭腦中掌管視覺的部分,顯現帶質境的內色塵相分及引生見分眼識。其中眼識見分分別內色塵相分之顏色、明暗等等,意識再依據過去的經驗而判斷詳細的色彩、明暗、形狀、大小的內容,乃至生起貪染喜厭等心行,再由第七識思心所取捨。

由此可知,能夠顯現色塵相,是透過眼根(含眼扶塵根及眼勝義根)與色塵相接觸,而引生色塵相分及眼識見分,再由眼識見分來分別相分,讓眾生以為真實的接觸到外境;這事實已經很清楚的證明眼識不等於視覺神經,

其實眾生都只是接觸到第八識如來藏所出生的內相分六塵境界,意識覺知心與意根,從來不曾接觸到外面的境界相;但眾生不了知這個道理,總以為有真實接觸到外境,所以把心外的境界執著為真實有,所以就像二乘聖人一樣,認為實有外境被自己所接觸,就把外境認為真實有。


若如證嚴所說「視覺神經就是眼識」的話,那麼屍體也應該仍有眼識現行了


****************************************************************************************************
佛法無密
-------------------------
很多人都知道西藏密宗之所以有稱自己為【密】,是因為有不隨便外傳的【密法】。

當然,很多人不知道密宗所謂的【密法】,其實是低下的【男女雙修】。

佛法實際上是沒有【密法】的。

佛在《大般涅槃經》卷五,開示說明:

爾時迦葉菩薩白佛言:『世尊!如佛所說:諸佛世尊,有祕【密藏】。是義不然,何以故?諸佛世尊唯有【密語】,無有【密藏】。』


顯然,密宗所謂的【密】不是佛法,因為佛法無【密藏】。

而所謂【密語】,其實都是公開的。

悟者聽懂不會認為它有何密可說,完全是明說。

只有未悟者聽不懂,所以對他來說,則成【密語】。

****************************************************************************************************

《楞嚴經》中 佛說:「知見立知,即無明本;知見無見,斯即涅槃無漏真淨。」

意思是說:

如果以陰界入中見聞覺知之法性來建立為自心如來之實性者,這樣所建立的離念靈知、有念靈知都是無明的根本,落在五陰十八界六入中,正是《楞嚴經》中 佛所斥責的「知見立知」的「無明根本」,陰界入中之意識覺知心我,是修證解脫道者所應斷除之一念無明我見故;是修證佛菩提道入門,參究自心如來實相者親證自心如來之前所應斷除之無始無明我見故。傳聖大德不能認清無明遮障實相的道理,而反落於無明殼子之作為中,見解與方向完全錯誤,要參得自心如來直是難於登天!

****************************************************************************************************
佛祖早期不一開始教萬法根本的如來藏,是因為『阿陀那識甚深細,一切種子如瀑流;我於凡愚不開演,恐彼分別執為我。』


意思是說:『我若說為真,其奈帶持種子;妄習不除,眾生將迷妄為真,未免瀑流漂轉。我若說為非真,其奈體即真如,離此無真,眾生將棄真為妄,未免向外馳求。由此真如真與非真,二俱難言,是故非時非機故,我常不開演。』


****************************************************************************************************
解深密經說:
「阿陀那識甚深細,一切種子如瀑流;我於凡愚不開演,恐彼分別執為我。」


意思是說:

『阿陀那識是有情生命的實相,萬法的根源,祂的行相非常的深妙微細,所以眾生很難觸證到祂。祂含藏著無量無邊法的種子,這一切的種子不停地流注著,就如同瀑布的流水一樣,速度非常的快,一般的眾生都沒有能力察覺到它;因此對於沒有親證阿陀那識的一般凡夫及二乘證果的愚人,我便不會向他們開示演說這個道理,恐怕他們對阿陀那識生起錯誤的分別思惟,將我所說的阿陀那識誤認為是見聞覺知的意識心我,而執著見聞覺知的意識心為常我。』」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