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5日 星期一

只有不懂《阿含經》的人,才會說大乘非佛說,謗大乘的般若趜多,看見玄奘就跑!

[轉載]

玄奘高徒,窺基大師在《成唯識論述記》中說:

【如果是外道凡夫,聽到 佛在阿含時期宣演諸經時,破斥外道的常見與斷見以後,再聽到 佛宣說阿陀那識的殊勝微妙、難知難解的正法以後,如果不能真實理解 佛所說的阿陀那識與六識心體迥異的地方,而誤認為阿陀那識就是外道所墮的神我、梵我的第六意識心的我,因此而生起錯誤的見解,分別思惟阿陀那識,以為阿陀那識同於外道神我的意識心,就會產生了我執與法執。

如果是重新再執取意識能見、能聞……乃至能覺之自性,作為「常住不壞我」的話,就會產生了我執;這些產生了我執的凡夫,將會因此而誹謗 佛「所說法前後矛盾」;

因為這樣誹謗 佛及「 佛所說法」的緣故,這些凡夫將會墮落於地獄、餓鬼、畜生道等三惡趣中;

如果是愚癡不解大乘般若的二乘聖人,則將會因此而不信受大乘法義,或者不再信受 佛所說的二乘解脫道正法,因此而障礙他們修證聖道。

因為凡夫沒有證得聖道的因緣,所以只為他們宣說人天善法;因為愚癡而不能懂得般若的二乘聖人,由於他們的二乘世俗諦的聖智確實是有因緣可以出生的緣故,所以 佛各各為他們宣說不同的義理(為他們說二乘世俗諦的蘊處界無我的正理)。因為恐怕有這樣誤會 佛語的過失的緣故,所以我們的教主 世尊就不輕易的為凡夫與二乘四果愚人開示演說阿陀那識的深妙法。

但是 世尊也不為凡夫與二乘聖人宣說這個道理:「凡夫的第七識心意根末那識,永遠攀緣第八識的種種作用,執著為意識妄心自己的功能,所以產生了我執。」

愚癡的二乘聖人的第七識,其實也是永遠向內攀緣第八識的功能,執著為意識我所有的法性。其實凡夫與二乘愚人都有這種第七識心的內執阿陀那識為實我、為實法的執著,所以凡夫與二乘聖人的我見與我執,其實是還沒有完全斷盡的,所以凡夫與二乘聖人的人我見與法我見等二見,其實也還是會再出生的:當二乘聖人迴心大乘而再受生的來世,(由於未離胎昧)在未證悟之前還是會有意根內執阿陀那識的我執、法執的。為什麼 世尊不為凡夫與二乘愚人開示這個道理?

這就好像是南印度羅羅國的正量部僧人,名叫般若趜多的人一樣:這個人名叫惠藏(梵音:般若趜多),是安慧法師的學徒;他是三代帝王之師,當代的帝王與其父王、祖王,都信受他,都拜他為師;

他寫出《破大乘論》七百頌(又名《謗大乘論》有時簡稱為《謗論、破論》),誹謗大乘,妄說大乘法不是 佛所說的正法。

他在論中這樣說:「如果大乘方廣經典真的是 佛所說的話,為什麼會與阿含期諸經所說的道理互相違背?」

但是,其實是他誤會了阿含經的真正意思,更誤會了大乘方廣經典的真正意思;就像那些凡夫與二乘四果的愚人一樣,不懂四阿含裡面的隱語密意,更不懂大乘方廣經典的隱語密意,所以就排斥、挑撥大乘諸經所說的正理,而說大乘方廣諸經所說的法,不是良善之說。

這其實是因為般若趜多和他的師父安慧論師,都不曾通達阿含與方廣諸經的真實義,所以有這種錯誤的謗法之說。

這意思是說, 佛不為他們那種二乘法中的愚人開示:「他們的第七識只會生起俱生的我見,他們的第六識只會生起分別的我見」,他們如果不曾聽見 佛這樣說的話,就不會因為誤會這一句佛語而謗法、而轉生到三惡道裡去,也不會因為謗法而障礙他們修學二乘聖道;

如果不觀察他們的根器,而隨便的再為他們講解這個阿陀那識的深妙正理時,他們將會增長煩惱障而落在所知障中,就會起了虛妄的分別,以為 佛所說的阿陀那識常住實相心,就是眾生的第六意識我─就是外道的神我、梵我─誤以為就是眾生意識所生的種種法我,就會重新出生人我見、法我見。

因為他們不能如實的理解:「阿陀那識與意識的人我、法我之間,有極大的差別」,不能現前觀察其中的大差異,就會產生了邪見,就會再度落在第六意識心中,再度生起誤會而落在無明之中,就會障礙他們出生二乘聖道的智慧,就會謗法,就會在捨報之後生在三惡道中,所以 世尊不為他們宣說阿陀那識的深妙正理。

為什麼 佛要為菩薩們別開第七識的俱生我見呢?

因為這個第七識心體,唯是有覆性,有種種的執著性;那個第七識─意根末那識─祂是不善性,是普遍計度種種世間法的緣故,所以在以前,只為凡夫與二乘人說唯一佛乘以外的另一種別說──二乘菩提解脫道。

然而你安慧與般若趜多師徒二人,不知道意根末那識的俱生思惑、也不知道意識心的分別所生思惑,有此過失的緣故,所以就妄對大乘勝妙法,作此質疑、為難之說。

這就是 玄奘大師在《制惡見論》一千六百頌的論述中,會作此一分析與論述的緣故; 玄奘大師所造的《制惡見論》的論述,是當時西天的所有經師、論師等人,全部都宗奉仰慕的。

後來戒日王,因為安慧的弟子般若趜多接受安慧的教導,不服 玄奘大師的論述,造作了《破大乘論》七百頌來誹謗大乘,說大乘法不是 佛所宣說的正法;所以戒日王因為這個緣故,前後三次命人往喚般若趜多,想要使般若趜多與我師父 玄奘大師當面議論正理;

然而般若趜多卻藉口推辭而不肯前來:第一次推辭說他不能乘馬,所以戒日王便派轎子前往迎接;

但是般若趜多又推辭說轎子很熱,他不耐於煩熱,不肯前來辨正;

因此,戒日王第三次又改派性情溫和的母象前往迎接,以免轎子太熱,以免馬的蹎跛;那般若趜多卻又推辭說他年紀已老,不適合乘象;

在這最後一次,他就在那離 玄奘大師很遙遠的地方,讚歎我師父 玄奘大師,從深心裡生起了尊敬心而降伏了下來。

(編案:所以他就不再誹謗 玄奘大師,也不再誹謗大乘妙法,但是他的邪論卻已經四方流傳了,他師父安慧的《大乘廣五蘊論》的謬論也就繼續廣為流傳了,現在的台灣還有印順、昭慧…在傳。)

所以阿陀那識所顯示的般若真實義理,很難使眾生理解;但是因為我大師玄奘菩薩,證得阿陀那識而出生了智慧以後,能窮究佛法大海的法性;又因為對於在人間所應修學的種智正理,已經全部探盡;對於般若智慧的難以理解的根源,也已經究竟證得,所以他所說出的佛法言說,就成為千古模範。

然而觀察那些凡夫與二乘四果愚人,全部都沒有智慧可以理解大乘種智妙法的緣故,所以就不為那些凡夫說,也不為二乘中的初果到四果等愚人而說。如果有人於深妙法不愚癡,聽聞以後就能理解的話,雖然他是決定性的不迴心聲聞,雖然他決定不會迴心於大乘法中成為菩薩,我的師父 玄奘大師還是會為他宣說的。

但是後來有人提出質難:「譬如外道等人,雖然他們不說有阿陀那識,但是仍然一樣的有分別『我、法』智慧的障礙出生,而成為斷見(認為三界中的諸法實有,但是「我」非實有,死後斷滅)。

對這種人,你師父 玄奘大師為什麼不為他們宣說?為什麼不救他們呢?」

其實話不能這麼說,因為他們雖然是斷見者,其實仍然都會虛妄的計著在五蘊我裡面,如果對他們宣說阿陀那識的正理,他們就會誤以為(離念靈知、外道神我那一類的)意識心我就是阿陀那識,就會誤認為:「 佛在四阿含中說無我,現在卻又說有阿陀那識的意...   

3 則留言: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喇嘛教行人很多都是喜欢道听途说, 不看经典, 喜欢追求种种神通境界, 还不喜欢动脑子。

喇嘛教还喜欢将上师的大便说成大香, 将小便说成小香, 然后加入一些草根, 泥巴之类的东西, 做成丸子, 美其名曰“甘露丸”。

这些上师, 活佛每次到汉地来, 都掏出这些玩意儿, 说吃了就不堕三恶道, 就能治病, 那些可怜信奉喇嘛教的居士不知道真相, 还掏大把的钱恭敬的請回家吃, 还到处劝人服用, 真可怜憫!

为什么会如此了?

就是因为贪着境界, 投机取巧, 不想努力修行, 想着吃吃甘露就不用修行, 不堕恶道, 清淨業障及解脫輪迴, 天下那有这样便宜的事啊!

如果真有这样的好事, 为什么佛陀不给每个众生都吃一个佛自己做的甘露丸呢!

地藏菩萨还那么辛苦的在地狱沒完沒了的度众生呢?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看看喇嘛教自吹自擂"上師大於佛"的証據, 真是大言不慚之極。

只有缺乏智慧的人才會相信喇嘛教。

達真堪布說:

【上師是三世諸佛的總體】,即其身為僧眾、語為妙法、意為佛陀,【總集三寶】;
又身為上師、語為本尊、意為空行,【總集三本尊】;
又身為化身,語為報身,意為法身,【總集三身】。

【上師是過去諸佛之化現、未來諸佛之源泉、現在諸佛之補處】。
(只有十地菩薩才是佛之補處,觀這些喇嘛上師所言,都是未見道的凡夫。)

從慈悲與恩德方面來講【上師超過了一切諸佛】,因為上師攝受了賢劫諸佛也不能調伏的——我們這些末法時期的可憐眾生。

“上師即佛亦即法,如是上師即僧眾,一切能做乃上師,師為具德金剛持。“【沒有上師之前沒有佛】,千劫諸佛等一切如來都是通過上師的竅訣而成就。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一种流行观点,白衣不得说僧过。

这个观点非佛所说。

佛经中,佛陀开示,比丘若有不如法的地方,作为白衣是可以指出来的。但是,要建立在尊重,对事不对人的基础上,绝对不可以出口伤人。

(只限佛法法義過,不涉及身口意。)

證據如下:

《增支部6集,59,达鲁葛咪葛经》

达鲁葛咪葛,一位在家白衣。

有一次,世尊住在亲戚村的一所房子中。这座房屋的主人,名叫达鲁葛咪葛。

房主达鲁葛咪葛去见世尊,见过礼后,在一旁坐下。

世尊曰:达鲁葛咪葛,你作为在家信众,有向比丘布施过吗?

达鲁葛咪葛白世尊曰:有的,大德。那些住在野地里,乞食,穿粪扫衣的阿罗汉,我都布施的。

世尊首先纠正了达鲁葛咪葛的不正确观点,比丘不一定非要苦行才可证阿罗汉果。

纠正过达鲁葛咪葛的不正确观点后,世尊接着说。

达鲁葛咪葛,如果住在野地里,乞食,穿粪扫衣,这些修行苦行的比丘,浮躁、饶舌、闲聊、不正知,他是应该被呵责的。如果住在野地里,乞食,穿粪扫衣,这些修行苦行的比丘,不浮躁、不饶舌、不闲聊、正知,他是应该被赞赏的。

如果有比丘住在村落里,接受信徒请客,不穿粪扫衣,穿施主布施的好些的衣服,这样未修行苦行的比丘,浮躁、饶舌、闲聊、不正知,他是应该被呵责的。如果有比丘住在村落里,接受信徒请客,不穿粪扫衣,穿施主布施的好些的衣服,这样未修行苦行的比丘,不浮躁、不饶舌、不闲聊、正知,他是应该被赞赏的。

达鲁葛咪葛,不要以苦行作为标准,来确定那些比丘应该布施。

达鲁葛咪葛,请向僧团布施食物、衣物、住所、以及病人需要的药品。当你向僧团布施时,心将净信。当你的心净信,死后必将往生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