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25日 星期五

一葉佛心

阿含经的念佛方法

[轉載]

  念佛法门的修持,源于梵语buddnanusireti“佛陀那息勒帝”,原意是“忆念佛陀”。后来随着佛陀教法的不断演绎,逐渐发展,演变成忆念佛身功德、观想佛身相好、执持佛名圣号、实想念佛等多种的修持方法。北传中国佛教的净土念佛思想,是起源于后汉时期支谦译出《般舟三昧经》后。之后随着净土诸经的不断传入,充实了净土念佛法门的内容,遂成净土念佛法门一大体系。经过净宗历代祖师及他宗诸大德的大力弘传,促使净土念佛法门盛行教界。在原始佛教经典里,虽然没有讲道阿弥陀佛也没直接提及往生净土一事,但有修念佛等行法的思想和方法在里头却是事实。

  刘宋时期求那跋陀罗译出的《杂阿含经》卷第三十三记载:佛在迦昆罗卫国尼拘律园中对释氏摩词南说:“(佛弟子)因为能够长夜修习,念佛、念法、念僧,命终之后,不生恶趣,终亦无恶。”又言:“若比丘在于学地,求所未得,上升佛道,安稳涅般,彼于学时,当修六念,乃至进得涅般。”修六念法是指:一、念如来事;二、念法事;三、念僧事;四、念戒;五、念施;六、念天。此中第一念,念如来事者,即是念佛之行事。经文云:“谓弟子念如来事,如来应等正觉、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圣弟子如是念时,不起贪欲缠,不起嗔恚愚痴心,其心正真,得如来义,得如来法。于如来正法,于如来所,得随喜心;随喜心已、欢悦;欢悦已、身猗息;猗息已、觉受乐;觉受乐已、其心定;心定已、彼圣弟子,于凶险众生中,无诸挂碍,入法流水,乃至涅般”。依经所明,通过修习念佛等法,不起贪嗔痴心,于如来法,得大法喜,觉受乐而定其心,从而无所挂碍,得大解脱。其最终之目的能令行者命终之后, “不生恶趣”并且“终亦无恶”。此既意味着得生善道,而“终亦无恶”和“乃至涅般”的殊胜果报,更显念佛功德之不可思议。

  又据东晋时期,瞿昙僧伽提婆翻译的《增一阿含经》卷一(十念品第二)记载:佛在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对众比丘说,当修十种法,并广布此十法。十法分别是:一、念佛;二、念法;三、念众;四、念戒;五、念施;六、念天;七、念休息;八、念安般;九、念身非常;十、念死。佛陀叮嘱弟子,以念佛为第一的十念法,“当善修行,当广流布,便成神通,去众乱想,得沙门果,自至涅般”。

  十念法首条念佛的修法,经典中是这样的记述:(于念佛时)“正身正意,结跏趺坐,系念在前,无有他想,专精念佛。观如来形,未曾离目,已不离目,便念如来功德。如来体者,金刚所成,十力具足,四无所畏,在众勇健,如来颜貌,端正无双,视之无厌。戒德成就,犹如金刚,而不可毁,清净无瑕,亦如琉璃。如来三昧,未始有减,已息永寂,而无他念。骄慢强梁,诸情谵怕,欲意恚想,愚惑之心,犹豫网结,皆悉除尽。如来慧身,智无涯底,无所挂碍。如来身者,解脱成就诸趣已尽,无复生分,言我更坠于生死。如来身者,度知见城,知他人根。应度不度,此死生彼,周旋往来,生死之际,有解脱者,无解脱者,皆具知之。是谓修行念佛。便有名誉,成大果报。诸善普至,得甘露味,至无为处,便成神通。除诸乱想,自至涅般。”

  从经中所述的念佛修法来看,和大乘佛教净土宗,早期盛行的念佛修法中的观想、观像念佛,没有多大差别。阿含经的念佛方法是忆念佛的功德庄严。佛是无上菩提的成就者,佛身庄严威德自在。具足十种尊号,得一切种智,慈悲无比。从忆念到仰慕,进而全身心地以佛为归依处,由此启发甚深信佛之心,求愿修行佛法,以期依佛所教,得大解脱,乃至涅般。这就是经中所明念佛等修法的力用。按经中所讲,依如来教,正心静坐,转意念佛者,所得果报是“便有名誉、成大果报”而且“诸善普至、得甘露味、至无为处、便成神通”。至于“除诸乱想”和《阿弥陀经》等净土经教所谓的“心不颠倒”如出一辙。若要说不同的地方,那只是《阿含经》的念佛结果是“自至涅般”,而《阿弥陀经》等净土经教是“即得往生阿弥陀佛极乐世界”。

  佛陀教化众生,是应机施教的。正法时期,上根利智者,闻法即悟,修行证果。末法时代,学佛众生,慧浅障深,施以方便教法,以令得大解脱。依据念佛功德相好,来成就修法。是佛陀体谅根性不利、信念薄弱的众生故,须以方便教法教化之,而说此殊胜的念佛、念法、念僧等修法。《十住毗婆娑论》说“(念佛法门)是佛为心情怯弱的众生,所作的方便说。”《大乘起信论》也认为:“众生初学是法,欲求正信,其心怯弱”,教以“专意念佛”,由此“摄护信心”。修持念佛、念法、念僧等法,便可得度。这的确助长学佛者修正佛法的信心。让学佛者深信,仰仗三宝之力,必能离苦得乐,乃至究竟解脱。

  佛陀在《杂阿含经》中有多处教导弟子众,修念佛等法。卷二十(第五五四经)为重病缠身的词梨聚落主长者和(五五五经)的八城长者等讲述修念佛等法可除病苦;卷三十(八五七)、(八五八经)对难提长者(八五九经)对梨师达多弟兄,说修忆念佛事等法;卷三十五对将要行于旷野中的商贾,说行持念佛等法,可度脱旅行中的恐怖。乃至在卷三十五(九八一经)中教导独宿野外的比丘,受持念佛等法,可以克服内心的恐惧而得心安。由此可见,念佛、念法、念僧等修行方法,是佛陀教法中较常用的一种。可直接而又方便地修持,成就快而稳当。因此之故,修念佛等法,自然成为一般学佛者乐于受持的修行方法。

  综上所述,可以得知,阿含经中的念佛方法,是开佛教念佛法门之先河,大唱易修易证之妙行。佛陀于经中所开示的念佛、念法、念僧等修法,令众闻而思修,修而证果。这一教法,的确殊胜无比。虽然有人认为这是小乘的念佛方法,但是谁又能肯定大乘念佛法门不是在这基础上奠定的呢?撰写此文,并无意将小乘佛法的念佛等修法,等同于大乘的念佛法门。只是想让学佛者,大略了解南传佛教阿含经的念佛方法而已,并以此证信佛陀一代时教中,念佛法门的无比殊胜性。

****************************************************************************************************
自從土城承天禪寺廣欽老和尚,於一九八六年圓寂後,佛教宗門正法,當時已算是完全中斷了。為何這麼說呢?因為印順法師所主張的「人間佛教」思想(他的《成佛之道》一書其實是抄襲自宗喀巴的《菩提道次第廣論》),把佛教世俗化、淺化,再透過慈濟及佛光山的弘揚,佛教無形中已經普遍被認為只是做醫療、資源回收、訪貧濟貧等等世間善事而已;而人間佛教的法義,也因為否定了涅槃本際以後,成了無如來藏本際的緣起性空的斷滅見,完全悖離了真正的解脫道法義。又如法鼓山及中台山,把常見外道所說的「常住不壞的意識心」,當成真心來教導四眾弟子,認為意識一念不生時,或是意識放下世間煩惱時,就是佛法中所說的如來藏或真如心,並且附和藏密應成派中觀「意識不滅」的理論來弘傳。因此,四大山頭現在弘揚的所謂佛教,都是表相佛教,其實已經把佛法淺化、世俗化、學術化、外道化了。

更有甚者,新竹鳳山寺福智菩提道次第廣論團體,承襲西藏喇嘛教應成派中觀思想,不但把佛法淺化、世俗化、外道化,更進一步鬼神化、商業化。以上各大團體,瓜分了整個台灣佛教界的資源,又從法義上簒改佛法的勝妙法義,將台灣佛教變成與一神教、道教、民間習俗等沒有兩樣,把佛法三乘菩提的修證棄之不顧。


佛陀三轉法輪的本意,從阿含解脫道、而般若中道觀、到方等唯識種智,由小乘而中乘、到大乘,從淺而深、到甚深極甚深。苦口婆心說法四十九年的成果,不久將會蕩然無存,除非能把他們偏斜、扭曲之邪見全面導正扭轉回來。




-----------------------------
摘自《廣論的平議》正覺電子報 第 40 期


****************************************************************************************************

宗喀巴之《菩提道次第廣論》也是顛倒的道次第,譬如說,宗喀巴以為後二波羅蜜多就是奢摩他與毘缽舍那,把奢摩他法當作禪定波羅蜜多,把毘缽舍那法當作般若波羅蜜多;宗喀巴不知道他自己所說的奢摩他與毗缽舍那,都不是世間修證四禪八定之法;他在《菩提道次第廣論》中說的止觀,也都是印度教性力派的男女雙修世間法,是通性力派外道法的。宗喀巴又把依於五蘊十八界才能存在的緣起性空,當作真實佛法;他不瞭解五蘊十八界法是因緣所生,是會壞滅的,不是真實法,認定享受淫樂時的意識是常住法;而緣起性空只是利用語言文字,作為解釋蘊界處及世間諸法的緣生緣滅現象而已,所以緣起性空是蘊處界等現象界相應的法,與超越現象界的法界實相並不相干。又宗喀巴否認真實存有、真實可證之阿賴耶識,他把阿賴耶識說成是接引外道及初機學人之方便說,印順的《成佛之道》即是承襲自他的邪見,他們卻都不知道阿賴耶識心體是整個佛法的中心、法界實相智慧的根源,他們更不知道宗喀巴的《密宗道、菩提道次第廣論》所說雙身法的樂空雙運與四喜境界,也都是要從阿賴耶識心體中才能出生的;當宗喀巴否定了阿賴耶識心體時,他的二種道的《次第廣論》所說的全部內容與境界,都將會成為子虛烏有的戲論。

宗喀巴又不知道意根就是末那識(印順承襲他的錯誤思想以後也是如此),堅持將古天竺假冒大乘菩薩身分之安惠論師所提出的六識論邪見認作是正法,又把末那識排除在十八界法之外,使圓滿的十八界法變成殘缺的十七界法。宗喀巴又把第六意識當作生死流轉之主體識,認為意識可以去到未來世,堅執意識常住不滅,故又成為常見外道,仍是未斷我見的凡夫;他不知道意識在眠熟無夢時、昏倒悶絕時、真正死亡時、無想定以及滅盡定中時,都是會斷滅的,滅後必須依阿賴耶識為因及等待其他助緣才能再次生起。又因宗喀巴對實相心的無知,更未曾證得真正實相心,他把意識不起一念時誤認為是空性心,明文主張意識能生一切法,認為是一切法的根源;但意識其實是生滅法,故他所說的法又都是無因論的斷滅見:雙俱斷常二種外道邪見。

宗喀巴又把 佛三轉法輪增上慧學之深妙法貶為不了義,而把其誤會般若諸經說為無上無容的究竟了義正法,這又違背《解深密經》中之佛意; 佛於《解深密經》中曾經說過,三轉法輪的唯識諸經才是無上無容的究竟了義正法。宗喀巴又不懂般若經的真正意旨,他以為般若經只說一切法空,以意識心觀察一切外法皆空而意識不空,就是證得空性;他卻不知道般若經除了講說蘊處界一切法空外,還說有一個真實不空的實相心,所謂證空性,就是要觸證這個實相真心,才叫作證空性;並且還要觀察意識心也是無常生滅的無常空。

宗喀巴也不懂《解深密經》所說:「我依三種無自性性密意,說言一切諸法皆無自性。」就斷章取義說出「無自性能生一切萬法」、「無自性生就是無生」等等邪見。宗喀巴又不具禪定之證量,《廣論》所說的禪定修證過程,一字不漏的抄自《瑜伽師地論》,然後加以扭曲解釋,完全沒有自己的實證證量;他不瞭解聖 彌勒菩薩《瑜伽師地論》的義涵,以致說法時錯誤百出。

宗喀巴又認為顯教不究竟,一定要入密咒乘才究竟,而密咒乘的無上瑜伽卻是男女雙身修法,是世間最粗重鄙俗低下之法;想要詳細瞭者,可以參閱宗喀巴《密宗道次第廣論》,即知他以種種暗語詳細解說男女雙身修法。

《菩提道次第廣論》的後半部所說止與觀,也都是這種男女雙身修法。宗喀巴如是種種不如理、不如法的邪說邪見,如是誹謗三寶之事實,不勝枚舉,筆者將會在本書中一一提出並平議之。而未斷我見的凡夫宗喀巴,還被藏密外道尊稱為大師、至尊;還以邪見著書立說,斷送眾生法身慧命,誤導後世學人走向下墮三塗的不歸路;其罪過之大,若非無間地獄罪報絕難酬償,故為救宗喀巴之徒眾及此世後世學子,不落他的菩提道與密宗道二種《廣論》的邪見深坑,應當舉出其邪謬處辨正之。




-----------------------------
摘自《廣論的平議》正覺電子報 第 40 期


****************************************************************************************************
永明延壽禪師在《萬善同歸集》所言,完全切中喇嘛教的要害,他說:

只學虛頭,全無實解,步步行有、口口談空,自不責業力所牽,更教人撥無因果,便說飲酒食肉不礙菩提、行盜行婬無妨般若;生遭王法,死墮阿鼻,受得地獄業消,又入畜生餓鬼,百千萬劫無有出期。……

若不去婬,斷一切清淨種;
若不去酒,斷一切智慧種;
若不去盜,斷一切福德種;
若不去肉,斷一切慈悲種。

三世諸佛同口敷宣,天下禪宗一音演暢,如何後學略不聽從,自毀正因反行魔說?

只為宿薰業種,生遇邪師,善力易消、惡根難拔,豈不見古聖道:見一魔事如萬箭攢心,聞一魔聲如千錐劄耳,速須遠離,不可見聞。各自究心,慎莫容易。


****************************************************************************************************

《中道之歌》

「或於一念不生心_____以为本来真面目

 或言作主明白心_____当下即是汝真心

 内观妄念生灭起_____不起妄想以为禅

 远离喧闹修禅定_____以为禅定就是禅

 话头话尾搞不清_____自问自答唱双簧

 一句佛号唸到死_____不知次第与转折

 妄念净念分不清_____不懂有相与无相

 表义显境分不清_____不懂第一义谛理

 以为佛号唸不停_____即是一念常相续

 以为佛号唸不停_____能见十方一切佛

 以为佛号唸不停_____能见自性弥陀佛」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