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20日 星期日

密宗的诛杀法

密宗的诛杀法

[轉載]

诛杀法是西藏密宗特有的一种法术。诛杀法即是藏密的喇嘛以咒术、巫术,驱使藏密的“护法神”(邪鬼邪神)杀死所要诛杀的对象,或令其短寿。所要诛杀的对象,依近代藏密大师贡噶上师所秘密传授的“藏密戒本”记载有十种,摘录如下:

1、与三宝为敌者(杀之)。
2、与上师为敌者(杀之)。
3、坏根本戒者(违反藏密十四根本戒者(杀之)。
4、有邪见者(不信密法者杀之)。
5、藏密之徒修无上密法灌顶及修男女双修法时强入者(杀之)。
6、危害国家人民者(杀之)。
7、恼乱静修者(恼乱藏密师徒静修密法者,杀之)。
8、往畜牲道者(被藏密之徒主观认为此人所造之业应往生畜牲道者,可先杀之)。
9、往饿鬼道者(被藏密之徒主观认为此人所造之业应往生饿鬼道者,可先杀之)。
10、往地狱道者(被藏密之徒主观认为此人所造之业应往生地狱道者,可先杀之)。

可见,藏密的诛杀法,所诛杀的对象是破坏密法以及冒犯从上师的人。

藏密喇嘛行使诛杀法的过程,如《苏悉地羯罗经》所载密教的喇嘛的诛杀手段,略说如下:

“作法的基本方式叫做阿毗遮噜迦。作法时,先供养大忿怒金刚和他的眷属,作法的人(喇嘛),用水洒湿赤衣或青衣着身上。如作极忿怒事,用自己的血洒衣使湿,以右脚踏左脚上,面向南,一目向左斜,一目向右斜(怒目不齐),睛眉间起皱纹,紧咬牙齿,作大声音。一天分三次,取黑土涂坛(曼茶罗),或用驴粪,或驼、羊、猪、狗粪,或烧死尸灰。给坛神献赤色香花,或献青色臭花,或献诸谷麦豆之糠。于黑土地穿三角炉,一角向外,三角中间各长二十指,深十指,以烧尸灰涂之。炉底放烧尸灰或用诸糠,或用炭。又用毒药诸粪芥子及盐作成仇人形,一片片割下来烧掉。或用左足踏仇人形心上,割取碎片焚烧,或用仗鞭打,或用皂英刺遍打仇人形全身。说作阿毗遮噜迦的作用是,仇人自相分裂,或迁移到别处,或亲人相憎恨,或仇人得重病,或眷属离散,或变成顽愚。”

藏密还有专治偷窃的诛杀法,如当发现东西被偷的时候,作法的喇嘛发起瞋怒,按照阿毗遮噜迦法,作护摩烧法,于地上穿三角炉,用已身血,或用苦谏木,或用烧尸残柴,放在炉中燃烧,火烧起以后,用烧尸灰和己身血继续焚烧。又用毒药、己身血、芥子油及赤芥子作成偷者形,作法喇嘛坐形上,用左手(喇嘛教徒以左手为贱)片片割折偷者形。如偷者恐怖,亲自送还偷窃的东西,便应叫他无畏,给他作扇底迦法(息灾法),否则偷者必死。作法的人不分被偷的钱物多少,一律用诛杀法使偷物人身死。

藏密之徒在行诛法时,一般于夜间行之,并不许他人观见,如陈建民上师在《曲肱斋全集》(三)中所说:
“息增二种火供,可容人参观。怀法所用供品,恐人批评(以生鲜之血淋淋五肉及五甘露作供品,怕人看见,遭到批评);诛法所行各法,恐被泄漏(行诛杀他人之法,皆不欲为人所知故),宜避免他人参观。诛法常在夜间行之。”

藏密之徒,使用诛杀法诛杀他人以后,需要作三件事:

一者,要用迁识法,观想被诛杀的人的灵魂往生极乐世界(其违背佛理处,参考《不禁酒肉之密宗》一文中藏密鼓吹吃肉能令被吃的动物超度到极乐世界一段)。

二者,念百字明消罪。藏密的诛法虽然是虚妄之法,但密宗诸人信以为真,故主张不得挟怨报复而行诛法。藏密行诛法之后,应念百字明消罪。其实,诛杀他人后念百字明者,根本不能消除过失,百字明乃是鬼神所传的法,绝无功德能消他人过失。

三者,需要用“浊食”供养为其驱使的“护法神”。

所谓的“浊食”,即是“五肉”“五甘露”等,五肉为“狗肉、牛、羊、象及人肉”,五甘露为“尿、屎、骨髓、男精、女血”。密宗以咒语、浊食所驱使的“护法神”其实不过是藏地的罗刹、山精、鬼神、夜叉等欲界低级的邪鬼邪神,故他们喜欢血食以及人类淫液精气等污浊之物。藏密作法之人以这些污秽之物供养邪鬼邪神,才能驱使他们为作法之人服务。


因此,藏密的诛杀法不过是民间的巫术,自然没有什么效果了,尤其是对正信佛教的佛弟子(因佛弟子身边都有威德极大德护法神守护)。如四世达赖喇嘛用诛杀法诛杀第悉藏巴彭措南杰,第悉藏巴探知后大怒,四世达赖喇嘛反而被彭措南杰暗害,终年28岁。四世达赖喇嘛死后,还被彭措南杰下令禁止转世。再如在解放军解放西藏时候,达赖喇嘛等密宗的上师,甚至用诛杀法来诛杀毛泽东主席,可是结果如何呢?正如宣化上人在《生命不是钱》中所述的一样:“……第三是好名。有些人觉得自己的名誉不够响亮,故意去弄个鼎鼎大名的名堂来。但是,他把名字弄响了,一下子就死了。就拿毛泽东来说吧,他可说是名噪一时,简直比神更有力量,全中国的人民都要摇著他那本小红色册子,就连达赖喇嘛的咒也不如他。达赖喇嘛虽说会念咒,但与毛主席一相比,其咒也不灵了,至今仍然是流亡政府,身为难民。又如卡玛巴大宝法王,在生时喧赫一时,处处为人灌顶灌脚。其实,灌项即是为人洗头,灌脚即是为人洗脚,以法王的地位,为何要做这样的事呢?今时密宗非常流行,很多人相信其咒力灵验。但是,有头脑的人就应该去体会。达赖喇嘛的密宗,再灵也斗不过毛泽东。我每次去马来西亚等地弘法,发觉很多人被喇嘛下降头。证据明明摆在眼前,仍然行人要盲目追从,真可谓愚不可及也!有人说:“法师!你不要开口就骂密宗,我最爱修密宗!”好吧!既然如此,我再也不说了。”                         



结论:藏密的诛杀法,完全和佛教的慈悲精神相违背。佛教都是以大慈大悲的精神以及教义来感化教化众生,从不使用伤害众生的手段。如天魔波旬在菩提树下阻碍悉达多太子成佛,还到处骚扰佛弟子修行,甚至极力地让世尊早日入灭,即便是这样,佛菩萨、护法神也没有诛杀他。佛教经文记载,有时候菩萨、护法神故意示现 “杀死”恶人,其实所杀的恶人也不是真人,而是佛菩萨以神通幻化出来的假人。所以,藏密的诛杀法是藏密之徒为了延续其淫邪法义的一个邪恶的手段。遭到正信佛教人士的唾弃是迟早的事情。



****************************************************************************************************
[轉載]

西藏的密宗在唐代形成以后,因为地处偏远地区、语言不通等原因,汉地佛教界和藏密一直没有接触,故历史上一直没有高僧大德出面破斥密宗邪见。

直到民国期间,随着藏密的班禅、诺那、贡嘎等喇嘛“活佛”来汉地传法,汉地佛教界和藏密有所接触,对藏密的密法才有所了解以后,如是才有印光大师、虚云老和尚、太虚大师……等等大德,从不同的角度层面,破斥过西藏密宗的邪见。

可惜的是,因为时局等原因,对于藏密的破斥并没有形成气候。新中国成立以后,佛教刚刚着手发展,却又经历文化大革命等劫难,八十年代,拨乱反正改革开放以后,佛教界又面临的是百废待兴的局面,故国内佛教界自建国以来,一直没有机会反思西藏密宗的法义到底是正是邪,对于藏密也没有采取一定的措施。

其实,国家政府于西藏密宗的现实危害并非不知,因为国家坚持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不过多干预宗教人士的信仰活动,再加上达赖喇嘛出逃后,一直从事分裂祖国的行动,这给中央处理西藏的宗教问题,带来了一定的难度。

故国家从大局出发,为了创建和谐社会,宁肯用一个较长时间,在西藏普及基础人文文化,逐步地引导藏人走出西藏密宗的误区,使密宗的信众能回归到正信佛教的正常轨道中来。如今我国政通人和,时局稳定,国家努力建设和谐社会,正是佛教界协助国家研究藏密、揭露藏密邪见的好时机。

目前,佛教的出家法师、居士们,不应因为自己没有阅读过高僧大德的破斥藏密的著作,不知道印光大师、虚云老和尚、太虚大师、印顺法师、宣化上人、圣严法师等人对于藏密的态度(当然他们仅仅是出面破斥藏密的佛教界人士中的一小部分),就想当然的以为高僧大德都认同藏密。

密教兴,佛教亡,是历史的教训。佛教的法师、居士们即是穿如来衣,食如来饭,即是信佛学佛,当思谋报四重恩——三宝恩、父母恩、众生恩、国王恩,故在确认藏密是正是邪以前,应理性谨慎地对待藏密,不应目光短浅,为了这一生的名闻利养而攀缘藏密的“活佛”“法王”,而随喜赞叹西藏密宗,以免无意中犯下直接或间接协助藏密破坏佛教正法的大恶业,以此招致未来世的恶报。

****************************************************************************************************
圣严大师著作《学佛群疑》中如是评价喇嘛教所继承的密教:

密教是什么?
    根据密教的传说,密教是由大日如来卢遮那佛,传金刚萨埵,住于金刚法界宫,成为第二祖。释迦世尊入灭后八百年,有龙猛菩萨出世,开南天铁塔,向金刚萨埵面受密法,成为第三祖;再传第四祖为龙智;再过数百年,龙智七百岁,传第五祖金刚智,那就是中国唐玄宗开元年间,来华的三位密宗高僧的第一位。所以密教不是释迦世尊所说,而是直接由法身佛所说;因为法身不说法,故称密教的传承为密法、根本心法或无上大法。密法由凡夫传承是不可能的事,因此而称密宗的传承者为金刚上师、大成就者。

  但从佛教的历史看,密教的起源是印度的民间信仰,最后发展成密教或密乘,则属于印度晚期大乘的事。它以佛教大乘思想的理论为基础和根本,引进了印度教的观念和修法。

  密法可分为杂密、事密、瑜伽密和无上瑜伽密。杂密类似民间信仰,事密已经有组织化,瑜伽密跟禅定相应,无上瑜伽是跟当时印度教的性力派结合而完成。所谓性力,即是以男女性的交媾,两性双身双修,成为方便和智慧的圆满集成。以女性代表智慧,以男性代表方便。这种思想和中国道家的房中术(又名御女术)是一样的,不是根本佛教的修行方法。

  佛教以离欲为根本,无上瑜伽却要透过淫欲的事实以达解脱的目的。所以,后来西藏的黄教教祖宗喀巴,加以改革,予以废除,禁止以男女的性交行为做为修行的方法;但其他各派依旧采用,他们为了所谓合理化,必须先炼气、脉、明点,然后才能实施所谓双修的法门。

  密教本身是以当时印度的时代背景和后来的西藏环境而形成的,我们不能说西藏的密教不是佛教,除了无上瑜伽的这部分,他们的教理和行法,组织严密,层次分明,特别是在教理方面,以中观为根本,以瑜伽为辅佐,这是中国佛教所未见的。他们对于僧侣的训练和教育,也极其严格而有系统化、层次化,所以有坚定的信心和一定的法门。但在蒙藏地区,称为活佛的,也未必一定有修证及学问。

  密教的上师,就是法的传承者,是直接从金刚萨埵,或者是佛的法身,传承下来的,不能自称为上师,必须师师相承、口口相传,必须修完一定的坦特罗,而有传承者承认他已得了大成就,才可以成为上师。绝对不是鬼神附体、无师自通,不是仅懂得一些咒语,表现一些灵异,就能够自称为上师的。

  问题也出于此,密教的源头,开始便是如此,这使得佛教无法保持门庭的清明,任何人均可能假藉佛菩萨的降示而自称为上师。不过在西藏,因其已有严密的制度,不易滥冒,所以,还是可行。而西藏以外的地区,藏密各派的领袖和组织的力量,已经无法达成鉴别、鉴定和监督的责任,以致密教风行之区,上师纷纷自立。

  在西藏最早传承密宗的是在家人,比如莲花生大士,是红教的创始祖,传说中他是有妻子的,以后红教的喇嘛、上师也都是在家人,所以上师由在家人担任,是为西藏的特色。他们皈依四宝,也就是佛、法、僧之上,加上上师;三宝不重要,上师才是信仰的中心,他就是本尊、就是佛,而代表佛的报身,若不通过上师,便无从接受佛法,此虽有密教自己的理论,却为显教所不承认。它类似于神教的天使和上帝的代言人身分,与平等的佛法不相应。

  上师也有女的,在西藏已是这样。但现在也有人说,男性的弟子,若想修无上瑜伽时,最好上师本身是女的,因此,就有称为上师的女性,藉口传法而跟男性弟子发生淫。乱关系的情形。
  上边已经说过,以男女性行为做为修持的法门,不是佛法,非清净法,对我们的社会而言,也是一种应该禁止的事。所以,自古道家修房中术,必有房外的护法,必须财力与势力兼具之人,才能做到;普通的道士,没有这个力量,否则淫风所至,绝非社会之褔。虽然,他们修持者本身,不以此为淫.乱,而是达到身心统一、内外统一、男女界限统一的目的,不是为了满足性的快乐和享受;但在中国,始终没有将之当作正大光明的一种修持方法。而所谓统一也只是暂时的统一,属于一种忘却小我自我中心的情况,并没有达到断除烦恼的程度,当然没有解脱,更没有成佛。

  一般所谓即身成佛,在中国天台宗也讲到成佛有六种层次──理即佛、名字即佛、观行即佛、相似即佛、分证即佛,乃至于究竟佛。若说一般众生就是佛,是理即佛;学佛之后,已经知道自己是佛,是名字佛;开始修行,称为观行佛。因此,密教的即身成佛之说,也就不足为奇。若一修密法,略有觉受就能成为究竟佛,这在密教自己也不会承认;如果是的话,最多是观行佛。连宗喀巴、达赖喇嘛也不会承认自己是究竟佛。

  对密教而言,气、脉、明点,极为重要,这是印度瑜伽术的共同要求,修定必须健康、强身,利用打坐或观想方法,达到气脉畅通,也是内外道的共同现象。所谓明点,和道家所说的还精补血、还精补脑有类似之处。精力充沛而能气定神闲、头脑灵敏、身心舒畅。显教的禅者,虽不蓄意去修炼这些道术,也会有类似的现象发生。

  密教的修法,重于身体的所谓即身成佛,和道家的所谓羽化豋仙和白日飞升,同样是以肉体的转变为修炼的目标。可是从佛教的根本观点而言,色身是五蕴假合而成的幻法,所以称为无常法,既是无常法,必须解脱;若执着无常法的身体为修行的终点,那仍在生死当中,而不出三界。所以,禅宗称修炼这些法门的人为守尸鬼;纵然传说中的龙智活到七百岁,正像中国道家传统中的陈搏活到八百岁,终究难免一死。所以,佛教不否定气、脉、明点的作用,也不肯定气、脉、明点的必要。

  至于西藏喇嘛和南传上座部比丘,不拒肉食,甚至必须肉食,这是受他们社会环境和自然环境的影响而成,我们不必苛求。西藏喇嘛当然知道基于佛陀慈悲的教义,不应食众生肉,但是为了生存和适应环境的原因,因此,制造出了种种似是而非的理由和推卸责任的托词。例如宣称吃众生肉,便结众生缘,特别是被成就者所吃,即可转畜牲身为佛身和菩萨身,也就是畜牲的身体,成为修行者肉体营养的一种转变。同时又说,以咒愿力,咒愿被吃的众生,可使之离苦得乐。但事实上,修行者未必是大成就者,所有的修行者全体肉食而为所有被吃的众生超度,这实在是极大的问题。当然,以密教的立场,大成就者已经得大解脱,无所谓食肉与不食肉。

  肉食者死后火化也有舍利子,此与肉食否无关,也与解脱否无关;凡是修定,或是凝心、摄心而达到修身目的的人,烧了会有舍利子。通常说,要修持戒、定、慧三学的人,才有舍利子;但是舍利子本身是人体分泌物的结晶和凝结,它有若干程度的神圣和神秘,为佛教徒所重视,但未必是佛教徒的大事,解脱生死才是根本大事,因为这还是属于界内色身的变现,终究不出于无常的范围。
  所以,在佛灭火化之后,大迦叶尊者,号召五百大阿罗汉,共同结集佛的法身舍利──诸部经律,而置佛的在家凡夫弟子们去争抢佛的肉身舍利之事于不顾。可见肉身而得舍利,自始受到凡夫的重视,而为圣者所忽视。

今日的附佛法外道及自称上师的神鬼教,都有密法密传之说。在印度的各派外道中也有这种现象,比如现在流行的超觉静坐,就有它的字诀密咒,台湾的一贯道也有五字诀。对正常的社会而言,这种密法的流传,是不健康的现象。(圣严法师著《学佛群疑》)

****************************************************************************************************
印顺法师于《北印度之教难》一文中,对藏密所认之“殊胜”的密法的实质揭露如下:

“(印度晚期佛教密教化以后)如罽宾(古印度国名)比丘的作风,却是西藏喇嘛式的,把此男女情欲神秘化,把它作为修行佛法看的。他们公然的拿佛法做淫乱的媒介,掩护他们的罪行,竟然向女人要求:‘彼应与我’,要女人将身体贡献给他们,因为这是‘如来咐嘱汝’。他们伪造佛说,以为佛要女人将身体供养他们。女人在信仰佛教的热情下,听说这是佛说的,这是无边功德的大供养,又是顶好的佛法,于是乎上当了。‘如己家无异’,即是俨同夫妻。‘我住于此十年勤求,犹尚不能得是诸法:如汝今者,于一夜中已得是法’。这是什么?这就是七世纪以后,印度佛教公开而冠冕堂皇的无上瑜伽——双身法、欢喜法。从前,元顺帝的太子,起初对于顺帝在宫中,男女裸居的实行演揲儿法——秘密的双身法,不以为然。顺帝劝他,‘秘密佛法可以益寿’,于是派西番僧教他。太子试验一番说:‘李先生教我读儒书,许多时,我不省书中何意。西番僧教我‘佛经’,我一夕便晓’(见《元权衡庚申外史下》)。这一夕便晓的秘密佛法,即是‘如汝今者于一夜中已得是法’。这种男女交合的欢喜法——近于中国道家的御女术,以运气摄精为核心,当然还加上几多仪式与多少‘高妙’的佛学。在密宗,不但男人要经老师的秘传,女的被称为明妃,也得施以训练。这样后期佛教泛滥不堪的欢喜法,佛教中早已存在,此经即一明显的证据。(佛预记法灭因缘的《大威德陀罗尼经》。)”

印顺法师又言:
“此种男女交合的秘术,早在佛教僧侣中秘密传授。本来,性欲与生俱来,为一般人极平常的事实。然自古以来,即有神秘崇拜的,与神教相结合。佛教本为厌离尘欲而出家者,等到佛教普遍的传开,没有厌离出世心的(人)滥入僧团,变态的性心理,不期而然的促使与外道固有的性欲崇拜相结合,构成此一夜便学会的佛法。然起初,在佛教僧团是不能公开的,被呵责的,驱逐的;即在大乘流行的时代,也还如此。如《大威德陀罗尼经》,即对此痛恨说:‘此是因缘,灭正法教’。日本的密宗,还在攻讦立川派为左道。这(双身法)要到七世纪后,才慢慢的后来居上,冠冕堂皇的自以为佛教的最高法门。罽宾佛法的被灭,隐着这一段史实。罽宾史说:佛教行者以魔术诱拐王妃,即是这样的魔术,这样的诱拐;潜入王宫也是为了此事。他们并不自以为淫乱,还自以为修证受用呢?罽宾佛教,一度断送在这般人身上。”(摘自印顺法师著作《北印度之教难》)
****************************************************************************************************
《大乘理趣六波罗蜜多经》卷10:【赖耶为依止,诸识从彼生,能起漏、无漏。】

七转识都是如来藏阿赖耶识所生,依阿赖耶识而起有漏法与无漏法。

那就很明显:有漏有为法、无漏有为法及无漏无为法都是依止阿赖耶识方能生现。

所以第八阿赖耶识是一切有为法与无为法之因。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