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18日 星期五

《敬陈全国各佛学院院长及教授师之公开信》

*《敬陈全国各佛学院院长及教授师之公开信》*


大德 院长、教授师共鉴:

时序推移,腊月已届,伏惟 大德身心康泰,菩提智增,烦恼损减。尝闻:「各佛学院教授佛法概论、佛教思想史、中观般若、阿含佛法、唯识种智等,多以印顺法师著作思想作为教材。」闻之令人忧心忡忡,不能无言:故书此函,上陈 大德,陈述管见,兼作呼吁,恳请 大德拨冗费心探究:应否继续以印顺法师著作,作为佛学院教材?

愚意应当早弃印顺法师著作,改选余师正见之作。缘因印老思想偏邪谬误,处处违逆 佛意,举之不尽,实不应选为佛学院之传法教材也。仅粗举其大谬数端,以证其邪:

一者,印老谓无七识八识,谓此二识因于部派佛教之演变发展过程,而由 佛灭后数百年之弟子所创:先建立第七识,后立第八识。故印老主张此二识唯名建立,非是可证之法,故主张佛于四阿含中唯说六识,未说七八识。然我 世尊于四阿含中,早已处处说有七识八识,印老不解佛意,妄谓为无;拙著诸书已处处举证阿含 佛旨,证有如是二识,非是空言。今观印老诸书处处错解四阿含经旨,非真佛法也,敬请 大德一一鉴察。

二者,印老谓般若之主旨为一切法空,故将般若定义为性空唯名。然般若诸经佛旨,乃是说明法界实相:菩萨心、不念心、非心心、无心相心;以如是心为法界实相,具载于诸般若经中,非以「一切法空」之「性空唯名」为法界实相也。性空唯名即是戏论故,一切法空同于断见外道故,无关第一义谛实相般若故。般若诸经则以诸菩萨所证之「非心心」为法界实相、为一切佛法之本;依此实相心之不生不灭不断不常--等中道理,阐明蕴处界及一切法空,才是实相般若。一切法空同于蕴等缘起法之性空, 佛已具说于四阿含诸经中,不劳再以般若重说之也;是故般若诸经乃是宣示一切众生法界之实相;菩萨所证无心相心 如是才得名为第一义谛之般若也,外于此心则无般若可言可显。今观印老诸书,处处错解般若诸经佛旨,复又不信般若经为佛口亲说,则其所说,非真佛法也,不应选为佛学院之教材,敬请 大德鉴察。

三者,印老否定七识已,则四阿含众经应当一一改写,则佛语成妄。此谓 佛于四阿含众经中,处处说十八界法以破常见外道;既有六根六识,则已显示有第七识也,意根是心故,合六识则成七识故。若无第七识,则十八界唯余十七,佛语应妄;故知印老否定第七识之说,违背佛意。复次,此七识心摄在「名色」之名中,佛复处处说「名色缘识、识缘名色」,则已说有第八识也;是故印老否定第八识之说,完全不符阿含佛旨,不应以其著作为教材,以免误导学子,敬请 大德鉴察。

四者,若如印老否定第七识者,则人眠熟即同死亡,眠熟时六识俱断灭故,已断灭无法不能自生故。譬如吾人不能自生,要假父母方生吾人;意识灭已未复生前乃是无法,无法不能自生,要假第八识因及意根法尘为缘方能生起;是故 佛说「意法为缘而生意识」,若无法尘及第七识意根为缘,则翌晨不应复有六识生起,则印老否定第七识意根,岂唯违背佛说,亦违世谛。若如印老别立恒常不坏之「意识细心」为能生六识之主体,则此意识细心已具意根之体用,则已显示有第七识也,不应否定之。复次, 佛既已说有意识及意根之体用,则印老将此体用别立意识细心之名,而否定第七识意根,则无实义,犹如俗语所说「自找麻烦--没事生事」,多此一举。复次,意识细心仍是意识,不应意识能生意识。复次,意识灭已,既有意识细心常住不灭,复不具意识见闻觉知之分别作用,由此二缘,不应将此细心附于意识之下而立为意识之细心,此细心乃意识之根源故,应名意根;既如是,则不须印老否定第七识意根,别立意识细心也。复次,意识细心若是意识者,不论如何微细,皆以意根法尘为缘而后能得生起,此是一切佛门学人之共识,亦是四阿含诸经佛口亲说;既有意根,则有七识,印老何能否定之?复次,印老建立「不可知、不可证之意识细心」为三世轮迥之主体识,然 佛已说有「名色七识」所缘之识--第八识,而此识现前可证,一切禅宗悟者皆现前触证之,并亲领受其运作及体性,不须印老别立不可知、不可证之意识细心也。如人舍弃父母所指示屋中黄金,不肯入屋觅取,却向屋外别立不可寻得、子虚乌有之幻想物为黄金;印老亦复如是,舍弃 佛说可以亲证之第八识如来藏,外于如来藏,别立子虚乌有之意识
细心为轮回之主体,非智者也。复次,佛法非是虚妄建立法,必定现前可证,唯除因缘未熟者;故印老所说不可知不可证之建立法,即非佛法,故印老所立意识细心,非佛法也。既非佛法,则不应选作佛学院之教材,敬请 大德鉴察。

五者,印老否定《华严经》及三转法轮诸唯识经所说三界唯心思想(佛教学术研究者称之为本体论),堕于断灭空;又恐人责彼为断见,乃别立意识细心作为三世轮回之主体识,仍然不离本体论--仍以意识细心为有情轮回生死之本体。以己别立之本体论,而否定他人本有而与己无异之本体论,真乃多此一举、标新立异,荒唐之至。今观印老别立意识细心为有情轮回三界之主体识,则证三乘经典所说「三界唯心」之真常唯心思想(本体论)无谬,云何印老所立「不可知、不可证之意识细心」可说法正?云何指责 佛说「可知可证之第八识如来藏」法邪?无斯理也。若如印老否定第八识者,则二乘无学入无余涅盘时,便成断灭空,断灭空之涅盘绝非佛法; 佛已于四阿含中说无余涅盘非是断灭空故, 佛说无学圣人灭尽十八界入涅盘时,尚有涅盘本际不灭故。十八界名色俱灭后,若不许有第八识离见闻觉知、亦不思量,而独存不灭、不复受生,则无余涅盘即成断灭空。然 世尊于四阿含中说涅盘有本际、实际、如,故不许比丘说涅盘后是断灭空。今者印老否定本际第八识心,则其涅盘成断灭空,则同断见外道之涅盘,非真佛法。既非佛法,则不应选为佛学院之教材也,敬请 大德鉴察。

六者,增一阿含中,已曾说如来藏,非未说如来藏,不可妄谓如来藏是唯有三转法轮诸唯识经所说者,是故印老否定第八识如来藏之说,名为邪见,悖 佛旨意。复次,印老将如来藏识与阿赖耶识建立为二,依此邪见而主张「后人将如来藏与阿赖耶识合流」,实违佛旨。第八识有多名:心、识、所知依、非心心、不念心、菩萨心、无住心、无心相心、阿赖耶、异熟、庵摩罗、无垢识、如、真如、实际、本际、涅盘、有分识、穷生死蕴、如来藏、爱阿赖耶、乐阿赖耶、欣阿赖耶、喜阿赖耶、如来、我、真我、阿陀那、种子识、净无漏界、法身、法性--等;如是多名皆同一识,即是阿含经所说如来藏也,不可因有多名,便谓为多心也。如一花三名,不知者便谓三名为三种花;印老亦如是,谓如来藏与阿赖耶为二识,便谓后人将阿赖耶识与如来藏合流为一也。印老以如是误会错解之邪见作为研究佛法之原则,据以判断佛法,妄断佛教思想之发展,诬谓七识八识非为佛说,遂有种种违逆阿含佛旨之邪见著作,用以误导众生。如是种种著作,处处悖逆佛意,非我佛教之佛法也,不应取来教导学子,敬请 大德鉴察。

七者,阿罗汉入灭尽定中安住数日,六识俱灭,息脉俱断,若无七八识住身,云何数日后身不烂坏又复出定现起六识?复如外道、凡夫,入无想定中,六识俱灭,息脉俱断,犹如人死;然身不坏,数日后又复出定,非如人死随即僵硬败坏。是故 佛说二无心定中「身不烂坏,识不离身」;若如印老否定七八识者,则「无心定中不离身识」之佛语即成虚妄,二无心定中六识俱灭尽故;是故印老之见邪谬,彼主张七八识为佛教发展演变过程中,由后人先立七识,再立八识--是由佛教思想演变发展而渐立者,名为妄说。妄说之法即非佛法,不应取来误导佛学院诸学子也,伏请 大德鉴察。

八者,印老诸书所说「佛法」,处处归结为「缘起性空、一切法空」,否定涅盘本际之第八识; 佛说「缘起性空、一切法空」,则以涅盘本际之第八识为前提而说之,迥异印老之说,有别断见外道。今者印老继承密宗黄教所传月称、宗喀巴之应成派中观邪见,异于四阿含佛说;彼等否定涅盘本际之第八识,而说「诸法缘起性空、一切法空」,同于断见外道所说,不能实证缘起正观,非真佛法也,故不应以其思想作为佛学教材,不应将其邪谬知见灌输与佛学院诸学子,敬请 大德鉴察。

印老由于基本立论已偏,故所研究佛法、所推演佛法,随之步步皆邪,处处违背 世尊意旨。如是偏邪之大者,于其著作中,处处可检;其余小者,卒难一一举证,数之不尽,此函难以一一列举,今者但举大者八端,呼吁所有佛学院院长及一切教授师,正视此事,筹谋改正,莫再因循延迟。实因佛学院学子乃未来佛教之栋梁,将来亦多出家、为众人师,荷担如来家业,责任极重,影响深远,故不应以印老弘扬之应成派中观邪见而误导之;否则不仅令诸学子绝缘于三乘见道之外,亦将令二十年后之全球佛教全面堕入应成派中观之断常见中--同堕常见外道之意识心,以意识为常不坏心,则将与常见外道合流,佛教深妙正法必灭;若真如是,则昔年天竺佛教灭于密宗手中之故事,复将重演于三十、五十年后之娑婆。如是坏 佛正法,亏损 如来,其业之重无与伦此, 大德身为佛学院院长、教授师,直接参与此业,来世果报难可思也!愚思及此,为 大德计故,不能无言,乃造此函,上达大德,冀能警觉速谋补救之道,则佛教幸甚!学子幸甚!众生幸甚! 大德幸甚!

大德莫因愚之举陈「如来藏实有」,便责愚为「执着如来藏」,愚意乃在辨正此第八识实有,教化佛门中之断灭论者迥心,纯为佛教正法着眼,无着可言。如世尊踵随外道之后,遍至当时天竺各大城,以第八识破诸外道,不可因此便诬指世尊执着如来藏也;亦如龙树以《中论》预破应成中观邪见,亦如提婆、如来贤、玄奘等菩萨,遍历天竺各大城摧邪显正,皆以第八识如来藏广破外道常见断见,复兴佛法。当知亲证如来藏者,皆能现观自身及一切有情悉皆无我,不堕「十八界我、五蕴我」中,非如印老之堕于「意识细心我」中,不断我见也。

既证「五蕴十八界我」虚妄,纯由第八识缘无明种而生,已得「有情我」之缘起性空正观,云何可谓此人执着如来藏?我见尚不存,云何有「我」执如来藏?无是理也!而诸亲证如来藏者,又复现观如来藏自无始来离见闻觉知,从不思量一切法,具足无漏无我性;以常住不灭故, 佛于四阿含中假名为「我」,云何而有藏识之我执所执?无斯理也!是故愚造《真实如来藏》一书,非因执起,实为佛教正法永续流传,及为学人未来见道之缘而作;今日不能已于言,复作此公开函者,亦因于是;伏请 大德及早正视此事,速作筹谋,莫向他人诬愚造此函为「执着如来藏」也。

大德阅此函已,若仍不能了知印老之邪谬,则不可谓 大德是有智之人;若非智者,则是谬膺佛学院院长及教授之职。 大德阅此函已,知其偏邪,若仍不肯正视此一严重问题,续以印老偏邪之见而授学子,则是故意坏 佛正法,误导学子,亏损 如来。愚为佛教了义正法之永续流传,及救护学人远离印老邪见,为彼等后时见道而作因缘,今日作此明言之函,无复委婉,情非得已;尚请 大德见谅,起慈悲心,正视此事,莫令学子再被印老邪见所误,平实于此再拜顿首。

专此肃言,以达上听。谨颂 道祺

末学萧 平 实 谨陈 公元二00一年早春于喧嚣居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