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11日 星期五

古往今來第一邪師【印顺】

印顺的邪说之多,古往今來無人能及。

他對事情的判斷,並不建立在【修證】上,而是建立在有【殘缺的考證】上。

更可笑的是,他所謂的考證和很多歷史考證佛教的人一樣,都是建立在【歷史想像】,而無任何實際憑據的基礎上,都是三言兩語,沒有根據的自我想像的信口開河的妄語。

他們的【歷史想像】,又是建立在自己凡夫意識的妄想。

所以你依據這些【殘缺的考證】研習佛法,在真悟的人眼前,或者了解佛法大意脈絡的人眼前。

就如幼稚園的學生對大學博士說自己學問比他高一樣。

狂妄又無知之極!

印順是近代集謗佛於大成的佛門外道。印顺的邪说很多,请读者看这个法师的著作时,一定要小心。。。

印順對佛法實修者來說,則是滿紙荒唐言,拳拳滅法心。

印顺既不懂修道,又没有证入佛法。他只是在做學術研究,這就是為何你看印順的書中,看不到佛教的智慧,也沒有任何法喜的原因。


印顺無憑據的邪说如下:


印顺法师否定文殊和普贤菩萨:

“梵王為主,融攝舍利弗的德性,形成文殊師利。帝釋為主,融攝大目犍連的德性,成為普賢。人間、天上的二大胁侍,成為二大菩薩;二大胁侍間的釋迦佛,就成為毘盧遮那。
“文殊普賢與舍利弗目犍連:審細的研究起來,文殊與普賢,實為舍利弗與目犍連的理想化。”

——印順佛學著作集《妙雲集》下編之九《佛教史地考論》



----------------------------------------------
印顺法师否认有第七识 第八识

释印顺说:【佛教后期,发展为七识说,八识说,九识说。佛的区别识类,本以六根为主要根据,唯有眼等六根,哪里会有七识、八识?大乘学者所说的第七识、第八识,都不过是意识的细分。

——印顺《佛法概论》p.111



----------------------------------------------
印顺法师否认十方世界都有佛

佛陀的理想化,十方化,實由於「釋尊的般涅槃,引起了佛弟子內心無比的懷念」。思慕懷念,日漸理想化,演化為十方世界有佛現在,多少可以安慰仰望佛陀的心情

——《印度佛教思想史》


----------------------------------------------
印顺说:大乘佛法是弟子们依自我意欲开显出来的。

从「佛法」而发展到「大乘佛法」,主要的动力,是「佛涅槃以后,佛弟子对佛的永恒怀念」。《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与开展》

「大乘佛法」,是从「对佛的永恒怀念」而开显出来的。《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与开展》

“释尊入灭了,在‘佛弟子的永恒怀念中’,‘世间情深’,不能满足于人间(涅槃了)的佛陀,依自我意欲而倾向于理想的佛陀,不过理想的程度是不一致的。……从不断传出的释尊过去生中的本生事迹,归纳出成佛的大行──波罗蜜多……佛是福德、智慧都圆满的,依因果律,一定是菩萨长期修集福慧的成果。所以菩萨修行,说一切有部以为要经三大阿僧祇劫……菩萨修行成佛的菩提道,无比的伟大,充分的表现出来;这才受到佛弟子的赞仰修学,形成‘大乘佛法’的洪流。”(《印度佛教思想史》)




----------------------------------------------
逻辑混乱的印顺法师:大乘经非释迦佛亲说,但是佛说。

佛世,當然沒有後期的大乘經典,可以說大乘經非釋迦佛親說。但菩薩道──修菩薩行,下度眾生,上求佛果的思想,應該存在,也就是大乘是佛說、是佛法。----摘自印顺著作《大乘是佛说论》


旁白:各位看客,你没看错,上面那段话全文的标题的确是《大乘是佛说论》,你们恐怕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是的,印顺法师的文章标题与内容,只能让人觉得他完全逻辑混乱,他想证明《大乘是佛说》,但最重要的一句话却竟然说大乘经非释迦佛亲说!联系到他说大乘经是弟子们开显出来的。只能得出一个结论:印顺法师认为佛在世时只说小乘佛法,而佛的弟子们却能依自我意欲开显大乘佛法,所以佛的弟子们也是佛,恐怕比佛还更有智慧,他们开显的大乘经也是佛说!




印順--到底是僧寶,還是混入沙門的魔?

佛早說了:【獅子身上蟲,還食獅子肉。】
****************************************************************************************************
《雜阿含經》卷六第136經,佛云:
『諸比丘,令彼眾生無明所蓋,愛繫其首,長道驅馳,生死輪迴,生死流轉,不知【本際】。』

【本際】是什麼?

南北傳專學聲聞法的人,誰人知道?

****************************************************************************************************
月稱為何是錯悟邪師,而非菩薩?

我先問你,若龍樹和月稱所說相反,你相信龍樹?還是月稱?

月稱在《入中論》卷四云:

諸法非是無因生,非由自在等因生,非自他生非共生,故知【唯是依緣生】......由說【諸法依緣生】,非諸分別能觀察,是故以此緣起理,能破一切惡見網。


【唯是依緣生】,【諸法依緣生】,就是說只有緣不需要有因,就能生諸法。

佛陀說【諸法因緣生】,月稱則是【無因唯緣】。

你信佛陀?還是月稱?

龍樹在《中論.因緣品》就明確說果未成,就無緣可說,而且明確反對【無因唯緣】。

你相信龍樹?還是月稱?

月稱作為喇嘛教的祖師,你自己想一下,祖師尚且如此,修習他法的喇嘛們,會好到那去?


****************************************************************************************************
每一个人当他眼所见之色 尘,耳所闻之声尘,鼻所嗅之香尘,舌所嚐之味尘,身所觉之触尘,意所知之法尘,这六尘其实都是第八识所变现的「内相分」。

我们心识的了别感受,从来都不曾 接触到外面的世界山河大地,也就是说我们的所知所闻,其实衪从来都不曾接触到外面的色声香味触等外相分色法。

或许你 会起疑说「我有眼根,是眼根在看见,怎么会说我们的眼根从来都不曾看见外境的物质色法呢?」 

因为眼根他只是物质色法,它不是心,因为不是心法,所以没有 「识」的了别作用;耳根乃至身根亦复如是!

所以能了别六尘的不是五浮尘根也不是五胜义根(大脑),能了别六尘的必然是心、识,也就是五俱意识。

可是五俱意 识虽然了别六尘,但是五俱意识是「心法」不是色法,然而我们身外的山河大地是「外相分」,是物质色法;因为「心法」不能触「色法」的缘故,所以五俱意识必 然不能直接去了别「外相分」色法,因此这其中需要有一个媒介的转换过程,依靠第八识作为媒介与桥梁,就像是写软体的介面程式一样(软体程式要驱动硬体需要 靠介面程式的作用),协助五俱意识在五胜义根中的大脑组织裡帮忙变现「相似於」外相分的色声香味触等五尘「内相分」;於是这个时候五俱意识才能去了别五尘 内相分。而比较特别的是「法尘」,法尘是意识在五尘上所了别的细相。


对於上面所述的佛法道理,是打破医学及世间其它宗教哲学所能理解的范围,因此如果 第一次听到这个道理的人,当然会觉得很特别,甚至难以理解,不过,这是说明人体在生理及心理的构造及运作上的真相,同时也是大乘法甚深难懂的一部份,如果 有人能够理解乃至亲见的时候,就是佛法智慧运转的开始,也是断无明的开始。可是这个道理,听在南传佛教上座部的学者或信徒耳裡,总是要斥为「无稽之谈」!

因为彼等不能理解信受如此甚深佛法,又不敢公开承认自己的二种无明尚未断除,所以只好先否定大乘佛法再说,以保住自己的面子。

[轉載]

****************************************************************************************************
佛教的“菩提”是“觉悟”之意;

藏传密教改成白菩提(男性所泄露的精液)及红菩提(女性行淫后的淫液或精血),成为“五甘露”之内容,并作为秘密灌顶的食物。

其他如“金刚杵”、“莲花”说成男、女性器官;

将烦恼的“有漏”、“无漏”说成精液的“有泄”或“不泄”;

将行淫“性高潮”说成“即身成佛”。

顯然,喇嘛教其實只是套用佛教名相的附佛外道。

****************************************************************************************************
《南傳尼柯耶.相應部(6.1)》,裡面提到第八阿賴耶識是離六塵的。

世尊獨處禪思,作如是念:【我所證得甚深之法,難見難悟,寂靜微妙,超尋思境,深妙智者乃能知之】。
眾生樂阿賴耶、喜阿賴耶、欣阿賴耶;眾生以樂阿賴耶、喜阿賴耶、欣阿賴耶故,是理難見,所謂緣起。
倍復難見,所謂一切諸行止滅,諸依捨離、愛盡、離慾、滅、涅槃。


----------------------------

佛陀說自己證的這個法非常深廣,難見難悟,因為阿賴耶識不可見,六祖曾說阿賴耶識心行,非六識能察覺,所以因此非智者難以知之。而卻阿賴耶識寂靜微妙,超尋思境。

【尋思】是前六識的境界,【超尋思境】就明確說阿賴耶識是超越前六識六塵六根的法。

樂阿賴耶、喜阿賴耶、欣阿賴耶的意思,不是一些人誤解的執著意思(雖然部分對),更不是哪些六識論者亂說樂、喜、欣和執有阿賴耶識,就會輪迴生死的意思。

真心本來清靜,但是種子有雜染。

種子雜染就有賴耶性,所以阿羅漢/七地滿心菩薩以下的真心,就稱為阿賴耶識。

所以樂阿賴耶、喜阿賴耶、欣阿賴耶的意思不是執有阿賴耶識,而是執著真心含藏的雜然種子的賴耶性。

只有通過修行,諸行止滅,諸依捨離、愛盡、離慾、滅、才能證的涅槃。

也就是把你阿賴耶識含藏的雜染種子通過修行淨化,你的真心就因為種子淨化而改名為白淨識,或者異熟識。

因為賴耶性已經滅除,所以不再稱為阿賴耶識。

賴耶性(雜染種子)已經除,所以也叫滅阿賴耶。

而不是哪些執字取義的人說消滅阿賴耶識,這些人顯然分不清所滅的是心的雜染體性和心的本體的差別。

****************************************************************************************************
《雜阿含經》(237經)
時,有長者名郁瞿婁,往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白佛言:

「世尊!何故有一比丘【見】法般涅槃?何故比丘不得【見】法般涅槃?」

佛告長者:
「若有比丘眼識於色,愛念染著,以愛念染著故,常依於識;為彼縛故,若彼取故,不得見法般涅槃。耳、鼻、舌、身、意識法亦復如是。 
「若比丘眼識於色,不愛樂染著,不愛樂染著者,不依於識,不觸、不著、不取故,此諸比丘得見法般涅槃。耳、鼻、舌、身、意識法亦復如是。 」
「是故,長者!有比丘得見法般涅槃者,有不得見法般涅槃者。」


這經文如果給聲聞人解釋,一定會錯解。

首先,這裡說的是【見】法般涅槃。指的就是明心見性,證得真如。

為何這裡的【見】法般涅槃,不是指一般四果羅漢的無餘涅槃呢?

因為下來的經文只是說對六塵【不愛樂染著,不愛樂染著者,不依於識,不觸、不著、不取故】,並不是證得無餘涅槃所需要的斷思惑。雖然【不愛樂染著,不愛樂染著者,不依於識,不觸、不著、不取故】也是斷思惑的一部分。

只是聲聞人不通大乘,所以雖然耳聞大乘,也會犯上以斷滅心解釋實相法的錯誤,而將大乘內容小乘化。

****************************************************************************************************
《十住毗婆沙论》中,聖 龍樹菩薩說佛、辟支、声闻於無餘涅槃中,是沒有差別的,因為都是要滅盡十八界。

故有人问曰。三乘所学皆为无余涅槃。若无余涅槃中无差别者。我等何用于恒河沙等大劫。往来生死具足十地。不如以声闻辟支佛乘速灭诸苦。

答曰。是语弱劣。非是大悲有益之言。若诸菩萨效汝小心无慈悲意。不能精勤修十地者。诸声闻辟支佛何由得度。亦复无有三乘差别。所以者何。一切声闻辟支佛皆由佛出。若无诸佛。何由而出。若不修十地何有诸佛。若无诸佛亦无法僧。是故汝所说者则断三宝种。非是大人有智之言。不可听察。所以者何。世间有四种人。一者自利二者利他三者共利四者不共利。是中共利者。能行慈悲饶益于他。名为上人。

------------------------

註:佛能證得辟支、声闻不能證的無住處涅槃和本來自性清靜涅槃。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