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21日 星期五

說佛法

為何阿羅漢不敢輕視發菩提心的凡夫菩薩?



姚秦三藏法师鸠摩罗什译的《眾經撰雜譬喻》卷1開示如下:

昔雀離寺有一長老比丘,得阿羅漢道,將一沙彌,時復來下入城遊觀,衣鉢大重,令沙彌擔隨其後。

沙彌於道中便作是念:生世間無不受苦,欲免此苦,當興何等道?」作是思惟:「佛常讚歎:『菩薩為勝!』我今當發菩薩心。」

適作是念,其師即以它心智通照其所念,語沙彌言:「持衣鉢來!」沙彌便持衣鉢授與其師,師語沙彌:「汝在前行!」

沙彌適在前行,復作是念:「菩薩之道甚大勤苦,求頭與頭、求眼與眼,此事極難非我所辦,不如早取羅漢,疾得離苦。」

師復知其所念,語沙彌言:「汝!汝擔衣鉢,還隨我後!」

如是三返,沙彌怪愕不知何意,前至所止處,叉手白師請問其意,師答曰:「汝於菩薩道三進故,我亦三返推汝在前,汝心三退故,推汝在後。所以爾者,發菩薩心,其功德勝滿三千世界成阿羅漢者,不可為喻也。」


****************************************************************************************************


《阿含經》提及的焰摩迦原本以為他恍然大悟了,他想:「我總算是瞭解了『阿羅漢』就是要滅盡一切法。」

然而他卻不曉得可以滅的僅僅是無常虛妄之五蘊諸法,就是這三界有之法;而滅盡的「阿羅漢」還是有一個「本住之法」,一直存在於無餘涅槃之中;

即此「本住之法」,就是最後這僅存的「涅槃實際」!

不論阿羅漢是否證知此一事實,此法都是「法住法位、法爾如是」,所以「阿羅漢」並不需要找到祂,只要信為實有就行了。

因此應當信受此正理:阿羅漢入無餘涅槃後,若無這個「本住之法」存在,阿羅漢入涅槃就必定成為斷滅空無之法!


****************************************************************************************************

「涅槃」名為「無生無滅」,這涅槃實際就是沒有生滅;並不是「阿羅漢滅了」之後才有涅槃產生,是本來就有這「涅槃實際」;否則這「涅槃」就是有生之法,將來必定有壞滅之一日。

因此,以涅槃本不因任何法而生,又不因任何法而滅,如是本自不生,又本自寂滅,因此二乘「阿羅漢之滅盡」亦是方便說是「入滅」,於此無漏無為界中而說歸於「寂滅位」,以此「歸位」而三界有為法皆為滅盡的情況下而方便說為「入無餘依涅槃」;所以法界之中,是有一「不生不滅」的「涅槃寂靜」自住其位,絕對不可說這涅槃實際是因為阿羅漢滅盡而後出生之法。


****************************************************************************************************
現在很多人錯解佛法【空】義,胡說一通,將之說成斷滅空。

看《增壹阿含經》卷24〈善聚品 第32〉怎麼說:

有一沙彌對佛說:「我今已見佛聞法,都無有疑。」

世尊告曰:「汝今云何見佛聞法而無狐疑?」

沙彌白佛言:「色者無常,無常者即是苦,苦者是無我,無我者即是空,【空者非有、非不有,亦復無我】。
       如是智者所覺知;痛、想、行、識無常,無常者是苦,苦者無我,無我者是空,【空者非有、非不有】,此智者所覺知;
       此五盛陰無常、苦、空、無我、非有,多諸苦惱,不可療治,恒在臭處,不可久保,悉觀無有我,今日觀察此【法】,便為【見如來】已。」

世尊告曰:「善哉!善哉!沙彌!即聽汝為大沙門。」


哪些妄說空的人,你能解釋這位大沙門說的【空者非有、非不有,亦復無我】,乃至【見如來】,是什麼意思嗎?

--------------------------

由此可以證實,此經本屬大乘經,但聲聞聖者聽聞之後結集所成,卻只能收入聲聞解脫道經典之中,歸屬於阿含部類。

這就是大乘絕對是佛說的鐵証。

不然《增壹阿含經》怎會出現這麼多小乘化的大乘法?

****************************************************************************************************

禪定不能解脫,因為出不了三界
---------------------------
佛陀涅槃前度的最後一個弟子【須跋陀羅】,年120歲,俱足四禪八定和五神通,為何不是阿羅漢?甚至不是初果須陀洹?

有人說佛陀初轉法輪說【八正道】始,涅槃前以【八正道】終,這樣的說法很有問題。

我們看【八正道】開始,是【正見】和【正思維】,這兩個前提一錯,後來的六正道肯定修錯。

這些人只說【八正道】,但是不提及其中【正見】和【正思維】的內容。

請問,若你理解的【正見】和【正思維】是錯的,那你說【八正道始,八正道終】,就有問題了!

因為你的【八正道】並非真正的【八正道】。

反之,你對【正見】和【正思維】的理解是對的,那你說【八正道始,八正道終】就沒有錯。

所以問題不在【八正道】的名詞,而是它的內容。




我看《長阿含2經/遊行經》、《雜阿含979經》和《長部16經/般涅槃大經》時,佛陀涅槃前度的最後一個弟子【須跋陀羅】,都很奇怪!

因為開示都過於簡略。

能夠修到四禪八定和五神通的人,貪、嗔、痴和五欲都會很淡薄,如此簡略和詳細內容缺乏的開示,如何能讓【須跋陀羅】證阿羅漢果,因為裡面沒有沒有詳細說明【八正道】的內容,尤其是關鍵的【正見】和【正思維】。


後來我看了《大般涅槃經》中,佛陀對【須跋陀羅】開示的內容,才知道《南北阿含》都紀錄得不完整。

只有看了《大般涅槃經》,才能解釋為何四禪八定和五神通的俱足的人,可以馬上證得阿羅漢的原因。



《大般涅槃經卷》第四十,這才是佛陀對【須跋陀羅】開示的內容!

  “瞿昙,有诸沙门、婆罗门等作如是言:‘一切众生受苦乐报,皆随往日本业因缘。是故若有持戒精进,受身心苦,能坏本业;本业既尽,众苦尽灭;众苦尽灭,即得涅槃。’是义云何?”

  佛言:“善男子,若有沙门、婆罗门等作是说者,我为怜愍,常当往至如是人所。既至彼已,我当问之:‘仁者,实作如是说不?’彼若见答:‘我如是说。何以故?瞿昙,我见众生习行诸恶,多饶财宝,身得自在;又见修善,贫穷多乏,不得自在;又见有人,多役力用,求财不得;又见不求,自然得之;又见有人,慈心不杀,反更中夭;又见喜杀,终保年寿;又见有人,净修梵行,精勤持戒,有得解脱,有不得者。是故我说一切众生受苦乐报,皆由往日本业因缘。’须跋陀,我复当问:‘仁者,实见过去业不?若有是业,为多少耶?现在苦行,能破多少耶?能知是业,已尽不尽耶?是业既尽,一切尽耶?’彼若见答:‘我实不知。’我便当为彼人引喻:‘譬如有人身被毒箭,其家眷属为请医师令拔是箭,既拔箭已,身得安隐。其后十年,是人犹忆了了分明,是医为我拔出毒箭以药涂敷,令我得差,安隐受乐。仁既不知过去本业,云何能知现在苦行,定能破坏过去业耶?’彼若复言:‘瞿昙,汝今亦有过去本业,何故独责我过去业?瞿昙经中亦作是说,若见有人豪富自在,当知是人先世好施。如是不名过去业耶?’我复答言:‘仁者,如是知者,名为比知,不名真知。我佛法中,或有从因知果,或有从果知因。我佛法中,有过去业,有现在业。汝则不尔,唯有过去业,无现在业。汝法不从方便断业;我法不尔,从方便断。汝业尽已,则得苦尽;我即不尔,烦恼尽已,业苦则尽。是故我今责汝过去业。’彼人若言:‘瞿昙,我实不知,从师受之。师作是说,我实无咎。’

  “我言:‘仁者,汝师是谁?’彼若见答:‘是富兰那。’我复语言:‘汝昔何不一一咨问:“大师实知过去业不?”汝师若言我不知者,汝复云何受是师语?若言我知,复应问言:“下苦因缘受中上苦不?中苦因缘受下上苦不?上苦因缘受中下苦不?”若言不者,复应问言:“师云何说,苦乐之报,唯过去业,非现在耶?”复应问言:“是现在苦,过去有不?若过去有,过去之业悉已都尽。若都尽者,云何复受今日之身?若过去无,唯现在有,云何复言众生苦乐皆过去业?”仁者,若知现在苦行能坏过去业,现在苦行复以何破?如其不破,苦即是常。苦若是常,云何说言得苦解脱?若更有行坏苦行者,过去已尽,云何有苦?仁者,如是行,能令乐业受苦果不?复令苦业受乐果不?能令无苦无乐业作不受果不?能令现报作生报不?能令生报作现报不?令是二报作无报不?能令定报作无报不?能令无报作定报不?’彼若复言:‘瞿昙,不能。’我复当言:‘仁者,如其不能,何因缘故受是苦行?仁者当知,定有过去业,现在因缘。是故我言,因烦恼生业,因业受报。仁者当知,一切众生有过去业,有现在因。众生虽有过去寿业,要赖现在饮食因缘。仁者,若说众生受苦受乐定由过去本业因缘,是事不然。何以故?仁者,譬如有人为王除怨,以是因缘多得财宝,因是财宝受现在乐,如是之人现作乐因,现受乐报。譬如有人杀王爱子,以是因缘丧失身命,如是之人现作苦因,现受苦报。仁者,一切众生现在因于四大时节土地人民受苦受乐,是故我说,一切众生不必尽因过去本业受苦乐也。仁者,若以断业因缘力故得解脱者,一切圣人不得解脱。何以故?一切众生过去本业无始终故。是故我说,修圣道时,是道能遮无始终业。仁者,若受苦行便得道者,一切畜生悉应得道。是故先当调伏其心,不调伏身。以是因缘,我经中说,斫伐此林,莫斫伐树。何以故?从林生怖,不从树生。欲调伏身,先当调心。心喻于林,身喻于树。’”

  须跋陀言:“世尊,我已先调伏心。”

  佛言:“善男子,汝今云何能先调心?”

  须跋陀言:“世尊,我先思惟欲是无常、无乐、无净,观色即是常乐清净;作是观已,欲界结断,获得色处,是故名为先调伏心。次复观色,色是无常,如痈、如疮、如毒、如箭,见无色常,清净寂静;如是观已,色界结尽,得无色处,是故名为先调伏心。次复观想即是无常、痈、疮、毒、箭;如是观已,获得非想非非想处。是非想非非想处,即一切智,寂静清净,无有堕坠,常恒不变,是故我能调伏其心。”

  佛言:“善男子,汝云何能调伏心耶?汝今所得非想非非想定,犹名为想。涅槃无想,汝云何言获得涅槃?善男子,汝已先能呵责粗想,今者云何爱著细想?不知呵责如是非想非非想处,故名为想,如痈、如疮、如毒、如箭。善男子,汝师郁头蓝弗,利根聪明,尚不能断如是非想非非想处受于恶身,况其余者?”

  “世尊,云何能断一切诸有?”

  佛言:“善男子,若观实相,是人能断一切诸有。”

  须跋陀言:“世尊,云何名为实相?”

  “善男子,无相之相,名为实相。”

  “世尊,云何名为无相之相?”

  “善男子,一切法无自相、他相及自他相,无无因相,无作相,无受相,无作者相,无受者相,无法非法相,无男女相,无士夫相,无微尘相,无时节相,无为自相,无为他相,无为自他相,无有相,无无相,无生相,无生者相,无因相,无因因相,无果相,无果果相,无昼夜相,无明闇相,无见相,无见者相,无闻相,无闻者相,无觉知相,无觉知者相,无菩提相,无得菩提者相,无业相,无业主相,无烦恼相,无烦恼主相。善男子,如是等相,随所灭处名真实相。

  “善男子,一切诸法皆是虚假,随其灭处,是名为实,是名实相,是名法界,名毕竟智,名第一义谛,名第一义空。善男子,是相、法界、毕竟智、第一义谛、第一义空,下智观故得声闻菩提,中智观故得缘觉菩提,上智观故得无上菩提。”

  说是法时,十千菩萨得一生实相。万五千菩萨得二生法界。二万五千菩萨得毕竟智。三万五千菩萨悟第一义谛。是第一义谛,亦名第一义空,亦名首楞严三昧。四万五千菩萨得虚空三昧。是虚空三昧亦名广大三昧,亦名智印三昧。五万五千菩萨得不退忍。是不退忍,亦名如法忍,亦名如法界。六万五千菩萨得陀罗尼。是陀罗尼,亦名大念心,亦名无碍智。七万五千菩萨得师子吼三昧。是师子吼三昧亦名金刚三昧,亦名五智印三昧。八万五千菩提得平等三昧。是平等三昧,亦名大慈大悲。无量恒河沙等众生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无量恒河沙等众生发缘觉心,无量恒河沙等众生发声闻心,人女、天女二万亿人现转女身得男子身。须跋陀罗得阿罗汉果。

1 則留言: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圓覺經》略說(1)
《圓覺經》中,佛陀在回答文殊菩薩如何【於如來本起清淨因地法行】。

【如來本起清淨】,就已經告訴我們修行需要依止如來藏,因為只有如來藏才是【本起清淨】,【七轉識】則是雜染的,所以不是【本起清淨】。

【因地法行】,就是菩薩在因地是如何修正自己雜染的【七轉識】。


佛陀回答:「善男子!無上法王有大陀羅尼門,名為圓覺,流出一切清淨真如菩提涅槃及波羅蜜教授菩薩。一切如來本起因地,皆依圓照清淨覺相,永斷無明方成佛道。」

《圓覺經》中,佛陀稱如來藏為【圓覺】,因為只有如來藏才是圓滿的,是大圓鏡智。

【圓照】,就是要你圓滿觀照如來藏種種清靜的真如性以及種智,因為【圓覺心如來藏】是大法門,真如性,涅槃及波羅蜜,一切都是從【圓覺心如來藏】所出。

一切佛在因地未成佛時,都是轉依修行【圓覺心如來藏的一切種智】,才能成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