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13日 星期四

說佛法

宗喀巴在《勝集密教王五次第教授善顯炬論》卷15,說:
佛為廣大勝解者,【說八識等令通達者,亦僅顯示經有是說。非自宗許,離六識外,別有異體阿賴耶識】。

這證明宗喀巴是撥無因果的六識論邪見者,和說八識論的佛陀唱反調。

你信佛?還是宗喀巴?


****************************************************************************************************


宗喀巴在《勝集密教王五次第教授善顯炬論》,說:

如聖派集密,說死有光明一切空心,為死心。從彼逆起近得心,為生心。彼二非是阿賴耶識。
釋菩提心論,雖說阿賴耶識之名。【然義說意識,為一切染淨法之根本】。此於集智金剛疏申已廣釋訖。



《阿含經》明確說意識是生滅法,虛妄不實。

宗喀巴則是【神我常見外道】,所以才否定阿賴耶識,然後用生滅法意識來取代佛陀說的不生不滅的阿賴耶識。

並且說【意識為一切染淨法之根本】。


****************************************************************************************************

喇嘛教有二個中觀派,
一為自續派中觀(亦名自立量派),
一為應成派中觀(亦名隨應破派)。

自續派中觀是由天竺的清辨論師所創立,並由弟子寂護加以弘揚。此派於辯論時,先立自宗看法,再用自宗看法來辯破他宗。這一派承認六識外,還有第八識如來藏存在,是為一切有情的真心,可是他們無法證得,遂以意識心來取代第八識,成為 佛所說的常見外道。

而應成派中觀是由天竺的佛護論師所創立,並由弟子月稱、寂天,以及現在的達賴加以弘揚。此派於辯論時,不立自宗,專破他宗。這一派僅承認有六識,不承認有第八識如來藏存在,認為一切法都是緣起性空,成為無因唯緣的斷見外道。又怕被人評破為斷見外道,反執意識心為真心,認為意識是一切染淨法之根本,迥異於 佛說:第八識、如來藏是一切染淨法之根本,成為 佛所說的常見外道,所以應成派中觀具足常見與斷見外道見,乃至達賴喇嘛第十四世認為真心在虛空,不在一切有情身中,又成為 佛所說的虛空外道。



摘自:《正覺電子報 第 113 期》



****************************************************************************************************

釋印順於《唯識學探源》一書中說:

【據常識的自覺的經驗,六識是生滅無常的、間斷的。像悶絕、熟睡無夢,都覺得當時沒有心識的活動。拿聖教來說,無想定、滅盡定、無想天、都稱為無心。無心的有情,似乎是釋尊所認可的。但從另一方面觀察,就有完全不同的見解。有情,就是有識,心識的活動與生命,是不可分離的。假使有無心的有情,試問這離卻心識的身體,與死人、草木,有什麼差別?佛教只許動物是有情,有生命,不承認草木也是有情,如不從有無心識著眼,草木與動物的有無生命,又憑什麼去分別?經上雖說滅受想定是無心定,但也說入滅受想定的「識不離身」;所以,有情必然是有心的。悶絕等僅是沒有粗顯的心識,微細的意識還是存在,只是不容易發覺罷了。相續的細心,就在這樣的思想下展開。】


很明顯地,釋印順就是將意識再分割出一個細意識心,拿來套用在經論中開示的第八識如來藏阿賴耶識上,想要以六識論邪見來取代八識論正法。

由於釋印順只相信六識論邪說,因此用意識的細分、極細分來取代 佛說的第七識、第八識,最後就學西藏密宗—喇嘛教—把第七識、第八識明確地否認掉,結果他的法身慧命以及他修學佛法的根就被他自己砍斷了。

然而,為什麼釋印順明明知道經論中說入胎識是六識之外的識,他卻仍然執意要否認有七、八識?這可說是他不信佛的結果。而釋印順不信 佛也罷了,偏偏他又是要靠佛教而得到名聞利養的人,他自以為聰明蓋世又愛著書立論,錯解佛法又非常嚴重地誤導眾生;雖然遇到了真善知識出來指正他的錯誤,他也不願改邪歸正,寧願做一個謗佛、謗法、謗僧的獅子身中蟲,完全不顧慮後世將墮入三惡道的可怕。

****************************************************************************************************

《成唯識論》卷 2 云:

諸心心所依他起故,亦如幻事,非真實有。為遣妄執心、心所外實有境故,說唯有識。
若執唯識真實有者,如執外境,亦是法執。


略釋:
「七轉識與其五遍行、五別境、貪瞋癡等心所法,都是依於種種他緣才能出生現起的緣故,因此說就像幻影顯現一樣,不是有真實不滅的自體。為了要除去妄執心與心所法之外有六塵外境真實法存在的執著,故說唯有識體無有外境的法義開示。如果執取諸轉識是真實法有真實不壞體,那就跟執著外境實有是一樣的,也是一種法執。」

****************************************************************************************************
《中阿含經》卷4〈業相應品 第2〉:

復次,更有現法而得究竟,無煩無熱,【常住不變】,是聖所知、聖所見。云何更有【現法】而得究竟,無煩無熱,【常住不變】,是聖所知、聖所見?

謂八支聖道,正見乃至正定,是為八。是謂更有【現法】而得究竟,無煩無熱,【常住不變】,是聖所知、聖所見。



語譯如下:

【除了這個以外,還有一個現前可以實證的法而可以究竟生死,沒有煩燥也沒有熱惱,常住永恆而不變異,是聖弟子們所了知、聖弟子們所親見的。什麼是還有現前可以實證的法而可以究竟生死,沒有煩燥也沒有熱惱,常住永恆而不變異,被聖弟子們所了知、聖弟子們所親見的呢?是說經由八支聖道的修行,就是正見乃至正定,就是這八種的正修行。這就是我所說還有現前可以實證的法而可以究竟生死,無有煩燥也無熱惱,常住永恆而不變異,是聖弟子們所了知、聖弟子們所親見的法。】


所以八正道的修行正理,不是教人要趣向一切法空、斷滅空,而是現法並且是常住不變;這已經證實二乘聖者所證的有餘涅槃、無餘涅槃都不是斷滅空,而是常住不變並且是盡未來際都永遠不再有後世五蘊的出生,這才是真正的無生。盡未來際都不受後有了,這當然已經足夠證明無餘涅槃中是沒有五蘊、十二處、十八界、六入的任何一法繼續存在的了,又何來凡夫大師們所說的離念靈知繼續存在?

阿羅漢們如是實證,才能夠向 佛陀稟告說:「我生已盡,不受後有,知如真。」既然如此,當然不該把識陰六識覺知心,或是把識陰所攝的粗意識、細意識轉入無餘涅槃中存在;因為一切意識不論粗細,都是要藉根塵二法為緣才能出生的法,當意識出生之後就是已生,不可能轉變為無生之法;既非無生之法,就不可能存在於無生的無餘涅槃中。





摘自:《正覺電子報 第 112 期 》


****************************************************************************************************
密宗四大派男女交合樂空雙運而假名為佛法中的無上瑜伽,只是欲界人間凡夫們的貪淫境界,違背「梵行已立」的實修而無法到達色界初禪的境界,更不可能超越於棄捨色法的無色界境界,當然是背捨無生涅槃的境界了。




摘自:《正覺電子報 第 112 期 》


****************************************************************************************************


現代佛教界已經看不見有識之士了,所以在家、出家等四眾,上從出家已久的大法師、小法師,下迄初學的男女居士們,競相投入密宗,追求樂空雙運、大樂光明的外道識陰境界,自稱實證解脫道或實證佛菩提道。

後來終於出現了有識之士,以悲憫之心出來為大家解說:密宗四大派假佛教這種邪淫法,從裡到外沒有一絲一毫是佛法,與佛教三乘菩提的修習及實證內容根本不相干。卻招來修習密宗外道法的大法師與學人們的攻擊與嘲笑,不免要令有識之士悲哀嘆息。

然而佛法中所說的無生,是要滅盡未來世一切三界有,所以必須把五陰的自我全部滅盡的,不可能有人間五陰的自我繼續存在;在無餘涅槃中,連無色界非想非非想天中的離念靈知都不可以存在,何況還能容許密宗四大派主張的欲界五陰具足而享受樂空雙運的淫觸等我所境界存在?

例如《中阿含經》卷11〈王相應品 第6〉的記載:

佛告比丘:「無有一色常住不變,而一向樂,恒久存者。無有覺、想、行、識常住不變,而一向樂,恒久存者。」




摘自:《正覺電子報 第 112 期 》

****************************************************************************************************

以下是《雜阿含經》說緣起本緣,涅槃本際如來藏的經文。

《雜阿含經》卷6: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於何所是事有故,何所起,何所繫著,何所見我?諸比丘!令彼眾生無明所蓋,愛繫其首,長道驅馳,生死

輪迴,生死流轉,不知【本際】?」


佛陀說的【本際】,就是如來藏。

1 則留言: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大、小乘法,《南北大藏經》都有說。

北傳《四阿含》有:

《杂阿含经·769经》:「阿难,我正法律乘、天乘、婆罗门乘、【大乘】,能调伏烦恼军者。」
《长阿含经·第2经》:「佛为海船师,法桥渡河津,【大乘】道之舆,一切渡天人。」
《增一阿含經》「序品」中有:「方等大乘義玄邃,及諸契經為雜藏。」「四意斷品」中有:「如來有四不可思議事,非小乘所能知。」


【大乘】是【菩薩道】的同義詞,南傳《尼柯耶》也有【菩薩道】,只是內容不及北傳不多。

南傳《尼柯耶》的菩薩道修行是【十種波羅密】,和北傳說的完全一樣,完全對應大乘經說的【十地】。

《尼柯耶》稱【菩薩道】為【大菩提乘(Mahàbodhiyàna)】。

請問這意思是不是和大乘一樣。


所以否定大乘者,一不知法,二是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