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5日 星期三

說佛法

梁武帝問達摩祖師曰:「朕即位以來,造寺、寫經、度僧,不可勝記,有無功德? 」

祖曰:「並無功德。」帝曰:「何以無功德? 」

祖曰:「此但人天小果, 有漏之因。如影隨形, 雖有非實。」

帝曰:「如何是真功德? 」

祖曰:「淨智妙圓, 體自空寂。如是功德, 不以世求。」

帝又問:「如何是聖諦第一義? 」

祖曰:「廓然無聖。」

帝曰:「對朕者誰? 」

祖曰:「不識。」

帝不悟。


------------------------------------------------
達摩祖師說「廓然無聖」和「不識」,其實已經回答梁武帝聖諦第一義了!

唯梁武帝不知。

************************************************
佛陀是法交給四眾(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尼),主要以菩薩僧團為主,而不是聲聞僧團。

有經文為證!


《佛說大般泥洹經》卷6〈18隨喜品〉:

【爾時,世尊告文殊師利法王子、迦葉菩薩、純陀菩薩:「汝善男子!自修其心,慎莫放逸,我今背疾,舉身皆痛,欲須燕臥。汝文殊師利!當為一切四眾說法,如來正法今付囑汝,乃至上座摩訶迦葉及阿難陀,汝當廣說。」於是世尊化眾生故,現身有疾,右脇著地,係念明想。】



從這段 世尊的至教開示,就很明
白的顯示出,如來的正法乃是付囑 文殊師利等菩薩僧,「乃至」二字顯示是以 文殊菩薩為主,所有菩薩們要共同傳承,最後才是現聲聞像的上座大迦葉及阿難二位菩薩。

所以 世尊之意:聲聞相的上座摩訶迦葉及阿難陀尊者,是應當一起傳承者中的最低位階菩薩,因此才說「乃至」。

也就是說,佛陀是以菩薩僧為主,但是也兼攝聲聞相的菩薩僧,而這些菩薩僧之中位階最低的人是上座大迦葉及阿難陀,故說「乃至」。

其中摩訶迦葉尊者及阿難陀尊者是聲聞相菩薩僧團的代表,雖然那時摩訶迦葉尊者及阿難陀尊者都已經迴心大乘,成為大乘僧團中的菩薩僧了,但是整個僧團之中,仍有許多偏聲聞種性的比丘、比丘尼等需要攝受,因此僧團中這類聲聞相的定性聲聞,佛陀就交由摩訶迦葉尊者及阿難陀尊者等迴心大乘而現聲聞相的菩薩們,在彌勒菩薩的統領下,由他們來代表;

這是為了那些執著聲聞表相的人而善巧攝入,這樣的攝入也是符合 佛陀聖教四攝法中同事攝受的開示要點。

所以不論從實質面及聖教面來說,佛陀都不是把如來正法交給某一個人來傳承,而是以整個僧團來傳承正法;乃至聲聞解脫之法也不是只有交給摩訶迦葉尊者一人,也同時交給阿難尊者等聖眾來傳承,這樣才是 佛陀的本意。




************************************************

一神教主張有一個萬能的神「上帝」,祂創造了萬物,世間的一切法都是祂的旨意。佛教則說:每個眾生都各有一個東西(第八識)是無始以來的存在,世間萬法都是同等的依止於祂,由於有祂的緣故,才能有世間法的六道眾生,和出世間涅槃法之證得。

這二種說法有許多相似處:

一、有無始以來存在的東西。

二、祂創造了世間萬物。

三、祂能夠了知眾生的心行而決定眾生受報的結果。


二者之間,也有絕不相同之處:

一、上帝能了知六塵(色、聲、香、味、觸、法)相,也能了知自己的存在;第八識既不能了知六塵相,亦不能了知自身的存在。

二、上帝依其意志而創造世間物、改變世間物,乃至消滅世間物;第八識無意志,純依業力而酬償因果,世間萬物因而有生、住、異、滅等現象。

三、上帝是獨一無二的,是最高的,與其所創造的人類,是不平等而且是永遠的主僕關係;第八識卻是眾生各自而有,眾生
之第八識,其性與諸佛平等,對自身而言,永遠都是最尊貴的。

四、上帝經由六塵相而了知眾生心行;第八識不經由六塵相而了知眾生心行。五、上帝是自然律的創造者;第八識則未創造自然律,自然律只是第八識法爾如是的體性所展現。



摘節自:《正覺電子報第38期》
************************************************
一切蘊處界萬法皆由如來藏直接、間接、輾轉出生,
一切法既由如來藏出生故,「一切法無自性」即可知;
一切法既由如來藏藉緣而出生故,「諸法緣起」亦可知。由此當知:

一切法緣起性空,乃是依如來藏而有「緣起性空」可說;
離如來藏即無所生一切法,若無所生一切法即無緣起性空,如是應知。

如來藏能生蘊處界萬法,故是有性;
如來藏在蘊處界萬法中無無明、無煩惱、無執著故,故是空性。
如來藏與蘊處界萬法一向不即不離、非一非異,永遠不墮二邊,故是中道;
又如來藏有真實不壞的體性,亦是一切法界之根源,故是實相。



摘自:《正覺電子報第39期》

************************************************
甚麼是苦行?

─心不放逸名為苦行;真苦行其實是中道行,不苦不樂,不苦是身不受苦,不樂是心不貪於五欲,常能制心一處,在佛法義理上思惟用心,一心憶佛而淨念相繼。

或是帶著話頭出坡,住於參究之中,這才叫做不放逸。

能修忍辱:修於生忍、修於慈忍、修於法忍,能於深妙法安忍而不動搖,才是真正的苦行。

心不放逸就可以離開身惡業、口惡業、意惡業,常為眾生作大饒益,而常行十善,累積福德資糧,必定會示現菩薩富裕之相,生活無虞匱乏而不必受人供養的可愛異熟果報。

當你把苦行定義在身苦方面,你就已經墜入佛否定的苦行方法了。一味讓身體受苦不是修行。


****************************************************************************************************
《楞嚴經》云:汝但不隨分別世間、業果、眾生三種相續,三緣斷故,三因不生。

這裡告訴我們不要隨相而起分別,若能不隨相而分別世間、業果、眾生這三種相續,分別心則斷;分別心斷,無明即不生。

但是前提是你必須「三緣斷故,三因不生」。

三緣是殺、盜、淫,再加上三相續之因的法執、虛妄分別心亦不再生起,三因三緣皆不生,才有資格說無分別,否則就是謗無因果。

如果你三因三緣都仍有,你幹任何偷盜、行淫、殺,你不能說你不隨分別。這是謗無因果,錯解經義,歪曲佛法,謗佛毀法的誤導眾生惡業。

所以密宗那些搞男女雙修托口是在刀口上修,吃肉卻狡辯和眾生結緣,都是撥無因果的謗佛毀法惡業。


請記得,無分別智是指不起「虛妄分別」,而不是不分山善業是非。


************************************************
二乘的無我法,都是依世俗法蘊處界來觀察,證知這些世俗法都是無常、苦、空、不淨、無我,這是蘊處界世俗法的真諦,所以名為世俗諦。

但是蘊處界等世俗法都依無為法的如來藏心體才能生起,而本識如來藏自身卻又有能生萬法的無漏有為而常住的法性,所以既是空如來藏也是不空如來藏。


《阿含正義》第五輯

************************************************
空如來藏,是說入胎識自身並沒有色蘊之法,也與六塵中的種種煩惱不相應,從無我見、我執、我所執,所以名為空如來藏,這是祂無為法性的功能;

不空如來藏,是說祂真實存在,是真實心,有真實的自性,因為祂能出生萬法(能出生十八界及識陰相應的我見等煩惱,也出生了山河大地世界),所以名為不空如來藏,這是它的無漏有為法功能。

以此緣故,本識如來藏兼含有為界與無為界:如來藏心體的自性是無為界,但能感應無明與業種而生起種種三界中的世俗有為法。


《阿含正義》第五輯
************************************************
無餘涅槃之中不是斷滅,涅槃之中有個真如;這個真如叫作如來藏,還沒有成佛以前叫作阿賴耶識、叫作異熟識、叫作菴摩羅識,到達佛地時改名為真如無垢識,無餘涅槃中就是這個識單獨存在。

可是這個識離見聞覺知,祂也沒有思量性,所以沒有證自證分,所以祂不知道有自己,真的無我;又沒有了意根,所以祂也不作主;祂完全是寂滅性,完全是無我性,所以無餘涅槃之中只有祂。

平實導師《大乘無我觀》

 ************************************************

龍樹菩薩的《中論》27品,實際上只有1品。

27品,品品指向實相心如來藏。

《中論》中的《觀業品》,也許是暗示的最清楚的一品。

哪些認為《中論》是說緣起性空,一切皆空的人,真是亂亂來!

《觀業品》:
『【業畢竟空】,寂滅相,【自性】離有,何法可斷?何法可失?顛倒因緣故,往來生死亦不常。何以故?若法從顛倒起,則是虛妄無實,無實故非常。復次,貪著顛倒,不知【實相】,故言業不失,此是佛說。』


文中明說【業】是因【實相法】--也就是【自性(如來藏)】而說不常亦不斷。

龍樹菩薩 也說有【自性】,不同他說那些因緣和合無自性的法。

難道你認為龍樹菩薩 是【自性見外道】?

還是你自己對佛法認識錯誤?

 ************************************************

據聞慈航法師曾花錢把釋印順的書買來燒了,但無力評破釋印順的邪說,只好說將來自會有人出來收拾他。

果然被慈老說中了,有能力收拾釋印順及喇嘛教邪說的人,就是現今的 平實導師以及所率領的正覺菩薩僧團;

當我們聽聞 平實導師出來破邪顯正後,拿經文來對照,果然證明釋印順所說,確實違背了 佛陀開示的經典中之義理。

可是釋印順的邪說卻籠罩全台(甚至也曾流行於大陸地區),各大佛學院都尊他為佛教界「泰斗」而在研讀學習他的《妙雲集》,反而慈老的書少人問津,由此可見,釋印順誑惑眾生的能力足以令當代正法衰敗了。

為什麼會這樣?

因為 平實導師出世弘揚 如來正法之前,不曾有人能夠出來全面破斥密宗六識論邪法,長久以來大家積非成是,也就不知道釋印順錯在哪裡了。

由於釋印順大力弘揚六識論,幫助密宗(假藏傳佛教)鞏固了活躍的空間,使得大家更無法知道密宗不是佛教而是喇嘛教,密宗也不是真正的藏傳佛教,而是假藏傳佛教的真相(真正的藏傳佛教是第一代、第二代覺囊巴);

當社會上普遍誤以為學密是時尚的佛教,而它又比顯教高級時,真正的佛法就漸漸消失了,而釋印順的邪說,可以說是密教在台灣地區騙財騙色的大幫手。



摘自:《正覺電子報 第 111 期》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