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8日 星期四

葉鄒是華教鬥士?還是華教敗類?二五仔?

中了葉鄒邪毒,腦袋化水的人,自我恐懼,自我萎縮,說關中考統考,沒有白字黑字法律規定的批文,會連累60間獨中。

簡直腦袋壞掉!不會邏輯思考。

因為關中披文明確說關中模式只限關中,何況就算關中犯法,也和60間獨中有何關係?你們以為我們活在株連九族的封建時代嗎?

若政府有能力關閉60間獨中,根本不需要關中;若無能力,就算有600間關中也沒有用。

這麼簡單的道理也想不通。


1978年首辦統考時,也沒有白字黑字法律規定,遭受時任教育部長馬哈迪的威脅與警告。時任董總主席林晃升以無懼無畏的精神,據理力爭,堅持辦統考。

在巫統強盛時期,當年林連玉、林晃升、沈幕羽等一批先輩們的胸懷、遠見、智慧和勇氣,敢于冒險,敢于鬥爭和敢于犧牲的精神,才能開創一片天地。

可在巫統弱勢的今天,葉新田和鄒壽漢卻如太監一樣,自我去勢(把自己小弟弟去掉)自我束縛,萎縮。還拿巫統用來遏制華教的模糊法令來壓制華教發展,扼殺關中。

葉新田和鄒壽漢---是華教鬥士?還是華教敗類?二五仔?


如果葉鄒不是頂著林晃升打下的董總招牌,根本沒有人會相信這群太監的話。

葉鄒把董總變成【太監幫】了,和【賣華公公會】越來越像。

難道,二者關係密切?





用法律來說關中批文,本來就是簡單的道理。
唯腦袋化水的人,只會極端思考,看不明白!


-----------------------------------
關中批文與統考

于東

去年(2012年)7月,當局為了「迎接」第13屆全國大選的來臨,在馬華頭頭與巫統頭頭精心的策劃下,出籠了「關丹中華中學批文」。

筆者身為東馬的一芥草民,一年來如同半島同胞一樣關心和關注著事態發展。但,由于相隔南中國海的一隅受資訊所限,對具體情況掌握可能有所偏差,因而,判斷和理解或有與西馬同胞有差異。

「關丹中華中學批文」出現爭論至今已一年有餘,華社沸沸揚揚爭論,現在似乎也已告一段落。但華社由此產生的意見分歧而分裂,已難以在短期內修補,特別是董總與關丹中華中學董事會和昔日並肩與之為華教抗爭的戰友——教總的裂縫尤為嚴重。華社的分裂與分化已成為半個世紀以來,圖摧毀華教勢力所不能起的作用。

關中批文的實質

就事論事而言,關中「批文」實質上是批準設立一所新的國民中學。因為象徵著一所學校性質,根本在于課程和媒介語。試看批文要害:

3.7獲批準的課程

3.7.1課程詳情——課程:中學綜合課程(KBSM);

中學標準課程綱要(KSSM);

年級:中一至中六;

認證機構——馬來西亞考試局:1.初中評估考試(PMR)

2.大馬教育文憑(SPM)

馬來西亞考試理事會:大馬高級學校文憑(STPM)

KBSM/KSSM媒介語:國語。

8.這所學校獲批準的課程是國家課程,即中學綜合課程(KBSM)/中學標準課程綱要(KSSM)。教育部已受到通知,這所學校也會教授國家課程以外的科目。

沒能獲得獨中批文

白紙黑字列出:課程是國家課程,媒介語是國語。這樣學校與現存國民中學沒有性質上的異樣。但華社要是按「批文」建立的學校,唯一可利用的是:「這所學校也會教授國家課程以外的科目」,這一不起眼的一段文字。

當我們瞭解「批文」實質的當兒,聯繫到教育法令和相關條例時,就不難理解,為什麼批文不能如華社所願望的結果。

首先我們看《1996年教育法令》第17條:「除了在第28條下設立的國民型學校或者在部長所豁免的教育機構外,在國家教育體系中所有的教育機構,都必須以馬來西亞文作為主要教育媒介語。」

何謂第28條?即「在本法令條款的約束下,部長可以設立國民學校及國民型學校,並維持這些學校。」這就是說「國民型學校」——華校,要繼續使用華文為主要教學媒介語,就必須由部長給予豁免。但部長可以在第14條下所賦予的權力:「隨時可以取消這項豁免」。

在《1996年教育法令》下,獨中不屬于國民型學校,屬于何類型?法令沒有明示。看來隻能屬于「其他學校」這一類了。

其次,我們再看近二、三年來,官方在申請復辦關丹獨中時的回應:

1.2011 年1月7日,教育部通過教育部官網在關于華社促請教育部盡速處理關丹復辦獨中的聲明時說:教育部目前及未來都不考慮在關丹設立獨中的申請,因為政府的政策是堅持現有60所華文獨中的現狀;設立華文獨中並未反映整體教育概念,而華文獨中沒有使用教育部的課程,不符合國家教育政策。

2.2011 年10月24日,副首相兼教育部長慕尤丁在國會說:「《1996年教育法令》第16條規定,隻有三種教育機構可獲準成立,即政府教育機構,政府資助的教育機構與私立教育機構。」「有鑒于此,在有關法令下,是沒有任何條文可以使用建立一所與原有華文獨立中學特色的新獨中或分校。」「儘管如此,在《1996年教育法令》下,劄第15條下,60所華文獨中將操作及維持現狀。」

3.2012年5月22日,慕尤丁又說:「鑒于教育法令和政策以及過去和歷史協議,華文獨中的數量維持不變;除非修改教育法令和政策,否則身為教育部長的他沒有權力對開辦關丹獨中做出決定。」

4.2012年6月14日,慕尤丁再說:獨中維持現狀或不增加數量,是華文中學改制時期各方面的共識,華文獨中如要增加(數量),就需要改製成國民型中學。

我們從相關法令到官方和部長表態,于是乎,華社要增辦一所名副其實獨中,機率等于零。

然而,從現象到實踐結果來看,根據半個世紀以來華教運動和抗爭經驗來看,特別是近年來政治大氣候的變化,華社在別無選擇下利用批文創辦關丹中學,應有可取之處。因為如果拒絕批文或退回批文,就無機會辦一所華社「想要」的學校了。既然下有馬華頭頭,上有首相納吉等口頭上都說關中可教授獨中課程,那就將計就計,在「可教授國家課程外的科目」下,辦一所雙軌學校吧。退一步說,讓關丹華社去承擔一些風險,去搏一搏,反正以方天興為首的華裔財團,去籌一筆數千萬元的建校款項,並不困難。

雙軌制與統考

當關中辦起雙軌制後,學生就要參加獨中統一考試。但,這又是一個面對爭論的問題。我們知道,從一開始,董總領導人就聲稱:拒絕關中學生參加統考。理由是統考是一項獨中「內部考試」,關中非獨中,所以不能參加統考。乍看起來,這個理由是堅持獨中辦學的大原則,為保證獨中不變質的武器之一。

但是,關中學生可以參加統考與否,似乎言之過早。「聽其言,觀其行」吧,判定關中生是否參加統考,應根據其教學課程和媒介語,此其一。其二,所謂「內部考試」問題的說詞,深值得商榷。董總或是以《1996年教育法令》第69條來拒絕關中生參加統考。該條文規定:任何學校(教育機構)不可以擅自舉辦任何(公開)考試,除非獲得考試總監的書面批準。

統考是「內部考試」,沒有白字黑字法律規定。事緣1978年首辦統考時,遭受時任教育部長馬哈迪的威脅與警告。時任董總主席林晃升以無懼無畏的精神,據理力爭,堅持辦統考。後教育部內部有意見說,「隻準在籍獨中生參加的內部考試」——這就是「內部考試」的由來。

如果我們換一個角度來解讀的話,關中採取低調的教授獨中課程和使用華語為教育媒介,同樣,也低調的參加統考,應有條件,有機會的如同60間獨中一樣參加統考了30多年而平安無事。統考由獨中工委會的考試局舉辦,開放給全國60間獨中參加,可被定義為「內部考試」這本是一項「微妙」之詞!董總若一味拒絕關中生參加統考,似乎難以令人信服。

特別令人感到遺憾的,董總考試局,沒有一項參加統考的制度規範。即參加統考者須具備什麼條件,包括授課年級、參考課目、考試媒介語等等。為什麼二、三十年來可存在一項令學校變質的媒介語(數理和史地科)選擇考試?令人困惑。

勇于挑戰法律框框

華教工作者,在馬來西亞的政治環境下,一方面在持續抗爭單元教育政策和堅持捍衛民族文化教育原則下;並敢于揭露各種隱藏著倒行逆施政策的同時;另一方面,要講究策略,善于利用政治演變的微妙局面,打破法律框架,爭取華教發展的最大空間。諸如:寬中的「附加課室」而辦分校;新紀元學院的教學和行政的需要而辦華語為主要媒介語的學院。

華教運動發展至今,其領導人特別需要有當年林連玉、林晃升、沈幕羽等一批先輩們的胸懷、遠見、智慧和勇氣,敢于冒險,敢于鬥爭和敢于犧牲的精神。近數年來董總威望今非昔比,希望董總領導層醒悟和好自為之。

3 則留言:

michale wong 提到...

Your CKF stocks blog lets me and my friend do KLSE stock analysis in a simpler way. It adds some more knowledge to our research.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Dun understand u say?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葉鄒派的膠邏輯

| 作者:河伯 |


河伯閒來無事,陪孫女做勞作,最怕的就是剪貼手工,總是弄得滿桌亂糟糟,雙手黏涕涕。

膠水是難以處理的,如果面對一個頭腦裡滿是膠水的人,那實在令人懊惱。

那些頭腦冥頑不化,行為脫序的人,被稱為XX膠。最近就出現了。

邏輯混亂,似是而非,表現過激是膠人的特質。葉鄒支持者充分發揮這些特質。

葉鄒說馬華在改革派背後搞他們下台。華社不是隻有一成支持MCA嗎?

怎麼葉鄒派在董聯會選舉會一敗再敗呢?華社輿論也一面倒。葉鄒他們應該有九成支持率才對!

他們宣稱愛護華教,卻拒絕承認關中是一所中文學校。

新紀元前院長柯嘉遜不是說了嗎?如果關中不是中文學校,那新紀元也不是中文學院。

如果一紙關中批文影響60間獨中,那新紀元批文早就影響董教總。因為董教總是新紀元的擁有人啊!

大家都說華人政治意識高,河伯看啊,還有些華人腦筋轉不過來。關中批文是政治問題。

當年的「救救白小」,根本就是在廟裡非法教學,什麼批文都沒有。董總全力支援白小非法教學,不但沒有受到影響,還贏得年輕人,非華社的認識和支持。

面對強勢首相馬哈迪,也沒有人退縮。華社上下一起扛起來,挺過來。

葉鄒派宣稱他們多麼神勇,和政府對著幹,隻有他們才愛護華教,但卻要躲在薄薄的批文後面。

河伯認為葉鄒派隻會不斷寫信給教育局,教育部,要求澄清又澄清,沒有幫忙爭取批文。

如果關丹華社自己拿到批文,那以後華社就不需要董總幫忙了。如果真的讓馬華爭取到批文,董總就收檔好咯!

相反的,如果關中生不能考統考,那馬華民政就關門了。

可見膠人邏輯混亂,行為過激,對人咆哮還亂吐口水,幹擾公共秩序,還妨礙公共衛生。

其實,葉鄒和膠人這樣的態度,才真的危害董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