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6日 星期二

西藏密宗非佛教

以外道法代替佛法的西藏密宗


  藏密实非佛教,乃是以外道法代替佛法之宗教--以佛教表相及佛法名相包装之外道法--所 说一切修証名相及法报化身修証、诸种等至三昧、四加行、四无量心、法界体性智、四智、五智、般若、根本智、后得智、涅槃、真如、成佛之道……俱与三乘经典 佛说本旨不同;彼等所证之阿赖耶识亦非显教所证之第八识阿赖耶心,乃其自行施设明点之阿赖耶识,故显教中一切贤圣以己证量与之印证时,必定格格不入,悉如 牛头之逗马嘴也。


   如是,密教以其未证佛教诸经所说之真实心,以其未证佛教诸经所说般若慧之种种「般若妄想」,以其未入见道位之「双身法外道世间淫慧」,翻诬显教真悟菩萨 之证量粗浅,贬低为「因位」之修行法门,而反妄自高推己所修行之外道法为佛教「果位」之修行法门,以此崇密抑显,殊为可笑。如是,密教中人所言证量,既然 皆与三乘经典所说之修证无关,复又崇尚双身法之第四喜--追求人间淫乐之最高层次乐受,显然仅是外道性力派之「世间淫乐艺术」尔,是故密教根本只是以佛教表相及佛教名相包装之世间淫乐术,绝非佛教,纯是喇嘛教也。


   然因密教善于迎合众生求有、求世间法之心理,而广宣扬密法;及善于穿凿附会佛经种种果位名相,欺瞒初机学人,令人信以为真,不敢生疑。又因施设三昧耶 戒,令诸弟子不敢洩漏密教之法义,以致外人不能窥知其谬,密教以此手段防止自身被破坏,复又因此而容易招引不知内情之初机学佛人入密教中,重蹈已入密教者 之覆辙,以此扩大其势力、窃取佛教资源,终至渐渐取而代之--李代桃僵--灭亡真正之佛教。



藉用政治势力扩西藏密宗

  密教善于夤缘政治势力--譬如夤缘波罗王朝--借以急速扩大势力;由波罗王朝诸多权贵悉信受密教故,又如中国元朝国师巴思八等善于夤缘政治势力,令诸多权贵悉信受密教故,亦 令诸百姓误以为密教真是佛教。逮至密教兴盛之后,即以常见外道之大手印、大圆满法误导众生,诳言密教有法、能令末法众生「即身成佛」,如是而令「佛教学 人」之修证同于常见外道。如是转易佛教之内涵已,则佛教已同常见外道无二,已同印度教之修行法门无二,已无胜妙於外道之处,令人不生景仰之心,信仰者日 减,终至唯余密教崇拜鬼神之法、及余佛法表相言说之自续派中观与无因论之应成派中观,成为正统被篡之密宗「佛教」,已无佛教之教法及实质,真正之佛教遂如 此平和而不知不觉地亡于密教之手。


  波罗王朝被灭时,随之而灭之「佛教」其实只是密教--以表相佛教包装之密教;真正之佛教早已在波罗王朝崛起兴盛时,被密教灭亡--只 余佛教之皮肤,而内脏血液及骨骼皆已是密教外道法之本质。由是之故,印顺以「佛教灭於回教军队」之说,乃是不明事实真相者,乃是密宗为误导佛教研究者所作 之说辞而已;回教军队所灭之「佛教」,只是取代了真正佛教的密宗外道,绝非真正之佛教也。是故藉用政治力而篡夺正统佛教之手段,乃是密宗所常用之伎俩也。



夸大证德证量的西藏密宗

  密教古今上师皆善于夸大证德证量,迷惑众生,以此作为扩大密教势力之手段,最后终能取显教而代之,灭亡佛教。如是之行,不乏其例,历代皆有,於今未绝。譬如今时之桃园云慈正觉会所推崇之阿王诺布--无我母大师--即是一例。喜饶根登极善宣传,善于夤缘新闻记者,将广告之说、缮成新闻采访稿,登於报纸之上,作种种不实之说,此即是密宗夸大证量之现例也。



  譬如喜饶根登等人常说:阿王诺布证量同于 释迦牟尼佛。如是夸大「证德证量」,以邀无知众生之恭敬而博取名闻利养。有文为证:一九九九年三月七日台湾日报第20版 广告文云:《《而具有五法轮级道境的,则是已至佛陀境界的释迦牟尼、莲花生大师、玛尔巴大师、宗喀巴大师、无我母大师及观世音菩萨。》》其实彼等所举古今 密宗诸「大师」中,尚无一人曾得三乘见道之一,皆堕外道常见之中,尚非证悟之第七住贤位菩萨,何况成佛?乃竟妄攀 释尊之证德与证量,犹如穿着华丽破旧故衣之乞儿,於边陲荒芜之地自以为王,妄攀国王为至亲盟友,而众人不知,信以为真,如是无异。


   彼等诸人於台湾作如是说,而与台湾之密教争正统已,见台湾之密教并不反驳之,乃又花费钜资召集世界各地与其有关之密宗喇嘛,群集台北圆山饭店,召开所谓 「世界佛教总会」之高僧会议,而高推义云高与阿王诺布等附密宗之外道证量,而处处贬抑显教,欲与显教争正统。可怜显教诸多大师,见其势力广大及作风蛮横, 竟无一人敢加以反驳、辨析其谬,坐令初机学人误以为彼等真是佛教,导致诸多比丘、比丘尼入其会中修学之,悉堕外道邪见之中。


  此是密教自古以来所常用之法--夸 大「证德证量」,令人心生敬信,不敢怀疑、乃信受之,其实根本即是外道,无有丝毫证量与证德。今日之台湾,亦有附密宗之民间信仰者:云慈正觉会之喜饶根登 等人效法,借以高推义云高、阿王诺布、仰谔益西诺布等人,以欺瞒台湾之佛教初机学人。时日既久,其势力若扩大至极限时,佛教便因之而由彼等外道所完全取 代,遂告灭亡--只余表相而内涵实是外道之「密宗佛教」,本质纯是喇嘛教、或余类似「云慈正觉会」之附密教外道。如是夸大证量之虚妄言语,由因各大道场诸师悉不加以辨正,便渐渐造成密教兴而佛教亡之结果,是故佛教若灭亡于密宗者,彼诸大法师、大居士等人,悉皆不能卸责也。





藏密善于投众生之所好,吸引缺乏擇法能力的初機學人

   密教善于以火供之法,驱使鬼神用其小五通,而为众生治病、求财、求子……等,满足众生之所好。亦善于以气功健身等有为法,投众生之所好。复以双身法投众 生之所好,令诸好乐淫触而不能舍离之众生,进入密教之中,以享乐而误以为是修学佛法解脱及般若慧。如是双身修法,极易吸引有情受於欲乐而入密宗法道;一旦 进入密教已,须发十四根本戒之重誓,则因恐惧而不敢宣扬密教之过失;复因恐人讪笑其贪淫、或因恐人讪笑其无智故,不愿向外宣扬其曾修学密法,亦不愿宣扬密 教之过失。更有女性因已曾与男上师合修过双身法,而觉情分有別,或心生情愫而於上师生诸爱恋,更不可能宣扬密教之过失。


  密教既善于投众生所好而迎合之,并因如是种种原因,致令外人不知其邪谬及诸过失,而随表相因缘入於密教中,令密教势力极易迅速壮大;壮大已,便令显教正法弘传者之资源受诸排挤,难以开展。


   复次,密教又创「即身成佛」之说,令人心生向往。显教之二乘菩提,由于去圣日遥,故末法时之大师等人悉皆不知不证,欲成声闻初果尚不可得,更不敢起心欲 求声闻罗汉断除我执之法。大乘菩提倍复更难,欲求证悟般若极难,是故古今每有大道场大名声之讲经座主,说法三十年后心虚胆怯,罢讲而入丛林参禅,乃至老死 仍无入处者。


   大乘般若之证悟,如是倍难,是故一般显教学人久修佛法而无所入者,不免因於密教之倡言「即身成佛」之说,而尝试转入密宗修学密法,以求证入佛法。然因不 知密教之底蕴,又因自身之慧眼法眼二俱欠缺,故受密教之笼罩,随其渐入歧途;逮至后来受其双身法之引诱而不能自拔时,更不可能迷途知返。天竺密教如是投众 生之所好,以贪欲而唱言即身成佛,吸引众生入其门中;逐渐扩大势力,蚕食鲸吞,於众人不知不觉之间,渐渐取显教而代之,天竺佛教遂告灭亡。




 藏密应成派「中观」邪见摧毁佛法之根本:

  应成派「中观」邪见之害,远甚於密教双身修法之为害佛教,是故此二法之为害佛教、不可等视。此谓应成派中观之邪见,令双身法得以维持其「意识常住不坏」之正当性,而令双身法得以继续存在密宗佛教中故;是故印顺及达赖、宗喀巴之破法事实,远甚於密教之弘传双身法者。


   印顺「法师」及达赖喇嘛,由于信受应成派中观之邪见故,於此数十年来极力否定如来藏正法;彼等诸人由否定如来藏正法故,眼见大乘诸经皆说如来藏妙法,而 自身悉皆不能证得,故进而否定大乘诸经,说为后人所编造结集者。印顺更加胆大,假藉考证之名,而否定大乘经,於其《妙云集……》等着作中,处处暗示:大乘 经是佛入灭后之后代弟子所长期创造结集而成者。更大胆倡言:唯有人间佛教,无有天界弘传之佛教,亦无极乐世界、琉璃世界等十方佛世界,亦无地狱可受诽谤正 法之报,皆是方便施设化导而已;又於书中处处倡言:「释迦佛入灭已、如灰飞烟灭,实无报身佛仍在色究竟天说法。那只是后世佛弟子对释迦佛之永恒怀念而创造 之说法而已。」而印顺造作如是邪说之著作,今时已广为海峡两岸九成以上之佛学院采用为教材,其恶劣影响极大,亦极深远。

   由于印顺如是破坏如来藏正法之错误邪谬著作言说之长久流传、及被普遍公认为「真正佛法」,已令今时大陆诸佛学院学生、乃至部份出家法师,由于信受印顺着 作故,而普遍不信因果、不信地狱。是故彼等学生放学出寺后,便吃肉喝酒乃至嫖女人等,如是之人所在多有;亦有少数出家之比丘,同犯此过,同行此事。询以为 何作此放荡行为?难道不畏犯戒及地狱之因果报应?彼等每多答言:「依印顺法师著作之考证所说,及依佛学院诸教师依印顺诸书之所传授者,实    无 地狱,是故无有所谓后世果报可言。」今日大陆佛教已沦落至此境地,未来大陆佛教令人忧心,凡此皆拜印顺法师《妙云集…》等着作中所弘应成派中观等着作邪见 及错误法义考证之赐。

  台湾佛教界,由于诸多佛教学人与诸信徒普皆重视戒律,形成自然之约束,是故台湾部份出家二众虽信印顺「无地狱、无极乐、无琉璃世界」及「释迦灭已,实无报身佛现在色究竟天说法」等邪说,而心中不信三世因果,但仍然不敢明目张胆违犯戒律,以免失去信徒护持。

  然而近年来,请购密教「普贤王如来」双身交合裸像之出家法师人数已明显增加,凡此皆因印顺之坚持应成派中观邪见不改,继续以其著作否定如来藏正法为因,加以「台湾中国佛教会」花千万元,邀请达赖喇嘛来台「弘法」为助缘;圣严法师复又借机夤缘达赖喇嘛(花大钱请达赖合辨一场「世纪大对谈」),借以拉抬日趋没落之身价。如是推波助澜,致令法鼓出诸多在家出家学人转向密教求取「佛法」所致也。由此事实,已突显应成派中观邪见对佛教为害之深远,不可小觑也。

   天竺佛教之灭於密教手中者,其表相原因虽是淫乐之双身修法所导致者,而其根本原因却是应成派中观邪见所造成。所以者何?若如来藏正法为大众所普遍认知, 若一切学人皆知般若慧乃依如来藏而建立、而有,若一切学人皆知成佛之道要在修证如来藏之一切种智,而认定「必须先证如来藏、方入大乘佛法见道位中,方能悟 后起修佛菩提道」,则将了知密教种种修法悉与佛法无关,则将不受密教所惑,则我佛教正法便可继续弘传。

   而今印顺法师自己去承接密教之应成派中观邪见,否定如来藏正法,诬谓如来藏非有,诬谓如来藏是大乘方有之说,无视於四阿含中处处 佛说如来藏之圣言,致令密教种种依於意识而虚妄施设之外道法,有其生存之空间,凡此皆是密教得以继续存在发展之正因,故说应成派中观邪见方是天竺佛教灭於 密教手中之真正原因,双身法之广传而灭亡真正佛教之事实,只是其表相尔。

   今时台湾及大陆诸佛学院,大多已堕密宗应成派中观之邪见中,而令密宗邪淫之法得有生存及发展之空间;往昔之天竺佛教亦复如是,由于应成派中观之为害,令 密教种种意识相应之法、得有生存发展之空间,令 佛所说之如来藏正法渐渐不被信受,终至消失不传,乃使密教渐渐坐大,终至取显教而代之,佛教遂告正式灭亡。如是现象及发展趋势,亦已开始出现於今时之台湾 佛教中,日后或将更严重地出现於大陆佛教界;若不彻底加以辨正,古天竺佛教灭亡之历史,重演於台海两岸之期、将在不久,由此缘故,佛教之未来发展令人忧 虑。

  奉劝佛教学术研究学者--江灿腾教授,汝 之今时所当急者,乃是前往大陆研究探讨印顺着作对大陆佛教界之恶劣影响,方是「佛教学术研究学者」之本份,方不违背「佛教学术研究学者」之良知,而不应如 鸵鸟之埋首沙中、回避事实,继续回护印顺之邪见、不肯前往大陆探讨而研究公布之,坐令印顺着作邪见继续破坏佛教根本之如来藏正法,坐看印顺邪见继续荼毒台 湾与大陆佛学院诸学子之心灵。

  以上列举五点,乃告知诸佛弟子大众,避免往昔天竺佛教灭於密教手中之故事、重演於今时之中国。凡我佛教正法弟子,应瞭解藏密是如何危害佛教正法,当尽一份护持正法之责任,若欲评知藏密内情者,余建议大众去请购《狂密与真密》一书;方 能了知藏密之本质,从此即知远离密教之邪谬知见及行门,改依显教诸经之佛旨,修证各自本有之第八识如来藏,而后可入显教贤圣位中,继承及发扬 释尊三乘佛法之正确知见,普令有缘众生悉得证入,而免再被密教误导、乃至造下违犯重戒及破坏佛教正法之地狱罪,则佛教幸甚!众生幸甚!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