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0日 星期三

602董總特大是否符合章程?

挑戰派打算在6月2號召開特大,以求通過與接納解散和重選中委會的議案,但是當權派卻指責依據章程,只有主席有權力發出會議信函通知召開特大,並指602特大不符合章程。兩派都說自己符合章程,到底事實是怎麼回事呢?

解讀章程和解讀法律一樣,不能單憑一條解釋,必須看這條章程的前提和對比和其他相關的條文,才是正確解讀章程的方法。

例如某節章程說可以如此這般,但是這節章程屬於更上一條章程所攝範圍,若違反大前提條文,這節章程必須符合某些特定條件,才能成立,否則就是斷章取義。以這方法來判斷602特大是否符合章程,就很容易明白了!

關於特大的章程屬於6.2條文,內容是:「6.2.1 主席認為需要時,得隨時召開特別會員代表大會;或6.2.2 主席在接到至少有五個會員聯名提出要求並附上相關理由和議程,則必須於三十天內召開特別會員代表大會。」

所以特大的前提是主席認為需要,或者至少有五個會員聯名提出特大要求。至於負責發出信函通知召開特大的人只是支節程序問題,因為不管是誰人當家,都不能否定具備五個會員聯名提出特大要求,就算主席也不能。否則,整個章程就成了獨裁章程,毫無民主可言。

至於職權方面,再看5A.1條,關於主席的職權,並沒有一條明說只有主席才能發出信函通知召開特大,也沒有賦予主席生殺大權任意撤換中委。

不過在5A.2署理主席的職權方面中的5A.2.2節,說道「在主席缺席或無法執行其職責或告假時,代行其職權。」而5A.3條副主席職權中的5A.3.2節,說道「在主席和署理主席同時缺席或告假或無法執行職權時,則由主席委任一位副主席代行主席職權,或主席未及時委任時,則由中央常務委員會從五名副主席之中推選一位,代行其職權。」

條文關鍵在於「無法執行職權時」這段字。

當有五個會員聯名提出特大要求時,主席無權拒絕否定,否則和獨裁有何分別?可若主席蓄意抵制特大要求,可視為「無法執行職權時」,則必須有署理主席代替執行;若署理主席也抵制,則可由副主席代行其職權。所以,並沒有只有主席才有權力發出信函通知召開特大這回事。

而關於秘書長職權的5A.4條,並沒有賦予秘書掌代行職權的權力,挑戰派的失誤在於程序上沒有做好如何委任一名副主席代行職權。

不過,重點是就算全部副主席都拒絕召開特大,依據章程,雖然再沒有人有權力執行召開特大的工作。但是請記得前提是有五個會員聯名提出要求,就能召開特大。任何利用技術程序否定章程大綱前提,都屬於不符合章程。

總結就是,602董總特大是符合章程,但是程序有問題。





曾國籓之所以善於用人,是因為他能從一個人的言行中觀出他的秉性,知道這人能幹什麼,不能幹什麼?可信不可信?

同樣道理,觀叶新田購買3個假博士的事件,就可以看出此人是沽名釣譽、無誠信,無礼、义、廉,耻的人。尤其他身為董總主席,更是罪加一等。

因為統考文憑需要主席簽名,而簽名的叶新田卻是假博士,這是對統考和學生的信譽傷害。

所以,當叶新田博士资格造假爆光時,已經可以看出他是個品德低劣的人,早就該炒他魷魚了!但是華團的迂腐,鄉圓,對此縱容,終於釀成今天華教力量被葉新田分化到支離破碎的地步。

学者张永庆和詹缘端等人纷纷揭发博士文凭造假,严厉斥责:"一个追逐假博士文凭者,完全不应该与华文独中统考文凭扯上关系,更没有资格签署‘统考文凭!"

叶新田在1991和1993年,从美国Kensington University获取商业管理和教育博士学位。可實際上,Kensington University是完全没有课室,也没有实验室或宿舍的野雞大學。Kensington University只在加利福尼亚格兰岱尔(Glendale)拥有一间小办公室。”
 
根据美国洛杉矶时报,美国加州当局在1996年取得法庭命令下,关闭了Kensington University,这显示叶新田光荣地展示他的假学位。

身为董总主席的叶新田,博士造假这桩糗事已經玷汙了董总的金字招牌,新纪元的学术资格和独中统考文凭会因为他德不高望不重而被拖累,华文教育伦理价值观是講礼、义、廉、耻。

任何有礼、义、廉、耻的人,都不會支持葉新田,支持者就沒資格說自己愛華教。

3 則留言: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一向來侮蔑妨礙自己利益的人是【賣華公會】參透進來的二五仔的葉新田,鄒壽漢。

前幾天,一張照片顯示了真相!

就是葉鄒和幾位金主、支持者、還有律師們在法院食堂裡商討的照片。

照片裡,其中有【失勢的董聯會領導、親馬華地方人士、前警備部門官員、巫統禦用律師】!


誰才是華教二五仔,一目了然!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2010年,葉鄒辦華教先賢日,與林連玉華教節對著幹,硬硬把林連玉,沈慕羽,張雅山及林晃升等華社敬仰的先賢,踢出先賢名單外。

今天葉鄒派要辦大集會,竟然厚顏無恥拿林連玉,沈慕羽來宣傳!

簡直令人作嘔!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第二电视》,乃巫統控制;

《南洋商報》,背景大家都知道,不必我說。

5月10日,鄒壽漢和彭茂燊(親國陣人士),竟然可以上巫統控制的《第二电视》的时事清谈节目《你怎么说》。所獲得的時間和各方面待遇遠比反對黨還好。

5月29日,《南洋商報》專題報導葉新田的金主,莊智雅的宣傳報導。

兩者都是幫助葉鄒宣揚打著愛護華教的大旗,實際上是破壞華教的言論。


奇怪?

若反葉鄒的人是XX政黨派來參透董總的二五仔,怎麼不是讓這些媒體大肆宣傳,反替葉鄒宣傳呢?

誰---才是真正的二五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