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9日 星期四

佛教不吃肉,說佛吃肉,就是魔說

佛教禁止殺生,吃肉就需要殺生。

《楞嚴經》,佛說:
「阿難,我令比丘,食五淨肉,此肉皆我神力化生,本無命根,汝婆羅門,地多蒸濕,加以沙石,草菜不生,我以大悲神力所加,假名為肉,汝得其味。」

所謂可吃的三淨肉,《五分律》說明,「有三種肉不得食:若見、若聞、若疑。見者,自見為己殺;聞者,從可信人聞為己殺;疑者,疑為己殺。若不見、不聞、不疑,是為淨肉。」

請問,你吃的肉,那個不是為你殺?沒有需求,何來供應?

就算是【三淨肉】也只為你殺,所以佛教本質是禁止吃肉的。

真正的【三淨肉】,只有佛陀在世時以大悲神力所加持的無命根肉,才是真正的【三淨肉】。(如現在的科技可以用細胞培植無命根肉)

佛涅槃後,就沒有【三淨肉】了!

聲聞律的《四分律》中,(佛)告諸比丘:我於無量劫來,捨頭目髓腦,或於饑饉世作大肉身,施彼餓者,或內外財施,未曾恡惜,從初發心,乃至成佛,【豈教弟子噉眾生肉耶】。

佛陀更在《佛說法滅盡經》卷1,說:魔作沙門壞亂吾道。著俗衣裳樂好袈裟五色之服。【飲酒、噉肉、殺生、貪味】。無有慈心更相憎嫉。」

因為佛陀知道會有人為吃肉找一大堆藉口,如在《大般涅槃經》說,這些人會說【如來皆聽我等食肉】,來合理化自己吃肉。

所以同樣在聲聞律的《四分律》中,佛說這些人:「我之正法滅後,多有諸比丘,【執我小乘教迹,不解毗尼意】。」看!佛陀早就點破後人會不明白他的本意,胡亂曲解說佛教也可以吃肉!

《四分律》中,佛陀說:我初成道時,【雖開毗尼中聽食三種肉】(kc按:雖然剛開始於制戒中允許弟子吃三種淨肉),【然非四生之類】(kc按:四生乃胎生、卵生、濕生、化生),【是諸禪定之肉】,【是不思議肉】,非汝所知!何故謗黷我教???

佛陀在涅槃前,更說諸比丘以後不能吃肉。佛說:『迦葉!我從今日制諸弟子,不得復食一切肉也。』

唯曲解佛意的人,把佛允許是【三淨肉】的權宜政策故意長期化。

中国佛教徒吃素起源,也不是梁武帝發明,而是根據佛經中的佛說不能吃肉的教誨,才受感动,发心吃长素,並且引起出家人响应,才真正遵行佛說不得復食一切肉的教誨。

但是就是有人歪曲事實,因為他們愛吃眾生肉。

1 則留言: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我以【文獻物證】和【理據】,證明【四阿含】,戒律,雜藏是同一時間的證據。

所以我才說,那些佛教歷史考證不可信。

因為他們看不懂【文獻物證】,又愛避開【文獻物證】而自我想像歷史。

一個連歷史文獻都看不懂的歷史學家,他想像的歷史,可信嗎?

何況在邏輯道理來看,各部派都有【四阿含】,若【四阿含】是分開集結,就不應該出現各部派都有【四阿含】的情況。

這個道理,一想就明白!唯愚者不知。

若要反駁,請你也提出【文獻物證】和【理據】來!

-----------------------

佛经记载的经律藏结集:

《长阿含经单本般泥洹经》卷2:
「大迦叶即选众中四十应真,从阿难受得【四阿含:一中阿含、二长阿含、三增一阿含、四杂阿含】。此四文者,一为贪婬作;二为喜怒作;三为愚痴作;四为不孝不师作。【四阿含文,各六十疋素】。众比丘言:『用写四文,当兴行於天下。』故佛闍维处,自生四树,遂相捡敛,分别书佛【十二部经,戒律法具】,其在千岁中,持佛经戒者,後皆会生弥勒佛所,当从彼解度生死履。」(注:(注:此经中亦说佛示现涅槃後,除集结四阿含外,亦将十二部经书写广为流传,十二部经包含大乘如方广诸经等)

這最早的歷史文獻,已經說明四阿含,戒律和十二部經,都是同時集結的,並有各六十疋素做文字記錄。


-----------------------

南傳的《巴利律藏》,說:
时,具寿摩诃迦叶告僧伽,言:“诸大德!请听我言!若僧伽机熟,僧伽选此五百比丘,于王舍城住雨安居而令【结集法与律】,不令余诸比丘于王舍城住雨安居。是乃表白。……具寿听……了知。”时,诸长老比丘为结集法与律,往王舍城。

【结集法与律】,這不就是三藏經同時集結嗎?

-----------------------
還有其他說到三藏具足的集結文獻證明!

《毗尼母经》:迦叶于王舍城耆阇崛山竹林精舍。集五百大阿罗汉语言。……我等应当聚集结集经藏使法不绝。诸罗汉答言。我等集于经藏须于阿难。迦叶答言。阿难结漏未尽。云何得在此众。诸罗汉言。所废忘处应当问之。迦叶言。若尔者当作求听羯磨使入僧中。五百僧坐已。【取五部经集为三藏】。

《大般涅槃经》:“其后迦叶共于阿难及诸比丘。于王舍城。【结集三藏】。” (三藏就是經,律具足了)


-----------------------


律也這麽說:

《五分律》:“迦叶如是问一切修多罗已。僧中唱言。……合名为【修多罗藏。我等已集法竟】。”

【修多罗藏。我等已集法竟】,不就是說四阿含集結完畢嗎?

-----------------------
灭度后第一次佛经的集结,分为上座部集结(四阿含)和大众部集结(包括菩萨藏方等大乘经典)。其中的详细内容,除在很多大乘经典中有明确和详细记载外,在小乘圣典四阿含中也处处都有大乘思想的显露和“方等”大乘经典的提及。如《增一阿含经》对第一次佛经集结之大乘经典集结(谓大众部集结)也有详细记录

大乘文獻也記載:
《菩萨处胎经》卷七的出经品说:
佛灭七日,五百罗汉受了大迦叶之命,至十方恒沙刹土,邀集八万四千比丘,以阿难为上首,结集了【菩萨藏、声闻藏、戒律藏;将三藏又分作胎化藏、中阴藏、摩诃衍方等藏、戒律藏、十住菩萨藏、杂藏、金刚藏、佛藏、计为八藏】。


請問,那些佛教歷史學家悖於大量文獻,所幻想的歷史,可信嗎?

這些否定四阿含同時集結的人,在自己沒有物證,也不同經義的情況下,就先毀謗大乘非佛說。

現在再否定四阿含是同時集結。。。

他們的目的,就是要把佛教從根本上否定。

可悲的是,有佛教徒沒有智慧分辨,竟然會相信這些一神教的人虛妄的歷史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