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5日 星期日

真正的【藏傳佛教】觉囊派

真正的【藏傳佛教】,其實只有【觉囊派】。

其他黃、紅、花、白,都是附佛外道的【喇嘛教】。

只是在沒有政治力量支持的,【藏傳佛教】最後還是被【喇嘛教】所滅。


以下是《西藏密宗的秘密》一書,對【觉囊派】的介紹:

------------------------------------

据藏文史料《土观宗派源流》《青史》等记载:公元十二世纪时,裕莫(今后藏乌郁境内)人木居多吉依据第三转法轮的唯识经典《如来藏经》所说“一切众生皆本具相好庄严之佛身,名如来藏。”于是生起胜义本有之“他空见”。木居多吉将“他空见”暗传给儿子达麦夏若,达麦夏若传南喀沃色,南喀沃色传色莫齐瓦,色莫齐瓦传降萨·协饶沃色,协饶沃色传衮邦·吐吉尊追。

衮邦·吐吉尊追生于公元1243年,卒于1313年。他在拉堆绛(今西藏日喀则定日县境内)地区首领的支持下,建造了觉囊寺,公开宏传他空见,形成觉囊派。其后,吐吉尊追传弟子绛森·杰瓦耶协,杰瓦耶协传克准·云丹嘉措,克准·云丹嘉措传笃补巴。

笃补巴,本名协饶坚赞,于公元1292年生于笃补(今在西藏阿里境内)。笃补巴年轻时在萨迦寺讲显教四大论引起了萨迦派的不满,后来游学卫藏各大寺院,参加辩论并屡屡获胜,于是声名大振。三十一岁时往觉囊寺依止云丹嘉措修学他空见,三十五岁时则继任觉囊寺座主。着有《了义海论》、《第四结集论》阐发他空见之要义,一时觉囊之名,更为显着。笃补巴任觉囊寺寺主三十余年,卒于1361年。

笃补巴得法弟子巧勒南杰,生于公元1306年,卒于1386年。初不满他空见,来觉囊寺与笃补巴辩论,笃补巴广引显密经教,详为解说,大为折服,便成为笃补巴弟子。巧勒南杰传聂温衮噶白,聂温衮噶白传绛央·衮却桑布,衮却桑布传南喀却龚,南喀却龚传多罗那拔陀罗译师,多罗那拔陀罗传衮噶卓却,衮噶卓却传堪钦·隆日嘉措,隆日嘉措以后由多罗那他继任觉囊寺法台。

多罗那他,公元1575年生于卫藏交界处的喀热琼尊,幼年在觉囊寺学经,三十岁时受比丘戒。多罗那他是觉囊派中最有学识的人,著作丰富,广泛宣讲他空见。当时多罗那他得到了卫藏地方首领藏巴汗的支持者,公元1614年多罗那他建造丹当却林寺(今日喀则彭措林县),寺庙极为庄严,造像修塔亦精美绝伦,成为全藏之冠。多罗那他宣讲他空见,吸引了不少信众,盛极一时。当时格鲁派与噶玛噶举派争夺权力的斗争非常激烈,不久,噶玛噶举派失利,噶玛噶举派所支持的第悉藏巴也随之垮台,多罗那他被迫离开西藏,前往蒙古传法。因为觉囊派的教义和格鲁派完全对立,故痛恨觉囊派的五世达赖利用手中的权力,没收了觉囊派的主寺达丹当却林寺的财产和属民,并更名为格丹彭措林寺,寺中宣扬他空见的经籍印版大多被封禁销毁,仅留下多罗那他所著的一部历史的著作《印度佛教史》。随后卫藏其它处的觉囊寺庙亦被逼迫改宗黄教,寺里的僧人也被强迫放弃他空见,改为宣扬格鲁派的应成派中观见,从此卫藏地区觉囊一派几乎绝迹。

多罗那他到外蒙古后,在库伦(今乌兰巴托)一带传法约二十年,得到喀尔喀部汗王的信奉和支持,尊称他为哲布尊丹巴,他在外蒙古建立了不少寺院。公元1634年多罗那它去世,恰好1635年喀尔喀部土谢图汗的王妃生了一个儿子,被认定是多罗那他转世再来,这就是哲布尊丹巴一世。1649年哲布尊丹巴一世进藏学经,当他学业结束准备返回外蒙古时,五世达赖已经掌握了西藏地区的宗教大权,便勒令哲布尊丹巴一世改奉黄教,否则不承认他的“活佛”身份和他在外蒙古的宗教地位。迫于五世达赖的权势,哲布尊丹巴一世只好接受了这些条件。于是五世达赖封给他“喏布单丹巴呼图克图”的尊号,随后外蒙古地区觉囊派寺院普遍地改信了黄教。

觉囊派所传显教的教义,以《解深密经》为依据,判世尊一生说法共三转法轮——初转法轮为小乘人说四圣谛,二转法轮说大乘的毕竟空,三转法轮说唯识诸经。同时依据《解深密经》判第三转法轮的唯识诸经为了义经典。觉囊派依据《如来藏经》、《大法鼓经》、《央掘魔罗经》、《胜鬘经》、《密严经》、《大般涅槃经》、《楞伽经》等究竟了义经典,阐释一切众生皆有如来藏,如来藏胜义实有,自性不空,如来藏所生之五蕴是空(他空),故名他空见。觉囊派所传播的法义是藏密各派中唯一合乎佛教经义的宗派。觉囊派所传的密法是“时轮六支”。据说这是觉囊派在黄教的势力范围内,不得不假借“时轮六支”的名义传播如来藏正法,尽管这样,觉囊派仍然没有避免被五世达赖喇嘛消灭的命运。现代恢复的觉囊派,仅仅是徒有其名而已。

1 則留言: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四重戒 ── 謗亂正法戒第四】

現在很多人根本搞不明白大,小乘修行法的差異。

大乘方法是先明心,才算入門。

明心就是証得自己如來藏所在,轉移他,這就是所謂的開悟。

然後內修六度萬行,淨化如來藏中的雜染種子。

所以一切大乘經,都是以這目的說的。修行也是以如來藏為本說的。

因此否定如來藏,或者馬鹿不分,誹謗如來藏是神我者,絕對是錯悟佛法的俗僧。

因為大乘經皆依據如來藏體性而說,因此謗如來藏就等於挖佛法的根,也是犯【菩薩四重戒 ── 謗亂正法戒第四】。

犯此戒者,即刻失去僧寶資格,不再有戒體。

所以印順實際只是外穿黑衣,內實白衣的凡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