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9日 星期三

賴昭光:葉新田玩殘華教?

賴昭光:葉新田玩殘華教?
22 Jan 2015 15:36

2006 年─2008年,葉新田不擇手段清算董總行政主管莫泰熙及其團隊。緊接的新紀元學院風波處理不當,造成一批人才流失,包括學者柯嘉遜博士及其班底詹緣端與 張永慶等。爾后在葉鄒兩人領導下,不到10年就與教總、全國校長職工會、隆雪華堂、校友聯總、林連玉基金和留華同學會鬧分歧結怨。 

2008年-葉新田因尊孔獨中校長吳建成發表的“華教敗家子”論誹謗,起訴吳建成誹謗,索賠4400萬令吉。 

2010年起圍剿林連玉基金會,通過蝦兵蟹將舉報林連玉基金非法。董總也被踢爆在金馬侖高原舉辦“華教領袖激勵營”秘密組織策略小組,以打擊林連玉基金。被上載YouTube的會議錄音顯示,葉新田正是該會議主持人。 

2010年借華教常識比賽試題傷害異見者,讓主辦者校友聯總吃死貓;時任校友聯副總會長李子強抨擊董總借刀殺人,根本不配做華社領袖,宣佈校友聯總從此不會再與董總合作。 

2010年-森華堂、隆雪華堂、檳華堂、教總、國民型中學校長理事會、林連玉基金和校友聯合總會聯辦“國民型中學問題與挑戰”全國研討會,董總就搞“國民型中學工作小組交流會”對著幹。 

2010年-董總又搞出一個“華教先賢日”與“林連玉華教節”對著幹,希望能夠取而代之,但被批籌辦工作和態度馬虎。葉新田強調華教先賢日是紀念百年來對 大馬華教有功的人士,絕不遺漏任何人,卻被揭發名單中,連華教鬥士林連玉、前教總主席沈慕羽、華教元老張雅山、董總前主席林晃升等近代華教工作者皆落選。 董總前主席胡萬鐸指在霹靂州舉辦的次屆華教先賢日草草了事,致祭儀式紊亂,場面冷清。被指攬權排擠異己 

2011年-董總再度鼓動屬下馬仔控制的檳城、雪蘭莪兩州校友聯舉辦華教常識比賽,與校友聯總已經舉辦多年的華教常識比賽鬧雙包,跟同路人對著幹。 

2011年-13華團包括教總、校友聯總、留台聯總、隆雪華堂、森華堂、華研、馬來亞南大校友會、留華同學會及及林連玉基金等聯合發動“平反林連玉明信片運動”,董總后知后覺,也跟著搞“簽名平反運動”與華團對著幹。 

2012年-葉新田與增江北區小學校方、校友會、家教協會及前董事交惡;葉新田被指攬權排擠異己、擅于內鬥、怠惰,引入一群不曾在增北華小活動的人為贊助人,並將贊助費從100令吉提高至1000令吉,藉此阻止其他人成為贊助人。 

2013年-葉鄒因關中批文及統考事件與華總會長方天興決裂,也與董總元老林連玉精神獎得主陳玉康、彭亨董聯會顧問黃道堅等交惡。 

2014年-獨中工委會署理主席王超群譴責葉鄒兩人為了達到個人議程,濫用職權為所欲為,企圖一手操縱董總和董教總獨中工委會的運作,陷華教于不義,這是非常卑鄙惡劣的手段。 

2015年-華研主任詹緣端踢爆葉鄒昧于事實,竟敢藉機企圖將新紀元學院私人註冊和資產私有化,冒犯華社華團處理公共事務與資產的循私失信的最大忌諱。 

2015年-百名關心華教的社會聞人促董總重選,聯合聲明列出葉鄒10大罪狀:
1.主席對中委會已喪失實質領導能力;
2.失去了昔日進步性和理想性;
3.華教運動日漸渙散;
4.華教隊伍分崩離析;
5.董總內部民主癱瘓;
6.制度規範遭受踐踏;
7.擴大矛盾;
8.粗暴魯莽;
9.以民粹動員等方式處理教育專業問題;
10.缺乏公共說理的能力。




以唐•吉诃德式精神分裂华教
叶新田、邹寿汉,该当何罪

作者:刘锡通(资深华教工作者)
 
上月杪,董总主席叶新田相继在芙蓉和巴生 两场“华教课题汇报会”上表示,他并不 恋栈董总主席的权位,但当前华教正面对《2013—2025年教育大蓝图》单元教育政策的冲击,在重重地危机下,他不能退却。他说“讲事实、说真话,是要 得罪一些人而付出代价的。为了维护华教和董总这个阵地,必须守原则,讲真话,并站稳立场,抗争到底。”他又说“任何团体,若真正关心及爱护董总,彼此交 流,只要有诚意,大家都可以坐下来,甚至公开辩论。叫嚣谁下台,不是中华传统文化,也不是华教工作者应有的态度。”
叶氏上述的这些话,说起来铿锵有声,大义凛然,为了华教,为了董总,他可以牺牲自己,忍辱负重,矢志完成其未竟的宏图大业,即使得罪人、受人中伤,也不退 缩。颇有“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救世主精神,实令人动容。就因为他表达的宏愿本身也只是一个未来式,我们不能凭他几句春秋大义之言而为他预先挂匾额、 立牌坊以旌表其气节。我们只能从他过去的行径深入观察和认识,才能比较准确地评估他未来的承诺是否靠得住。古人说“德以旌贤”只允许我们先验证和确定他的 言行举止是符合了道德规范,才给他推崇和表彰;若一个人没有这种德操,即使他更有才华,他不但会利用他的才华蒙蔽世人、危害团体,也会把他口口声声矢言维 护的团体带进死胡同,摧毁殆尽。所以古人才会说“德不称其祸必酷”的原因。除了情操之外,古人对领导人的另一个基本要求就是才能。因此,他们又说“能不称 其殃必大”,所以领导人必须“德”与“能”兼备,才能称其位、缺一不行。 古人的要求确实高一点,非一般的现代领导人可以有如此高的标准。不过,如果领导人既有了缺德之前科,又连审时度势、鉴别真伪虚实的思辨能力都没有,那就大 有问题了,怎能以身作则去领导社会走向正道呢?

假博士头衔受人质疑 叶新田采取回避态度
数年前,叶新田在两年内共获得了三个博士头衔,一时引起了社会的惊动和质疑,认为都有含水量,不可靠,甚至有弄虚造假的行为。抨击他的人,为了慎重,也花 了一些时间,广集资料以作为抨击的根据。最先发现问题的是前董总财政、现任循人中学的董事长黄仕寿先生。他到美国旅游时,特地到叶氏获得(博士)学位的大 学参观,证明了该大学实际上是一间毫无学术价值的学店,于是引起了社会人士的关注,觉得这是一件与董总领导人诚信有关的严重问题。我当时是董教总教育中心 理事会成员之一,窃思为何叶氏对坊间有关他的议论一概置之不理,反而围绕在他身边的一些博士比他还急,出面替他涂脂抹粉,为他辩护。我于是在当时的一次理 事会上提出讨论这件事情,以将真相抖出水面,免得坊间作种种的揣测和议论,可是我的建议却得不到目前卷入恶斗的双方支持,而叶氏本人也不敢面对考验。他这 种回避问题的态度,说明了坊间对他的抨击并非一定是空穴来风。恰好当时新纪元学院正在申请将学院升格为大学,一时苦无足够具有学术资格的博士来壮大行列以 符合教育部的要求。因此我说,若叶氏的博士头衔真具有学术价值,新院不妨敦请他在新院开办博士班,现身说法,用他的经验培训博士生,只要在三五年内,新院 所遇到的难题就可以引刃而解了。这不但可使新院享誉国际,还可以为新院增加学费收入,真是一举数得,何乐而不为呢?
发表充满封建意识言论 叶新田想将教总边缘化
叶氏除了上述假博士问题的困扰还未消弭之外,最近又向媒体发表了一则充满封建权位意识的言论,把自己当成老爷子,只有老爷子说了算,那轮到儿孙来发言。他 发表这种言论的目的是在排斥教总在独中工委会的话语权,认为该工委会没有决定关中可否参加统考的法定权力。叶氏显然是在扭曲历史事实,想将教总边缘化。因 此立刻引起教总的不满和反弹,指出该工委会是由董总和教总联合在1973年成立的,并在1975年开办统考,至今从未间断过。一切有关独中的事务,均由该 工委会去策划与落实。若工委会出现意见分歧,就交由董教总联合会进行讨论作最后决定。教总的声明是在表达了历史事实,任何参与独中运动的华教工作者都会知 道,不由任何人否认。可是,叶氏却故意明眼说瞎话,只对历史事实说一半,另一半则不讲,这无疑是说谎,应合了西方人说的”Half truth is no truth”的格言。叶氏对教总的声明至今还在装聋作哑,不但没有反应,也不知悔过。似此而往,今后还有谁会相信他“讲事实,说真话”呢?他这样一再重复 地失去诚信,恰恰正是他须要付出代价的唯一原因。他不能以其他原因为借口,怪罪于别人。
叶邹入主董总草木皆兵 开始朋党政治没完没了
叶氏的所谓“会得罪人的,要付出代价的”慷慨说词,原是建立在他已肯定“讲事实,说真话”的基础上的。如果没有了这个基础,他和他的同伙还会得罪人而付出 代价的话,他们就得自我反省一下自己的“德行”是否出了问题。叶新田与他的同伙共有的通病就是在自己的幻觉里相信自己是在“讲事实,说真话”,所以就以这 幻觉为标准去判断别人,要别人相信他们、顺从他们。如果有违他们的意愿,他们就会疑神疑鬼当你是敌人,与你闹翻。过去不少的例子俯拾皆是。八年前,叶氏说 莫泰熙当他是高级邮差,柯嘉逊有抗令犯上之罪,嗣后又与校友联总、增江北区华小、校长职工会以及教总发生争执,无一不是由于他们的幻觉过度而引起的。由于 常与别人惹是生非,他们心理上就不踏实,以为大家都在对付他们、要他们的命,在草木皆兵的幻觉下,他们连影子也当成敌人。这种心理状态就好似西班牙文豪赛 凡提斯(Miguel de Cervantes Saavedra 1547年-1616年)笔下的唐•吉诃德一样,连田园里的风车也当成潜在的威胁,屋内的一切东西都是恶魔妖怪,非得清除不可。他想成为一名勇敢的骑士, 发挥它的“骑士精神”以便替天行道、匡时救世,于是他就穿上骑士装,骑上一匹老马,提出一支长矛,到处找影子敌人,行伪善,仗假义,惹得自己伤痕累累。这 种扭曲了的“骑士精神”也让他养成一种特性,专长于欺善怕恶,面对强敌时,只会摇旗呐喊,到别人的城外叫阵,但却没有勇气采取实际和具体的行动去攻关陷 城,让人家看穿了他们那银样镴枪头的本质。数年前,叶新田蓦然发现政府将华小分类为全津与半津型,是“法外立法”有违宪之嫌,于是召集了董总律师团向政府 挑战。在新闻发布会上,律师们似模似样的排排坐,让媒体拍照,看起来颇有声势。可是,直到今天,声势还是停留在声势,久久不能化为行动。反过来,八年前, 有一个血气方刚的年青新院学生,因叶氏拒绝与学生及家长对话以解决新院的风波,一怒之下就趁着叶氏在毕业典礼讲话时,趋前向叶氏脸上赏以一拳,导致叶氏鼻 子受伤流血,叶氏就立即恼羞成怒,不肯放过这位年青人,不肯宽恕他,还报警立案,非以刑事法将他置于死地不可,蓄意毁其前途,而一位女老师出于爱心,想为 学生申辩,也受到叶氏恫言以法律对付。其实,鼻子流血本是一种皮外伤,只要第一时间用任何董事的车把他送到附近的私人医务所或医院治疗更为合理。可是,叶 氏及其同伙却选择要医院的救伤车虎啸龙吟地奔驰而来,把他送往医院。如果叶氏伤势严重,流血不止,这种时间久的耽搁将使他伤情恶化,可见叶氏及其同伙是如 何的工于心计,过后叶氏还选择留院观察 ,拒见访客。
这些例子以及邹寿汉在某一时候诬指柯嘉逊博士在主持新院时,账目令人担心及扣压高教部信件的例子,早已足够要求叶、邹两人引退了。可是当年,目前卷入炽烈 内斗的两派关系犹如蚁附膻,亲密到无以复加。叶、邹两人的丑行却被掩盖了。这是董总有史以来第一次看到朋党政治在董总内部发酵。原因是两派都在觊觎权位, 双方都得虚表合作,互相支持,互相追捧。这是出于权宜之计,但也埋下了矛盾分裂的种子。我当时与吴建成校长等人,身为被委任的董事,因不屑于搞朋党,都纷 纷自我引退。我当时还引用宋朝欧阳修在《朋党论》里的 “同利相朋,利尽交疏” 一句名言,来预测搞朋党政治的人士必然会有“利尽交疏”的一天,而且也说过,自朋党政治被带进董总开始,其后董总将永无安宁,内斗将没完没了。这些现象目 前已一一浮现了。华社若想解决董总今天的纷乱局面,就得首先铲除叶邹两人带来的朋党政治。
对最近《星报》上的言论 叶新田噤若寒蝉无反应
最近星报集团董事经理兼首席执行员黄振威在《星报》上大谈中庸之道,在其论述中,三番几次将董总与土权组织相提并论,双双被标签为种族主义组织。这对董总 来说是一个很有侮辱性的批评,比起拿督李典和劝告叶氏勿把董总视为自己私人的财产更为严重百倍。可是,叶氏在媒体上只对李典和恫言要以法律对付,对黄振威 至今还是噤若寒蝉,没有反应。一个是对叶氏私人的批评,另一个则是对整个华教组织的破坏,孰轻孰重?明眼人一看便知,为何只是叶氏不知?董总领导人的这种 表现到底是在说明什么?是勇于内斗,懼于外侮?抑是欺善怕恶?抑是郁郁于自己的无能?只有叶氏自己心知肚明。反而是土权组织先声夺人把黄某告上法庭。不管 如何,我在此这样指出,并不是鼓励大家动不动就恫言以法律对付别人的批评或指出自己的过错。这是有违中华传统文化“闻过则喜“的训诲,也不是华教工作者应 有的态度。因为正如叶氏说的“华教正面对着单元教育政策的冲击,在重重的危机下”,董总对外工作的繁重,已使叶氏分身乏术,那还有多余的时间、精力和金钱 来搞内斗,他若是一个负责任的领导,他应该会权衡轻重。即使要内斗,也要把外来的危机优先处理好才是。
《星报》此次除了以大版位宣扬中庸之道外,也提供一个平台让各方人士和团体发表不同的意见和论述。最先是由25位马来社会的精英在媒体宣布他们的立场,不 再对我国各族群间的关系日趋极化的现象保持沉默,他们认为解决族群关系恶化的唯一途径就是推行中庸之道,而中庸之路并非一蹴而就,须让各族代表通过理性的 对话和论述来促进互相了解和信任,努力在一些重要的课题上达致共识;只有在这个基础上,各族人民才能向团结和谐的社会迈进。这25位人士的立场受到不少人 的支持,但也同时受到另一组33位有同样社会地位和知名度的马来领袖的质疑和反驳。之外,还有一些知识份子零星的在该报发表言论,如“如何发动一场启蒙运 动”等文章。看样子《星报》是准备提供一个平台,让各方人士和团体有机会参与和发挥他们各自的话语权严肃地、有理性地和有涵养地进行交流和对话。我认为华 社的一些主要团体,在这场类似“百家争鸣“的盛会中,绝对不应该缺席,平白放弃自己的话语权。因为这群马来精英都具有不可小觑的的社会地位和影响力,他们 的论述含金量甚高,执政者绝对不会忽视它的重要性,甚至作为执政的参考。如果华社一概置之不理,放弃了话语权,最终吃亏的还是华社。尤其是董总,被黄某公 开指名道姓地点出来批判,董总领导人更应及时作出理性的回应,勿继续沉沦于个人权位之争,而把华教事业置于万劫不复之地。
叶、邹两人恋栈不肯退位 恰是加剧危机的主要导因
叶氏与邹氏两人坚持不肯退位的主要理由是因为大蓝图的单元教育政策给华教带来重重的冲击和危机,他们仍须保留原职,忍辱负重去面对它,可是却没有自省一 下,看看自己是否有足够的能力和才华负担这样的重任,他们应该了解“能不称其殃必大”的道理。大蓝图已经公布了三年多,同时也被逐步的推行,米已将被煮成 饭,但是董总的领导人还在原地踏步,停滞不前,跟进不力,说来说去都是那三句,举办汇报会,进行签名运动,投诉到联合国一些不管用的老套。其实,他们现在 所推行的”华教汇报会“已变成讨伐异己的场合;签名运动搞了几年,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还迟迟达不到原定一百万人的目标,暴露了自己虚弱的一面还不自知。如 今即便是取到一百万人的签名又如何?君不见上届大选反对党联盟不是已经取得51%选民的支持吗?选民支持反对党联盟的人数是以千万计,以这样的声势,国阵 仍然不为所动,继续组织他们的政府去。明乎此,你的一百万人在政府眼里,又能算是什么?说到投诉到联合国去,董总领导人的工作至今还是八字没有一撇,连投 诉程序还未搞通之前,副首相兼教育部长早已到巴黎与联合国教科文组进行沟通了,并为国家争取在联合国内担任重要职位。董总领导人为了内斗,则一再拖延认真 处理维护母语教育的工作,这行为实际上就是浪费大家的时间。鲁迅说”生命是以时间作为单位的,浪费别人的时间就等于是谋杀,浪费自己的时间就等于在自杀 “那么,叶、邹两人在浪费董总以及华教的时间,又该当何罪呢?
至于叶新田说,他并不恋栈董总主席职位的问题,这个富有禅意的洒脱说法,我们可以姑妄听之,但不可认真。年前,董总为了跟上潮流,认为主席在位太久会逐渐 出现僵化和腐朽的现象,同时也会堵塞新人晋升的机会——这绝非好事,因此才会修改章程把主席任期设限为两届。美国首任总统华盛顿就是一个很好的榜样,当他 完成了两届任期时,纵然宪法没有明文规定他必须卸任,他却自动请辞,交棒给新人,其风度是坦荡荡的,不带走一片云,才会令后人敬仰。可是,反观叶氏,为了 权位却是扭扭捏捏地死赖不走,总要确保自己的职位不受修改后的章程影响才罢休。这行径难道不像是恋栈职位的征兆吗?
大家皆知华教受害于国阵政府的单元封闭文教政策凡数十年,首当其冲的是董教总。董总领导人既矢言“站稳立场,坚决反对这种政策“,就必须以实际和具体的行 动来证明,以前因为国阵的老大巫统一党独大,施政偏激,也有足够的本钱倒行逆施,使林连玉先生鼓吹的”母语教育平等、多姿多彩、共存共荣“的理念处处受 挫。这是出于无奈。可是近年来,两线制已现出端倪,我们本应趁此机会联合各方开明的力量以促其成才对。即使在策略上要搞圆融外交,也不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 脚。可是,董总偏偏选择在大选前夕宣布中立,让人们以为天下已经太平。同时又搞什么新年团拜来逢迎国阵,不知潮流已经逆转,51%的选民已经唾弃了国阵, 董总领导人好像还在睡梦中,跟不上潮流,其投机本质让人一览无遗,而这本质恰恰就决定了他们在处事上优柔寡断作风,不知如何拿捏,也不知何去何从。一时反 对政府不公平政策的制约,另一时又自投罗网大谈法律的制约是不可逾越的。他们这样的游离不定就好像盲人带路,失去方向,而举国上下的华人也被搞得糊涂迷茫 了。这种领导人即使想忍辱负重搞大事业,也会被重担压扁,原因就是明知无能也还要死扛不放。如果说政府对华教制造了重重危机,董总领导人的这种素质、这种 性格,恰恰好又是加剧危机的导因。
无论如何,政府根据大蓝图已经开船走了。董总领导人还在沉迷于权位之争,而且内斗越演越烈。正如李白诗句曰: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2015年2月15日完稿) 
 
 
 

5 則留言: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叶新田、邹寿汉及新纪元理事会前主席王今仲博士,在去年成立一家名为“新纪元”的私人有限公司,并曾献议把董教总教育中心(非营利)有限公司创办的新纪元学院给私有化。

这家公司是在2014年3月17日正式注册,仅有的3名董事正是叶新田、邹寿汉及王今仲三人,秘书则是叶秀蓉(译音)。

公司缴足资本为3令吉。有关公司注册资本是40万令吉,每股面值1令吉。

還不明顯嗎?

叶新田、邹寿汉,他們根本就是借新纪元升大製造滿口謊言,意圖將華社出錢出力的新纪元学院,用五鬼搬運大法轉移在自己私人名下。

這是什麼?

是掠奪!偷竊!

真不知道為何還有人相信叶新田、邹寿汉這兩個人渣這麼多年來的滿口謊言。

就因為他們打著董總的招牌嗎?


去【叶新田真相網】,看看叶、邹二人多年來怎樣誤導華社,利用你們愛護華教心理,來達到他們專制統治吧!
http://www.liketruth.com/?tag=%E5%8F%B6%E6%96%B0%E7%94%B0&paged=1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上帝點中了葉新田
-------------------

作者:彭一峰

葉新田接任董總主席之初,第一件大事便是叫秘書處總執行長莫泰熙滾蛋!那時候,董總領導層大部分中委都認定:老闆有權炒夥計的魷魚,可憐的老莫便在無情的「老闆萬歲」聲中含恨離開堅守10多年的工作崗位。

現在,葉新田已處於強弩之末,突然重施故技,以「抗命」為由開除行政部首席執行長孔婉瑩女士的職務,可這一次卻遭到行政部絕大多數職員的抗議和反對。老闆的權力受到員工夥計的挑戰,如果進一步發展成一宗罷工事件,董總的金字招牌可不知還能掛多久?

儘管葉新田能夠像魔朮師一般把少數變作多數,將非法化為合法,但,畢竟是不專業的蹩腳表演。不必社團註冊官拿出董總本屆中委會職員名表加以對照,華小生都看得一清二楚,葉主席隻不過是左手除掉兩名中委的名字,右手放進另外兩個人濫竽充數,減減加加如此簡單,他們都會做。孔婉瑩女士能夠坐上董總行政部首席執行長,她的智慧當然不會比華小生還要低,從拒絕開特大、一開會便流會,到非法撤除兩名中委再補上兩名新中委,已經嚴重違反董總章程,如此明目張膽的掉包,她身為專業首席執行長,怎麼能夠違背專業精神去附和葉主席的胡作妄為?接下來的4場會議全都是在人為多數的情況下召開,也不必社團註冊官的告知,,一般社團領導都心知肚明,不合法的會議所作出的一切議決都自動無效,以此類推,凍結以至於撤除孔婉瑩職務的議決當然也沒有法律約束力,她有權利和義務抗命到底!

葉主席確如孔婉瑩女士所說那樣缺乏智慧,明知法庭藐視不得,他不但當法官透明,更把法律玩在手上;社團註冊官分辨是非黑白都以社團註冊法令和有關社團的章程為準,他膽敢違反董總章程行事,豈止於蔑視董總應有的權威,恐怕連社團註冊官都不放在眼裡。如此無法無天,當然不屬於大智,就連大勇也沾不上邊,反而有點像廣府人的「發爛渣」,玉石俱焚,大家都玩不成!孔婉瑩女士和董總行政部的抗命鬥爭不是破壞行為,而是古已有之的「亂命不從」的正義行動,不僅會受到廣大華教人士的同情與支持,社團領袖為了表示不與葉新田為伍,也有撇清關係的必要。

話說:上帝要一個人滅亡,必先讓他瘋狂!葉新田雖然不信上帝,可上帝似乎點中了他,揆之他最近的所作所為,確實已不能用正常的邏輯加以衡量。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index.php/columns/pl20150573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四大金剛,三個博士
---------------------
【樓主注:打亮董總招牌的林晃昇有行動黨背景,郭全強和他的家族早歲曾有馬華公會的背景,請問葉、鄒二人,哪一點比的上他們?
葉、鄒只是搞文革製造對立以鞏固自己權力和利益。】

作者:楊善勇

三個博士職務儘管4月21日遭到凍結,記者報道翌日董總首席執行長(CEO)孔婉瑩如常打卡如常上班。《東方日報》的新聞說:總行政部前還有4名保安駐守陪伴,甚至還有專人陪同孔婉瑩上下班。

此方佈陣,遠看雖然頗有架勢,可是,一旦近觀也很心寒。什麼時候,加影山上這一座華教堡壘,開始淪為刀山火海的阽危之域??孔婉瑩在裡頭做事,猶如從虎口之中拔牙;乃至董總秘書長傅振荃不得不另外自掏腰包周全安排,以防不測。

本來嘛,華教的同盟之間總是友好的,華教的庭院裡外總是友善的。何況,得道多助,山上和山下的廣大民眾,原本就是華教最佳的保鏢。身處此境,自然安全得很。

記得莫泰熙坐鎮行政部的那些年月,通往董總和新紀元學院的那一道大門,總是開得大大的。隻要按章登記,說明來意,記錄到往的部門,每一個訪客都能走近華教的聖地。

那當兒,我為華教,華教為我。一聲令下,華教的千軍萬馬,披星戴月,紛紛馬上趕路,隨之從四面八方到來救急。前線的團隊和後方的每一個人不分彼此,緊緊相依,一起點燈傳薪,共同出錢出力。

一切都沒有問題,華教的群眾運動,本來就要憑靠圓融之道和中庸之行,團結可以團結的力量。想當年,【林晃昇先生後來一度加入行動黨身任顧問,郭全強先生和他的家族早歲曾有馬華公會的背景】;可是,那又有什麼關係呢?

時至今日,好景不再也就算了,沒有想到,孔婉瑩當下居然遭遇這等出乎意料的咄咄怪聞;隻好使出四大金剛之陣容,和三個博士對著幹。不論輸贏如何,柯嘉遜博士所言確有見地:董總領導乃學生錯誤示範。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移動一下林晃昇的神主牌罷
2015年05月03日

作者:駱清忠
尊孔獨中副董事長


4月30曰《東方日報》刊登了彭一峰先生的《上帝點中葉新田》一文,大意是上帝己先把葉新田弄瘋,然後……

我不大認同上帝這種處理方案。葉鄒不是上帝弄瘋的,是他們各自或聯合親手造成的,怪不得別人,也怪錯了上帝!

有關葉鄒的罪狀,鐵證如山:

(1)葉公主導迫走華教硬骨頭莫泰熙及其辛苦建立起來的專業行政團隊;

(2)為達排除異己,造假900萬元冤案迫走柯嘉遜博士及其團隊,使已上軌道及有可觀盈餘的新紀元學院院務逆轉及造成近千萬元的虧損。(花十萬元請專家調查,據說查明失款屬假,然至今不敢公佈結果!)

(3)迫走了一批又一批經長期培養出來的有志於華教事業的年輕專業精英,使華教接班斷了層;

(4)遷腐內縮,坐失良機,也失去整個世代的年輕人的認同;

(5)將董總花了9年及大量資源撰成的《馬來西亞華文獨中教改綱領》束之高閣(是否因吳建成、莫泰熙、李萬千、詹緣端、黃禎玉等人參與製作?),使獨中教改裹足不前,延誤獨中發展;

(6)內外好鬥,分裂整個華教團隊,使董總曰形孤立及喪失領導華教團隊的功能;

(7)隨個人議程,任意曲解玩弄章程;

(8)對華教盟友釆用文革式的造謠污蔑、煽動、攻擊,甚至出版垃圾文章和醜化漫畫,大失華教最高領導人之風範;

(9)當關中為華教發展打開一條新的可能性,卻草率地把門路堵死,並對關中立場反反覆覆,嚴重傷害關中及華教;

(10)在獨中工委會會議上公然宣佈多數並不代表正確,拒絕少數服從多數的民主精神;

(11)把與華教同道的戰友關係眨成為「爺孫」的關係,傷害戰友之感受及夥伴關係;

(12)違背章程之民主精神與程序,無理拒開應開之會議;

(13)強行召開不達法定人數的非法會議及做出非法的議決;

(14)濫用職權,任意調包中委、常委以保已失去多數人支持的領導權;

(15)非法及粗暴地開除行政部首席執行長;

(16)2008年葉新田被吳建成批為華教敗家子,如今葉鄒對華教犯下的的錯誤更使他倆蛻變為華教、華社、公民社會及民主法治的公敵;

總之,葉鄒已完全失去了領導華教的一切資格和平台。楊善勇先生在4月29曰發表在《東方日報》的《葉鄒不孤單,隻卅人倍伴?》一文中就提到的一批到處為葉鄒跑龍套、苦苦到處排隊沖數的所謂「聯合總會」的30位跑腳。這群人的言行也已接近瘋子的邊緣!

還有一批不是瘋子,但從某種意義上講卻比瘋子好不到那裡的人。這些人不是認不清事情的真相,而是擬於私交,一心隻想做好人,寧可眼睜睜地讓這三十多個跑腳在為董總及悠關700萬華裔及子孫未來的華教事業掘墓時卻躲在自私的明哲保身這種犬儒的心態背後,不敢站出來說真話,就算不得不開口時也隻說些不著邊際、四方討好的廢話!我很看不起這種虛偽圓滑的「好人」!

由自卑癌化為權力狂的瘋子、一小撮跑龍套的文革遺老,一批明哲保身的犬儒合併成一副華教百醜圖,共同替單元文化極端反動分子出色地完成了他們一直想做但又做不到的邊緣化董總及分裂華教團隊的工作,使華教面臨空前的危機。

十年弄權,兩年紛爭,積重難返,將於5月23曰於巴生召開的五人調解會議要排開這非一日之寒的三尺之冰,並使雙方真正和解的希望應該不會太高。董總的未來最終還是要回到基層組織的重組及領導層的重新洗牌。情勢不久將會明朗化,但最終解決可能還要一些時日。

在等待的這段時間裡,我們不彷先把林晃昇先生的神主牌移一個方向。因為我們閩南人有句俚語:「公媽(指祖先的神主牌)排(音柴)不著面,瘋(音蕭)人出甲歸大陣」。也許把華教先人的神位移轉另一個方向,希望林老總在天之靈會保佑畢教界不會再出現在華教百醜圖裡這類瘋子,也不必再驚動上帝!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华社必须认清,叶新田的3個假博士学位为华教运动带来的损害。

不应该再放纵一个拥有假博士文凭的人继续领导华教运动。更不要让独中毕业生成为受害者!

一个追逐假博士文凭者,完全不应该与华文独中‘统考文凭’扯上关系,更没有资格签署‘统考文凭’!

由于董总主办的统考文凭是由董总和教总主席签署,“如果外国大学得知签署统考文凭者拥有假博士文凭,统考文凭将失去它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