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17日 星期五

破魔大經--《楞严经》

有些人以《楞严经》中的物品字眼,如:梅、蚕、丝纸素、桦皮或者阳燧取火、方诸取水,把《楞严经》为中国人所造,或者说是中国人在原来一本或几本佛经的基础之上,重新改写或编写的一部更加“中国化”的偽经。

這些人犯上了一個嚴重的錯誤!

就是翻譯從來不是一定完全遵照原文。

佛經在傳入中國初期的翻譯,因為有些東西是中國所無,或者一些概念也非中國人本來的概念,所以翻譯者都會拿中國人熟悉的事物來代替,其中包括道教的詞句套用在佛教身上。

這些不是以經義來判斷佛經的人,就是犯上【依語不依義】的毛病。

他們不知道翻譯是要表達【義】,而不是不理文化差異照般【語】

如【宗教】這一詞,本來就是佛教獨有,佛【以心為宗】。

但是日本人翻譯西方文字【Religon】時,卻拿佛教的【宗教】來代替。

【Religon】帶有服從,順從的意思,完全和【宗教】本意相違。

按照那些【依語不依義】的人之邏輯,是不是一神教的法義和佛法完全一樣?

------------------------------
【依義不依語】的實修開悟者,一讀《楞严经》,根本就不會懷疑他是偽经。

因為《楞严经》的義理太深,就算是你叫龍樹菩薩、玄奘菩薩、馬鳴菩薩和無著菩薩聯合撰寫,他們也不能全部寫出來。因為有些內容所說的境界是三地以上的境界。

若有能力寫出來的人,証量一定非常高。這種人根本不會造偽经。


只是這簡單道理,對於玩文字殼,善根不足的人,是很難明白的。

《楞严经》之所以會得到這麼多人的誹謗,根本原因就是他是一本【破魔大經】。魔要橫行,必然先要摧毀《楞严经》。

4 則留言: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聖龍樹菩薩又接著寫了一偈:「因緣次第緣,緣緣增上緣,四緣生諸法,更無第五緣。」(《中論卷第一》)

此四緣正好破斥應成派中觀無因論的緣起性空理論。蘊處界萬法是依父母及四大為緣而幻生幻滅,然須依「因」空性心如來藏;由如來藏為因,藉著無明……等眾緣,方能有此蘊處界萬法之緣起緣滅;若離空性心如來藏因,尚不能生起蘊處界,何況能有蘊處界所生萬法?因此聖龍樹菩薩四緣當中,首句就道出第一個緣──因緣。

所謂因緣就是如來藏心體以及如來藏內所含藏的七識法種及能生諸果的業種,這些法種及業種等皆依如來藏而有,由於有這些法種及業種等不斷的運作,才能有一切法從如來藏心體中生出,否則即無蘊處界等一切法。

換句話說,沒有如來藏則沒有一切法,因此如來藏即是一切法之總因。同樣的,其他的次第緣、所緣緣、增上緣亦皆以如來藏為所依而有,這個道理將在本書〈毗缽舍那章〉中再論之。所以中觀應成派所說不依如來藏為因,而說一切法單憑眾緣就能生起的緣起性空說,是無因論、惡取空、斷滅空,理由在此。



摘自:《廣論的平議》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密宗的秘密有兩種:法性秘密及緣起秘密。

前者謂覺知心與覺知心所知的空,這二者之間雙運之「解脫道」;

第二種祕密是說,藉男女合修雙身法之淫觸為緣,而觀樂受空無形色所以是空,所以樂受與空不二,誤以為這樣長住於淫樂中就是報身佛的解脫樂,其實與外道五現涅槃中的第一種完全相同,即是密宗貪欲為道之法,佛教研究學者們稱之為左道密宗。




摘自:《廣論的平議》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二乘入涅槃不是所有的法都滅掉,佛說滅掉十八界進入無餘涅槃中,還有一個「實際」不滅;這個「實際」是各個眾生從無始以來本來就存在,是不生不滅的,涅槃則是依祂的不生不滅而施設的,因此無餘涅槃中不是像宗喀巴所認定的一無所有;

藏密外道恐懼入涅槃後成為斷滅境界(此即是阿含中佛說的於內有恐怖),因此藏密才不得不回頭反認生滅性的意識為常住法,正好落入我見中。



摘自:《廣論的平議》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舊西藏時,由于大量的藏人出家为喇嘛,导致西藏社会畸形发展。由于喇嘛既不从事生产活动,又不结婚生育,使得西藏社会生产力退化,经济不堪重负,人口锐减——在密宗传入西藏以前,松赞干布时期人口数量有四百多万,到解放前仅有一百二十万。文化教育更是被贵族、大喇嘛阶层垄断,绝大多数人没有受教育的机会,文盲占总人口的 95%以上。社会两极分化,绝大部分的社会财富集中在三大领主手中,广大农奴和奴隶在沉重的差役租税剥削下,贫穷、饥饿、疾病随时会夺去他们的生命。

达赖集团和国际反华势力的“人权卫士”们四处散布藏族人民丧失人权,竭力鼓吹和美化西藏封建农奴制度是“最神圣、最美妙的制度”。他们的目的就是混淆是非,制造混乱,达到把西藏从中国分裂出去的目的,这就是所谓西藏人权问题的实质所在。


1959年西藏实行民主改革,彻底废除了政教合一、贵族喇嘛僧侣专权的封建农奴制度,使得西藏旧社会的奴隶,真正成为社会主义社会的主人,生活水平有了显着的提高。今天西藏人权的状况与封建农奴制度的旧西藏相比,已经是天壤之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