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16日 星期四

宗喀巴的大邪說

宗喀巴在《勝集密教王五次第教授善顯炬論》說:

『佛為廣大勝解者,說八識等令通達者,亦僅顯示【經有是說。非自宗許,離六識外,別有異體阿賴耶識】。』

宗喀巴這句話說雖然佛經有說【阿賴耶識】,但是不是我宗派所允許,也不允許六識之外還有其他心識的存在。

很顯然,宗喀巴自己証不到【阿賴耶識】,於是採取否定佛經,自己發明新說。

而他只承認六識,也就是說,他不承認第七識【意根】,如此十八界頓成十七界。

如果宗喀巴正確,那就是說佛說錯了?



宗喀巴說:
『雖說阿賴耶識之名。然義說意識,為一切【染淨法之根本】。』

宗喀巴認為【阿賴耶識】其實只是【意識細分】,【意識】是【染淨法之根本】,也就是生死輪迴的主體。

這句話有兩大問題:

1)佛在《般若唯識》諸經,都大量講述【阿賴耶識】的體性,如果按照宗喀巴說【阿賴耶識是意識】的說法,那不就是影射佛陀在大妄語,大說空話?

2)《阿含經》說:【意識是由意根緣和法塵所生的生滅法】,生滅法如何能是【染淨法之根本】?所以,宗喀巴實際上乃【神我常見】。

1 則留言: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西藏白皮書:舊西藏政府曾以頭顱人皮為達賴祝壽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門戶網站 www.scio.gov.cn

  現存的20世紀50年代初西藏地方政府有關部門致熱布典頭目的一封信內記載,一次,為了給十四世達賴唸經祝壽,下密院全體人員需要念忿怒十五施食回遮法,“為切實完成此次佛事,需於當日拋食,急需濕腸一副、頭顱兩個、多種血、人皮一整張,望立即送來”。

  國務院新聞辦15日發表的《西藏發展道路的歷史選擇》白皮書披露了上述史實。

  白皮書說,20世紀50年代,當奴隷制、農奴制、黑奴制已為現代文明所徹底唾棄之時,西藏社會依然處於政教合一的封建農奴制統治之下。在神權政治下,宗教被封建農奴制玷污,寺廟並非單純的潛心禮佛的清淨之地,而是集開展宗教活動、控制一方政權、實施經濟剝削、囤積武裝力量、進行司法審判等功能為一體的統治堡壘。有的寺廟內部私設公堂,不僅有手銬、腳鐐、棍棒,還有用來剜目、抽筋的殘酷刑具,懲罰農奴手段極其殘忍。

  原國民政府蒙藏委員會駐拉薩辦事處官員、20世紀40年代在西藏工作的著名藏學家李有義在回憶文章《西藏,神秘的和不再神秘的》中感嘆道:“西藏的農奴遭受着如此殘酷的剝削和壓迫,他們為什麼不起來反抗呢?我也向農奴問過這個問題。不料他們的答覆卻是‘第,賴哉’,意為這是業果。他們相信今世受苦是前世造了孽,今世受苦才能洗淨罪孽,下世就能轉生到更好的境界。這就是喇嘛對他們的教導,而藏民是堅信不疑的。”在李有義看來,正是這種思想控制,使“農奴一生一世都是為未來積累功德,貴族用鞭子抽他們,他們還以為是在為他們洗罪呢!”

  親歷西藏的英國人查爾斯·貝爾在《十三世達賴喇嘛傳》中說:“你下一輩子是人還是豬,難道對你沒什麼關係嗎?達賴喇嘛能保你投胎成人,當大官,或者更好一些—在一個佛教興盛的國度裡當大喇嘛。”他進而指出:“毫無疑問,喇嘛採用了精神恐怖手法以維持他們的影響和將政權繼續控制在他們手中。”(記者張曉松、郭麗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