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15日 星期三

為何密宗自己發明四皈依及十四根本戒?

密宗的四皈依以及十四根本戒,都推崇上师的绝对权威,原因有三:

一者,密法都是一些荒诞的修法,如果对上师不能建立绝对的信心,则不仅不会修学密法,反而有可能泄密;

二者,密宗的上师都需要弟子的大供养,如果树立起上师的绝对权威,则供养不求自至;

三者,在密宗的教派争斗中,哪一派的弟子人数多,哪一派的势力就大,故各派都想方设法笼罩控制弟子,以增加本门派的力量。

荒诞不经的密法能流传到现在,和藏密极度推崇上师迷信不无关系,如道然巴洛布仓桑布上师开示说:

“……然后上师心间吽字复放光,一切传继师及佛菩萨等亦均放光融入上师身内,于是上师与佛无二无别,诸法皆备,三宝合一。行者会供时,应照此修观;因师乃住世佛,与佛无异;上师所讲之法即是佛法。上师一人具足三宝,彼即是具胜过一切佛、无有高于上师者。唯有上师乃我之真佛,行者应如此想。……上师升座讲经时,应想其一定是佛,一定是一切如来之本体,一心不疑、恭敬侍奉;倘无信仰而心中评量上师之本领,考察其行为脾气如何;苟如此想念,即是莫大魔障。想上师之短处,即是心不清净;如心清净,不想上师有无本领,则悉地速得矣。故供养上师之时,行者心中应想上师即是佛,一无短处。上师之恩山高海深,供养已、乃于师前祷告曰:‘我唯一之师,我愿以一切妙品供养你、祝祷你。我只供养你,不供他佛。’”(《那若六法》33、35页)

“上师崇拜”实际上是依人不依法的表现,当“上师”的说法与佛经发生矛盾的时候,他们宁可用“上师”的说法去推翻佛经里的说法。对上师不恭敬,让上师生气一次,踏到上师的身影,就一定要堕落到密宗自创的金刚地狱,何况是怀疑上师所说的密法呢?

因此,密宗从皈依阶段——强调上师地位高于佛,就已经出现偏差,再加上以自创的三昧耶戒——要绝对恭敬上师,对上师所说不能有任何怀疑,所以千百年来,密宗人士从来无人反省密法法义的正邪,也从来无人敢于将上师所说的法和佛教经典对比,找出其中的谬误,以至于以讹传讹,直到今天。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