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4日 星期三

骗子成“佛”记

骗子成“佛”记
(揭开第三世多杰羌佛真面目)

[轉載]

导语:一个自称是整个娑婆世界唯一获得合法认证的佛陀“第三世多杰羌佛”,并只有“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思想和佛法是所有众生修行成就的最高指南;一支有组织的网络水军,注册多个网站论坛宣传其“神通”……义云高宗教诈骗集团在警方一纸通缉令下,真实面目渐渐浮出水面,其“传销+直接诈骗”的企业化敛财手段,令王林等“个体户”“大师”望其项背。


只上五年学的红小兵

义云高昔日好友魏回忆说:义云高从小聪明,但不是很踏实,不务正业。义云高吹嘘自己是艺术大师、教授,可实际上,义云高就只上了5年学。退学后的义云高做了红小兵,四处闹腾。


专营盗版的临时美工
1970年左右,义云高到成都一美工社做起美工。 1980年义云高在宝光寺作临时画工。最初他还能专心临摹字画。但后来,他却拿着在寺里临摹的字画,到处宣称这些字画是独自创作,并把这些临摹的字画据为己有。如果用现在的话说,义云高当时就在做盗版。


被撵出寺的浪荡子
义云高除了把在寺里临摹的字画据为己有外,个人生活上也不大检点。义云高在宝光寺期间,不断有受了委屈的妇女到寺里哭诉被义云高欺负了。由于义云高只是来寺里临摹字画的临时画工,寺里也只能把他撵出宝光寺。


2001年4月,义云高诈骗案东窗事发,深圳警方介入调查之后,义云高远遁海外。据大陆媒体报道,当时深圳及大邑县警方收缴、没收的义云高资产总计高达2.7亿元。2001年8月,随着义云高“大师”神话的收场,“大师馆”的大门也被贴上了封条。


台湾商人打造的“东方艺术大师”
1991年,台湾人吴文投在台湾通过传媒造势,以无法考证的“世界诗人文化大会”的名义,将宝光寺临时画工义云高吹嘘为无所不能的高人,并授予其“东方艺术大师”的称号。


招商招出来的“大法王”

1992年,义云高以招商引资为名,骗取当时的大邑县政府同意在静惠山修建“义云高大师馆”。此后,义云高不断升级成“特级国际大师”,“藏传密宗大师”、“仰谔益西诺布密乘总持大法王”。


红极一时的大师

1995年前后,义云高曾回过“大师馆”,当时为一睹真容的人很多,几乎是人山人海。义云高穿着黑袍,长发盖过双耳,每到一处都由保镖和崇拜者簇拥着。“当时,他已被吹得神乎其神,从自然科学到哲学、从艺术到道德的各种大师称号他几乎都有。”


借揭批法轮功成名的佛教大师
1999年法轮功在中国遭到取缔之后,义云高诈骗集团及时跟进,“深入揭批”法轮功。据泰国媒体报道,2000年5月19日,义云高诈骗集团旗下的“联合国际世界佛教总部”在台湾举办了名为“世界佛教、佛学、佛法正邪研讨会”的集会。会上通过决议,将李洪志、张宏堡、精海、宋七力等四人认定为邪教人士。在当时全面取缔法轮功氛围中,国内多家媒体纷纷报道或转载这一新闻。然而,在同一次集会上,还通过了另一决议,那就是宣布授予义云高“正宗佛教大师”的称号。
义云高时常吹嘘的另一成就,便是获得了所谓的“世界和平奖”。而实际上,“世界和平奖”是一个由韩国人韩敏洙设立的民间奖项。海外媒体曾有报道指出,颁发“世界和平奖”的组织是一个国际骗子集团。2001年,时任“副总统”的吕秀莲曾因领取该奖项,在台湾沦为笑柄。


诈骗香港商人刘百行

1994年,义云高的同伙向香港商人刘百行吹嘘义云高法力高强,并带其观看义云高“显示”法力的录像带,又参观“义云高大师馆”。刘见到门口有穿武警制服的人守卫,又见义云高身旁有身穿二级警督制服的警卫,遂被假象蒙蔽,拜义云高为师。义云高向刘灌输“大师的话,弟子不可违背,否则会遭报应下地狱”的思想,实行精神控制。
1995年5月,刘害怕不听“大师”的话要遭报应,于是按义云高的示意,抄写一份“发心捐赠书”,将价值港币6394万元的股票作为“供养”金,汇入义云高指定的香港一家公司。
1997年,义云高又以在深圳修建“义云高大师道场”为名,向刘百行借款人民币2100万元,购买深圳老东门的一块地。


诈骗台湾商人刘娟”
1997年,义云高的同伙又以同样的伎俩诱使台湾商人刘娟拜义为师。随后,义云高称刘的丈夫有灾难,要刘捐出其收益的1/5作为供养,才能消灾保平安。为让刘相信,义云高在刘面前又让吴文投装模作样拿出一张银行信用卡,称卡内有1.39亿元台币,要给义云高作供养。义云高现场故意不收,以让刘相信大师是轻易不收供养的,收供养是为了帮其消灾。于是,刘决定照办,将1300万元人民币汇入义云高指定的吴文投的账户,将580万元人民币汇入义云高指定的刘志红的账户。
2000年3月,利用诈骗刘百行所得的那块地皮,义云高谎称建“大吉祥”楼盘,诱骗刘娟购买楼盘第三层,并将其购楼款2100万元占为己有。


义云高集团吸纳信徒的方式,主要是通过熟人介绍发展。许多信徒在被洗脑之后,成为了义云高的“托”,逐个将自己身边的亲人、朋友,一一拉下水。

2001年,东窗事发

2001年,红极一时的“密宗大师”义云高在深圳东窗事发。

大邑县公安局负责人透露,义云高及其同伙打着宗教的幌子,制造、散布迷信邪说,蛊惑、蒙骗他人,在海内外诈骗钱财,数额特别巨大,已构成诈骗罪。诈骗。

深圳市、大邑县两地公安机关先后对义云高高达2.7亿元左右的财产进行了收缴、没收。这其中,大邑县就有近1亿元财产。

2001年4月,警方开始调查义云高、阙道秀、吴文投等的诈骗行为,义云高等闻讯慌忙逃窜。其后,警方在义云高的住处搜查出了大量财物和私刻的政府机关公章等大量非法物品。

2003年7月,深圳中院开庭审理义云高及其团伙诈骗案

2003年7月,深圳中院开庭审理了义云高及团伙巨额诈骗案。该知情人透露,对义云高一案,大邑警方也成立了专案组。并对义云高本人的非法所得依法进行了收缴和没收。据透露,目前义云高已潜逃海外。


有关通辑令对义云高诈骗团伙的定性
1996至2000年期间,义云高纠集阙道秀、王宇仪、王玉花、唐华烈、黄鹤楼、黎德和、吴文投、于立华、王华清等人以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法进行诈骗活动,从受害群众手中骗取约六千万元人民币的巨额财物,案发后畏罪潜逃。


通过传销式发展,这个曾经火遍四川的“密宗大师”,终于急遽“做大”,卷土重来。此番,他的头衔已经升格为“第三世多杰羌佛”。


化身唯一佛教“始祖”第三世多杰羌佛
2008年,义云高的造神运动达到顶峰,他开始自称“第三世多杰羌佛”。根据义云高诈骗集团在国外注册的组织“国际佛教僧尼总会”的解释,无论密宗、显宗,所有佛教教派的原始主都是“多杰羌佛”,无论任何佛法都是自“多杰羌佛”始,“多杰羌佛”是佛教唯一“始祖”。“多杰羌”曾化身为燃灯古佛,传法于释迦牟尼,由此才有了后来释迦牟尼创建的佛教。
既然已身为佛教唯一“始祖”,义云高就可以毫不客气地将不少海内外佛教领袖统统降格为他旗下教派领导者并明确禁止他们“开示”——根据义云高办公室网站通告,全世界有权给弟子“开示”的,仅有义云高一人。


势力急剧扩张 遍布华人圈
目前,这个身披袈裟的诈骗集团,秘密的“传法”活动已经横跨两岸三地,几乎遍布整个华人圈。在香港,几乎每个月都会举行该集团的法会;在台湾同样举行法会并拥有大批信众。
而在大陆地区,该诈骗集团更是以燎原之势迅速扩张,其中东北、福建、广东、四川等数地皆为重灾区。
通过传销式发展,这个曾经火遍四川的“密宗大师”,终于急遽“做大”,卷土重来。此番,他的头衔已经升格为“第三世多杰羌佛”。


海外注册 遥控国内
如今,义云高集团在海外注册、设立多个组织,诸如第三世多杰羌佛办公室、国际佛教僧尼总会、联合国际世界佛教总部、中华佛教云慈正法会、义云高大师国际文化基金会等,通过这些组织及其网站,义云高集团在海外遥控国内。


闻法点遍布大陆主要城市 级别森严
根据该集团自己的宣传,有来自中国大陆、港、台、东南亚、北美、欧洲等地代表参加。出席大会的逾8000人均为“闻法上师以上级别”。根据该集团运行规则,每个“闻法上师”至少控制着一个闻法点。据此推算,如果其宣传数据可靠,义云高集团至少控制有八千个闻法点,遍布中国大陆主要城市,以及全球其他华人聚居区。其座下众多“活佛”“法王”,弟子总数保守估计;或已超10万之众。


水军站占领网络
除了在现实中发展组织,义云高集团在互联网上也投入血本,注册多个网站论坛,宣传义云高的“神通”。该集团甚至将弟子组建为网络水军,实行规范化管理,并要求弟子填写特定的《博客统计表》。
从该集团水军组织中获得的《博客统计表》显示,统计表分“姓名”、“微博名称”、“护法微博数量”、“博客名称”、“护法博文数量”、“博客网址”、“所在网站”等栏目,将水军贴作为“功德”加以统计。
于是,尽管大陆互联网上仍能看到不少质疑、揭露义云高骗局的信息,但大多揭露信息已被“净化”。而互联网上的“重点阵地”则被全力确保不准出现任何杂音。
以“百度知道”为例,在几乎每个有关“多杰羌”的问答条目下,都能见到其弟子为维护义云高而进行的虚假描述或广告一样的肉麻吹捧,甚至不乏对反对质疑者的恶语辱骂。
而百度贴吧的“义云高”吧置顶的《本吧须知》更是直接挑明:一切诋毁、诽谤和丑化“义云高”大师及各高僧大德的帖子及回复,一律删除,严重者最终封禁ID/IP。其回帖则有反复欢呼“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


逃亡“活佛”卷土重来。根据《星岛日报》2011年8月11日的报道,义云高集团在香港组织连续两天的“佛教大会”,参与人数超过八千人。


伪造数十位藏区活佛的认证
2001年之后,虽然逃亡海外,但义云高并未放弃“国内市场”。他在大陆的宣传机构开足马力,在地下延续之前的造神运动。除了伪造唐让嘉瓦活佛的认证之外,义云高为了进一步抬高自己的身价,还在自己的宣传材料或报纸广告中,罗列了数十位藏区活佛的认证,其真实性令人怀疑。


伪造人民日报海外版诈骗
2011年7月28日人民日报海外版美国洛杉矶印刷代理人擅自置换人民日报海外版第八版版面内容。以人民日报海外版名义,刊登了《真正合法认证的第三世多杰羌佛》一文,造成极坏影响。为此人民日报海外版郑重声明,盗用人民日报名义印刷,传播任何宣传品都属于违法,将依法追究责任。


只弘扬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思想和佛法
根据《星岛日报》2011年8月11日的报道,义云高集团在香港组织连续两天的“佛教大会”,参与人数超过八千人。虽然声称是“佛教大会”,但其宣传的却并非佛教经典,而仅仅是“弘扬及学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思想和佛法”,并声称“第三世多杰羌佛是整个娑婆世界唯一获得合法认证的佛陀,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思想和佛法是所有众生修行成就的最高指南。”


两小时开悟成就的欺骗

根据义云高集团的宣传,“第三世多杰羌佛是地位最高的佛陀,所传的佛法可以两小时之内就让弟子得到开悟成就,最快捷修成得自由出入佛土世界。”


让弟子割肉供“佛” 以示虔诚

沈阳的一位老人,先是将毕生积蓄150多万元悉数供养给了义云高护法居士高先生麾下的陈某某,后又将丈夫过世后单位发放的抚恤金供养了,甚至将冬天的采暖费也做了供养。“东北的冬天是很冷的,一整个冬天,她的屋里没有暖气。”高先生说。到了最后,老太太已无力再供养,于是割下了自己的一块小腿肉,放在一个托盘里,端着献给陈某某。“一地的血啊,我们都吓坏了。”亲历此事的高先生心有余悸。“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义云高在宣传材料里讲了,过去的大德燃身供佛,此为虔诚。”
在利益的驱使下,大陆假“活佛”呈泛滥趋势,高度发达的物质经济下,贫弱的灵魂却寄望无处,呈现病急乱投医的信仰迷乱态势,这是我们信仰断代之后的阵痛。邪教可以迷人,传销也可以惑众,但是这个世界从来没有救世主,也没有人造神,妄谈信仰,与其向外苦苦寻觅,不如回归自心,向内探寻。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