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31日 星期二

喇嘛教噁心的菩提心

佛教說的菩提心,指的是如來藏。

《華嚴經》云:「菩提心者猶如種子,能生一切諸佛法故」。

套用佛教名相的密宗喇嘛教的菩提心卻是另外一個意思。

密宗所說的菩提心,淺的來說是指用意識心生起利樂眾生的作意,而依無上瑜伽來說,主要是指明點;明點就是白菩提與紅菩提融合的液體,白菩提是男性精液,紅菩提是女性淫液。

密宗的菩提心(男女交媾後融合在一起的精液、淫液)也可以拿來作灌頂之用。

宗喀巴《密宗道次第》〈傳水灌頂〉說:【先召弟子入自口中,從金剛路(男性生殖器)出,住明妃蓮華(女性生殖器)之中,次想弟子剎那空(射精)後,先生為吽,次為金剛,吽字莊嚴生為不動尊及明妃。由與智薩埵無別故,召入智尊。次諸如來明妃等至(同時達到性高潮),大貪溶化,從毗盧門灌入頂中,隨金剛路出菩提心(精液),而為蓮華之上(精液在明妃陰戶中),生為天身弟子灌頂(取出精液與淫液的混合液,為觀想天身成就的弟子灌頂),次想面臂圓滿天身由蓮華出安置座上。】接著又說:【水灌頂前觀想次第,謂想諸如來佛眼等明妃(觀想明妃陰戶廣長如佛眼),充滿虛空。彼等於弟子上執持傘蓋幢幡衣服,歌舞作樂,雨眾妙花,手略傾斜執持充滿菩提心甘露之白瓶,為從佛母蓮華(陰戶)初出弟子灌頂。】

又說:【若唯一灌頂瓶,則於尊勝瓶中不動體性之菩提心甘露(男精液女淫液的混合體),以右手執杵取瓶上花枝略取瓶水,隨金剛端流注灌頂。】

上文所說「杵」有二解:外相上是指法器金剛杵,而秘密意是指男弟子陽具,前者只是代表男弟子陽具的形相,真正的杵是指後者;「金剛端」是指上師的龜頭。總之,密宗的「菩提心」(精液、淫液)可以拿來修無上瑜伽即身成佛的法門,也可以拿來作灌頂之用,用處可真多,這與 佛說的「菩提心是如來藏心阿賴耶識」大異其趣。

4 則留言: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電子eBook】股票的投資哲學
http://ckfstock.blogspot.com/search/label/%E3%80%90%E9%9B%BB%E5%AD%90eBook%E3%80%91%E8%82%A1%E7%A5%A8%E7%9A%84%E6%8A%95%E8%B3%87%E5%93%B2%E5%AD%B8


【電子eBook】股市的金絲雀
http://ckfstock.blogspot.com/search/label/%E3%80%90%E9%9B%BB%E5%AD%90eBook%E3%80%91%E8%82%A1%E5%B8%82%E7%9A%84%E9%87%91%E7%B5%B2%E9%9B%80


《買股的慧眼》
http://ckfstock.blogspot.com/search/label/%E3%80%8A%E8%B2%B7%E8%82%A1%E7%9A%84%E6%85%A7%E7%9C%BC%E3%80%8B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喇嘛王國的香格里拉只是謊言

残酷的法律
旧西藏的法律主要是保护三大领主的权益,如“十三法”、“十六法”规定:“人有等级之分,因此命价也有高低”。上等上级人的命价按尸体的重量折算成一定量的黄金作为赔偿,下等下级人被杀的命价仅为一根草绳。法律严格区分贵贱,并公然庇护权贵。如按伤人赔偿规定,凡仆人反抗主人,而使主人受伤较重的,应斫掉仆人的手或脚;如主人打伤仆人,延医治疗即可。如抗犯“活佛”,则要受到更严厉的惩罚。按照法典规定,农奴“勿与贤哲贵胄相争”,甚至规定“向王宫喊冤,不合体统,应逮捕鞭击之”,连农奴喊冤也有罪。

在以大喇嘛为首的三大领主管辖的范围内,领主们既是法律的制订者,又是法律的执行者,他们的意志就是法律,他们的封赐文书、口号命令,谁也不能违抗。法律还保障三大领主对拥有的土地和农奴人身的占有权。五世达赖在木猴年授予贵族谕文中就写道:“如果你们(指农奴)贪图自由舒服,我特授予拉日孜巴权力,将你们鞭打、砍杀”。
喇麻教寺庙和政府的判决同样具有相同的效力,凡喇嘛僧人犯法,皆由寺庙处理,只有寺庙的喇嘛僧人被开除僧籍逐出寺庙,政府才能依法处理。密教的上层喇嘛因此受到法律的特别保护。

1959年民主改革以前,喇嘛教寺庙都有监狱或私牢。在西藏甘丹寺就有许多手铐、脚镣、棍棒和用来剜目、抽筋等的刑具。不仅如此,只要三大领主需要,哪怕是为达赖祝寿需要也要以残害农奴和奴隶为代价。

西藏自治区档案馆保存着一封50年代初致热不典头目的信件,信中写道:“为达赖喇嘛念经祝寿,下密院全体人员需念忿怒十五施食回遮法。为切实完成此次佛事,需于当日抛食,急需湿肠一副,头颅两个,多种血,人皮一整张,望立即送来。”

在西藏和平解放以前,用人体器官进行宗教活动的情况经常出现。黄教的圣寺却科杰寺在建寺和大修时,根据喇嘛教的“魇胜”的说法,寺院的大喇嘛“活佛”都要在该寺大殿的四个角落活埋四个男孩,以便“镇魔祈福”。最后一次是在一九五七年,当时还要活埋儿童,被援藏的工作组干部救了下来。

西藏的司法的刑罚方式,极其原始而惨酷。轻微的罪名,多半施行鞭笞,鞭笞往往当众进行,不论男女都得脱光下身,用长柳条抽打屁股。较重的刑罚有挖眼、割舌、剁去双手或双足,甚至割鼻、割耳、抽脚筋等,有的则被送到隆子宗等边远地区流放,终身为奴。

一些刑罚令人难以想象,如把人投入蝎子洞。凡是犯有反叛政府罪或其它重要罪行的罪犯,都被投入蝎子洞里。投进洞中的犯人,很快会被成群的蝎子螫死。郎子辖(拉萨市旧政府)和拉萨附近就有蝎子洞。还有一种刑罚是把犯人缝在一个牛皮袋里,仅留头在外面,然后丢到河里,随流漂泊,慢慢把人淹死。

藏学家李有义教授,这位国民党政府时期曾在西藏任职,后一直从事藏学研究的学者,在他1951年所著《今日的西藏》一书中,向世人讲述了他在西藏期间亲眼看见的一个奇特的刑罚:“一个做假金子的,被藏政府抓到了,就用一块石头和一把盐,让犯人抓在手中,然后把他的拳头用牛皮缝起来,用枷锁住晒在太阳底下,不久这人手就被石头和盐把血水吸了出来,这人痛的一阵阵晕过去,大声呼救,两三天后这人的手和半截臂膀都枯了,成了残废。”像这一类的刑罚种类很多,我们无法在这里一一描述。

贫穷的藏人不堪负重,往往将出家为喇嘛视为一条出路。




摘自:《西藏密宗的秘密》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在旧西藏的经济制度是农奴制,土地掌握在三大领主的手中,三大领主是:“活佛”大喇嘛、贵族以及由大喇嘛和贵族组成的西藏政府。
根据1959年的统计,西藏有耕地336万克(一克相当于半亩),其中达赖喇嘛领导的西藏地方政府,占有全部土地的38%以上;贵族和喇嘛寺院分别占有24.3%和36.8%。

大喇嘛为首的三大领主向农奴征收的苛捐杂税多如牛毛,如牲畜税、山税、抬牛粪税、拾柴税、地皮税、水税、人畜饮水税、家禽税、草税、死人背尸税、天葬场地皮税、林园税、水磨税、油房税、人头税、免差税、挖人参果税、辫子税、耳朵税、过路税、下雪税、抗雹税……等等。据有关学者能够统计到的税种就有1892种。

三大领主都放高利贷,尤其是喇嘛寺院所放的债最多。据《西藏自治区概况》载:“三大寺(黄教的哲蚌寺、甘丹寺、色拉寺)放的粮债为16203273克,年收利息为285692克;放藏银51058595两,年收利息140万2380两。高利贷收入占三大寺总收入的25%~30%。”

历代达赖喇嘛都有专门管理自己财产的机构,藏语称为“孜恰列空”。他们每年都要把收入通过这个机构放贷给群众,获得高利。据1950年“孜恰列空”帐本上的不完全记载,达赖喇嘛共放高利贷债达藏银3038581两之多,年收利息藏银303858两。

三大领主放债的年利息不一,有借十还一,借五还四,也有借五还六。农奴中很少有不借债的,有的借债是为了借新债还旧债;有的是支付差税;有的因缺种子、口粮而借债;有的是遭受天灾人祸借债;还有的是三大领主强迫摊派的债务,例如江孜贵族帕拉土登维登曾强迫旺堆溪卡的每户农奴向他“借”银75秤(每秤藏银五十两)。农奴有的债务已经欠了几代人了,债是从何时借起,最初借了多少债,已经偿还了多少,自己也不知道,全凭领主拿出“债据”为准。这种债,几辈人也还不清,又称“子孙债”。根据法典,偿还子孙债是家庭子女的责任。墨竹工卡次仁贡布的祖父向色拉寺借债50克(1克合14公斤)粮食,他祖父还债几十年,他父亲还债40年,他又还债18年,大约还了粮食4000克。但当他还到第十九个年头时,债主说他还欠10000克粮食。

还有一种债务叫“连保债”,一户借债,一至几户作保;几户借债,互为保人;全村借债,全村连保。有一户逃债,众户偿还;一户无力偿还,众户代还;借债户死亡,众户代赔。另外,如果欠债户死亡或逃亡,来接替耕种差地的新差户,要负责还旧差巴户欠下的债务。墨竹工卡的农奴格桑,原来所在的户庄园有10户农奴,其中8户农奴逃亡,领主就把8户农奴的债务加在他和另一户未逃亡的农奴身上。他是一个租种22克土地的农奴,需偿还的债务竟高达40多万克粮食之多!欠债是西藏农奴中的普遍现象,领主可以任意抢走农奴的粮食、牲畜、农具,甚至他们的子女去抵债。当有些农奴实在无物可以索取时,领主便收回农奴的差地。

“活佛”大喇嘛是三大领主中最大的领主,比其它领主的剥削更具残忍、阴险和欺骗性,以达赖经师甘丹寺僧人赤江洛桑益西的拉让为例,有大卡7个,农奴1000余,每年高利贷纯利银可收大洋37万余元,利粮50多万斤;有经商资本约2000万元,每年所举行的“讲经灌顶法会”,一次就可得6600多大洋。赤江在多康有一座粮库,原存粮只有50克,15年后营利增为726738克,短时间剧增了14530多倍。喇嘛“活佛”们利用讲经说法请神驱鬼手法榨取财物之术,是其它领主所不及的。



摘自:《西藏密宗的秘密》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莲花生《西藏度亡经》的害人开示
莲花生所造之《西藏度亡经》乃是莲花生个人之虚妄想,所说完全不符一切种智正理故,完全背于佛说。彼于「经」中妄说中阴阶段每日皆有不同之佛示现接引行者,不符事实,亦违佛说;譬如佛说《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缘而生彼国》,亦说行者应当一心不乱念佛,如是求生极乐世界;显见诸佛必非无聊没事、每日商量派一尊佛轮流来行者之前示现。

复次,《西藏度亡经》所说每日示现之「佛」,皆是抱着女人、呈现交合受乐状态之「佛」--密宗祖师说之为「报身佛」;如是之佛乃是鬼神之所示现,绝非真佛也;一切佛之身口意全然清净,乃至极微细之习气种子亦皆断尽,岂有可能以双身之像示现?不离淫欲?

复次,《西藏度亡经》所说者,不符一切种智,完全相左;莲花生于《西藏度亡经》中,说亡者于正死位时,应认取意识明光为法身空性,名为不生不死之净识;若能认取此一净识明光,则是证得法身佛,成为究竟佛。譬如《西藏度亡经》作如是言:

《又如死者若为其它任何一人,则读诵者应作如下嘱告,助其亲证:「尊贵的某某,谛听谛听!你正在体验清净实相明光的光辉,你应加以体认。尊贵的某某,你现前的智性,其性本空,无色无相,本来空寂,即是真空实相、普贤法界体性。你自己的这个智性,就是净识的本身,就是普贤王佛(此指双身交合受乐之密宗普贤王佛)。

而所谓本空,并非空无之空,而是无有障碍、光明焕发,随缘赴感、喜乐充满的智性本身。你自己的这个其性本空、无色无相的净识与光明焕发、喜乐充满的智性,二者不可分离,两相契合,即是圆觉法身境界。

你自己的这个光明晃耀、其性本空、与光明大身不可分离的净识,既没有生,也没有死,即是无量光--阿弥陀佛。你能有此认识,即已足够。将你自己的智性视为成佛的空性,并将它视为你自己的净识,即可使你自己安住在大觉的圣心境界之中。」

如上反复嘱告三遍乃至七遍,务须清楚而又明白,如此,一则可使亡者忆起从前上师所教亲证法门,二则可使亡者将此无遮净识认作根本明光,三则可使如此认清自己本来面目的亡者与法身永久契合,而解脱得以确保。》(139-46、47)



如是而言「密宗对于死亡最有研究、最有证量,最懂得死亡,最能于人死之际度人成佛」者,真是妄想也。此谓如是开导亡者之言语等,皆是误导亡者成就大妄语业之言语,岂唯不能助益亡者?反增其过,令其坠入大妄语罪之地狱业中,求出甚难。亡者本来无过,反因密宗行者如是乱作开示,而引生大妄语业故堕地狱,真乃无妄之灾。



所以者何?此谓现前之智性明光,乃是意识心,以意识心为真如者,以此而谓成贤证圣,即成大妄语业;亡者本来无过,可以顺利依其善业往生善处,今由密宗行者如是加以误导而犯大妄语业,以贤圣自居,因此反致下坠恶处,皆是密宗行者误信密宗邪法之所致也。譬如健康之小儿,身本无疮,由庸医之误判,而于其身剜肉成疮,徒增其苦乃至枉死,愚痴乃尔;密宗学人若无智慧加以判别,便将重堕如是愚行之中,云何诸有智学人随其妄说、不知警觉?



好恐怖的喇嘛教,连死人也要骗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