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日 星期一

龍樹說邪見深者才說無如來藏

世人不知《般若》和《中論》只是指月之指,不是月亮本身(如來藏),所以多是咬手指,玩文字,看不出文字背後的如來藏。

現舉龍樹菩薩《中論》卷四,《觀如來品》第二十二(十六偈)證明。

《觀如來品》一直所說的【如來(藏)】,以及對【如來】不常不斷、不一不異、不來不出、不生不滅的體性講述,非錯解佛法的六識論,以及謗菩薩藏的人,所能理解的。

龍樹菩薩偈中更明說:只有【邪見深厚的人,才會說無如來藏】。


 非陰不離陰  此彼不相在
 如來不有陰  何處有如來

 陰合有如來  則無有自性
 若無有自性  云何因他有

 法若因他生  是即為非我
 若法非我者  云何是如來

 若無有自性  云何有他性
 離自性他性  何名為如來

 若不因五陰  先有如來者
 以今受陰故  則說為如來

 今實不受陰  更無如來法
 若以不受無  今當云何受

 若其未有受  所受不名受
 無有無受法  而名為如來

 若於一異中  如來不可得
 五種求亦無  云何受中有

 又所受五陰  不從自性有
 若無自性者  云何有他性

 以如是義故  受空受者空
 云何當以空  而說空如來

 空則不可說  非空不可說
 共不共叵說  但以假名說

 寂滅相中無  常無常等四
 寂滅相中無  邊無邊等四

 邪見深厚者  則說無如來
 如來寂滅相  分別有亦非

 如是性空中  思惟亦不可
 如來滅度後  分別於有無

 如來過戲論  而人生戲論
 戲論破慧眼  是皆不見佛

 如來所有性  即是世間性
 如來無有性  世間亦無性

4 則留言: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佛友來信:

哇!聽起來是很恐怖!看得見的和看不見的一起來。。。

但為何所認識一些修密宗的友人(男女),已經十多年了,也沒看到他們如何如何呀?好像一切都很正常!真的還很法喜的感覺,這又是怎麼回事呢?

六字大明咒不是開智慧的咒語嗎?紅透東南亞的海X法師不是喜歡率領信徒到處去念六字大明咒及做火供嗎?他也沒雙修啊?他從沒說過什麼雙修的東西!他還不是好好的嗎?


kc敬答:

很簡單,為什麼學密宗可以學十幾年都沒事?

1、他們不是密宗上師所要的對象,也就是男的沒錢,女的沒姿色。因此沒錢的男信徒 或沒錢兼年老色衰的女信徒,都可以安住在密宗道場十幾年都看起來沒事。尤其是年老色衰的女信徒,從來都不曾沾上宗教性醜聞,反而是有錢的貴婦名媛、官夫 人、女藝人,還有年輕的女大學生,甚至是高中生、國中生、小學生,都曾經是密宗性醜聞裡的被害者。



2、沒有精進學密法,西藏密宗雖然是附佛外道的邪法,但是邪法也不是都很容易學,因為喇嘛教為了要迷惑信徒,把密宗彰顯得好像很高深莫測,所以施設許多難度高的外道法。例如密宗自創的四加行要修學圓滿,沒有精進幾年是很難達成的。例如瞌大禮拜十萬次,如果不是年輕人身體好,老人家做大禮拜十萬次要修多久?



3、把密宗當作佛學研究,不去作密宗儀軌,也不持密宗咒語,也不打坐修定,也不供 養密宗護法。所以比較不會受到鬼神干擾。但卻專門在研究斷常二種邪見,此邪見能斷眾生法身慧命,其後果更甚於被鬼神玩弄與傷害。例如廣論的學員畢生研究宗 喀巴的《菩提道次第廣論》。此論翻開來,看似高深莫測,其實內行人都知道宗喀巴只是一位文抄公,《廣論》當年是抄襲自彌勒菩薩的《瑜伽師地論》,然後把 《瑜伽師地論》裡的八識論篡改為六識論,把一些佛教慣用的佛法名相套在密宗自創的外道法,然後騙人說這是佛法。廣論也把成就「結生相續」的第八識-阿賴耶 識,「偷樑換柱」篡改成第六意識心。因為密宗黃教應成派中觀主張六識論,不承認佛經中的第八阿賴耶識及第七識末那,於是只好魚目混珠的將第六意識稱為能貫 穿三世的不生滅心。(此項請參考附件一玄奘菩薩破斥六識論的主張,以證明第八阿賴耶識才是成就「結生相續」的心識,也就是住入名色令彼五蘊相續不斷出生的根本識。)



所以如果密宗信徒一旦接觸熏習《菩提道次第廣論》中的止觀,就種下了 修學藏密雙身法的因;宗喀巴是先抄襲大乘佛法較淺顯的部分法義的文字名相作為誘餌,使學人誤以為廣論是真的佛法,再摻雜應成派中觀的斷見、常見等種種外道 邪見,讓學人慢慢陷入應成派中觀的斷常邪見中,就會認定意識是常住法,而不信《阿含經》與諸大乘經所說意識生滅的聖教;而意識是與雙身法的淫觸境界相應的 覺知心,既然認定意識是常住不滅的,則對於與意識相應的雙身法就會信受不疑;等到因緣成熟了,就會引導學人進入藏傳佛教之《密宗道次第廣論》,也就是男女 雙修的細節;入密以後,即被藏傳佛教─密宗─的種種索隱行怪之性交荒誕行門與理論所誑惑,結果就越陷越深不能自拔;捨壽後,終究不免墮入長劫大苦之中,故 說偽藏傳佛教之西藏密宗四大派,不但是修學禪定法門的岔路,更是修學解脫道與佛菩提道止觀的學人最嚴重之岔路。

復次,您說的某位紅透東南亞又不公開弘揚雙修的密宗法師,他不是還活得好好的嗎?回答這個問題前,先問你知道去年台灣有一位標榜禪宗的聖輪法師?他在去年 因為聯合寺中(佛法山)的比丘尼性侵女信徒,而且十幾年來被性侵的女信徒受害者不計其數?(請參考文章分類: 【藏密本質的聖輪法師性醜聞事件簿】 http://www.wretch.cc/blog/kc4580455&category_id=13639292 )

可是我們把時間回溯到三年以前,總統馬英九曾經跟他合照,種植有機茶得獎無數...,他在沒有出事之前,誰會知道這位外表穿著顯教袈裟的有名法師,竟然私 下在偷練西藏密宗的男女雙修?在他的房間裡竟然擺著男女交媾的歡喜「佛」,書架上擺著十幾本關於如何達到性高潮的書,以及性侵、拍攝女信徒受害過程的光碟 片。等到出事後,被檢調單位蒐出這些證據,台灣社會媒體大眾一片嘩然!這才知道他不僅是穿著袈裟的色狼,還是經過西藏金剛上師認證合格的喇嘛仁波切啊!

所以從聖輪法師性侵女信徒的事件來反思,一切支持喇嘛教的顯教法師及道場都應該受到大眾的合理懷疑,也就是懷疑他背後的動機目的?懷疑他是否暗中在搞男女 雙修、誘騙女信徒?懷疑他是否為喇嘛雙修淫人妻女的「共犯結構」? 至於他要到什麼時候才會「出事」?那就要看他「囂張」到什麼程度?是否太過高調?有不 少的西藏喇嘛搞雙修一輩子,到死之前都沒有被人揭發其姦行,有些喇嘛才搞一次就被媒體披露到舉國盡知,例如美聲喇嘛-貝瑪千頁仁波切。(請參考格文:藏傳 佛教(西藏密宗)貝瑪千頁仁波切,淫人老婆,當場被抓姦! http://www.wretch.cc/blog/kc4580455/13172309 )

甚至有些密宗上師被媒體揭露在美國搞同性戀、雙性戀患上愛滋病而亡。至於你說的那位密宗法師,早就因為在台灣搞放生活動破壞環境生態而遭到環境生態、動物保護等協會學者的大力抨擊,被媒體報導的形象很差。(請參考文章分類: 【喇嘛教本質的海濤法師放生爭議】 http://www.wretch.cc/blog/kc4580455&category_id=13641711 )

所以「出事」的喇嘛密宗上師,不一定全都是性醜聞,因為喇嘛教的根本教義錯謬的緣故,所展現出來的身口意行必然是有嚴重的行為偏差。喇嘛教裡面,有人只歛 財不歛色,有人歛財兼歛色。那有沒有不歛財又不歛色的?答案是有的,因為暫時還沒有達到歛財歛色的條件與時機。一旦有機會,沒有不歛財歛色的喇嘛。因為喇 嘛教的教義就是要與女信徒雙修,用這個方式來即生成「佛」。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藏密大祖師宗喀巴為啥說“菩提心”可以放在口中吃?

可以放在杯中,還可以和香水?

這是哪門子“菩提心”?究竟是什麼玩意兒?

當然“菩提心”可以吃。
因為喇嘛的“菩提心”是精液和經血。

為什麼藏密大祖師宗喀巴居然會說出這樣胡說八道的話來?

難道鼎鼎大名的藏密黃教一派之主,居然連“發菩提心”這樣的常識也不懂嗎?

難道藏密上師活佛們經常掛在嘴邊的“菩提心”居然是這個可以吃的玩意兒?

各位藏密兄弟們,如果您的“菩提心”被加以香水,吃掉了,又怎麼辦?

以上出題的依據如下:

宗喀巴《密宗道次第廣論》

從父邊得密灌頂理,如《明炬論》第八品云:

「師長將菩提心安置螺杯等中,和以香水,唱吉祥頌為先,而為弟子灌頂。」

如世尊於《月密點》云:『由出寶然菩提心,一切諸佛悉憔悴,清淨金剛生智水,以無垢寶為灌頂。』

如是《五次第論》及《攝行論》亦說將菩提心安置瓶內或螺杯中而為灌頂。

《明顯雙運論》說,師長以大指、無名指,授弟子口之後,仍將菩提心放螺杯等中,和以香水,唱吉祥頌為先而為灌頂。引《月密空點經》為證。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2136dd201009sk4.html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阿姐鼓】
低沉沉的鼓声,鸣人间最痛的冤情,
阿姐鼓的传说,令人心酸!
怎知‘嗡嘛呢叭咪吽’竟又处处流行?
六字大明咒的真义,暗藏双身秽语。
啊!慈悲喜舍行愿心,怎能平静!


【西藏人皮鼓】
冤恨农奴皮骨分,残暴喇嘛通古今,
削毛晒皮当法鼓,鼓底冤情讨分明!
一问法王,人皮鼓:
谁家父母,老泪不停? 皮鼓动,心搐痛!
二问法王,嘎巴拉:
精血甘露,骷颅碗盖,污物秽器饮用否?


【盛"甘露"的嘎巴拉】
三问法王,骨经筒:冤鬼转经,谁得好运?一生尽,谁甘心!
密教喇嘛! 恣意杀生,长驱冤灵,来转经!
窜毁佛法,毁众慧命,葬了众生,菩提心!无间地狱已然留名!

[以上轉載]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問:「香格里拉」在哪裡?

答:就在高層喇嘛下鄉視察時~

全村有60多戶的婦女(連尼姑在內)都被這位喇嘛強姦的地方...

 

原標題:回首:舊西藏封建農奴制度的反動本質

商業掠奪與橫征暴斂,也為世上罕見,除派無償勞力負擔運輸 任務處,還利用寺廟免稅的特權,肆無忌憚地低價收進,高價出售,無人敢問津,甚至規定凡派出經商人員,訂下只准賺不准蝕的死命令,采用各種大升進小升出, 大秤進小斤出的手段,還從事販賣槍支與毒品,如色拉寺內藏有封皮上寫“耳朵稅”字樣的文件,白紙黑字寫著:從英國買來槍支彈藥及其他軍事設備……等等,格 魯派發源地甘丹寺內,曾搜出成箱的鴉片煙土

  寺廟向農奴征收的苛捐雜稅多如牛毛,難逐一列數,簡言之,就有牲畜稅、山稅、抬牛糞稅、拾柴稅、地皮稅、水稅、人畜飲水稅、家禽稅、草稅、死人背屍 稅、天葬場地皮稅、林園稅、水磨稅、油房稅、人頭稅、免差稅、挖人參果稅、辮子稅、耳朵稅、過路稅、下雪稅、抗雹稅……等等。

  此外寺廟還假借宗教名義對屬民進行剝削。過去西藏地方政權主要掌握在黃教上層喇嘛手中,他們規定官家所屬各宗,須按時按量向黃教寺廟送繳各種實物,一般各宗送繳寺廟的東西,要占全宗全年收入的50%左右,有的高達60%以上。

  據不完全統計,民主改革前三大寺占有卡321個,耕地面積174535克,占有牧場261個,農牧奴9591戶,計約75834人,有牲畜 111093頭。據1959年8月份的初步統計,僅三大寺內(不包括寺外糧庫及物資庫房)存糧為48424克,酥油14272克,磚茶2477包,鹽堿 469克,金子1965兩5錢,銀子9419斤(大量金銀器皿未計入內),銀元212388元和其他物資(折合人民幣972112元)。以上僅系三大寺從 農奴身上剝奪來的集體占有數字。三大寺活佛、堪布個人占有的數額,其剝削量更驚人,在此舉拉薩四大林之一的功德林拉讓為例,據其強佐(管家)德江·圖多丹 傑所述有卡50個、播種土地15000克、農牧奴35000人、耕牛900頭、犛牛140頭、農具450套、房屋1000間、牧場3個、羊4000只、牛 3000頭、林卡(林園)4個,放高利貸本糧15000克、本銀四萬秤,經商資本四萬秤,城市房屋16所(約350間),汽車三部、馬車五輛、馬騾30 匹,轉移到國外的巨資尚無法統計在內。(宋曉嵇:《民主改革前寺院剝削之一、二》,載《西藏研究》,1989年特刊。又據宋贊良:《從烏拉差役看西藏農奴 制下“人權”》,一文敘述,噶廈檔案詳計向農奴所征差稅種類為1892項,並附詳表細目,觸目驚心。見《中國藏學》1988年第4期。)

  寺廟是三大領主中最大之領主,比其他領主的剝削更具殘忍、陰險和欺騙性,以達賴經師甘丹寺僧人赤江·洛桑益西的拉讓為例,有大卡7個,農奴1000 余,每年高利貸純利銀可收大洋37萬余元,利糧50多萬斤;有經商資本約2000萬元,每年所舉行的“講經灌頂法會”,一次就可得6600多大洋。赤江在 多康有一座糧庫,原存糧只有50克,15年後營利增為726738克,短時間劇增了14530多倍。此例已足夠說明佛門剝削之殘酷!活佛們利用講經說法請 神驅鬼手法榨取財物之術,是其他領主所不及的。(宋曉嵇:《民主改革前寺院剝削之一、二》,載《西藏研究》,1989年特刊。)

  寺廟上層當權喇嘛用種種手段殘酷地剝削人民而集中起來的大量財富,並不是都用於正當的宗教活動和僧眾的供給上。有很大一部分是由他們貪污中飽了。例如 哲蚌寺的帕拉吉索(全寺財務總管)意希群佩,在任職期間積累下的個人私財,為一般人所熟知的就有4個卡,土地1000多克,另牛羊共900多頭,他每年 可以收入藏銀10000秤左右(折合銀元33000多元)。

  寺廟上層當權喇嘛就是披著宗教外衣的大農奴主,在這樣一個落後的社會裡,利用他們的財勢和封建特權,慣於做各種各樣的腐敗透頂的罪惡勾當。他們對屬民任意欺壓,隨意侵凌,甚至殺人害命。他們在寺內私設刑獄,非法處理居民之間的民刑案件,兩者的勝負,不論是非曲直,而只憑賄賂多寡。若是牽涉到寺廟喇嘛的利益,那就更是一頭的官司,任意處罰,往往用常人難以想像的殘酷手段來折磨摧殘人民,很多人因而成為殘廢,貽害終身。

寺廟農奴主們若到了鄉下,就越發為所欲為。例如哲蚌寺的一個吉索(總管),經常到寺屬卡裡去,無惡不作,群眾給他取了一個綽號,叫“達卡 熱”(意為老虎嘴)。他常常住在同寺喇嘛降巴圖登的村子裡。他一來,人們就忙著給他准備食宿禮物,百般供應,他還時常發脾氣。1958年他毒打了降巴圖登 的全家,降巴圖登73歲的伯父被他打死了,70歲的父親被他打得半死不活,老母也被打得幾個月都不能行動。全村60多戶的婦女,連尼姑在內,都遭他強姦了。

又如1957年,熱振地方,貧苦牧奴旺果和公角曲札父子,因家貧絕糧,偷吃了哲蚌寺貢芒札倉桑洛康村在當地牧放的牛。11月間,桑洛康村派了七個喇嘛騎馬 持槍到熱振,殺害了旺果父子二人,割下了他們的頭和右手,帶回廟裡供念“經”時使用。西藏各教派上層喇嘛,在修密法時還殘害人命作供品。14世紀的漢文記 載,已經提到13、14世紀到北京來的西藏喇嘛,使用人腦蓋骨、脛骨、人皮等。當時的喇嘛自己還說,有時使用血淋淋的人心人肝作供佛的供品。這種殘酷野蠻的手段,一直在西藏上層喇嘛間秘密流行著。從1958年到1959年春,僅在拉薩西郊一個佛堂裡,為了念經放咒(詛咒共產黨),就先後向一個管事頭人索要過整人頭27個、人頭蓋骨6個、人腿骨4根、整張人皮1張、人屍1具、人腸14捆、人肉8塊、人血9瓶。



再以甘丹寺為例,光德慶宗就被赤江拉讓打死或致殘300多人,拉姆一個才13歲的女兒次仁央宗,被6個叛亂僧人(喇嘛)輪姦後,病倒了幾個月。西藏農奴祖祖輩輩在這種殘酷的壓迫下,人身沒有自由,生命沒有保障。寺廟上層喇嘛不僅對農奴使用割舌、挖眼、抽筋、剝皮等酷刑,在寺裡還搜出了人頭蓋骨、人手、人心、喉管、人眼、人皮和少女腿骨等。(魏克:《記甘丹寺的民主改革》,載《中國藏學》1999年第1期。)



  寺廟上層當權喇嘛,不僅對寺屬百姓任情欺壓,隨意侵害,就是對寺裡普通喇嘛,也是肆行欺凌,濫施毆辱。寺廟雖有龐大剝削收入,但多為上層喇嘛吞沒, 一般喇嘛靠寺廟供給是吃不飽的。特別是農、牧民家庭出身的喇嘛,家裡無力供給衣食,他們為了填飽肚子,在寺內就長年受人奴役和凌辱,他們是寺院農奴主的農 奴,其地位與貴族莊園中的農奴一樣。當權喇嘛對他們一向歧視,任意打罰。例如哲蚌寺貢芒札倉有一名叫格桑建九的喇嘛,在1945年他14歲的時候,過年排 隊領布施,因年小力弱,被擠離隊,寺裡的格約(鐵棒喇嘛的隨從)借口他不守秩序,就不由分說,用大棍毒打一頓,格桑建九被打得終身殘廢(脊背隆起、行動困 難)。又如色拉寺的一位普通喇嘛,因為路遇拉讓強佐(管活佛私人財務者)沒有下馬致敬,也被打了一百大棍。這一類的事例是舉不勝舉的。



  上述種種充分說明,舊時西藏寺廟是西藏農奴制社會的縮影,寺廟內部也反映了兩個階級的矛盾。寺廟上層當權喇嘛,是宗教封建領主,一般普通喇嘛,是佛教 寺院中的農奴和牧奴。從寺院這面鏡子,可以清楚地看到,昔日寺院統治是舊西藏黑暗、落後和廣大農奴貧窮、苦難的主要根源之一。通過這些殘酷事實,人們完全 可以理解西藏廣大農奴為何迫切要求改革。歷史不能忘記,50年後的今天,重新回顧這段歷史,不僅具有歷史意義,而且具有現實政治意義。

文章來源:

http://www.p815.com/plus/view-4902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