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12日 星期四

好恶心的喇嘛教双修法。。。还到处找理由詭辯。。。无耻!

好恶心的喇嘛教双修法。。。
还到处找理由詭辯。。。无耻!
---------------------------

古子文老师在《深入藏地》一書中,說到他在【佛母大院】的内墙壁画中,看到描绘着密宗教义之精华壁画。

隨行的扎西泽仁说:“喇嘛教在吐蕃王朝时代史称‘前弘期’,前弘期的始祖莲花生就开始男女拥抱交合双修。到了‘后弘期’,最早的宁玛派穿红袈裟走乡串户,俗称 ‘红教’。红教僧人可以娶妻(佛母)生子。后来的萨迦派住的庙墙涂红白黑三色,俗称‘花教’。花教的双修传到蒙古,忽必烈让花教统领乌斯藏。花教也可以娶妻生子。后来,到了噶举派,俗称白教。白教搞双修更普遍。壁画上的这些大神都搂着女人,被统称为‘欢善佛’,女的被统称为‘佛母’。我叔祖母年轻时就充当过那神怀中的角色……”

哇!扎西泽仁的介绍好让我吃惊!让我更吃惊的是墙上的那些双修的菩萨!

那些密宗本尊大神一律是青面獠牙,三头六臂,有的多到九颗脑袋三十四臂。那些大神通通赤裸条条,他的身子要么一色青,要么一色红,要么一色绿、一色紫、一色黑,色彩十分鲜明。那些大神的头发直立,背景光芒四射或者烈火熊熊。那些大神的主要两臂都搂着大乳蜂腰的裸体佛母,佛母的两腿或者张开或者盘缠在男神腰上,他和她的主体构成了十分明确的性交状态。那些佛母的身子多是白色,有的是天蓝色,有的是嫩黄色。佛母的头发下垂,神态柔顺。壁画的构图多为佛母背向观众,可以看见她的乳、肩、背、腰、臀和股沟,其中有三幅是侧面构图,可以看见大神在捻佛母的两颗乳头,也能看见那粗大的尘根伸在佛母的阴户里……

扎西泽仁说:“其实,在我们西藏的寺庙里,不但有这种壁画,而且还设有‘密殿’。在密殿里,用粘土塑满了双身修的群像,让大神和佛母们在神灯香雾中做爱。这种密殿一般不让外人,特别是无神论者所睹。我要提醒你古队长,在你的文章里不能写密修,否则要吃笔墨官司的!”

“为什么?”

“他们说这不是做爱,你说是,就是对佛的毁谤诬蔑!”

“那么是不是做爱呢?”

“男的把生殖器插在女的生殖器里面,这种行为应该是做爱。到底是不是做爱,最好你问我叔祖母基米雅好了。”


一位上了年纪的男人用藏语打断了我们的对话,前来招呼道:“ 二位贵客, 佛母有请!”

古子文老师接下來和佛母基米雅見面,他首先请问佛母高寿。


佛母基米雅说:“我出生在吉格梅国王时代,【14岁】作了朱巴金刚的佛母。扎西泽仁投奔我的那年,我都40岁了,已退居于这个城堡。我今年66岁,人们还要选我当国会议员。哈哈!不过,当议员不是我的目的,我的愿望是在不丹办起第一所大学,而且是基米雅的校长!哈哈!”

基米雅佛母才说几句话,就显示出她是一个乐观、开朗、坦率而且抱有雄心壮志的女人。

基米雅佛母讲乐空双运中的体验——即生成佛的实践

我告诉基米雅佛母,明天一早我和扎西泽仁务必离去。晚饭后,我请求佛母再给我上一课。她问:“什么内容?”


我说:“关于【乐空双运】。”


“无上瑜珈也叫【金刚乘】,其僧人大都自称金刚。”

佛母在卡垫上盘腿而坐,开始给我讲课,“小基米雅是这条谷南端村子的女孩,那年14岁。金刚朱巴路过村子看上基米雅,要小姑娘作佛母。佛母也叫明妃。

在那个年代的不丹,政教合一,人人讲奉献,女孩能把身子供奉给佛当明妃,是极荣耀的事,于是小姑娘欣然同意。金刚朱巴把基米雅带到廷布一座大寺庙里,进了大金刚鲁巴的密修室。朱巴把小姑娘献给他的老师。大师十分严肃地对小姑娘进行金刚莲花仪式,也就是‘明妃加持’。

大师说:‘你俗女身经过观空之后就是天女身。’小姑娘这就成了明妃。大师拉着小姑娘的手进了幔内,【让她把衣服脱光,吮她的乳头和双腿之间的嫩闪闪的莲花】。

小姑娘不怕了,然后按怛特罗法,大师抱她坐入怀中,【让小姑娘把生殖器套在大师的生殖器上】。这叫【男女和合大定】。在和合大定中,金刚不能动,把思想集中在‘大乐’上去体验,【一切动作由明妃来完成,至到大师射精为止】。

像外面壁画上那样,双手吊在金刚的脖子上,张开两腿,腰部用力。当明妃不是容易的事,在格鲁派大师宗喀巴的《道广论》中,规定明妃要懂【三十多种和合大定的动作】。”

我听得发呆。突然问:“你14岁那年鲁巴金刚多大年纪?”

“鲁巴大师那年大约60岁。年龄不要紧。”

佛母继续说,“我刚才讲的‘密灌顶’仪式,藏密各派均有书本记载和规定,其程序和我经受的几乎一模一样。

下面我讲【慧灌顶】,这种仪式也是按密宗规定进行的。当小姑娘和大金刚鲁巴入定时,鲁巴的弟子朱巴跪在幔外,心里观想着大日如来。当大师完成入定之后,立即拉着小姑娘的手走出幔布。这时,大师用拇指和无名指在小姑娘的莲花(陰戶)中取出红白二珠(男女淫液)。

红白二珠叫摩尼宝。大师口念‘金刚持为我佛子灌顶’和一大段《金刚曼经》,再念俄那钵底主尊咒语,之后把摩尼宝放入弟子口中,让弟子咽下。”

http://bbs.creaders.net/politics/bbsviewer.php?trd_id=522791

(“男女和合之大定”,通俗地说就是性交,然后“入定”)



----------------------------
《大般涅盤經》卷4:
「或復有人誹謗正法甚深經典。及一闡提具足成就盡一切相無有因緣。如是等人自言我是聰明利智。輕重之罪悉皆覆藏。覆藏諸惡如龜藏六。如是眾罪長夜不悔。以不悔故日夜增長。是諸比丘所犯眾罪終不發露。是使所犯遂復滋蔓。是故如來知是事已。漸次而制不得一時。」


意思是說:

如是有眾毀謗大乘正法,毀謗大乘如來藏法義,毀謗 如來所說大乘淨土,毀謗大乘淨土極樂世界 阿彌陀佛;毀謗緣起之法,以為無有真實;毀謗一切諸法,以諸無有因緣;如是毀謗諸法,以為究竟斷滅,妄說滅相不滅以為真實;誤認十四無記以為俱答真實,毀謗如來藏真常,以為虛幻梵我;
毀謗小乘法中無說大乘真實如來藏法義,毀謗小乘法中無說大乘真實涅盤,毀謗小乘法中無說大乘方廣唯識真意,毀謗 如來世尊以為修學乘道之凡人,不信世界上有真實菩薩義,不信除己所知外,更有他法;
毀謗證悟如來藏之大乘賢聖菩薩僧,毀謗證悟門中法義,如是之人,以空空義為尚,不知 如來旨趣,以上眾罪,豈只是一闡提而已!
所謂一闡提,斷諸善根!


----------------------------
《增壹阿含經》卷48:
「佛告比丘:汝愚人,雲何說:『如來習淫無罪?』我無數方便,說淫之穢污,汝今雲何作是語:『如來說淫無罪。』汝好守護口過,無令長夜,恆受其罪。」

這句話正好是對西藏密宗以邪淫的男女雙修法為最高修行法門的最好破斥。




----------------------------
《大般涅盤經》卷3:
「雲何知重。若見如來因事制戒。汝從今日慎莫更犯。如四重禁。出家之人所不應作。而便故作。非是沙門。非釋種子。是名為重。」

所謂四重禁戒,殺盜淫妄,四大重戒。
喇嘛教殺生吃肉,盜如來法冒充為佛門,修邪淫雙修法,大妄語金剛乘更勝於釋迦牟尼。

所以,喇嘛從頭到尾,都不是佛教徒。



----------------------------

《增壹阿含經》卷48:
「若不改其行者,復當再三諫之,設當改者,善;設不改者,墮。
若復比丘隱匿其事,不使露現者,諸人皆墮。是謂比丘,我之禁戒。」


這經明說所有以圓融、和氣、不說他人過,而縱容壞佛法行徑的人(如印順之流謗大乘者),皆墮。這等人是佛陀禁止的。





3 則留言: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入楞伽經》是一本說如來藏的經典。

裡面佛陀早已預知授記龍樹菩薩會承繼佛法命脈。

在《入楞伽經》卷9〈18 總品〉。當年世尊宣說「如來藏法」時,因為太勝妙了, 大慧菩薩摩訶薩悲憫眾生,就問:
「 我乘內證智,妄覺非境界,如來滅世後,誰持為我說? 」

世尊答:
「如來滅度後,  未來當有人;
 大慧汝諦聽,  有人持我法。
 於南大國中,  有大德比丘;
 名龍樹菩薩,  能破有無見。
 為人說我法,  大乘無上法;
 證得歡喜地,  往生安樂國。


請記住,《入楞伽經》是唯識經典,裡面的佛陀和大慧菩薩是在說如來藏法。

大慧菩薩所問能代說,自然也是指說如來藏。

佛說未來能代他說法的龍樹菩薩,你認為龍樹菩薩和如來藏一點關係也沒有。

《中論》說的就是如來藏的體性--【不生不滅,不來不去,不一不異,不常不斷】。

三藏十二部經,只有如來藏才是【不生不滅,不來不去,不一不異,不常不斷】。

所以我以前一看就知道是說如來藏,怎麼會是說【空】呢?

若說《中觀》說【空】,也只能算是對一半(只是龍樹菩薩的【空】不同於錯解的人說的【空】)

若單說【空】,就是【邊見】,那還叫《中論》?


《般若系》經典說如來藏從不明說,而是採取烘雲托月的手法。

不可不知。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金光明最勝王經》 (卷2) 說:
善男子。如是【法身】三昧智慧。過一切相。不著於相。不可分別。【非常非斷】。是名【中道】。

顯然,【中道】的【法身】就是《600卷大般若經》的根本所說,也是龍樹菩薩說的《中論》所依。

【法身】到底是什麼?

為何祂是【非常非斷】的【中道】?

《佛說不增不減經》說:
「舍利弗,甚深義者即是第一義諦,第一義諦者即是眾生界,眾生界者即是如來藏,【如來藏者即是法身】。」

龍樹菩薩說的《中論》是以什麼為根本而說的,再明顯不過了!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印顺毀謗說阿弥陀佛和净土宗,認為:【净土宗及阿弥陀佛来源于太阳崇拜】。

印順說: “阿弥陀佛与太阳是有关系的。印度的婆罗门教,有以太阳为崇拜对象的。佛法虽【本无此说】。

印順的【本无此说】四字,就是從根本上的否定了阿彌陀佛和淨土。

印順繼續說:

阿弥陀佛“实在就是太阳崇拜的净化,摄取太阳崇拜的思想”:
阿弥陀佛不但是西方,而特别重视西方的落日。说得明白些,这实在就是太阳崇拜的净化,摄取太阳崇拜的思想,于一切无量佛中,引出无量光的佛名。”(《净土与禅》)

阿彌陀佛經有“外來的氣息”,其实是波斯的外道:
重信願的(大本)『阿彌陀佛經』,原本是著重無量光Amita^bha,從落日潛暉,而以那邊的無量光明(淨土)為理想的。無限光明的仰望,有崇仰太陽 的意義;印度的毘盧遮那 Vairocana──日,也正受到『華嚴經』的尊重,不過阿彌陀佛,更多一些外來的氣息。波斯 的瑣羅斯德(Zoroaster教,無限光明的神,名Ohrmazd,是人類永久幸福所仰望的(16);與阿彌陀佛的信仰,多少有點類似。(《印度佛教思 想史》)


阿弥陀佛在西方,“是死亡的象征”,“学佛即是学死”,净土思想是“变了质”的佛法(印顺经常把佛法“考证”为“老庄化”、“玄学化”之类......现在我们来看看印顺把佛法和外道,玄虚联系起来的功力):

“阿弥陀佛在西方,西方是代表秋天的,属于肃杀之气,是死亡的象征。”(《净土新论》)

西方的阿弥陀净土,即成了死后的往生。…所以西方净土盛行以后,佛法被人误会为学佛即是学死。到此,阿弥陀佛的净土思想,可说变了质。(《净土与禅》)


-----------------------

如果是一個在家居士說出這樣的話,早就被佛教界罵死了!

但是一個表面穿僧衣的魔僧說出如此謗佛的話,世人卻裝聾作啞,甚至還為他辯護。

居士破斥謗佛的僧人就被毀謗為毀謗僧寶。

毀謗佛寶的僧人就不算毀謗三寶?

世間俗人,實在是愚痴到極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