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9日 星期一

彌勒菩薩說阿賴耶識實有的理據

彌勒菩薩說阿賴耶識實有的理據
彌勒菩薩在《瑜伽師地論》中詳細申論決定實有阿賴耶識之所說:

由八種相,證阿賴耶識決定是有。
謂若離阿賴耶識,依止執受不應道理,最初生起不應道理,有明了性不應道理,有種子性不應道理,業用差別不應道理,身受差別不應道理,處無心定不應道理,命終時識不應道理。

白話翻譯如下:

八種法相證明決定有阿賴耶識之存在。這八種法相是這樣的:

一、倘若離開阿賴耶識,能使六識身作為依止,能執受六識使其運作,則不應道理(六識身乃六根及境界與作意力方得生起,六識身有善、不善等性可得,六識身乃各別依止眼等而轉,六識身非無覆無記性亦非異熟性所攝故不能執受六根等;必須有一心體執受六根、六塵及六識種子,識陰等六識方能運轉;故若離能執受六根等之阿賴耶識心而說有能執受五色根及種子等法者,則有種種過失,因此離阿賴耶識而有依止執受不應道理)。

二、若無阿賴耶識執持身根及六塵、六識種子,而於根觸塵時有識陰六識之率爾初心現起,亦不應道理,於根境上作意之意根應與阿賴耶識無差別故。

三、意識於憶持曾所受境界不明了時,若無阿賴
耶識與諸識俱轉而現起彼曾經領受之境界相,則意識能於彼
同一境界又生起明了之性,即不應道理。

四、六識身有時善、有時不善、有時無記,時而間斷未能相續,不應有執持種子之功能;若離阿賴耶識而說彼六識身能有各類不同種子自性現前,即不應道理。

五、六識身各別於同一剎那中都各只對自己相應的一種境界能作了別,若無另一心體阿賴耶識能與識陰六識俱時運轉,則六識各自不同的了別能在同一剎那中同時存在,產生了一時能有多種業用的差別,即不應道理。

六、若無阿賴耶識持身流注六識種子,而能於身根中有六種塵境的領受,生起六種不同領受的差別,即不應道理。

七、若無阿賴耶識恆時存在、從不間斷,那麼處於無心定(無想定、滅盡定)中而仍然有心持身不壞,能使有情後時重新生起意識等六心而出定,應如捨報時本識離身而使色身毀壞,不可能再從無心定中出定;故若無另一阿賴耶識心體常存不斷,而說有人能住於無心定中,即不應道理。

八、若無阿賴耶識,命終時五根毀壞,六識即不能現前,應成為無一切心的斷滅境界,就成為斷滅空而不可能再去受生輪迴了;然而捨報時確實有心正在捨離身根,雖然六識都已滅失而仍然有另一心能生起中陰身,使有情可以投胎再受生,故若死亡時六識皆斷滅後,而說有識正在捨身,即不應道理。」


------------------------------------------------
 玄奘大师《成唯识论》有云:

云何應知此第八識離眼等識有別自體。聖教正理為定量故。謂有大乘阿毘達磨契經中說

無始時來界      一切法等依
由此有諸趣      及涅槃證得

此第八識自性微細。故以作用而顯示之。頌中初半顯第八識為因緣用。後半顯與流轉還滅作依持用。

界是因義。即種子識無始時來展轉相續親生諸法故名為因。

依是緣義。即執持識無始時來與一切法等為依止故名為緣。謂能執持諸種子故與現行法為所依故即變為彼及為彼依。

變為彼者謂變為器及有根身。為彼依者謂與轉識作所依止。以能執受五色根故眼等五識依之而轉。又與末那為依止故第六意識依之而轉。

末那意識轉識攝故如眼等識依俱有根。第八理應是識性故亦以第七為俱有依。是謂此識為因緣用。由此有者由有此識。

有諸趣者有善惡趣。謂由有此第八識故執持一切順流轉法令諸.......



------------------------------------------------
真妄合和的一心
真妄合和的道理,其實一點都不難明白!

佛在說阿含時,因為對象是聲聞人,所以心,意,識,都是參雜混用,因為聲聞人不需要明心見性。

說唯識時,對象是明心見性的菩薩,所以就分清楚說了!

心,指本心阿賴耶/如來藏;

意,指第七識意根

識,指前六識。


前七識都是本心阿賴耶所生。

請問前七識有離開本心阿賴耶嗎?

沒有!

祂們仍攝屬於本心阿賴耶,所以是一心唯通八識。一心就包含了前七識。

但是祂們的界(功能差別)和本心不同,所以有異。

這就是不一不異。

所以說心,可以單指第八識而說,也可以包含攝屬第八識的前七識而說。

所以一心就含八識。


《入楞伽云》中云:“如来藏名阿赖耶识,而与无明七识共俱。”

這就是真妄和合。

不過落於二邊的人根本不能明白,強硬要將之分割。

佛和凡夫的分別在於凡夫的前七識是有漏,有無明的。所以叫阿赖耶识;

佛前七識無漏,沒有無明,清靜,所以叫無垢識。



------------------------------------------------
只因為對方穿僧衣,就坐視他壞佛正法,佛祖說当知是人佛法中怨。

若見壞法者如印順之流者,能驱遣呵责纠治,此破邪顯正者,得福无量不可称计。


《大般涅槃经》卷第3长 寿品第四,云:

我涅槃后随其方面,有持戒比丘威仪具足护持正法,【见坏法者即能驱遣呵责纠治,当知是人得福无量不可称计】。

善男子。譬如有王专行暴恶会遇重病。有邻国王闻其名声兴兵而来将欲灭之。是时病王无力势故方乃恐怖改心修善。而是邻王得福无量。

持法比丘亦复如是。驱遣呵责坏法之人令行善法。得福无量。

善男子。譬如长者所居之处田宅屋舍生诸毒树。长者知已即便斫伐悉令永尽。又如少壮首生白发愧而剪拔不令生长。持法比丘亦复如是。见有破戒坏正法者。即应驱遣呵责举处。

若【善比丘见坏法者。置不驱遣呵责举处。当知是人佛法中怨】。

若能驱遣呵责举处。是我弟子真声闻也。


------------------------------------------------

以定為禪,錯誤把禪定當作修行標的,力求打坐一念不生,離念靈知,或清清楚楚明白的人.........

這正是世尊於般若經所斥【以吾我心安住於色受想行識】而修觀行者。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