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3日 星期二

愚痴的『偽佛弟子』

不当坐令毁辱圣教而不言
   ---一二三菩薩原創

  前所論義,不免道諸三寶,讓極少數不生正見的四眾不滿。
   有人以為眾人各自修行,即使不滿意印順出家人的法義過失,但也不必予以譴責;即使其法義一蹋糊塗,嚴重違背佛說,但因其是出家僧,是表相三 寶,以為三寶不可以批評故,所以便不可以去說他法義上的過失;所以如是生起不正知,以為緘默就是最正確的行為。所以當印順違背教理,違背佛說,乃至質疑如 來的存在,以為沒有極樂世界,沒有 阿彌陀佛,沒有地獄天界,沒有大乘佛法,沒有如來藏,對於證悟如來藏的禪宗祖師無有敬意,這些都被擴大引申為是印順他 傳法上的自由,只因為他是出家人,所以他嚴重地毀謗佛法僧三寶的行為,不能夠舉發,因為以「不能夠說四眾過失」的緣故,所以不能說他違背三寶、毀謗三寶的 過失。如是不正知現像,於此本師 釋迦牟尼佛的末法時期,以為破法的僧眾所言所行,乃至斷一切佛種的過失都不能說;即使是如理如法如經典所說義而評論印順 所說的法義,就是批評印順,就是說僧眾的過失,這樣就是得罪三寶,得罪 如來世尊。這樣荒唐的想法充斥於四眾弟子之中,真是豈有此理!
      如是之人不知:戒行違犯處乃是個人過失,毋需可道之理;不知更有:法義違犯處是公開過失,必須舉斥之理!前者個人私德建立,其中 有少許持正戒不犯處,亦是將來得正法因緣,所以不予著墨,更以眾生於此娑婆惡世出生,本因業報,故非聖賢,孰能無過?然而後者破壞佛法僧三寶實義,因而妄 想建立外道非義;如何可以坐令法城崩裂而不言,令眾生陷諸邪網而無救?所以如是以為緘默為學佛人處世之正理,不過是辜負如來深恩,不盡救護眾生職責!
      所以如是不正知,以為同樣是出家人,便不可以去干涉他,否則這樣就是違背所說的戒律;所以他傳他的法,要怎麼說,都隨他;他喜歡怎麼說,就是怎麼說,隨便 他。所以抱著如是不正見的心態的人很多,乃至許多人不是不知道印順所說的是破壞正法,但是因為存著不諍不言心態,所以冷眼旁觀,以為這樣就是和合僧眾的義 理,以為這樣不去說明誰說法是錯的,就是真實遵從 佛陀的教誨。如是真是大錯!
      可是如果今天是一位在家眾攻擊 佛陀的大乘法典,乃至宣說 阿彌陀佛的淨土信仰是不可靠的,則會受到出家眾的斥責,以非法故,以 不如理作意故,所以宏揚淨土的法師就會予以斥責,說這樣人沒有善根!可是對於印順破壞正法,乃至大力破壞自己所宏揚 如來正法,如是淨土信仰,卻干脆視而 不見,干脆充耳不聞,真是干脆到了極點;如此厚此薄彼,如是兩面處理,真是荒唐!
     人的價值不是因為衣服,真理不會因為衣服而改變其價值;會因為衣服而有所變異者,不過是新學菩薩! 如來沒有因為衣服而說法,乃至說不一樣的 法。世間俗人尚且說: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而今印順活至百歲,為一學僧,雖則凡夫,然所讀閱過的經藏,不知凡幾,以不信 如來故,所以一生縱橫經中之所 論義,不過是否定三寶,如是人因為僧衣而得有名聲,令四眾忌憚萬分;若是印順是在家眾,今日老早就被批判到體無完膚了,哪裡能夠著作等身呢?不信的話,可 以今日有哪一位外道的愚痴人,只要學習剪裁印順的話,以為自己的法語,當必踉蹌,落荒而逃,何以故?以全省的四眾弟子甚多,恐怕人人叫罵,夾著尾巴趕緊逃 跑!
      而更不信者,可以更看一個例子:才幾年前,一個佛教資源資助的大學學院的知名校長,因為直接說淫欲大法以為菩提正理,結果全台灣 輿論嘩然,連出家眾都不以為然,乃至最後被迫去職!這淫欲如何說成正理呢?後來此校長有為他的論文自己開脫,說如何如何,還是不免受到苛責!
      然而藏密的大頭目,達賴,自己說這個喇嘛教,這個教就是有此男女淫欲雙身修法,而且這是無上瑜伽所修,是真正的修行人所修;結果 這些話,說了這麼多次,也沒有出家眾要來指責他;乃至任由傳言「號稱」他是 觀世音菩薩轉世,如是妄說,也沒有正信出家法師予以駁斥;如是真是厚此薄彼 啊!以不正知心而處世,雖偽作僧眾和合,不過是假裝好人,葬送佛法以為人情!
      明明有兩個人都是在淫欲顛倒法中,認識不清,都以為是佛陀的正法,而因為一個人穿上袈裟,這樣就可得免批判,這樣藏密惡法人於佛 法中出家,毀辱法主,輕賤戒律,更設立「需淫欲」的戒律冠於佛陀所制的「不淫欲」戒律之上,以如是「精進淫欲」為「正修行」,以為是如來「正法」,如是教 授眾生,豈有法義被顛倒而不言者,這樣當然非是正法!
    世間共知,如來是以正法傳世,而非以邪見,所以法義是三寶論義的根基,沒有正法,哪裡有佛法可說,所以藏密中是不是人人精進行淫雙修,這是個人私德戒行, 不必更說!但公開說淫行是 如來正法,乃至以此制戒,乃至編入經論,這如是行為已經是嚴重違背 佛陀教誨,嚴重干涉抵觸 佛陀所說法,這樣不是戒行過失, 而是法義上論義的嚴重過失,乃至牽涉佛法之正法命脈存續與否,如何可以深自默然而不舉發其過呢!
      有一分學人,尚且認為這是他們藏密人誤解了佛法,不必去批評,不必去理會;至於會跟他們學而被此邪法欺騙的有情,也是有著很復雜 的因緣,所以也不需要去為他們說如何是邪,如何是正;總之就是什麼都不要說,這樣就沒有我個人的過失,所以這樣我就是持戒圓滿,不如是學我這樣做而批判藏 密這樣哪樣不如法的人,就是違背了 如來正法制戒的人,就是說出家眾過。
    如何學人,真是顛倒惡見,所說所思不過是成邪,如何成理! 
    如來制戒防過,因事制戒,出家菩薩固然不能像在家菩薩所行世間方便,以僧相即是法住持義,四大威儀,令大眾鹹敬三寶,所以制下嚴格戒律!如是一分學人因為 不曉得此理,對於藏密制定惡戒以為佛戒,根本不理不睬;如是讓正法不明於四眾,讓邪法坐大,以非戒以為佛所制戒,以為非法為佛陀所傳的法,一般四眾弟子便 以為藏密哪裡是 佛陀所斥責的邪法,心中更生起疑惑:如果是的話,難道顯宗的諸大法師不會去駁斥嗎?難道需要在家菩薩去說藏密中的淫欲過失嗎?
       如果藏密真有這種過失,也是極少數不遵守佛陀戒律的人,怎麼可能奉持邪淫法為真理?如果藏密制持「必須行淫」的戒律,這實在是太荒謬了,一定 是在家菩薩們誤解了,怎麼可能?如是以為藏密就是要靠行淫來建立無上修行,這種行為不是在家人毀謗藏密出家僧眾嗎?如是四眾弟子,於藏密邪法無知,所以以 想當然爾來看待在家菩薩破斥藏密邪法,救護眾生的法義正說,根本不信於藏密有邪淫法,所以反而毀謗在家菩薩,毀謗大乘勝義賢聖僧,真是顛倒!真正修學藏密 的「法王」、「活佛」、「上師」、「教授師」,都不會去否定這個行淫法,因為這是藏密的核心理論,事實俱在,有興趣的人可以自行觀看這些人對於淫欲的看 法,乃至當他們說道如何修行無上瑜伽的時候,這些書籍已經直說明說無有忌憚而說!
       可是有些無知於真相的愚痴四眾弟子,一直努力地為藏密無有邪法來說項,自己根本悖逆於「法王」、「活佛」、「上師」的說法,根本當藏密的人都 直接稱說這樣淫欲法才是真正修行大法,而還有這種愚痴四眾尚且不斷地張牙舞爪,毀謗在家菩薩說藏密行淫欲法是大妄語;如是之人,真的是不清楚自己才是「毀 謗藏密」的人!如是之人根本就是被「法王」、「活佛」、「上師」所視為破器,不屑一顧,如是根器根本無法相信藏密成佛的根本淫欲大法,哪裡可以遇到有「上 師」願意傳授他「淫欲大法」呢?
       連達賴這個破法者都直說這淫欲大法是無上修行法門,根本真正修學藏密之人,就是如此看待淫欲修行,不覺得有何過失!這世間認為這樣淫欲有過 失,藏密之實修人可不如此覺得,因為不論是從藏密的「教證」「理證」,乃至「實修」,這樣的淫欲大法是「必然的」,所以藏密之人對於外界的想法並不介意, 淫欲對於藏密,就是「根本修行」,就是「即身成佛」之道,所以藏密有許多許多的「淫欲」中的佛像,乃至痴說「佛父佛母」,根本無有畏懼於言談!所以一些愚 痴的四眾弟子不必因為淫欲為了藏密而辯駁,因為藏密中人只會可憐您,在家正法菩薩們也會可憐您:您根本是最愚痴的人,您兩面都不是人!
       所以說,不計眾生因果,不顧眾生法身慧命,不顧如來正法和正戒,乃至硬著頭皮也要來說「不說四眾過」,以此引喻失義的人就是惡人,這樣的人就 是毀謗三寶,這樣的人就是惡知識,這樣的人就是魔王,要引誘眾學人進入魔道!如是不淨說法的人,真的是於「戒」無知,於「法」無知,於過失處不知其理,於 佛法中盲信,以為袈裟萬能,根本不知道佛法四依處,依法不依人,依義不依語,墮於「不說出家眾過」一語,而不知道自己已經犯戒!
       大乘佛法才是真正的佛法,學佛人以守護眾生為戒,不是聲聞相戒,我們又不是小乘人,我們是誓願成佛的菩薩,即使業種不斷,還是菩薩種性的眾 生,將來還是要成佛,如今連救護有情都做不到,請問要成為哪一種不救護有情的佛?難道這世間真的有如是荒謬不正知的道理嗎?一切學佛人不當諂媚於三寶,應 當正信於三寶,於三寶中分出真實義,破斥惡法義,以此惡法義乃是惡法師所說,自當破斥其所論義!
      此惡論義本身即是惡,既然是惡,不持此惡則無有過;然以佛說此非義是妄語,當謝悔懺罪大眾,以生慚愧之心;所以若是有持惡說者, 今遭得實義菩薩辯正,應當心生歡喜,以所得正義故;諄諄正士、諤諤正直之士方為其言,所以於大眾面前,心生懺悔,於不淨說法處,深自懺悔,哪裡有繼續手捉 糞土,自穢其面之理!
       以出家,為學佛法正義故,所以應當信受善知識言語,既然善知識為說佛法真義,則成其理,應當禮敬為師,不再持受惡論惡見,即使因為心中我慢我 執,不願禮敬,也應當不再受持惡見惡戒惡論,乃至呼吁四眾弟子永離如是藏密淫欲惡法惡戒,如何更生起與善知識計較之心,真是何苦來哉?
       如六祖未有剃染,純一白衣,印宗法師即請上座,也才聞「心動」一語而已!更於末後,禮敬叩首於白衣,以師資禮敬如是在家之人!如是乃是真正為 求法義之人,如是真正為法出家之人,如是才是出家人,真能受一切人天禮贊者!所以正說諸眾,斥責其不正真法義,斯有何過?以佛法不說,如何自弘!諸眾不正 說法義,應自慚愧,聞正義,便應自懺,懺則無咎,以慚愧是善法,是真法財,是真解脫資糧,如是不再持受惡法,有何過失可說!如法衣受污,洗後則淨,後不復 作,斯有何過!人人如此,則法成彰顯!如以非法,匿藏是非,眾生不明,如是可無慚愧乎!
       所以聞說正真法義,不當以自生我見,更生取著原有惡見不舍,不當悶悶不樂,不當痛楚萬分;以無人我,何有更取著外道邪見之理!蒙聽聞見,聞此 正理而可以服膺,則法樂無窮,雖然以大義受責,則當生父母教誨之想,當生善知識難遇之想,當生喜樂,以生生世世有如是真善知識不學其它愚人假好人,肯真實 為我說正法,真難得也!乃至善知識於經典中發明大義,循循善誘,開曉正見,唯恐所持結使煩惱難伏,致使正見難生,所以經典一經過是一經,俱義舉義一而再 三,文辭無有厭其煩,說理唯恐未其盡,如是苦口婆心令生勝解,破斥我所持邪見唯恐不及,如是真是我法身慧命之所出生之良師,如是之菩薩,頂禮恭敬尚且不 及,哪裡有更說其是非,引以為荒謬之理!以非義更為還嘴,乃至以慢心輕他白衣,如是妙喜說法尚且無會!何故,以本非釋種故!
      又舉一個例子,世間有一個宗教,非常喜歡說「愛」;而佛法中,從來菩薩們說「愛」是輪回根本,說三界以愛為基,又說「無明父,貪 愛母」,所以不說「愛」,以別於諸外道;在佛法中,這個「愛」是有染污的,所以說「慈悲喜舍」,不說「愛」;然而今日有一位宏揚淨土的大法師,因為認為所 有的宗教必須和樂相處,所以其學會便印贈一個大字「愛」的環,以為世法方便,來敬贈大眾,背後更上字樣說:神愛世人,和平天使;如是行徑,真是令人浩嘆!
    所以不遵守 佛陀教誨而毀壞 佛法的是這些肆無忌憚的行為,然而這些行為,都因為佛教一個尊重僧腊這樣不必言宣的「默契」,所以令 佛陀的法義蕩然無存, 唯有只存接引初機之義;時至今日,真的是令人不知道到底誰才是外道?不斷地大力地宏揚外道法,又披上僧衣,乃至以為 如來是外道,乃至以為 如來說的正法 皆是不如實說,如是少數僧眾毀謗三寶,習以為常,實在是很令人驚訝!
       所以真正能夠亂壞僧團的,是僧團自己,而非是外力所能為;如果今日出家僧眾,對於法義放任四起,不勇於為真正法王 釋迦牟尼佛說明澄清,反而 去擁立人間現在藏密一團烏黑八糟的喇嘛說是「法王」,又擁護這些破法的人來繼續倡義行淫戒律,又擁護印順僧徒繼續無慚無愧地毀謗三寶,又擁護外道常見斷見 進入 如來清淨道場,這樣的行徑然後說自己是真正的出家人;雖然一切大眾甚欲相信,只恐怕真正菩薩護法龍天恐懼大法消失,職責所在,必當有所興作,恐怕不 是如汝如此思惟!
     眼看來到講堂的僧眾不多,乃至見到講堂所發放書籍,到全省的寺院、佛學院、學校學佛社團、圖書館,不知道有多少,幾乎有列名的,幾乎盡力送 去,會裡面的菩薩們辛苦地裝集送寄;乃至小心翼翼,免得犯上因果,如此在工作之余,尚且奔波至講堂來,為法傳揚,不顧色身,真令一二三感動萬分!
    然而如此為真正大乘佛法付出,又遇到多少真心出家眾能夠向學問道呢?如是佛法窘境,豈是偶然!以不知如何護教,對於假僧眾全無戒心,任憑所為,只能遇到非 出家眾,才敢斥責非道;如是懼怕自家僧眾的惡戒惡法,乃至假裝濫好人,對於 如來法王的法義被破壞,也可以視若無睹,這其中的心態真是令人匪夷所思!俗人 尚且不是如此,何況今日修學 佛陀無上了義正法者,豈可以如是不以真實義而為修學,豈可以此衣著而分理正理邪耶!以為出家人,便不可批判其所說的法義是否 如法;可是一切經典,都無有如是說!
      甚至一切僧眾如果說惡法,說不善法,破壞行人的根本信,這就是要批判,告誡,怎麼可以視而不見呢!怎麼不知道,大乘佛法所說的,就是以救護眾生身心為戒,叫做攝受有情,就依此戒,成就佛道!
    看到一個惡人去誤導眾生,難道會有這樣一個學佛的愚痴人說,這個惡人也是有情,所以不要去遮止他,不要去批判他,不要去指責他,因為我們也要救護他這個惡 有情,所以隨便他去誤導眾生好了,不要去說他的「過失」;請問天下,真的有人是這麼想的嗎?如是之人,真的是搞不清楚,什麼是佛法中所說的過失不過失,什 麼是佛法中的持戒,什麼是 如來弘教的本意! 如來是為了救護眾生,所以才說要禮敬三寶;不是顛倒說法;乃至於惡有情,法義如與 佛陀所說不同,則是自身 謗佛,即是一分外道邪見眾生,不為佛弟子,何況有出家無有出家耶!
    如是有一分學人根本不在乎眾生的法身慧命者,乃至惡意向 如來者,只差沒有指著 如來而說惡法,這樣已經和外道沒有兩樣的一闡提,如是破壞 如來正法,如 果這樣還可以容忍,只能說這樣的學佛人是佛法中怨。當有白衣來破壞 如來正法的時候,予以斥責,說這是護持眾生;然而有少數緇衣正在破壞正法的時候,卻是 假裝聽不見;以 如來說,不得說僧眾過失,作為其中借口,可是 佛陀說得很清楚:「不說四眾過」,而不是單獨說「僧眾過」而已;如果這可以成理,為何要批 評一切外道,乃至對一分不明事理的在家眾的所說法義,予以駁斥呢?如是皆是在說法義,說每個被批評的人的說法哪裡錯誤,而非是在說這被批評的人的身心私 事,乃至私德的過失,不說其偷盜淫欲妄語等等世間相貌的諸多過失,而是說其所法義不正真,這樣所論法義,談論其錯,有何過失!
    如果以法義來說明其錯誤,叫做是犯了「不說四眾過」戒,那請教法師,為何要對在家眾予以駁斥其不正理,這樣為何法師沒有犯了戒呢?
    那到底於在家眾所說的不正理處,到底要不要批評;如果要的話, 平實導師以法義來宣導於眾悟錯的法師,這樣到底有何過失呢?
    如果不要的話,請問對於所說的不正理,予以放過;那法師如何宏揚佛法,宏揚佛法哪裡是您說您的,我說我的,大家互不相干呢!
    法輪轉處,破壞一切不正見,所以為輪!既然法輪需由人弘,需由人轉,所以如何自默,令 如來法輪不轉!如是不為眾生法身慧命說法,要出家何為?俗人尚且 說,滴水之恩,湧泉以報;如何痴於昧於 如來所說正理,以為 如來遮止大眾法師說此正理,以為 如來不說如實法義,以為 如來不指斥天下學僧知見過失!
     請問普天之下,何者不是 如來所說的化度四眾呢!既然所化度,便是開曉正見,以世間人不如實知,以顛倒見而為大義,所以篤信外道,因此佛陀為 了澄清法義而說真正法際,所以如何以為 佛而無說呢?若是說者即是過失,則 如來自成過失,焉成 如來?
    然後有者說:正說 如來法義,指斥非法,必須要不指名道姓,以免使混入外道不正知的法師們難過;如是荒唐,這是什麼道理!這就像是明明有個人詭辯法義,錯 誤說法,誤導眾生;然後有個知道他講錯的人,還要為他圓謊,說他因緣不好,乃至不說其為誰,說諸無聊言語;請問被他誤導的人,乃至落入惡道去,向誰喊冤 去?
     眾生無始以來,都是互相為父母,所以忍心看「父母」被誤導的人,必定是無有慈悲之輩,既然如是,根本不是大乘菩薩種性,這種人根本不是真正  如來弟子,以 佛陀所說的是,成佛的佛法,而不是自己成就道果就好的法,後者根本不是佛法,是小乘法,不能成佛,哪裡是真正的「佛」法!乃至今日看到聽聞  如來的法義,遭到惡法之徒,不論白衣僧衣予以毀辱,而可以安忍,乃至以為這叫做「不諍」,如是之人,根本不知道 佛菩薩深恩逾於父母,如是「父母」遭受 毀辱,猶能夠無動於衷者,如何稱之為 如來弟子?《大般涅盤經》說:不信受大乘方等經典的人,根本不是佛弟子,如是之人根本不是為了佛法而出家,這樣的人 即是邪見外道弟子!
     所以即使今日有人披掛僧衣,但是不依照佛說,而口出狂言,說大乘方等經典不可信受,乃至毀謗如來藏,以為 佛陀真實法義是外道我,如是之人才 是真正的外道,不名學佛,不名出家,以學外道法義故,何可算得上是佛制的出家僧呢!這樣的人名為外道,名為不正知,名為一闡提!根本無有善根,雖有善服, 心無善見善知,以自狂妄而演說非道,如是之人,於《大般涅盤經》說是魔之眷屬,何可以真出家之人視之!諸說不淨法者,若是未解深意,輕則自障道業,重則誤 導眾生,如是不於自他道業兢兢自持,更說無有如來藏,更說自身已成開悟賢聖,以諸常見斷見外道之法,加入佛門之中,如是之人,哪裡算是出家!佛說,汝不是 正法出家,汝是邪見外道,汝以邪命自活!這樣的人根本無有僧寶可說,既然是無有善根之人,評破其法義必然!何況如是之人,只有愚痴無有正見,以無有正見 故,所以曉諭說法,以建立善根,正是維護其法身慧命,遮止造惡,乃至護衛一切其它有情免受其惡引導,所以於諸眾皆有利益,如何自甘默言,以為學佛!若真如 是以為學佛人,則自不正見,徒呼奈何!
     《大般涅盤經》尚且不許說 如來是今世才成佛者,應當說如來是久已成佛;否則即是魔說,即是魔眷屬!《大般涅盤經》卷7:「善男子。若有經律 作如是言:如來正覺久已成佛,今方示現成佛道者,為欲度脫諸眾生故,示有父母依因愛欲和合而生,隨順世間作是示現。如是經律,當知真是如來所說;若有隨順 魔所說者,是魔眷屬;若能隨順佛說經律,即是菩薩。」(CBETA, T12, no. 374, p. 403, a11-16)    
   此事 如來自道,真實語當前,一切眾生唯有俯仰信受而已;何以今日聽受狂師印順,以為 如來是今世而成佛,而且視祂還是入滅後無有所為,如是把佛如來的信仰,當作是佛弟子永恆的追念,如是豈只是魔眷屬而已!
   《大般涅盤經》更說,未來之世當有如是惡比丘說:大乘方等經典,不是正確的經典。
    所以到底是誰在毀謗佛法呢?印刷術和網絡如是昌明,印順師所說的法義,有多少悖逆於 如來所說的大乘佛法,方廣唯識諸經,不問自明!佛法是因為 佛如來所 說,而成為佛法;不是如是凡夫心中所思所想,便以為是佛法;哪些都是魔法!受者,入魔眷屬!這是佛說的,要當信受啊!
    是自己紊亂法義,遇到有菩薩予以闡明,尚且無有感謝之心,猶然心存衣服不衣服,如此為此衣服出家,豈是有智之人!以「不說四眾過」所指的是一切個人戒行所 違犯的過失,非所指法義論義過失,非更是指藏密所倡義淫欲雙修的惡戒過失!所以未出家者,不應閱覽出家戒律;而且菩薩要至二地才算是持戒,而前是為學戒, 所以過失難免!俗語所說,人非聖賢,孰能無過;正是曉諭一切修行人對於他人所犯下如來所制戒的過失時,不論是出家眾所持的比丘戒、比丘尼戒、沙彌戒、沙彌 尼戒,乃至在家出家眾所受的五戒,乃至在家出家菩薩所受的菩薩戒,都不當言他人所犯的個人戒行過失,以此戒皆是 如來所制戒,絕非是要持藏密所說的淫戒以 為正戒!
     以小乘大乘受戒,當有布薩;知其它僧眾戒行過失者,則當其未有自言時,需於誦戒期間舉發其過;如今出家之眾,究竟有無布薩之意?更說是否有懺 悔之意?如今自他不布薩懺過,又不循之法義,如何顛倒之甚!雖有自戒為自所壞,以他人雖無談於過,自當知之,所以於不舉發處,則自他皆得罪!以此誦戒,所 為杜微防漸,所以必須於布薩的現場,必須自說過失,如法懺悔,乃至必須說他人過失,僧眾過失,四眾過失,不能匿藏其過失,所以如來是如此地守護一切眾生的 身心,哪裡有說過失,就是一定不可以說!
    佛法中尚無定法,哪裡有說絕對不可以說,如是之法,即是迷信,即是法縛,如此法縛之人,不通達變,如何攝受護持利益眾生呢!
    然而今日有多少四眾如實定期布薩,如是以受戒因緣,而無法自監督,乃至他眾監督,互相砥礪,道業增上,如是者,哪裡可以說絕對不可以說四眾過失,佛法中不 如是道!所以《大般涅盤經》中,佛陀自說因緣,為了護持正法,刀劍都可上陣,何況言語指責!當有惡比丘如同藏密之人,守持淫欲以為 如來正法修行,以為  如來所制金剛戒,如此藏密修學之人自己是否力行淫欲,是個人私德,是個人戒行,可以在布薩現場予以指斥;但是對於破壞如來正法,以淫欲法當作是為正法,以 行淫欲戒當作是如來所令四眾弟子所持戒,則正法在家菩薩予以指斥非戒非法,乃真是捍衛 如來正法,斯有何過!一般無知之徒,一般狂妄之人,擴大倡義解釋 「不說四眾過」,寧可讓正法淪喪;真是不知此人究竟狼子野心,何稱學佛之人!妄論聖義,根本不知法理!
    《大般涅盤經》卷3:「善男子!是故護法優婆塞等,應執刀杖,擁護如是持法比丘。若有受持五戒之者,不得名為大乘人也。不受五戒,為護正法乃名大乘!護正 法者,應當執持刀劍器仗,侍說法者。」(CBETA, T12, no. 374, p. 384, a22-26)    
     所以如理思惟, 如來以傳如是正法為先!如果是說手持刀杖,殺傷諸破法者,便是犯戒, 如來不如是說!
    《大般涅盤經》卷3:「善男子!是故我今聽持戒人,依諸白衣持刀杖者,以為伴侶。若諸國王大臣長者優婆塞等,為護法故,雖持刀杖,我說是等,名為持戒。雖 持刀杖,不應斷命,若能如是,即得名為第一持戒。」(CBETA, T12, no. 374, p. 384, b6-11)
    以正法又以戒律為一般人所知,所以如果有人制定破不淫欲戒,畜養金錢財貨以為佛戒,則真正佛子義無反顧,無有可猶豫之處,唯有指斥非道,為了救護眾生,整 飭綱紀故!所以乃至《大般涅盤經》更說,為了守護眾生身心,殺死一位毀謗大乘法義的有情,不墮於地獄,不因如是得罪,反而因為如是護持正法功德,有大利 益!  
    《大般涅盤經》卷12:「我於爾時,心重大乘,聞婆羅門誹謗方等,聞已,實時斷其命根。善男子!以是因緣,從是已來,不墮地獄。善男子!擁護攝持大乘經 典,乃有如是無量勢力。」(CBETA, T12, no. 374, p. 434, c18-21)  
     所以一般大眾,如何知道,護持佛法是多大的功德,如是以守護正法,才是持戒!
    所以大乘菩薩的持戒,和小乘人所謂的持戒,根本上完全不同,如是維摩斥責非道,央掘魔羅指斥小乘,言語犀利,何有客氣可說!因為以護持真正法義故,所以菩 薩大權示現,廣說如來藏實義真實因緣正理,以小乘人雖證解脫,不親實相,心中無慕聖道,所以蚊蚋行業智慧相譏,乃至說小乘修學無我,是如「墮愚痴燈,如蛾 投火」,「無知惡邪見」,
    《央掘魔羅經》卷2:「爾時央掘魔羅,謂滿願子言:嗚呼!滿願!修蚊蚋行,不知說法。哀哉,蚊蚋無知,默然!不知 如來隱覆之說,謂法無我;墮愚痴燈,如 蛾投火。」(CBETA, T02, no. 120, p. 525, a26-29) 
    《央掘魔羅經》卷2:「無知惡邪見,舍我須無我。」(CBETA, T02, no. 120, p. 525, a1) 
     所以不當以小乘因緣,如是會通大乘法,不當以小乘出家因緣,以披袈裟因緣而無敬禮於 如來真說法義之處!能說 如來真實之藏者,即是菩薩,能於 如來後世持護宣說如來真實之藏者,唯有菩薩!
    《央掘魔羅經》卷4:「而彼不能於正法住世余八十年時,演說如來常恆不變如來之藏。唯有菩薩,人中之雄,能說如來常恆不變如來之藏,護持正法。我說:此 人,第一甚難。」(CBETA, T02, no. 120, p. 538, b9-12) 
    今日正法已過,時至末法,能如理說此殊勝難聞的如來藏正法,當然更加困難, 如來贊嘆如此說法菩薩為第一甚難希有!所以當以法義為先,若有破法者,以壞戒 律因緣而以非戒得為破法因緣,則為如是非法而說法,不當其理,故當破斥,以救護天下眾生身心!普天之下,邊見眾生,如何知曉佛法難得,正法難聞,一心以為 「無諍」為正法,不知佛如來所說真「無諍處」;如是之人於正法菩薩護持之處,心生不悅,乃至譏嫌,乃至惡口,粗言戾語,真是唯恐天下正法興起耶!如是之 心,和無知之人有何所異?世間無有智慧之人,也知所說當斥責非理,如今各各出家,乃至教導四眾弟子,以外道法義公然躍之紙上,又要以僧衣掩藏惡行,如是之 人,根本不是佛子,已如上說,根本就是外道弟子,邪見弟子,如何說得此人是 如來世尊下之真出家者?
    印順此人以破法為先,終生努力宏揚外道法義,乃至不信受如來藏法義,老早就是一闡提的眾生!真破其虛妄法義,破斥其外道斷滅見,破持其非理,舉起如來藏大 纛,斯有何過! 如來說能夠護持正法,真佛弟子,唯有菩薩可為,小乘聲聞何可以維護 如來正法,這家業不是如是之輩可持,以菩薩所持戒律,在於護持正法, 在於救護有情為先,哪裡是當說不說,任由外道猖獗,壞諸正法!不如是說者,即是波旬;以佛言真實,豈可不信!若有者,自不生護法正見,於真實護法者,又輕 視其未有出家,徒以表相識人,不虔心於經中實義,不能通會大乘法理,以為菩薩語無有遵照佛說;如是諸惡見諸不正見,依此正說,當消彌之,以此真實處,說為 學佛人之行止處!
     然而佛法更說的是,不應當毀謗三寶,於佛真實法處,說為無有,如是則是毀謗一切三寶,所以說:印順不正順如來法教者,就是毀謗三寶!如是毀謗 三寶的人,經典說這樣的人就是一闡提,斷了善根的人,如是之人,根本不能夠恭敬禮拜,何況相信其邪說,何況宣揚其邪說呢?何況順世間法,在見面、在離去的 時候,更改「阿彌陀佛」稱號,而改用其它世間俗語來代替的有心之人呢?
      一二三於自甚是慚愧,總以自己不能夠扛此 如來家業,乃至不能善伏煩惱多生慚愧,然而對於惡法,以生生世世被如是之人誤導,被如是惡知識誤導,壞自善根,乃至壞一切有情善根;所以無可以道出此中憂心,唯有破斥而已!
     以一分學人學他小乘,以自安穩而不論義,任由邪說橫行,真小乘人種性,即使如此之人,十生百生千生持戒莊嚴,又何有究竟利益於世間有情者?是 以佛法以法義為先,建立真信,建立正法知見,如是為佛如來所說之法,此正法應當護持,不當坐令毀失!以法為師,則應當信受善知識,不當信受衣服,衣服表 信,然於非佛理處,以熏習正義,則當斥責非義,以世間人不曉得實相表相之別,所以菩薩隨順因緣,然而於畢竟壞眾生善根者,豈能夠手軟?
     印順一生修學,雖則推弘至少要證取小乘初果,然而對於意識心,終究不舍,還來個借屍還魂,來個「意識心的細心」說,叫做「意識細心」說,真是 一個很「細心」的人!這樣如是以意識心為種種變相建立者,如何說是正法,不過是戲論而已,哪裡有什麼果,不過是毀謗三寶的一闡提,沒有善根的有情!這裡所 論義理是 如來所說的正理處,不需要為此印順而強辯!即使印順為不可思議菩薩示現,於此惡世說一切破法惡法,能令諸出家在家正法菩薩依照其論著之一切惡見 一一破斥,令 如來大乘正法無憂於千載,即使是如此不可思議,今日也更當加以大力破斥,滿足建立 如來末法法運一切正見因緣,此中生死,維系一切眾生法身 慧命,豈可輕忽!若更以自身不具備菩薩所需一切功德,而畏懼躲於幕後,惟自默然,無顧於正法安危,真小乘聲聞種性!
     於此文,一切四眾莫生煩惱,因為一切真正出家人將來必定由於出家因緣得成證果,所以出家功德難可思議,即使今生所學不得正理,乃至所聞所修, 都為小乘法理,也是將來成就因緣,所以應為一切人天禮贊,以真出家故,不毀謗三寶,不毀謗大乘法義,以真為初機信眾故,以為生死中之明燈,所以於善知識處 不生煩惱,於惡知識所說處不當信受;以學佛陀法義,非以僧眾人情而昧於真實,紊亂僧門而不自知,以諸有學位,如何可以盡得通曉諸理,所以大乘論師應當指斥 非義,當護衛正法!若覺得在家菩薩多事,則此心態,大可不必!!!
     以僧寶理當敬重,不得說所虧失之戒行,然而若是坦然而說淫欲而為真修行,乃至設定「經常淫欲」以為 如來所說出家戒,如是之人是否有如是淫 行,在且不論;以如是紊亂法義,則當予指斥,令佛陀真正法義彰顯,一切眾生不被誤導。因此即使在家菩薩有所指斥非義,應當俱生歡喜,以為能夠護佛正見,真 正教導眾生,增長眾生善根故!所以許多法師於年輕時,尚且指斥藏密的邪淫法義,為何如今年長,反而退卻,與藏密稱兄道弟,難道真的忘了當初所破斥淫欲義理 嗎?汝自不生正見,誤導眾生而歧路之中,過失何其多!如何在家菩薩說藏密過失,即是犯戒,真是豈有此理!汝當護衛正法,是汝出家菩薩天職,何可以今日道場 拱立堂皇,坐令法王受辱而不言,到底是誰在坐此道場耶!
     《大般涅盤經》卷3:「雲何知重。若見如來因事制戒。汝從今日慎莫更犯。如四重禁。出家之人所不應作。而便故作。非是沙門。非釋種子。是名為 重。」(CBETA, T12, no. 374, p. 384, c8-11) 所謂四重禁戒,殺盜淫妄,四大重戒。
     《增壹阿含經》卷48:「佛告比丘:汝愚人,雲何說:『如來習淫無罪?』我無數方便,說淫之穢污,汝今雲何作是語:『如來說淫無罪。』汝好守 護口過,無令長夜,恆受其罪。」(CBETA, T02, no. 125, p. 813, a5-8)
     《增壹阿含經》卷48:「若不改其行者,復當再三諫之,設當改者,善;設不改者,墮。若復比丘隱匿其事,不使露現者,諸人皆墮。是謂比丘,我之禁戒。」(CBETA, T02, no. 125, p. 813, b19-21)
     因此於 如來證真法語之前,應當遵從,藏密淫欲法,破佛大戒,破一切出家眾戒,乃至勸令知者,必須勸誡其人,也就是說必須勸誡這些藏密「法 王」、「上師」、「活佛」改過,遵照佛旨意,舍棄淫欲的修持;如說不知道藏密之淫欲事,則不當對在家菩薩指斥非道時,而心生不悅,以為是「說四眾過」,以  如來不如是說,以 如來經典法語分明,不得為諸人「隱匿其事,不使露現」,否則亦是得罪!其余小過失,於此不言;所以若是有出家僧眾明知藏密淫欲過患, 為了救護眾生,應當直接破斥法理,令藏密舍棄淫欲習。不當以為不說,以為和合!於法深廣處,則是更墮於懈怠不救護眾生過失,何可盡數!
     中土出家僧眾,本乎至道,紹隆佛種,皆是大乘門中法將,資理經藏,於二乘法尚且棄之,何況外道邪見!唯有僧眾菩薩,可以推挽後世,豎立長久佛法基業;欲令此末法眾生俯仰聖義,風行法教,舍出家僧眾菩薩何誰!
     一二三對於一切出家僧眾,從不敢怠慢,總想出家非是將相可為,即令所學不如真,所持重戒必也成就未來人天福業,乃至畢竟成就無上正等正覺!所 以一切在家菩薩應當遵照 佛陀吩咐,禮敬如是三寶,令未來佛法大弘於世!無量善根成就,乃得出家,真大丈夫也!當鑒明菩薩發心,維護最後一分淨土, 如來 家業本無分出家在家,然而表相代表實義,僧衣即是聖衣,即是代表 如來正法住持真義,能令末法眾生修學是賴!故若有修學聖道者,自生驕慢,藐視諸未有明心 之出家菩薩;如是之人,自不受益,亦是令一切有情不成就義,如是之人,根本我見恆生不斷,我慢熾盛!即令開悟,如是僅僅生起微微對出家僧眾的一點點輕見, 必成個人無量無邊的障道因緣,如何稱智,如何算是修學聖教之人!
      想 如來大法豈只是「難得」二字可說,生死輪回之中,頭出頭沒,連「佛」之一字都不與聞,何況聽聞如來究竟無上法義!若大乘出家菩薩,必當持如來正真極正 真之法義,令一切有情曉諸正法,令出人天,得成究竟佛地!一二三禮敬一切大乘出家賢聖僧!
    眾大乘出家菩薩惟當依止佛語,
    《大般涅盤經》卷6:「若優婆塞知是比丘是破戒人,不應給施禮拜供養。若知是人受畜八法,亦復不應給施所須禮拜供養。若於僧中有破戒者,不應以被袈裟因 緣,恭敬禮拜。」(CBETA, T12, no. 374, p. 401, b20-24) ,
    所以於破戒不生悔之比丘,大乘出家賢聖僧眾應當舉發,以護戒壇清淨;更何況今日藏密以淫欲大法,冠冕堂皇進入佛寺之中,豈能坐視不顧!如是藏密中人遇到正 法菩薩的指斥時,尚且稱說此淫欲是 如來真正法義,真是豈有此理!如是荒唐之人,破法之人,又不信乎大乘法義,已是一闡提人,何是 如來之子!如是之人, 根本不是出家人,哪裡可以受一切在家菩薩的禮敬!禮敬如是荒唐之人,即是得罪 如來聖義!
    《大般涅盤經》卷4:「或復有人誹謗正法甚深經典。及一闡提具足成就盡一切相無有因緣。如是等人自言我是聰明利智。輕重之罪悉皆覆藏。覆藏諸惡如龜藏六。 如是眾罪長夜不悔。以不悔故日夜增長。是諸比丘所犯眾罪終不發露。是使所犯遂復滋蔓。是故如來知是事已。漸次而制不得一時。」(CBETA, T12, no. 374, p. 386, c29-p. 387, a7)
     如是有眾毀謗大乘正法,毀謗大乘如來藏法義,毀謗 如來所說大乘淨土,毀謗大乘淨土極樂世界 阿彌陀佛;毀謗緣起之法,以為無有真實;毀謗一 切諸法,以諸無有因緣;如是毀謗諸法,以為究竟斷滅,妄說滅相不滅以為真實;誤認十四無記以為俱答真實,毀謗如來藏真常,以為虛幻梵我;毀謗小乘法中無說 大乘真實如來藏法義,毀謗小乘法中無說大乘真實涅盤,毀謗小乘法中無說大乘方廣唯識真意,毀謗 如來世尊以為修學乘道之凡人,不信世界上有真實菩薩義,不 信除己所知外,更有他法;毀謗證悟如來藏之大乘賢聖菩薩僧,毀謗證悟門中法義,如是之人,以空空義為尚,不知 如來旨趣,以上眾罪,豈只是一闡提而已!所 謂一闡提,斷諸善根!
     《大般涅盤經》卷4:「一闡提者,雲何能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CBETA, T12, no. 374, p. 389, b16-17)
     《大般涅盤經》卷5:「無信之人,名一闡提。一闡提者,名不可治。除一闡提,余悉治已。」(CBETA, T12, no. 374, p. 391, c25-26)
     《大般涅盤經》卷5:「一闡提者,斷滅一切諸善根。本心不攀緣一切善法。」(CBETA, T12, no. 374, p. 393, b14-15)
     《大般涅盤經》卷9:「佛言善男子:除一闡提,其余眾生聞是經已,悉皆能作菩提因緣。法聲光明入毛孔者,必定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何以 故?若有人能供養恭敬無量諸佛,方乃得聞大涅盤經。」(CBETA, T12, no. 374, p. 417, c11-15)
     《大般涅盤經》卷9:「唯一闡提,發菩提心無有是處。」(CBETA, T12, no. 374, p. 418, a3-4)
     《大般涅盤經》卷9:「惡者謂:謗方等大乘經典,可作者謂:一闡提說無方等。以是義故,一闡提輩,無心趣向清淨善法。」(CBETA, T12, no. 374, p. 418, c2-4)
     經意如是宛然分明,如今印順已歿,惟妄義猶存,大乘方廣經典竟然可以被如是之人攪和成般若「唯名」;若此有一分理,則般若不當說「性空」,當  如來不說般若,以「體」也如是空,何有「性」「用」可說,若是如此,本虛妄法, 如來何必更說!印順以如是荒唐法義立論,何可服人!如同虛空,乃是依照 色而立名,曰其為「色邊色」,何有虛空可言!印順詭譎 如來意旨,不信正法,先以般若撥棄,後更道唯識「虛妄」;若是虛妄法,則無義,亦無有利益可說,當  如來不說此法;以成就無上正等正覺者,何必說虛妄不真實法!是以非義,絕無此理!
     大乘法義,正真正真,無上無上,不當以個人建立一切虛妄自心法相,以為真理,成就荒唐書籍,喂食真出家僧眾;以 如來畢竟正法常住,法乳猶 在,三藏十二部如是分明,如何隨印順痴人,葬覆 如來真義,自喪大乘家風!應當秉遵佛旨,宏揚大乘,行歸 彌陀,道業增上,娑婆是賴!是以藏密以及印順所 持有法,皆是此破法因緣,藏密諸人無有膽量敢將淫欲以為正法說語學術,行諸論聞;然而印順以學術為名,破壞大乘法,已如前說,何須再述!真為 如來家業而 出家者,聞 如來者必至毛發皆豎,無量善根一時引發,所以成就今日出家莊嚴!因大法易過,人生難得,善根易失,因緣難再,大乘出家僧眾,以發願成就菩提 者,以成就無上正等正覺佛果為誓願,聞 如來正法被一闡提人破壞,必至痛心疾首,所以憫念眾生,不忍坐視,必舉諸大乘法義大旗,攻彼印順闡提余孽;所如此 真為者,真中土眾生有賴,所以紹隆佛種,維系綱紀,真大乘賢聖出家三寶,為一切在家菩薩深切頂禮!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