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17日 星期二

喇嘛吹牛不打草稿

你信佛陀?還是宗喀巴?
------------------
對於是否有意根?

宗喀巴在《入中論善顯密意疏》卷10,這麼說:

【又彼經(案:《解深密經》)說阿陀那識等八識品,謂離六轉識外別有阿賴耶識。此宗說彼亦非了義。即無阿賴耶識,則亦不能安立染污意也】。(染污意就是意根,或稱末那識)


月稱、宗喀巴在自己的論中,是否定第七識意根和第八阿賴耶識的存在。

但是,月稱、宗喀巴等卻不能辨解,為何不能安立染污意根末那識。

首先從世間法的角度來說,若無意根存在,意識就不能生起。

因為佛祖在《阿含經》多處明說:【意、法因緣,生意識。】意識是意根緣合法塵,才會有的。

而佛說十八界的意根界被宗喀巴否定,頓成十七界。

顯然,宗喀巴所說是在和釋迦牟尼唱反調。

請問,你相信釋迦牟尼?還是宗喀巴?



****************************************************************************************************
為何阿羅漢在菩薩面前,無說話餘地?

因為阿羅漢能斷煩惱障,但是不能斷所知障。

所以阿羅漢只能是阿羅漢,不能如菩薩般成佛。


《瑜伽師地論》:
若諸菩薩成就種姓,尚過一切聲聞獨覺,何況其餘一切有情?

當知種姓無上最勝,何以故?

略有二種淨:一、煩惱障淨,二、所知障淨。
一切聲聞獨覺種姓,唯能當證煩惱障淨,不能當證所知障淨;
菩薩種姓亦能當證煩惱障淨,亦能當證所知障淨,是故說言望彼一切,無上最勝。


****************************************************************************************************
喇嘛吹牛不打草稿
-------------------
喇嘛教說自己的《應成派中觀》和《自續派中觀》是最高思想,比釋迦牟尼還高。

可是,喇嘛教說自己的《中觀》承續自龍樹菩薩,那龍樹菩薩的證量如何?

在佛祖預計龍樹菩薩出世的《大乘入楞伽經》卷6〈10 偈頌品〉中說:

 大慧汝應知,  善逝涅槃後,
 未來世當有,  持於我法者。
 南天竺國中,  大名德比丘;
 厥號為龍樹,  能破有無宗。
 世間中顯我,  無上大乘法;
 得【初歡喜地】,  往生安樂國。


龍樹菩薩是【初地菩薩】,在上還有二地至十地、等覺、妙覺......

就算喇嘛教的《中觀》完全符合龍樹菩薩,那也不過是【初地】,怎麼可能會是佛法最高思想,超越釋迦牟尼呢?

喇嘛一向大妄語習慣了,吹牛也不打草稿。

更何況,喇嘛教的《應成派中觀》和《自續派中觀》,實際上和龍樹菩薩的《中觀》完全沒關係。

因為龍樹菩薩的《中觀》是以第八阿賴耶識的體性而說的;喇嘛教的《中觀》卻是依第六意識扭曲,攀緣大乘而說的處處矛盾之戲論。



****************************************************************************************************

藏密應成派還是自續派,認為吾人一切認識,皆係塵根識因緣和合作用而顯現,【十二入處】和合顯現之諸法,亦五蘊因緣和合作用而顯現,就此由內而顯的因緣和合作用,假名為「心 (識)」。故心(識)非實有我體,非主、非客。由內而顯之「一切」悉依十二入處因緣和合作用而顯,亦五蘊因緣和合作用而顯,當知佛教所謂「一切」「存在」係就【十二入處】因緣和合作用而立說。


這是邪說!

但是有人會說,六識不是來自【十二入處】因緣和合嗎?

那我請問,【六根六塵這十二入處】,是本來而有,還是因緣和合?

當然是因緣和合!

藏密的應成派還是自續派,就是這樣荒繆。

他們的法都是在因緣和合的虛相法打轉,頭上安頭,認妄為真,妄說【十二入處】能生萬法。

【十二入處】乃因緣和合,無自性,這是龍樹菩薩的聖教。

本是因緣和合的【十二入處】,未和合前,它們在那裡?



****************************************************************************************************


今者密宗中人,認為意識即是空性心、本心,以意識心不執著自己,即名本心住;如是之見,仍是認意識心為不壞心也,認意識心為不壞心者、即是未斷我見之凡夫也,意識非是本心故,意識即是常見外道所說之『常不壞我』故,佛說第八識阿賴耶識方是本心故。

今者密宗上師自言『心從身有,若無身體則心亦無』,當知密宗所說之心即是覺知心意識。複欲將此意識覺知心修行而變成空性真心,則非如佛所說之取證本已存在之第八識如來藏,昧於佛法真旨,非是佛法之正修行者也。


****************************************************************************************************

其實中觀應成派的思想,它是發源自婆羅門教的《奧義書》裏面。在婆羅門教當中,它原本只是一種辯論的方法論,是說自己【不立自宗—不立自己的主張,只去分析別人錯誤之處,然後破對方的法義】。

(【不立自宗】的不立立場,就是自宗。這邪見佛在《阿含經》中,就已經破斥了長爪梵志。)


所以中觀應成派它只著重在現前能思、能量的意識心,它只承認六個識,認為佛所說的第七識跟第八識都是方便說,都不是實法。

這種思辨的方法其實原本就廣泛地存在於婆羅門教的典籍當中,它用來解釋無所不在卻又無所形相的大梵,是一種印度人很習慣的邏輯論證。北大的尚教授說:《奧義書》在描述梵的性質的時候呢,常常使用一連串否定的句子,也就是指出『不是這個,不是那個』,而不說它究竟是什麼,以否定達到肯定的方法。
(這就是中觀應成派處處矛盾,又不能自圓其說的原因。)

1 則留言: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古時,有一鐵舟比丘到處參訪名師,一天來到相國寺見獨園和尚。

鐵舟為了表示他的悟境,十分得意的說出自己所悟,不斷說:【心、佛以及眾生,三者皆是空。現象的真性是空。無悟、無迷、無聖、無凡、無施、無受...】

還沒說完,獨園和尚就一棒往鐵舟的頭打下去。

鐵舟疼痛下發怒道為何你打我。

獨園和尚道:【一切皆空,哪來這麼大的脾氣。】

------------------------

另外一則惡取空的故事,是六祖有一弟子也說【一切皆空】。

六祖打了他一下,問他痛不痛。

該名弟子忍痛說【不痛】,被六祖斥責。

惡取空者--無藥可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