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8日 星期四

【大乘非佛说】的谬误

【大乘非佛说】的人,依据《阿含经》否定【大乘】,實乃谬误。

因為他們錯誤理解《阿含经》的經義,把《阿含经》說的【无我论】和【无因唯缘的缘起论】,定義為佛教的基本教义。

以這偏邪的標準,反对存在一个常住的、实在的、并能出生诸法的根本因,所以断定大乘佛法非佛说。

但实际上,根本問題在於他們根本讀不懂《阿含经》。以自己錯誤理解的《阿含经》當作真正佛法。

卻不知道佛法有【勝諦】和【俗諦】之分,【俗諦】是依【勝諦】為本,才有【俗諦】可說。

《阿含经》是小乘人集結的,小乘人目的只是要證阿羅漢如無餘涅槃,不再受生,成佛不是他們的目的。

所以世尊對他們說法時,【俗諦】多,【勝諦】少。

但是,就是有人偏邪解讀《阿含经》,忽視有提到或隱說【勝諦】的部分,就錯誤把《阿含经》的根砍掉,妄說《阿含经》說的【无我论】和【无因唯缘的缘起论】,定義為佛教的基本教义。


《阿含经》主张有【常住法我】,这个【真我】即是生死轮回中的主体和赏善罚恶的主宰;确定五阴与【真我】之间【非我、不异我、不相在】的关系(六见处),甚至成为阿含佛法中最为基要的法义。

而缘起法应该是【有因有缘】的缘起法,并非【无因唯缘】的缘起法,所谓的【因】,即是贯串三世二重因果的【真我】。

在大乘法当中又称为【第八识、阿赖耶识、藏识、如来藏】等。

由此可见,大乘佛法不仅不与原始佛教教义相违,而且还具有接续性的关联。

錯誤的是錯解《阿含经》的人。

他們思想簡單!只知道佛祖否定【神我常見】,卻又忽視佛祖也否定【斷滅見】。

不是【常見】,又不是【斷見】,那佛祖說的常住不變的真實【涅槃】是怎麼回事呢?

偏邪者不知道【中道義】,所以想爆腦也不知道【涅槃】到底是什麼?

想不通,就妄說【涅槃】是【無記】。

佛早說【涅槃是常住不變的真實】,怎麼可能是【無記】呢?

這就是一偏邪誤解《阿含经》的人,不知道佛說【无我】和【缘起】真正意思,否定有一輪迴主體【真我】的人,永遠無法解決的矛盾。


以下就是原始佛教經典《阿含经》提到的【不生不滅的真我】的經文。

但是就是有很多人蓄意忽視,一味否定毀謗,真是愚痴的謗佛滅法的人。



1.《增壹阿含经》:
“此最为原首,令人致此生、老、病、死,然不能知此生、老、病、死生之原本。”
(此识就是生死轮回的本际, 如来藏也。只有如来藏才能贯穿三世轮回)


2.《杂阿含经》:
“非我、不异我、不相在”
(其中一个的"我"指第八识。)


3.《中阿含经》:
"我"当后世有, 常, 不变易; 恒, 不磨灭法; "彼"(五阴)一切非我有, 我非彼有, 亦非是神; 如是慧观, 知其如真。
(其中的"我"指第八识, 只要第八识才能; 而"彼"指的是无常的五蕴意识。)


4.《中阿含经•阿梨吒经》:
“有因提罗及天伊沙那,有梵及眷属,彼求不能得"如来所依识"。”
("如来所依识"指如来藏、第八识。)


5.《杂阿含经》卷12:
“如此二法,谓有为、无为。有为者若生、若住、若异、若灭;无为者不生、不住、不异、不灭。”
(其中的无为法就是不生、不住、不异、不灭的如来藏)


6.《杂阿含经》:
“我今为汝说坏、不坏法。谛听,善思,当为汝说。诸比丘!色是坏法,彼色灭,涅槃是不坏法。受、想、行、识是坏法,彼识灭,涅槃是不坏法。”
(不坏法的涅槃, 实际是如来藏的体性)


7.“缘起法、非缘起法如实知,是名觉力。”


8.“无明者无知,缘起、非缘起不如实知。”
(經文已經告訴你有一個法是非緣起的, 所以认为万法都是缘起是错误的, 非缘起法就是如来藏)

8 則留言: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藏传佛教是喇嘛教,藏传佛教修双身法、非佛教。

  藏传佛教渊源来自印度,当时佛教受到印度的女神信仰、男女神交媾合一的信仰、以及性力派信仰的莫大影响,特别宣扬性爱,主张以婬欲法来解脱。性力派中的左派,以祕密坛场集会,参与者裸体性交轮交来作为团体的共修。而抱有如是邪见的人也到佛门出家,因此佛教寺院被这些淫慾修行所入侵,以及伪经大量的出现,因此研究印度末期佛教的学者们都认为这时期的佛教已经和 释迦牟尼佛的佛法没有关联。藏传佛教既然继承这一时期的印度的婬欲修行,因此我们就得根据歷史的事实,将藏传佛教正名为“喇嘛教”,将婬欲法的信徒称为喇嘛教徒,还给佛教本来清净的面目。

  世界各国的认知是藏传佛教就是密教,而密教翻译的国际通用说法,最多的就是Tantric Buddhism,其中Tantric就是Tantra谭崔的形容词,就是说,密教也就是说谭崔样式的佛教,Tantra,有人发音取不同的段落,变成 Tan-t-ra坦特罗,有时一发音成为呾特罗(怛特罗),因此密教就是坦特罗佛教,这个认知是放诸四海而皆准的,为各国的学术研究者所遵循。坦特罗的起源很早,是许多古老民族的一个共通的思想,从性器官的崇拜,一直到行婬而不洩精的锻鍊,如中国的《素女经》的御女术、道家所说的採阴补阳、印度的谭崔性爱瑜伽,都是要于男女性爱交合中,以男性的不洩精作为基础,来谈性命双修,这样的邪见于中国和古印度是不谋而合的。当 佛陀来到人间,主张清净的修行,这些淫慾的恶见便销声匿迹,等到 佛陀示现灭度后,印度于西元前先出现了讲解性爱姿势的《爱经》,又有强调性器官崇拜的女神信仰,这样渐渐地导致性爱主义的抬头,摇身一变成为印度的修行法门,这就是藏传佛教所继承的坦特罗性爱的秘密教法,和佛教的清净出家修行大相迳庭。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金刚乘(藏密)是邪淫外道法,不是佛法!

因为它本质是印度的性立派(以纵慾)为中心,加诸佛法名相,说之为佛法,高称为佛法,其实不是佛法,仍是外道法-邪淫的外道法。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佛说妙法决定业障经》說:

敷演大乘经典之处。若有众生闻说大乘心不乐闻调弄诽谤。当知则是邪魔眷属。

诽谤大乘经典心故。死堕阿鼻受苦无量。复生饿鬼食火屎尿。

无量劫中受苦毕已。后生人中盲聋瘖哑病癞不具。此等众生命终之后经无量生。方得值遇如来亲承供养。

于诸佛所还复得闻大乘经典。纯一无杂。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印度左道密教的产生

[轉載]


所谓左道即使旁门,今根据圣严大法师所著作之,《印度佛教史》说明左道密教   

所谓左道密教,是对以《大日经》为主的纯密或右道密教而言。
大日如来既现天人(在家)相,受大日如来之教令现忿怒身以降伏恶魔的诸尊明王,当然也是在家相。天人有天后天女,密教的明王即有明妃,或称明王为勇父,明妃为佛母(Bhagavatī),又有译作空行母。

根据密教的解释:「明者光明义;即象智慧,所谓忿怒身,以智慧力摧破烦恼业障之主,故云明王。」(《真伪杂记》卷一三)又说:「明是大慧光明义」;「妃是三昧义,所谓大悲胎藏三昧也。」(《大日经疏》卷九)   可见,明王明妃,本为悲智和合的表征,与所谓「以方便(悲)为父,以般若(智)为母」之理正合。但在修法之时的曼荼罗中,遂将各部部主给以配偶之女尊,称为明妃,并且比照欲界天人的欲事而行:事部则彼此相视而悦,行部相握手,瑜伽部相拥抱,无上瑜伽部则两身相交。此在《诸部要目》中说:「佛部,无能胜菩萨以为明妃;莲华部,多罗菩萨以为明妃;金刚部,孙那利菩萨以为明妃。」为了表征悲智相应,部主均有女尊为偶,修法者付之实际,便是行的男女双身的大乐。

后来,遂以金刚上师为父,以上师之偶及一切修密法的女性为空行母,竟至将上师修双身法而遗的男精女血为甘露、为菩提心。佛教本以淫欲为障道法,密教的最上乘却以淫行为修道法。由中国而传到日本的密教,仅及於金刚界及胎藏界的纯密,未见到最后的无上瑜伽之行法,所以日本学者称它为左 道密教。
正由于两身相交的行法之开演,接着就出现了多种象征的名词。以男子生殖器称为金刚杵,以女子生殖器称为莲华;以性交称为入定,以所出之男精女血称为赤白二菩提心;以将要出精而又使之持久不出时所生之乐为大乐、妙乐。对於男性的修持者而言,女性的生殖器实在就是一个修持无上瑜伽法门的道场;藉此道场的修持,可得悉地;因此,便称女子的阴道为「婆伽曼陀罗」(Bhagavatī-Mandala)。「婆伽婆」是「有德」或「总摄众德」之义,密教则以「婆伽婆底」秘称女性。所以,婆伽曼陀罗,可以解作修佛母观的密坛。现在西藏的黄教喇嘛,他们戒律清净,不近女性,但到修学无上瑜伽的时候,仍以作观代替实际。初传密教至西藏的莲华生(Padmasambhava 西元八世纪人),他与寂护之结婚,乃是无上瑜伽的实际派,也即是红教喇嘛的先驱。

但是,切勿以为此等修法即是纵欲,或是淫猥。其末流之辈,自不免借修法之名而享淫乐之实;初期的此派学者,却不是荒唐的淫乱之徒,他们既视此为最高的神圣,且亦有种种的仪轨限制。

不过,此法原非出于佛教,并由于此法之实行而伤害了佛教的慧命。


大乐思想的源流
此一思想的根源,它是来自印度教的性力派(Shakta),或者音译为铄乞多派。根据日本崎正治的介绍,印度教的湿婆派之分支,由对於湿婆神之威力崇拜而引出生殖力崇拜及女神崇拜。湿婆的威力之中,有男女的生殖之力,生殖则由其妻担任,故而生起崇拜湿婆之妻的一派,这便是女神的性力崇拜。对於湿婆崇拜的右道派而言,於此女神的性力崇拜,便称为左道派。

但此女神有恶与善两方面的性格,她的威力使用於破坏之时,即是死之女神,称为卡利(Kālī),她的形貌是散发、张囗、执剑、杀人,以血润其喉,用骨 环其颈。她的另一个名字叫杜尔嘉(Durgā),原系频陀耶(又译频耶)山的处女神,从史诗时代之后,始成为湿婆的妻,她的形貌是全身金色、骑虎、十手执兵器、杀恶魔。

此一女神的性格实在是很难捉摸,所以她的名字也极多,约有一千个,例如又有爱欲女神迦弥息芙利(Kāmeshvarī),清净女神维摩拉(Vimalā),大智女神摩诃般若(Mahāvidyā),生育女神与大母神摩诃摩底(Mahāmatī),恋爱肉欲女神那逸迦(Nāyikā),行法修验的女神瑜伽(Yoginī)。

总之,宇宙的任一部分,不论破坏与温和,均为此一女神的属性。万物均由女神的性力而生,故此引起以肉欲的放逸为崇拜女神的极致。

此派既以恣意的肉欲为事奉女神及崇拜女神的方法,所以在他们集会崇拜之际,即以一个裸体女子为崇拜的本尊而围绕,先饮酒(Madya),再食肉(Māmsa)、食鱼(Matsya)、期待性交(Maithuna),最后即以男女乱杂之欢乐(Mudra)为终结,合称五摩字真言。他们将此集会密称为圣轮(Gri-cakra)。最后的性交,乃是最秘密最紧要最神圣的仪式。

以此而被摄入密教的无上瑜伽,便配上了「先以欲钩牵,后令入佛智」的观念,就用明妃来相应,以佛母来相应,以性交为修行了。

又因女神崇拜性力派的经典,称为怛特罗(Tantra),其数甚多,大抵是湿婆与他的妻的对话,其成立的年代虽不明确,唯其最古部分似从第七世纪开始。故到密教的典籍,也以怛特罗为名了(见《印度宗教史》二六二至二六六页)。若以怛特罗为因相、性相、果相三相相续成就的教说,乃为西藏密教的解释。

(见龙山章真《印度佛教史》二四三及二四四页)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喇嘛教 的 所谓 虹化 与 身体缩小

[轉載]

我们先来谈身体缩小,喇嘛教往往以此津津乐道,就算是真的,但 在 现在的印度之街头艺人,1米7多或1米8多的个子,就可以缩小至垃圾箱里,甚至更小,人家还是在活着的时候呢。

而虹化 则 為什麼西藏原始宗教中苯教也有虹化的事例發生??
再印度教的密續中也早就出現虹化的標致??

而双修呢与印度教之关系如下:

历代喇嘛在行持男女双修的时候,不惜杀人夺妻、杀人夺女,或者是买女性来作明妃、智慧女,以宗喀巴为历代的喇嘛作了大开许。这些进入喇嘛教的女性在实际上只是成了上师活佛及其弟子的性奴。这跟当代由婆罗门教演化而来的印度教内部存在的庙妓、雏妓相类似,这些庙妓成为他们宗教内部修行中使用的性奴。而藏密喇嘛教的性力淫欲的修持方式,就是直接传承于印度怛特拉密教的教义和修持,根本不是 佛陀留下来的教法。

《密宗道次第》之十四、十五卷“谓汝受用欲事亦能成佛。由入坛灌顶等,增长堪成佛之功能”,“汝受用欲事,但行无所畏”,宗喀巴为诸弟子纵欲行淫大开方便之门,妄称以淫欲之行可修成佛的话语,极尽生殖崇拜之能事,又云“一切幻事中,女幻最殊胜,三智之差别,此中明表示”,同时宗喀巴又劝诫弟子“汝终莫离欲,勿慈愍恶人”“汝终不应于所欲境金刚萨埵,舍离贪欲”,同时恐吓诸狂密弟子“若离贪欲罪,三界更无余”。

修喇嘛教的众信徒如果找不到明妃或者勇识,可以用意淫、用观想来满足自己的贪欲心行,藏密诸师还利用梦想与自己的本尊或度母行淫,以达到即身成佛的妄想。如果找不到自己的双修对象,可以在自己的家族和亲人中找,不惜坏乱人伦道德,有藏密的上师还开许喇嘛教弟子找尸体、畜牲、非人直接行淫,或者手淫、意淫,以达到淫欲双修的目的,喇嘛教信徒札原彰晃就要求其弟子必须几个小时的手淫,来进行淫欲双修法。

宗喀巴用种种谎言来诱骗、鼓励其弟子广行淫欲,再加上嘛嘛教的政教合一,喇嘛教这种低级野蛮的原始宗教,把人性的丑恶黑暗带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喇嘛教的种种以贪欲为佛道的邪见,在藏密许多的活佛仁波切那里,有了最合法的地位。世间粗重的的淫欲被喇嘛教翻转成了金刚乘佛法,有佛法的外衣,却又凌驾于真正的佛法之上。

整个藏传密教都是以欲贪为道、淫贪为道,无论是菩提道次第所宣扬的次第多么象佛法次第,都是从坏乱佛子信根开始的,又以淫欲双修成佛为终极目的。

在喇嘛教里,大恶可以翻转大善,大淫可以翻转成大贞,杀生可以翻转成慈悲,大染可以翻转成大净,大乱可以翻成大治,翻转的理由全部都是上师活佛和神灵的意志,
  根本不顾佛法的根本教义和戒律。
  
  然而,宗喀巴、米勒日巴、寂天、月称、陈健民、多识等藏密诸师,无论以什么样的谎言来为淫欲双修法来开脱,终究经不起明眼人的破斥和揭露,更经不起 世尊所留下来的经典的验正。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不要迷信“虹化身”

[轉載]

如是所证天身而化除粗色肉身觉受之后,转入观想所成之广大「天身」,发起犹如虹霓之光明,如是虹光身即是密教究竟佛所证之佛身。然而此等皆是妄想,纯是意识观想所成之影像故。意识既是依他而起之法,则意识观想而成之「广大天身」实唯觉知心中之影像尔,并非于天界果真有此天身也。密教以如是观想所得「天身」而复观作无肉质之身,复观作五色七色虹霓之身而无面目等,谓之为究竟佛地之庄严佛身,亦可谓妄想之极致者也。今者宗喀巴以如是妄想不实之法、以如是依他起性意识所生之法,而谓为金刚乘必须修学之法门者,焉得名为金刚之乘?所修虹光身是时起时灭之法故,非是常住不断之金刚性法故,由意识觉知时之观想而后始成就者故,因修而后始有者故, 佛说第八识方是 佛真法身故。

复次,虹光身所现之光亦是邪光,非正光明也。真实光明悉是金光,而于金光之中蕴含极强之白光,方是佛之光明也。今者密教之「佛」悉以五色虹光作为佛光,悉以五色虹光之身作为佛身,其谬大矣!而彼密教上师悉皆不晓其理,犹自于此鬼神虹光矜矜自喜,谓为显教佛之所无,谓为唯密教佛方有,真乃颠倒其心之说也。

如是虹光身者,与实证金刚心无关,与实证法界体性无关,与实证般若无关,与实证解脱无关,纯是妄想者所说,无关佛法之修证。密教竟以如是无关佛法修证之虹光身,而炫耀他宗他派,谓为金刚乘法,真乃无知之言也,何尝有丝毫金刚乘之本质耶?


二、对于虹身飞升,同样是藏密诸师虚妄之言,如陈健民上师在曲肱斋全集(一)说『修成就者,双双虹身飞去色究竟天。』乃是臆想之言也,此说有二过:一者,虹光身不能飞去色究竟天;二者,修双身法之乐空不二境界,永不能去至色究竟天。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净宗祖师--永明延壽大师写给邪淫藏传佛教(喇嘛教)的一封信

学道之门別无奇特。只要洗涤根尘下无量劫来业识种子。汝等但能消除情念。断绝妄缘。对世间一切爱欲境界。心如木石相似。直饶未明道眼。自然成就净身。若逢真正班主任切须勤心亲近。假使参而未彻。学而未成。历在耳根永为道种。世世不落恶趣。生生不失人身。才出头来一闻千悟须信道。真善知识为人中最大因缘。能化众生得见佛性。

深嗟末世谁说一禅。只学虚头全无实解。步步行有口口谈空。日不责业力所牵。

【更教人拨无因果。便说饮酒食肉不碍菩提。行盗行淫无妨般若。生遭王法死陷阿鼻。受得地狱业消。又入畜生饿鬼。百千万劫无有出期。】

除非一念回光立即翻邪为正。若不自忏自悔。自度自修。诸佛出来也无救尔处。

【若割心肝如木石相似。便可食肉。若吃酒如吃屎尿相似。便可饮酒。若见端正男女如死尸相似。便可行淫。若见已财他财如粪土相似。便可侵盗。】

饶尔链得到此田地。亦未可顺汝意在。直待证无量圣身。始可行世间逆顺事。古圣施设岂有他心。只为末法僧尼少持禁戒。恐赚他向善俗子。多退道心。所以广行遮护。千经所说万论所陈。

【若不去淫--断一切清净种。若不去酒---断一切智慧种。若不去盗---断一切福德种。若不去肉---断一切慈悲种。】

三世诸佛同口敷宣。天下禅宗一音演畅。如何后学略不听从。

【自毁正因反行魔说。只为宿熏业种生遇邪师。善力易消恶根难拔。】

岂不见。古圣道:见一魔事如万箭攒心。闻一魔声如千锥耳。速须远离不可见闻各自究心。慎莫容易。


------ 缁门警训 (卷2)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麦嘉华:2015年金价能涨30% 投资者对央行信心将崩塌
2015年01月14日

  末日博士麦嘉华(Marc Faber)表示,他对黄金持非常积极的态度。

  在周二(1月13日)的法兴银行(Société Générale)在伦敦举办的全球策略展中,麦嘉华称:“我认为2015年金价会上涨,涨幅可能有30%。”

  “我认为今年比较大的意外会是投资者们对央行[微博]信心的崩塌。而当这种情况发生,我又不能做空央行,因此就会去做多黄金、白银和铂金。这是唯一的方式,这是我会做的。”

  麦嘉华还说:“资产市场被过分抬高,房产很高、股市很高、债市也很高、艺术品市场也是,而利率则为零。唯一一个我认为不贵的是贵金属市场,尤其是贵金属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