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14日 星期三

藏密【应成派中觀】非中乃邪,扭曲龍樹法義

清辨、佛护、安慧等人,以其恶取空法之恶见而 造论扭曲龙树菩萨之《中论》义,以意识心之境界曲解其义而妄说中观,将意识境界想象之缘起中观推崇为最究竟。复有天竺密教之月称继承于佛护释义龙树菩萨 《中论》之诸多主张,并造《入中论》推崇彼等所错解之中观为成就佛道之究竟法义,并公然毁谤如来藏阿赖耶识为方便说而非实有,后由宗喀巴另造《入中论善显 密意疏》做为推广之传承;传至今时,由印顺主动继承其六识论邪见,反而诬蔑真正中道实相之如来藏心为外道神我。实修双身法之月称及其传承者 寂天、阿底峡、宗喀巴、达赖等人,以及未修双身法之印顺法师,皆欲以彼等所错解之中观非破他人于佛法之正确主张,借着破斥他人之过失来凸显自宗无他人之过 失,宣称彼所立中观之宗旨能够成立,如是而称其所宗之中观为「应成派中观」。

应成派中观自月称以来(尤以宗喀巴为甚),惯常于抄袭弥 勒、龙树、无着等菩萨论著之文字做为彼等著作之内容,再加以曲解,成为彼等意识境界妄想所成之法义,并且大胆的妄下定论说是龙树等菩萨之真意,如是使一切 无择法眼之显教阿师信以为真,纷纷热衷于修学彼等以意识为宗旨之应成派中观邪论。

应成派中观立论根本皆属意识境界之全貌,兹于序中略举重点简述如下:

一、主张我见之所缘为细意识而非五蕴
公然违背世尊于阿含四部所说五蕴为我见之所缘,只因未曾了知我见之内容,一向受到我见烦恼之系缚与作用故。


二、主张分别所称之假名我乃是源自于细意识
欲将分别所得之五蕴我与世尊所说之如来藏我混为一谈,只是要将意识细分之细意识偷天换日,取代世尊所说常住之本住法如来藏心。


三、主张细意识不可摧破,故依止细意识所假立之我性空唯名
认取细意识为真实常住法,称五蕴假立之我唯有名无真实自体性,欲以纯虚妄法颠覆世尊所宣说之——以本识第八识真实如来藏阿赖耶识(异熟识)所幻化之法为假法的万法唯识说。


四、主张意识及五识之能取境界自性为本住法性,以成立其性空唯名而有作用之中道说
认为我之名称可破而六识之见闻等性不可破,故于受用男女邪淫身触为乐时,心中安住于无自性空之作意的当下,即称之为无我之乐空双运境界,此乃一切欲界有情最粗重之欲界系缚相貌,解脱且不得,何有般若中道可得?




五、主张外境实有,有极微实体为六识所缘
不许实有阿赖耶识故妄想六识能缘极微而变现外境,妄想六识具有阿赖耶识心体所具之大种性自性,然而六识实为依他起性,无有真实之自体性。


六、主张见闻等性无有假名我之无真实能取所取性故空
假名我唯有其名而无真实体性,故而认取见闻等性能取与所取为真实,更无有异体为能取与所 取;此乃仿效世尊宣说本识第八识能生现七转识见分与六尘相分,六识无有真实之能取与所取性,六识所分别唯第八识所现非真实外境。心体标的完全不同,法义完 全滥用扭曲,见闻等性仅是六识之识性故,无有真实常住之自性,非是般若空性,与本识第八识如来藏之真如佛性体性截然不同故。


七、主张细意识是空性心能持种入胎结生相续,能生能持蕴处界
细意识仍然是意识,属于五蕴中蕴所摄,是有生有灭之有为法。而世尊说能业种入胎结生相续之识,能兴造变生及执持蕴处界者乃是第八识,不是意识乃至意识再细分之细意识。






八、主张意识之一分细意识假阿赖耶识
经中世尊处处宣说阿赖耶识,彼等为护其以意识为宗旨之六识立论,否实有阿赖耶识而以意识之一分细意识妄说之为实,以诳骗他人。


九、主张缘起无自性空——有空性,假说为如来藏
推崇缘起为究竟,骨子里却是暗将意识扩充其永不可能具有之中道空性,妄想意识为不生不灭,故否定实有如来藏以保其宗。


十、主张证得细意识我、破除假立之我性,即是破除法我执证得解脱成佛
自身陷于烦恼障与所知障中,妄想彼藏密之行门能够即身成佛,妄想能够于极短时间成佛故而胜过显教三大阿僧祇劫之修证,不信受佛而所说非佛法并自许超越佛者,诚可信乎?






应成派中观主张一切法缘起性空而有作用即是中道之法,此说与其所立「一切法空、无有纤毫 自体性」之宗旨完全相违背。因为,见闻觉知性之作用亦是因缘所作而无有常住性,必定要有所依、所缘才能成就之自性,无有坚固性的缘故;因此,彼等之一切法 缘起性空而有见闻等作用,全然属于有为有作之无常法,违背了彼宗自教所立中道之依凭,自宗已乖,所立又如何顺成?见闻等性若是本住法性,亦与现量相违背, 因为现量中可知有情夜夜眠熟无梦时或者头部受创闷绝时意识皆已断灭,称为无有意识或失去意识,此时已无见闻觉知现前故;若属本住法性则应有不生不灭之体 性,故主张见闻等性为本住法性者,于自相共相皆有现量相违之过失。应成派恶取空中观所立宗旨不仅与自教相违、与现量相违,亦经常自语前后相违,对于意识时 而说为即蕴、时而说为离蕴,反反复覆,更与至教量相违,何以故?世尊于经中处处宣说意识乃意法为缘所生、意识摄属五蕴中之识蕴、眼见耳闻等觉知性皆属于人 我法,故意识以及见闻觉知性无有丝毫之本来自在性,意识以及见闻觉知性非常住之本住法性;应成派中观所主张既然违背世尊之至教量,则不能入于佛法之流,违 佛所教即不能归属于佛教之宗派。



摘自:《中觀金鑑》 平實導師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