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6日 星期二

被人遺忘的南傳佛教【第八有分识】

無論在佛時代,還是【部派佛教】早期,僧侶們都知道【第八识】的存在。

因為是【部派佛教】是從聲聞僧團分裂的產物,所有對【第八识】的了解有限。

他們給【第八识】取了不同名字,如:
〈化地部)的【窮生死蘊】;
〈經量部)的【細意識】(此名有誤導性);
〈犢子部)的【非離蘊我】;
還有佛本來說的阿賴耶识。

早期佛教【上座部】也取了一個名字,叫【有分识】,所指乃是【轮回主体】。

也就是大乘經說的【阿赖耶识】,【如來藏】,【無垢識】,【無住心】,【金剛心】,【非心心】。
小乘《阿含經》則稱呼為【本際】,【涅槃】,【如】。


【有分识】是阿賴耶識之異名。了義燈四本曰:「上座部分別說部,立為有分識。」


所以,南傳佛教說自己承續自【上座部】,只是自尊己宗的宣傳。因為早期【上座部】都承認有【第八识】作為【轮回主体】。現在的南傳卻否認。

現在不論是南北,總之修小乘的人,幾乎都否定【第八有分识】,否定有【轮回主体】,落入【撥無因果】的【斷滅見】還不知道,妄說自己說的【像似佛法】是正法。

其實嚴格來說,現在南傳上座部的本識思想中,也認為在六識(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背後,必須有一微細意識存在,稱為「有分」bhavanga。

所以【南傳上座部】並沒有否定【第八识】作為【轮回主体】。

但是現在是末法時代,無論是南傳北傳,很多人都讀不懂自家的經典了!

所以我們現在所聽到的,只是一些俗僧的【像似佛法】,絕對不是正法。

以訛傳訛下,我們把這些俗僧的話,當作是佛經佛語的真正的意思,以這些【像似佛法】的邪見去否定和毀謗正法,使自己落入斷一切善根的闡提

實在可悲!





《佛學大辭典》對【有分识】的解釋:

為上座部所立九心輪之一。有,意即有情眾生之迷妄生存,即指涵蓋欲界、色界、無色界一切眾生之所有迷妄生存,或轉而直接指欲界、色界、無色界等三界;分,為因之義。有分識,即指成為三界生死的根本原因之識;此識周遍三界,相續不斷而恆常存在,故為三界眾生生死不已之根本因。早在部派佛教時代,上座部與分別論者等,皆稱此識為有分識,至大乘思想興起後,唯識宗以「阿賴耶識」為宇宙萬法之根本原因,遂根據上述上座部之說,而以有分識為阿賴耶識之異稱。
〔梁譯攝大乘論釋卷二、成唯識論卷三、成唯識論述記卷四本]頁數: p2428 



5 則留言: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李敖說:
西藏本来没有佛教,有的是一种土著的、由巫师指挥的血花四溅的残忍宗教,叫本教。 1400 年前,佛教传入西藏,发生纠缠,最后产生孽种,就是佛教其外本教其中的藏传佛教,是挖农奴眼睛的地方、是抢食活佛大便的地方、是人类残存神权统治肆虐的地方。要信佛吗?
还是选个慈眉善目的去信吧!



释迦牟尼灭度后,接班人把「如是我闻」弄拧了,变成「如是我见」,把无神论的老师给偶像化起来,从此佛像挂帅群佛乱舞,「打着释迦反释迦」了。但中土佛教只是走火;藏传佛教却已入魔:从脏兮兮的服妖、造型、法器、头骨、面具、淫佛、咒语、手势,全非佛教了,释迦真要大哭一场了!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西藏密宗【拙火修行】的真相
--------------------------
西藏密宗的拙火修行是:

在拙火禪修法的基礎上,瑜伽行者可以通過觀修明光和幻身,將生命的風息能量帶入人體的中脈,【去除五蘊的障礙,成就本然的五佛智慧】,並消融地、水、火、風的體性,具足無邊功德,【除去所有的虛妄因緣與諸多煩惱】。在修習過程中,引生初喜、勝喜、離喜及具生喜四種大智樂境,【明證五種神通】,水火之毒不能侵害,所見所聞,都能覺起大樂、而生無分別智。【通過修習拙火禪修法還可以獲得大手印成就,能夠讓我們得到世間的身心利益增長,在出世間解脫佛智。】

須知上述坦特羅佛教行者的修法,是在顛倒眾生,使修行人邪妄日增,難入正途,然而該如何修行︰

一者、無明的消除,乃是透過明心見性後,於歷緣對境中,將自己的煩惱現行、習氣種子隨眠,以及無始無明隨眠消除,不是透過修練拙火將脈、氣、明點打通,將煩惱消除;因為修練拙火乃是氣功法門、健身法門,與斷煩惱證解脫果無關。

二者、禪定、神通的獲得,是要靠性障的消除和未到地定的修持,主要是未到地定成就以後,將欲界的男女貪愛斷除後才能發起初禪;有了禪定再加修神通,才能獲得神通,不是光靠練拙火氣功就能獲得的;

既然密宗所有法王們連欲界男女貪愛煩惱都無法斷除,也不曾修得未到地定,當然不可能發起上於欲界的初禪定力,更不用說到可以證得五神通,何況奢言證得佛智。

三者、修練拙火乃是「坦特羅佛教」行者引用印度的健身法門,不僅是在色身上用心,而且也作為男女雙修持久不洩的前方便,本來就與佛法無關;既然與佛法無關,哪有可能斷煩惱、獲得禪定、神通,乃至佛智呢?

所以,「坦特羅佛教」行者宣稱修練拙火可以斷煩惱、成就禪定、神通,乃至可以獲得佛智,那都是不如理作意的說法。



摘自:《正覺電子報》第 104 期 第 30 頁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阿羅漢是怎麼看菩薩的?

《古尊宿語錄》卷48 記載:
昔日黃蘗和尚路逢異僧同行,乃一羅漢。
至天台,值江漲,不能濟,植杖久之。異僧以笠當舟,登之浮去。
黃蘗指而罵曰:「這自了漢,我早知汝,定捶折其脛。」
異僧乃歎曰:「道人猛利,非我所及!」


白話解釋如下:

黃蘗禪師乃是禪門公認的證悟菩薩,可是他沒有神通。
有一天,在路上遇到一位奇特的僧人,這位僧人是一位有神通的阿羅漢,兩人相伴一起到天台。
到了天台,碰到江水上漲而無法過江,黃蘗禪師倚著柱杖站在江邊良久。
這位阿羅漢將斗笠丟到江邊,把斗笠當舟浮江而過。
這位阿羅漢過江後,便向黃蘗禪師招手過江。
黃蘗禪師看了以後,指著這位阿羅漢罵:「你這個自了漢!如果早知道你是個自了漢,我一定用柱杖打斷你的腿。」
這位阿羅漢聽了以後,非但沒有生氣,反而讚歎說:「道人根性猛利,不是我所能達到的境界啊!」


從上面說明可知,證悟的黃蘗禪師雖然沒有神通,但是這位具有神通的阿羅漢不得不對黃蘗禪師發出讚歎聲,為什麼?

因為二乘人畏懼隔陰之迷,畏懼於未來世出生以後忘了前世種種修為;又害怕未來世出生時因為無明的關係,因而妄造種種善惡業,導致在三界六道不斷輪迴無有出期。

因此這位阿羅漢僧人對黃蘗禪師不是為了自己利益,而是為了廣度眾生,不畏懼隔陰之迷不斷地投胎度眾,不得不從心裡發出讚歎:「道人根性猛利,不是我所能達到的境界啊!」


摘自《正覺電子報》 第 105 期 第 26 頁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以【十八界中共计七识界】破【藏密应成派中观】六識邪见
-------------------------------------
喇嘛教中观应成派主张【识唯有六】,并【没有第八、七两识】真实存在于六识外,所以并没有第八、七两识可以证知。

今就举证圣教来证明十八界法中,就具足七个心识,来证明中观应成派连十八界此等基础佛法也不懂,实在是古今最爆笑的宗派。

先阐释理证:【意识乃意根触法尘而后出生,意识是第六识,在第六识出现之前,意根已经存在,而意根是无色根,是心识,意根当然就是第七识。】

《大乘入楞伽经》卷7:
【赖耶】起诸心  如海起波浪
 习气以为因  随缘而生起
 剎那相钩锁  取自心境界
 种种诸形相  【意根等识生】

 由无始恶习  似外境而生
 所见惟自心  非外道所了」
(CBETA, T16, no. 672, p. 640, b5-10)


【意根乃是由阿赖耶识心体中直接出生,识蕴六识复依意根末那识而生起】;

佛更直接开示【意根等识生】由此亦可证知意根是心识,即是【意根就是第七识】。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原始佛教經典《阿含经》提到的那個恆常不生不滅的【我】。

因為對象是小乘人,所以佛祖是採取隱說的手法,而不明說之!

佛对小乘者不明说的原因, 是因为他们福, 慧, 缘, 德不具足, 小根小器, 必然错解这个"真我"的含义。
如此不利他们小乘法的修行。

所以佛祖在 《楞严经》卷5 中云:【陀那微细识,习气成暴流;真非真恐迷,我常不开演。】

«阿含经»隐说第八识的经文如下:

1.《增壹阿含经》:
“此最为原首,令人致此生、老、病、死,然不能知此生、老、病、死生之原本。”
(此识就是生死轮回的本际, 如来藏也。只有如来藏才能贯穿三世轮回)

2.《杂阿含经》:
“非我、不异我、不相在”
(其中一个的"我"指第八识。)

3.《中阿含经》:
"我"当后世有, 常, 不变易; 恒, 不磨灭法; "彼"(五阴)一切非我有, 我非彼有, 亦非是神; 如是慧观, 知其如真。
(其中的"我"指第八识, 只要第八识才能; 而"彼"指的是无常的五蕴意识。)

4.《中阿含经•阿梨吒经》:
“有因提罗及天伊沙那,有梵及眷属,彼求不能得"如来所依识"。”
("如来所依识"指如来藏、第八识。)

5.《杂阿含经》卷12:
“如此二法,谓有为、无为。有为者若生、若住、若异、若灭;无为者不生、不住、不异、不灭。”
(其中的无为法就是不生、不住、不异、不灭的如来藏)

6.《杂阿含经》:
“我今为汝说坏、不坏法。谛听,善思,当为汝说。诸比丘!色是坏法,彼色灭,涅槃是不坏法。受、想、行、识是坏法,彼识灭,涅槃是不坏法。”
(不坏法的涅槃, 实际是如来藏的体性)

7.“缘起法、非缘起法如实知,是名觉力。”

8.“无明者无知,缘起、非缘起不如实知。”
(經文已經告訴你有一個法是非緣起的, 所以认为万法都是缘起是错误的, 非缘起法就是如来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