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19日 星期一

宗喀巴和佛祖唱反調

由此邪見故,宗喀巴對於如實遵守世尊教法修證解脫道者入無餘涅槃之法,就產生了具足五陰我見者必有而不能理解之疑惑,於是對佛所說「滅盡五蘊而入無餘涅槃」之聖教,提出了質疑。譬如宗喀巴如是質疑說:

如《六十正理論疏》說:
「先引小乘經云:『若於此苦,無餘斷。決定斷,清淨,永盡,離欲,滅,靜,永沒。不生餘苦,不生,不起,此最寂靜,此最微妙,謂決定斷一切諸蘊,盡諸有,離貪欲,息滅,涅槃。』
若必釋為由修道力無餘斷者,則有所證涅槃時,已無能證之人。有能證人時,蘊未永盡,則無所證之涅槃。故彼不能解說經義。若如吾等所許,此言永盡非由對治而盡,乃本來盡故名盡。則於經義善能解釋。龍猛菩薩謂經中所說之永盡,即苦蘊寂滅之滅諦涅槃,與無自性生之滅諦義同。」


親證解脫的聖者,將世尊於阿含聖教所說,依證量及聖教,解釋為經由修道力永斷五陰苦蘊而解脫,斷盡三界諸有、將五陰之自我亦全部滅盡;但宗喀巴對此解釋不認同,他認為:證得解脫者,若死後將自己五陰全部滅盡以後,已成為無有能證涅槃之人,如何可證涅槃?

他否定了第八識涅槃心的存在以後,心中唯恐懼滅盡意識而墮入斷滅空中,妄說此等不是善於解釋世尊所說阿含經文之義者。

因為宗喀巴否定第八識如來藏的實存,恐怕入涅槃時滅盡識陰全部會成為斷滅空,所以無法斷除我見;我見未斷故,所以必定會思惟著:若將五陰中之覺知心意識自我亦滅盡,則無能證涅槃者,亦無所證之涅槃,又將會成為斷滅空。

所以宗喀巴這麼說:「倘若必定要將阿含等經中所說解釋為『苦等是經由修道力斷盡而無餘』者,那麼『苦、一切諸蘊等斷盡無餘若是所證之涅槃』時,已沒有能證涅槃之人,一切諸蘊都斷盡故。若仍有能證之人時,諸蘊即未永盡,則不能成就涅槃,則無所證之涅槃。這樣就不能解說經中所說涅槃之義理了。倘若像我們應成派中觀所主張的:經中所說永盡之義不是經由對治而盡,乃是本來就盡了才叫做永盡。這樣就能夠善於解釋經中的義理了〔案:宗喀巴認為這樣不必滅盡五蘊就有人可證涅槃了〕。龍猛〔案:意指龍樹〕菩薩說經中所說之永盡,就是苦蘊寂滅之滅諦涅槃,與五蘊無自性生之滅諦是同樣的意義。」

應成派中觀師月稱、宗喀巴、印順……等人,完全不知、不解、不證世尊所傳授之二乘解脫道,不能理解聲聞人為何滅盡五陰就是證無餘涅槃;亦不能理解龍樹所說菩薩「涅槃心如來藏本來寂滅涅槃,非經對治而有」之真實義理;不能理解菩薩所證本來性淨涅槃的如來藏是「隨順因緣出生蘊處界萬法而無有自主性,是不與萬法為侶之涅槃本體」。只是片面的將識蘊中之意識心增益其體性,以意識心緣起生滅之有為空、無常空,想像為具有不生不滅、本來自性清淨、本來涅槃寂靜之空性體性。宗喀巴認為:如是不滅盡五蘊後有,只要能理解有一意識所攝之細意識我常住,不必實證此一細意識我;並安立一切法無自性、自性空,住於如是理解作意之中,就是證得龍樹菩薩所說本來寂滅之滅諦涅槃。

【我注:實際上藏密曲解龍樹菩薩所說本來寂滅之滅諦涅槃的意思。】


然意識心乃是依附於五根而現行之不恒行心,無有本來無生之自在性;又時時與六塵相應,永遠不離六塵故無寂滅性;不論意識之粗心、細心都無法離開六塵及恒內執我的意根而存在,全無自在性與寂滅性。而應成派中觀師皆不知此一事實真相,同執意識心為自在性與寂滅性的涅槃心。此乃應成派、自續派中觀諸傳承者被我見繫縛所生之妄想計著見,然後再以此惡見而不許他宗他派之正見存在,故以鬥諍為業而批判正見者所弘揚的正理,乃至對於親證解脫者如理作意解釋世尊的阿含正理時,亦同樣加以批判而不放過,正是標準的見取見。

...................
由此緣故,左道密宗的天竺密宗、西藏密宗,從來都不願弘揚四阿含諸經中的四聖諦十六行觀,只願意弘揚自己所認知的誤會解脫道緣起性空的邪理。



摘自:《中觀金鑑》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