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日 星期一

斷滅外道喇嘛教

藏傳『佛教』(喇嘛教)的十四世達賴喇嘛在《心與夢的解析》中說:

【西藏人一般認為,《中觀應成派》的學說是佛教哲理的最高系統,而這個派別反對有所謂根本識的存在。……至於我的立場,則是駁斥【根本識】的存在】。

瑜珈行派之所以覺得需要提出不同心識分類這種的論點,並非因為他們具有穩固的推論基礎或是實驗佐證,而是因為別無他法,才會提出這種論點。……

【然而他們想要找到某種實存、可由邏輯定義的東西,這種嘗試顯然徒勞無功】。

這是根本上的錯誤,當我們如同應成派一般除去這個錯誤,就發現沒有所謂經由分析還能找到即為自我的東西。

【我們捨棄想要找到什麼的任務,把自身當作純粹因為約定俗成而存在的東西。】

----------------------------------

你看明白達賴喇嘛表達的意思嗎?

其實,這意思就是告訴你,喇嘛教最高思想《中觀應成派》,本質就是【無因無緣,否定因果的斷滅見】。

喇嘛教只是混跡於佛門中的【斷滅見外道】,不是佛教。

喇嘛教否定了佛在《阿含經》中說的【根本識】。

《阿含經》對【根本識】的名稱是:【本心、入胎識、取陰俱識、涅槃、本際、如、識……等名。】

佛陀依於不同的因緣而用不同的名相指稱第八識法界實相心,但是這類佛門中的無因論者,卻與斷見外道異口同聲否定第八識存在。

佛法是理性與邏輯的智慧的;喇嘛教的《中觀應成派》是沒有邏輯道理的詭辯邪思。


****************************************************************************************************


《雜阿含經》第1178 經,提到【第八識如來藏】!

經中說婆四吒婆羅門尼,因為六個兒子相續去世,憶子成狂,裸形被髮,隨路而走,至彌絺羅菴羅園中。

爾時,世尊無量大眾圍繞說法,婆四吒婆羅門尼遙見世尊;見已,【即得本心】;慚愧羞恥,歛身蹲坐。

爾時,世尊告尊者阿難:「取汝鬱多羅僧與彼婆四吒婆羅門尼,令著聽法。」

尊者阿難即受佛教,取衣令著。時婆羅門尼得衣著已,至於佛前,稽首禮佛,退坐一面。

爾時,世尊為其說法,示教照喜已,如佛常法,說法次第,乃至信心清淨,受三自歸。聞佛所說,歡喜隨喜,作禮而去。

彼婆四吒優婆夷於後時,第七子忽復命終,彼優婆夷都不啼哭憂悲惱苦。

----------------------------------

經中說的【即得本心】,是什麼心呢?

不要告訴我是生滅無常的意識心啊!


****************************************************************************************************


達賴喇嘛於《達賴:心與夢的解析》中主張邪淫修行的方法:

我們討論的是光明的本初覺性,而且我們可以使用科學的方法來探知它的存在。例如,從事一般性交行為的平凡男女,其生殖液的移動,大大不同於【從事性交行為的高度得證瑜伽士和瑜伽女。】

儘管這男人和女人的生理構造不盡相同,但是從生殖液開始流下直到某個特定部位的時候,應該還是有相似的地方。平凡人的性交行為與高度得證密續修行人的性交行為,生殖液都會流到生殖器的部位,【差別在於是否能控制生殖液的流動】。

【密續修行人被要求必須能控制生殖液的流動,所以經驗豐富的修行人甚至可以讓生殖液逆流,即使當它已經抵達生殖器的尖端時也不例外。】

經驗較不豐富的修行人就得在離尖端較遠處便使它逆流,因為如果生殖液流到太近尖端的位置,會比較難控制。

【有種方法可以訓練控制力,那就是將吸管插入生殖器,瑜伽士先透過吸管把水吸上去,然後吸牛奶,藉以增強性交時生殖液逆行的能力。】

經驗豐富的修行人不僅可以從非常低的位置讓生殖液逆行,【也可以讓生殖液回到頭頂的部位,即生殖液原來降下來的地方。】

----------------------------------

看明白了嗎?

喇嘛教所謂最高修行法門【無上瑜珈】,其實只是【拿佛法名詞包裝的房中術】,說白了就是【做愛技巧】。

達賴喇嘛所說【光明的本初覺性】,其實指的就是性交行為所引發【其生殖液的移動】而感受到的性愉悅而已,只是將男女性交的性愉悅美其名為【光明的本初覺性】,與世間凡夫一樣落在識陰六識的我所境界中,同屬有生有滅的妄知妄覺,這種覺性是受生以後才有,眠熟及死後等位中都會斷滅,實非本初覺性。

然而,斷滅見的達賴喇嘛,為了合理化中觀應成派所主張男女雙身修法,因此故意區別平凡男女與高度得證瑜伽士和瑜伽女之間的不同。

然而,荒謬的是平凡男女與高度得證瑜伽士的不同,只是在於【是否能控制生殖液的流動】。

如果達賴喇嘛所言如實,平凡男女與瑜伽士之間的重大差別只在【控制生殖液的流動】;而【有種方法可以訓練控制力,那就是將吸管插入生殖器,瑜伽士先透過吸管把水吸上去,然後吸牛奶】,那麼中觀應成派的高度得證瑜伽士應該只要使用吸與牛奶來訓練,並【控制生殖液的流動】即已足,何必要有明妃或空行母的性交合修呢?

如果訓練控制力的目標是【藉以增強性交時生殖液逆行的能力】,那麼事實上,真正的目標已
經不是【生殖液逆行的能力】,而只是為了【性交】。

因此雙身修法的主張,其實與【控制生殖液的流動】的主張是自相矛盾的。

如此只是為了與無數不同異性進行【性交】的邪淫法,免費享受無數女性的色身供養並且收取因信仰而作的錢財供養,而顯示其施設虛假的【控制生殖液流動的能力】作為修行的目標,即是中觀應成派瑜伽士荒謬的戒不具足、見不具足。

藏傳佛教(喇嘛教)這種矛盾、荒謬、可笑的說法與教義,根本就是最低下而無知的欲界法,不顧人倫而廣求男女根的生理覺受滿足,所修的如是道業都攝屬於畜生業或地獄業。

然而,藏傳佛教(喇嘛教)之所以主張這類畜生業、地獄業的教義,推究根本原因,就是因為他們否定了法界實相心第八識阿賴耶識的存在,成為本質屬無因論斷滅見的人。

15 則留言: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中国央行黄金储备全球第一?

作者:叶檀
知名财经评论家、财经专栏作家

中国央行可能悄悄增加大量黄金储备,有可能黄金储备已经世界第一?

没有数据可以参考,只能推测,如果推测成立,可以找到人民处国际化的进程线索。

中国央行没有固定的公告系统,此前20多年时间里,中国没有报告任何改变,直到2001年底,500吨;2002年底,600吨;2009年4月,1054吨。央行在这方面是任性的,想报告,才报告。

央行进口途径是不明确的。满足中国黄金需求的途径可以量化的主要分为以下部分:1、上海黄金交易所交割并最终流向公众的黄金;2、通过香港进口的黄金;3、上海黄金交易所库存的黄金变化;4、重新回收浇铸的黄金;5、中国自己生产的黄金。

以往市场主要分析从香港进口到内地的详尽数据,但现在已经背离,自今年3月起,黄金新的进口渠道北京和上海,似乎已经成为了黄金进入中国大陆的主要管道,上述两者的差距也就随之拉大,香港进口黄金数据已经不再具有标志性作用。中方委托交易者从伦敦、瑞士等地购入黄金,以及储藏在海外的黄金数量,目前并不清楚。

分析师都在推测中国黄金储量已经暴涨,虽然这样的推测就像对墙喊话一样,没有回音。

今年4月7日,黄金评论网站goldmoney专栏作家AlasdairMacleod撰文指出,从2008年1月以来,上海黄金交易所的黄金交易量已经从每季度362吨上升至每月1100吨,交割数量则从每月44吨上升至212吨。值得注意的是,从2013年4月国际黄金价格下跌开始,交易量开始迅速攀升。自2008年1月开始,上海黄金交易所已经累计交割了6776吨黄金,这些批发黄金都流入到大众手中。

上海黄金交易所的交割分析数据大行其道。根源在于世界黄金协会(WGC)今年2月公布的2013年黄金需求报告,中国只有1066吨,而上海黄金交易所高达2097吨,两者相差1051吨,远远超过了5年前200吨左右的水平。

因此,harelynx.com和Bullionstar.com的两位分析师NickLaird和KoosJansen仔细地跟踪SGE数据,这一数据是进口黄金与国内矿产交易的首站,相对准确,SGE的交割数量以及超出LBMA价格的溢价水平,认为SGE的交割数据正好同中国整体的黄金需求,是更好的指标。

不同的推测数据不同,几乎肯定的是,中国无论官方还是民间黄金储备都有了惊人的增长。

AlasdairMacleod指出,2013年中国的黄金需求暴增至4843吨,同比翻了一番。而且该数据可能还比较保守,因为其中还没有包括中国政府在伦敦等地购买以及贮藏在海外金库的黄金。

新加坡灵狐资本组合资金经理GrantWilliams8月发表博文称,他从黄金研究员KoosJansen的中国黄金的统计数据推断,从上海黄金交易所公布的数据,可得知或估计中国黄金进口和来自中国黄金组织的整体消费数据。他提出了中国央行的黄金储备总量,接近15000吨,这一数据不包括民间储量。这是惊人的数量,考虑到GrantWilliams是黄金死多头,恐怕未必那么客观。

最新、最大的数据还是来自于上海交割数据分析的发明者KoosJansen,今年11月24日他发表博客指出,从每日上海黄金交易所“提现”量,推测现在黄金储备量远不止官方公布的1054.1吨,总储备接近16000吨,有可能每年增长量在1761和1746吨之间。如果官方公布的2009年准确,也就是说,中国过去5年黄金储备增长15.2倍左右,过去十年,俄罗斯黄金储备上升3倍,中国远超俄罗斯,成为黄金市场真正的支撑者。

Jansen的长期数据表示,自1995年以来中国黄金储备的总数(不进入市场,可能会直接进入中国储备),加上进口黄金的估计,约有8000至9000吨,如果这些黄金真的是进入中央银行,中国官方黄金储备已经超过美国。

别嘲笑黄金市场大妈,她们与俄罗斯、中国央行同行。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我被彻底雷倒了——
喇嘛教有“强制成佛”的无敌法门,一切佛教宗派靠边站

《大威德之光——热罗多吉扎传》提道:

热译师有四五个明妃、热罗多吉扎喇嘛上师是文殊菩萨化身、用酒肉招待喇嘛学者、酒肉点心做供品、强制成佛。

上师对热罗说道:“金刚大威德密法是一切密续的精华,具有其他密法所没有的十三种功能,可以把大逆不道的恶人强制成佛,上等根器的人可以即身成佛,中等根器的人临死成佛,下等根器的人也可在中阴成佛。

此法的传承中人个个都是大成就者,加持之能量、传承脉气未断,犹如空行心血的甚深大密,我已传给了你,望你不要轻易外传,应如法一心苦修,此生定能获得幻身成就。”

--------------------------

强制成佛!
简直是雷死人不偿命!
喇嘛上师如果个个被强制成佛,那才恐怖呢。

喇嘛教吹牛帮的雷人事迹,真是罄竹难书啊!
罄南山之竹,书罪无穷;决东海之波,流恶难尽。
喇嘛教徒每天就靠这些上师编造的神话、子虚乌有的荒诞故事来修学成佛?
强制成佛,这喇嘛教吹牛也太无下限了吧!
太下作了,简直是无敌暴强大笑话。
怎不让人当场晕倒?
如果有这么殊胜的法门,释迦佛还示现人间干什么?直接强制把人变成佛陀就行了。
有这样的事吗?
我被彻底雷到了。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空性之略解

空性者謂般若空-如來藏空性-《般若心經》所說之心也。蘊處界萬法依父母及四大為緣而幻生幻滅,然須依因方能有此蘊處界萬法之緣起緣滅;若離空性如來藏因,尚不能現起蘊處界,何況能有蘊處界所生萬法?所以,大乘法講的空,是講空性,是說「空」有一個真實性能生蘊處界諸有,故名空性。因為如來藏有真實性;可是如來藏空無形色,卻又有這些自性能生起五陰十八界以及緣起性空的佛法出來,因此它叫作空性。所以空有真實性,不是無性。因此,真正的空性是說真實心雖然無形無色猶如虛空,但是有真實自性,所以稱為空性。這個諸法空相之根源--自心如來--如來藏;由有此心故,能含藏眾生無始劫來造作熏習之一切善惡業種及無明種;亦因此心具有大種性自性……等等種子,故能藉緣而創造有情之色身,由是故能生出六轉識等見聞知覺性,由是故令意根之思量性能在三界六塵萬法中運行,而受三界中之六塵境界苦樂;若無此自心如來,則無一切有情能出生於十方三界中;然而此心雖具如是出生萬有之廣大功德,自體卻無色無形,故名「空有性」;然若名為「空有性」,則不能對治眾生無始劫來之執著「三界有」等蘊處界我,故除有性而不說之,偏說此心名為空性。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要了解空性是什么,我们先了解【性】是什么?

《成唯识论述记》說:
“性者体也”。 【性就是本体】

《大乘义章》

“性释有四义:

一者种子因本之义,【性就是本源】
二体义名性,【性就是本体】
三不改名性,【性就是不变易的】
四性别为性。【性别的性显然不是空性的性】”


龍樹菩薩寫的《大智度论》說:

“性名自有,不待因缘。” 【性就是不靠因缘而本身存在的,其实就是本源、本体的概念】


所以性的概念基本很清楚了,不变易的本质、本体、本源等。

但加一個【空】字的【空性】,是什麼意思呢?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空性】有无我的含义。

【空性】是不落两边,超越二元对立的。

所以【空性】是什么?

【空性】就是佛性就是无为法。

心经里说: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空性】是什麼,再明顯不過了!

【空性】就是【如來藏】!

但是有些人看到一個【空】字,卻看不到後面的【性】字。

斷字取義,著於文字,【空性】和【空相】傻傻分不清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空性】有无我的含义。

【空性】是不落两边,超越二元对立的。

所以【空性】是什么?

【空性】就是佛性就是无为法。

心经里说: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空性】是什麼,再明顯不過了!

【空性】就是【如來藏】!

但是有些人看到一個【空】字,卻看不到後面的【性】字。

斷字取義,著於文字,【空性】和【空相】傻傻分不清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烏托邦卻拿佛祖單說【無我】的經文,就否定佛說的【無我、真我】的經文。
這完全是斷章取義,以枝節佛法來否定整體佛法。

根據【阿含聖教】,所說不如法,或扭曲佛的意思,就是謗佛!

【阿含經】中,我們可以看見很多這樣的記載,就是阿羅漢對外道說法後,回來會把自己所說的法告訴佛祖,並詢問佛祖,自己是不是所說不如法?是不是有毀謗如來?

烏托邦,你自己不通佛義,拿一個佛說的經否定另一個佛說的經,這是毀謗如來!

請速速懺悔,糾正自己謗佛行為。

以下就是兼說【無我、真我】的經文。

雜阿含83經:

【多聞聖弟子於色見非我、不異我、不相在,是名如實正觀;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所有諸色,若過去、若未來、若現在,若內、若外,若麁、若細,若好、若醜,若遠、若近,彼一切皆非我、不異我、不相在,是名如實正觀;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完整經文的LINK:
http://agama.buddhason.org/SA/SA0083.htm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异】的基本解释:

不同的:异乎。异说。异常。异己(与自己意见不同或利害相冲突的人)。异端(旧时指不符合正统思想的主张或教义,如“异异邪说”)。异化。异性。异样。大同小异。异曲同工。

分开:离异。异居。

另外的,别的:异日。异地。异国。异乡。异类。

特别的:奇异。异闻。异彩。奇才异能(特殊的才能)。
奇怪:惊异。诧异。怪异。


------------------
【不异我】就是說【不是不同的我】。

你們可以解釋成【我所】???

看來字典錯了,你們對了!

瞎掰也請高明些!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日本“批判佛教”与“大乘非佛说”
——依据《阿含经》论“批判佛教”的谬误

吕真观 付方赞
(中国社会科学院宗教系,北京,100102;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系,北京,100102)


“批判佛教”学者认为【无我论】和【无因唯缘的缘起论】是原始佛教的基本教义,反对存在一个常住的、实在的、并能出生诸法的根本因,

所以断定大乘佛法非佛说。

但实际上,《阿含经》主张有常住法【我】,这个【我】即是生死轮回中的主体和赏善罚恶的主宰;

确定五阴与【我】之间【非我、不异我、不相在】的关系(六见处),甚至成为《阿含佛法》中最为基要的法义。

而缘起法应该是【有因有缘】的缘起法,并非【无因唯缘】的缘起法。

所谓的【因】,即是贯串三世二重因果的【我】,在大乘法当中又称为第八识、阿赖耶识、藏识、如来藏等。

由此可见,大乘佛法不仅不与原始佛教教义相违,而且还具有接续性的关联。




[TO BE CONTINUE...]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一面诋毁一面买入 黄金让央行爱恨交加

2014年12月05日 03:50 证券时报网
  证券时报记者 李辉

  周日瑞士关于黄金(1203.90, -3.80, -0.31%)占外汇储备20%且不得再出售黄金等内容的公投以失败告终,使得黄金市场失去了一大利好。这一事件背后反映了欧洲金融社会普遍存在对其海外存放的黄金数量(尤其是在美国)的真实水平感到不安。

  有数据显示,荷兰央行[微博]在几个月的时间内悄悄地从纽约运回了122吨的黄金储备,价值50亿美元。德国人没有做到的事情,荷兰人做到了。这表明西方国家及经济体之间信任的破裂,是全球系统中面临的新政治因素。如果这种信任进一步消失,那么政府支撑法定货币的努力可能会失败,进一步质疑政府统计数字是否真的显示整个经济情况会好转。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微博]官方数据显示,排在黄金持有量全球第一大国美国后面的几个国家一直在运作,将黄金从美国运回国内。这些国家有德国、法国、瑞士、荷兰。除了荷兰运回122吨黄金外,此前委内瑞拉也成功运回所有海外藏金。许多小国也一直担心其海外藏金。俄罗斯每个月都在增加国内黄金储备,公开目标则是10%。中国逢低买入黄金已不是什么秘密,寻求将黄金在外汇储备中的占比提升至2%以上,将超过美国的8133.5吨。

  如果对于政府和央行统计数据的不信任发酵,那么整个全球金融纸牌屋将崩溃。这也许就是为何德国央行将海外黄金储备运回国内的运作进行淡化处理,避免让美国难堪。毋庸置疑的是,美联储金库有足够的黄金满足德国的要求,但问题是谁真正拥有这些黄金。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德国运回黄金的速度慢得出奇,尽管今年德国加快了步伐,但去年德国仅从美国运回5吨黄金后,阴谋论开始大行其道。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德国央行为其调回黄金奇慢的速度找的借口也少得可怜。这给人的印象是,央行行长们认为公众是愚蠢的,能够用他们知道的任何形式的虚假借口搪塞他们就好。

  现在回过头来看瑞士黄金公投。瑞士央行和瑞士政界一直试图以危言耸听的言论,破坏迫使瑞士央行运回海外黄金储备和维持最低比例的黄金储备的举动。与其说瑞士央行和政府不想改变目前的政策,不如说他们使用的策略是为了不让这事发生。他们的努力成功地吓到瑞士公众,最终拒绝这一提议。

  法国最新关于对黄金储备进行审计和运回海外黄金的呼声,来自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主席马琳·勒庞。不过她的呼声被法国央行拒绝了。鉴于她在法国政坛地位,或许这场斗争仍将持续。


  为什么这些呼声要求对在美联储、英格兰银行以及其他官方金库的黄金储备进行审计?在过去几年里,世界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实物黄金东移,而这一创纪录的流动量已超过新的黄金产量。的确,似乎仅印度和中国通过各种渠道吸纳的大量实物黄金,就远远超出全球矿业公司的产量,尤其是亚洲国家构建黄金储备。

  问题是所有这些实物黄金来自哪里?一个符合逻辑的答案是,这很可能是来自官方黄金储备租赁给银行的(所以它停留在黄金储备账户上,因为到时它会偿还)。如果这种情况属实,而租赁黄金的数量又是如此之高,这些黄金不可能被还回金库,因为实物黄金的供给是有限的。而且从理论上讲,这些黄金租赁者任何试图归还黄金的行为,都将推高黄金价格。

  瑞士黄金公投的失败以及最近强烈反对取回海外黄金储备的行动表明,这些央行行长们担忧官方实物黄金储备在被归还前短缺的事实暴露。当然,如果要求取回海外黄金储备的压力持续增长,真相或许会水落石出,但结果是导致经济崩溃。

  可能这就是央行行长们对黄金爱恨交加的原因吧。一方面,储备需要黄金,另一方面又诋毁它在全球经济中的作用。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太虛大師對印順邪師的評議



圍繞《印度之佛教》一書展開的往復論諍,是反映師徒倆多方面矛盾的一個窗口。雖然這本書是印順較早期的作品(年近不惑),但已集中宣示了他的佛學思想和治學之道。(在後來的著述中,印順多次自得地引述該書的話,並於《我的根本信念與看法》中說:“現在來看這部《印度之佛教》──二十五年前的舊作,當然是不會滿意的!然一些根本的信念與看法,到現在還沒有什麼改變。這些根本的信念與看法,對於我的作品,應該是最重要的!假如這是大體正確的,那敘述與論斷,即使錯誤百出,仍不掩失其光釆。”)1942年,印順法師將此書第一章鈔寄與太虛大師,請為之序,大師隨即寫就《議“印度之佛教”》予以略評,提出了自己心目中的“公平看法”。印順出版全書時附了一篇《敬答“議‘印度之佛教’”》,為自己辯護,結果招來上師更加嚴厲的駁斥。太虛大師的《再議“印度之佛教”》加大了批判的力度,並於1943年8月30日向漢藏教理院全體師生做了公開演講。在上師的據理斥責下,執弟子禮的印順不得不有所收斂。



  從這個角度看,太虛大師1947年的示寂,對印順來說不是個壞消息。於是,在嗣後的漫長歲月中,一套曾受其精神導師嚴厲斥責的治學之道和錯誤觀念,便有了機會讓中國佛教徒付出更大的努力和代價方能觸及真理。



  在《再議“印度之佛教”》中,太虛大師針對印順佛學研究和歷史考證的方法與觀點,提出了批評。大師指出,企圖從小乘經論中尋求大乘源流的做法甚不可取, “亦因此陷近錫蘭之大乘非佛說或大乘從小乘三藏紬譯而出之狹見”。對於“大乘非佛說”,太虛大師的態度是鮮明而堅決的:“大乘經源出佛說,非非佛說,亦非小乘經論紬釋而出。”作為一位具有純潔的宗教信仰的大乘佛教徒,太虛大師顯然是將一切佛法均當作佛陀不思議內證境界的任運流布來敬重,而不是如《印度之佛教》的作者那樣,把神聖玄秘的教法、教史均視為完全可由凡夫分別心加以懸想計度的世間普通學問對待。







  對於印順僅承許在阿含中能找到根據和隱喻的教法的偏執,太虛大師據理駁斥道:“原著第三章佛理要略,僅列世間之淨化,世間之解脫兩表;而菩薩道一表,則列之第十一章第三節末,意許錫蘭傳大乘非佛說,以大乘為小乘學派分化進展而出……或余他處所謂五乘共法與三乘共法,而特大乘法則竟未為承受。故雖特尊龍樹亦不能完全宗奉,而有‘已啟梵化之機’之微詞;所余大乘經論不為所尊重,復何足訝!其附攝大乘於小乘,不容有超出小乘之大乘,自當與大乘佛菩薩立場有異。”大師於此尖銳指出,印順其實是假弘菩薩精神、龍樹學說之名來貶毀大乘真義,骨子裡正是不折不扣的“大乘非佛說”邪見的信徒。







  ——如果讀懂了如來藏系經論裡深刻隱寓著的離戲空義,讀懂了勝義法界在空分和現分上的圓融一味,那只會倍感欣暢,而絕不可能對空性或顯現的任一方畏若洪猛視作仇怨。在智者面前,脫離了顯現的空性和脫離了空性的顯現,同樣是不可接受的。所以印蕭邪說的狹隘偏墮,不過是習慣做二元對立的分別、取舍的凡夫心所玩的騙人把戲而已。把凡夫心的運作特征無限類推到勝義法界中去,怎麼可能不出問題呢?



  既然所謂的“龍樹傳人”和“大乘孤子”,在雙運離戲實相面前都栽了跟頭,那我們當然不奢望一干世間學者專家,能比他們做得更出色。拋掉了空性靈魂、完全由凡夫實執分別心當家的純學術性佛教研究,能否觸及佛教的本質並取得終極裁判權,也就很成問題了。



  印順《敬答“議‘印度之佛教’”》中的一段話,表明了他對大乘佛教的基本態度:“菩薩乘為雄健之佛教,為導者,以救世為己任者,求於本生談之菩薩精神無不合。以此格量諸家,無著系缺初義,《起信論》唯一漸成義,禪宗唯一自力義,淨之與密,則無一可取,權攝愚下而已。”可見大乘佛教在他眼中幾乎一無是處,即便略為可觀的“菩薩精神”,也概莫出於小乘經的本生行跡之外。



  針對印順對大乘諸宗的批評,太虛大師反評道:“令眾生都脫苦安樂而發菩提願,忘己為他,不求自利,大悲為根,大乘所共,安見無著系之缺此?起信不限時劫,華嚴短劫亦入長劫,禪宗頓悟不廢漸修,天台六即尤解圓行漸,豈必違任重致遠精神?……”兩股不妥協的力量繼續猛烈碰撞。



  印順法師對印度佛教歷史分期的看法,也引起太虛大師的不滿:“惟於佛世以來之教史,似因莊嚴‘獨尊龍樹’之主見,將大乘時代揉成離支破碎,殊應矯正”、 “‘獨尊龍樹’,乃前沒馬鳴而後擯無著,揉成支離破碎也”、“原著於此千五百年中乃在馬鳴後、無著之前短短百余年為龍樹提婆獨立一時。馬鳴為大乘興印度之本,抑令湮沒,無著與密教極少關系,乃推附後時密咒為一流;約為第一時六百年,第二時一百年,第三時八百年,則除別存偏見者,無論何人難想其平允也。”表面在推重中觀,甚至不惜為此犧牲大乘佛法的整體圓融,但是,倘若作為一個完整體系的大乘佛法均來源不淨、疑偽重重,在此嚴竣情勢下,喪失了背景依托的龍樹學說又怎能安然無恙呢?太虛大師所謂“故雖特尊龍樹亦不能完全宗奉,而有‘已啟梵化之機’之微詞”,就非常客觀地指出了印順在這上的兩面性。在將他尊為 “導師”的台灣,以“佛教徒”身份攻擊龍樹菩薩、誣謗大乘佛法的行為蔚然成風,很難說這裡面沒有他的一份“功勞”。



  《印度之佛教》還將印度佛教的衰亡歸咎於討厭的“真常唯心論”(如來藏學說),太虛大師對此亦有不同意見,甚至針鋒相對地說“令印度佛教衰滅,除外來政治社會原因外,咎莫大於此執空諍者。”譏諷之意溢於言表。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緣起性空」有真實性?就是第一義諦?

網友Rick Cheng云:

「只有蕭平實一群的外道如來藏,誹謗緣起性空的真實性。」

網友阿布阿伯云:

「 缘起性空就是第一义谛。性空缘起就是俗谛。萧平实错悟,误把缘起性空 当成 性空缘起。」



KC敬答:



末學不多說,盡量簡單明瞭澄清各位的誤會。



如果說「緣起性空」主張有其「真實性」,那就顯示緣起性空的法義自相矛盾,何以故?



因為緣起法、因緣法不真實的緣故,緣起法、因緣法是緣生緣滅,何來有真實可說?若彼謂緣起法有真實性,那眾生何必修斷我見我所之無明煩惱,而繼續追逐這緣生緣滅的世俗法?因為汝等主張「緣起性空」有真實性,那你我都不必去知道「緣起性空」這個道理,那一切眾生皆在緣起緣滅時,皆應該能見到緣起法的真實性而能出三界「了生脫死」才對啊?可是芸芸眾生仍然無法在緣起法生死流轉的過程中斷除我見,遑論能解脫於三界六道之生死煩惱,以及渡到涅槃之彼岸而覩見涅槃之真實性?因此我說主張「緣起性空」有其「真實性」者,是自相矛盾也。





所以「緣起法」不可謂之有「真實性」,其「緣起性空」的本質是建立在五蘊十二處十八界的虛妄法上面,而說這世間現象界的緣起之法其性本空,是現象界的「空相」爾,猶如空中之樓閣一般,沒有穏固的根基,或如「兔無角」論是依於「牛有角」而有,一旦這「牛有角」--蘊處界,被阿羅漢聖者滅掉時,那這依於蘊處界所顯示的「兔無角」--緣起性空、空相的道理還能存在否?結果當然不行啊!



是故佛法中稱緣起性空為「世俗諦」所攝。何以故?因為這是在世間上所能觀察到的道理,並不是在講「出世間」所顯示的「第一義諦」;所以佛法中稱「緣起性空」的「空相」道理為「世俗諦」,絕非能如「第一義諦」的第八識-如來藏的諸多自性中所顯示的空性、真實性、如如性。



大乘佛法所說的「真實性」只有一個,別無他法,也就是出於三界不生不滅的涅槃本心,涅者不生、槃者不滅,以不生不滅故,而說其涅槃心如來藏具有真實性與如如性。然而世俗諦的「緣起法」並沒有真實與如如的體性,所以「緣起法」沒有真實性可說。如果彼等主張緣起法有真實性,那法界實相就變有二個,整個佛法三藏十二部經不都要統統改寫?



印順邪師否定涅槃心如來藏,推翻大乘法的真實性,謗大乘法為非佛陀所說,而將聲聞法中的「緣起性空」之「空相」世俗諦,顛倒建立為大乘第一義諦之「空性」,顯然印順把方塊拿來逗圓孔,永遠都合不起來!因此如其師父太虛大師苛責印順把佛法弄得支離破碎(原文:「將大乘時代揉成離支破碎,殊應矯正!」(請看附件一所示)



然而不論是從五蘊十二處十八界本身來說緣起法的虛妄性,還是依於蘊處界而顯示的世俗諦「空相」,這都是佛法中的方便施設法,是「安立諦」非是第八識如來藏第一義諦的「非安立諦」。



所以佛法中的世俗諦-空相,與第一義諦-空性的內涵,佛教界真的能懂的人不多,遑論能親證?平實導師將此個中的差異說明白,利益大眾免於謗佛謗法者乃慈悲之舉,何來所謂的誹謗之說耶?吾想各位佛友誤會平實導師。

以上是個人淺見僅供參考。



末學 KC  合十敬上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佛是阿羅漢沒錯!但阿羅漢是佛嗎?

有人因為聽到佛陀的其中一個名號叫阿羅漢,就誤會說阿羅漢即是佛。如此乃誤會大矣。



阿羅漢有幾種:



  一、是迴小向大的阿羅漢,有分俱解脫阿羅漢及慧解脫阿羅漢二種,此阿羅漢發菩提心甫入於大乘中,雖未證得本心,故屬通教菩薩,可不名為聲聞緣覺人。仍需歷經三大無量數劫才能成佛。故阿羅漢不是佛,但佛可以稱為阿羅漢,因為阿羅漢滅盡三界愛的煩惱現行故,佛亦同樣滅盡故。所以佛當然能稱阿羅漢啊,因為阿羅漢是梵文,華譯有三意:一為殺賊,二為應供,三為不生。以如來亦滅盡三界煩惱故,是三界導師,為人天應供故,所以佛能稱阿羅漢,但阿羅漢不能稱佛,因為阿羅漢沒有成佛的實質內涵。



  二、是不迴心阿羅漢在聲聞緣覺數中。此種阿羅漢有分俱解脫阿羅漢及慧解脫阿羅漢。定性聲聞若堅定意志決定要入涅槃,發勇猛心,快則一世,慢則七世,從初果須陀洹到四果阿羅漢,或者修到三果阿那含者亦能證有餘涅槃,然非四果阿羅漢的現般涅槃。三果之上根者,能得生般涅槃、中般涅槃,中根者得有行般涅槃、無行般涅槃,下根者得上流處處般涅槃。不論何種根器?三果人之所以稱為不還果,是因為不必再回到欲界(三果人皆有初禪以上證量故),而是往生到五不還天去修行。如是聲聞三果人或四果人決定滅盡十八界入無餘涅槃,故不可能是佛。哪有佛陀一旦證果就入涅槃去呢?因為入了無餘涅槃,就不能再出現於三界中渡無量無邊之眾生,然而哪有不渡眾生的佛耶?所以阿羅漢不是佛,但佛可以稱阿羅漢。這個知見應該要建立才是。



以上第一種迴小向大的阿羅漢,雖已證得有餘涅槃及能證無餘涅槃,也就是說衪已滅盡一念無明之見惑與思惑,斷分段生死,改阿賴耶識之名為異熟識,可以不必再來人間輪迴故,但因為阿羅漢不證本心如來藏故,因此成佛之道的無始無明--恆河沙上煩惱未能私毫斷除的緣故,所以這時候的的阿羅漢並不能稱為佛,以無究竟佛所應斷的無始無明故,亦無圓滿如來的道種智、一切種智故。



  所以成佛的定義並不是以能否證得滅盡定而論,因為凡證得四禪八定者若再斷除了見思二惑,不必修斷任何的無始無明,就能得滅盡定。俱解脫阿羅漢以有滅盡定故,能促壽與延壽,自由決定入涅槃的時間,不必待業報身結朿,然而俱解脫阿羅漢在解脫智慧上,與未證滅盡定之慧解脫阿羅漢相同。然而初地菩薩能證滅盡定而故意不證,以留惑潤生而廣攝有情故,一直保留到六地滿心時,不由加行而自然證滅盡定,成為俱解脫大乘無學。但此時能證滅盡定的六地滿心的菩薩仍然還不是佛。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說聲聞乘是小乘是貶抑、誹謗嗎?

主張大乘非佛說者,或主張大乘經典是佛陀滅後,為弟子們長期創造的經典,此皆是「誹謗大乘」。我們不排除大乘經典(尤其是密教部、密續為最嚴重)裡有少部份是坦特羅佛教時期,印度佛教已遭到婆羅門性力派(密教)所混進來的偽經,但若不能明確的說明何經為偽,理由為何?卻一昧的否定全部的大乘經典者,此亦是誹謗大乘法者。可是有些人心態不很正確,一旦聽人說「聲聞法為小乘法」,就破口大罵說這是一種歧視、貶抑、誹謗...。但小乘法一詞非菩薩所創,實乃佛陀金口所宣說,如何能說「小乘法」具有貶抑之意耶?

以下略說大乘非佛說的來龍去脈:

  日本那些考證大乘法非佛說的學者,是有其歷史背景在,也就是日本當時明治維新時代的政策中,是為了要「脫亞入歐」所用一種手段,也就是徹底打擊 傳統思想宗教文化,才能讓日本人真正脫離亞洲中國的文化思想及其價值觀。中國及台灣的儒學家-胡適等師徒,就是繼承日本的做法,積極的考證大乘法、禪宗及 其人物,目的也是要消滅中華傳統文化所帶來新文明的「包袱」。因此當清末民初,不僅佛教遭殃,就連治病的中醫也被批判,被打著以「科學至上」的學者,假藉考證的手法給消滅掉。

主張大乘非佛說的印順法師、昭慧法師雖然讀了許多書,出了不少書,但畢竟他們只是凡夫僧,沒有佛法上的證果的實質證量;因此對於他們所謂的大乘法考證,只能供作參考,不能當作真正的答案。因為答案要自己去找,怎麼找?只要你有佛法的證量及智慧,就可以從諸多的文獻中找出真正的答案。



東南亞的小乘國家約莫在西元300年開始,就積極的抵制大乘法,例如鍚蘭學者所寫的鍚蘭佛教歷史著作,就被西方研究鍚蘭的學者批評為造假。何以故?因為鍚蘭學者所參考的文獻,都是鍚蘭近代信奉小乘法的「大寺派」比丘所造假杜撰而得。鍚蘭小乘僧眾,長期抵制鍚蘭佛教歷史主流中,曾經是大乘法的「無畏寺派」,然而信奉小乘的「大寺派」可能因為不受當時鍚蘭王的重視,故產生了個人情緒-仇恨、妒嫉,於是虛構了鍚蘭佛教史,並誹謗大乘法及無畏寺派為「邪教」,企圖將大乘法趕出鍚蘭。



 因此, 鍚蘭學者的第一手文獻,其實是落入鍚蘭小乘惡劣比丘的仇視與虛偽中,完全違反了歷史事實。然而歐美研究鍚蘭學者的研究結果,恰好與鍚蘭學者不同。所以鍚蘭 學者所寫的佛教史,在現今的學界中是被西方的學者所否定、不採信。因為鍚蘭學者的造假文獻,其主要目的是消滅大乘法的寺院-無畏山派曾經在鍚蘭佛教歷史的 發展過程中,有一段極為輝皇的事實。

譬如,錫蘭著名的學者Anuradha Seneviratna 在談論錫蘭兩大教派,即代表小乘佛教的大寺派(the Mahāvihāra)及代表大乘佛教的無畏山寺派(the Abhayagiri Vihāra),在錫蘭扮演的角色時即說:



大寺是正統小乘佛教(the orthodox Theravādins)的總部,於西元前249年由天愛帝須王(King Devānampiya Tissa)所創立。西元前89年無畏山寺也隨著成立,是非正統派大乘佛教徒(the heterodox Mahā yānists)的中心。


因此錫蘭學者基本上都持如Anuradha Seneviratna對大乘佛教的看法,認爲大乘佛教是「非正統派佛教」。


 如果您對鍚蘭佛教史或對小乘國家長期抵制大乘法的歷史有興趣,您不妨可以參考新加坡中文大學-古正美教授的一篇關於鍚蘭佛教史論文。你將會發現,這些南傳上座部派的一些僧人、學者,在修行上及心態上,存有很嚴重的邪見與煩惱。只是身為現代的我們,應該要努力去繼承真正的阿含經典,而不是去繼承被扭曲及變質的聲聞法,或是去繼承過去以打擊大乘法為目標的鬥爭劣習。尤其是當你在學習這個錯誤的傳承系統時,那些教授老師法師們,會讓你對大乘法「先入為主」的產生不良觀感。對我們正覺同修會而言,不論是菩薩法還是聲聞法,我們通通都要恭敬的去學習,信受奉持,並且也都要去證得。換句話說,如果一個大乘菩薩具有貶抑聲聞乘的心態時,請問菩薩又為什麼要去學習一個被自己所貶抑的小法嗎?即然你們認為菩薩看不起聲聞法、小乘法,那菩薩在未悟之前,又為何還要去學習聲聞初果人所應觀行的法呢?乃至菩薩要證初地之前為什麼要去證聲聞三果以及去觀行更徹底、更深細四聖諦之苦聖諦、苦集聖諦、苦滅聖諦、苦滅道聖諦....等共十六品心的現觀呢?甚至菩薩修到六地時,還要細觀十二因緣法以及證得滅盡定呢?如果誠如汝等所說大乘菩薩具有貶抑聲聞法的心態時,請問你叫這些位階的大菩薩怎麼修得下去呢?


最後回到南傳佛教上座部來談,他們的教法是否最符合佛陀聖旨?上座部的修行是否最好?是否最清淨?這些都還不能太早下定論。何以故?因為據末學的觀察,從南傳上座部派行者的修行知見,大都是根據覺音論師的著作《清淨道論》(尤其是斯里蘭卡為最),或是近代的泰國叢林派主流-阿迦曼、阿姜查的開示的著作,作為解脫道的修證指南,可是至今仍然未發現誰證了初果?遑論能修證阿羅漢果?莫說是信徒不能證果,就連覺音論師、阿迦曼、阿姜查他們自己....都沒有證得初果須陀洹。

那您或許 會問:那他們都在搞什麼名堂、修什麼東東呢?答案是盡是落在常見外道的邪見中,完全脫離真正的解脫道,哪裡是符合所謂的「原始佛教」呢?他們每天都在那邊 打坐修苦行、修共外道禪定,追求一念不生的境界,以為定中的境界就是涅槃...,甚至修到精神異常的人,不計其數啊...。所以啊~當我們觀察現今南傳佛 教上座部的道場,都沒有人可以真正繼承修證解脫道果的方法及次第,不僅連自己該修、該證的法都未知、未修、未證,也無法遠離「因內有恐佈」、「因外有恐 怖」,甚至還出現未證言證、落在常見外道的大妄語中;如此一來,您認為南傳佛教上座部派的學者,又有什麼「能力」可以去鑑別大乘法的經律論之真偽呢?我們 只能笑笑說:自不量力爾~。(這些言論並非是誹謗,如果網上有心探討彼等著作的人,欲知詳細證據者,歡迎私下來找末學交流。)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南傳佛教上座部 沒有正法只有苦行 無異外道乎!

網友來信問:

【自己曾經懷疑這樣修苦行是不是適合自己。自己的身體在去X國修行後已經開始很虛弱了,但答應過師父所以只有照做。每次自己有問題,師父都知道還故意問。沒問題,他也從來不問。現在非常清楚知道自己在跟身體玩拼命,就像您說的在苦行是次法而已,但答應師父的就會做到,不敢違抗。不知為何X國XX派系一定要這樣,但自己可以確定一點就是自己的貪欲減少了,可以非常確定的說減少很多。對食物或對生活必須品的欲都一直在減,也清楚知道還沒減到最低點。】



kc敬答:


  對於食欲的減低只能輔助禪定的修證,但禪定的修證並非解脫道的關鍵因素。換句話說,未斷我見,未證初果須陀洹之前,任何的減低食欲,並不能幫助自己在解脫道的成就。除非你有很嚴重的飲食欲望(嗜食症)。



反 過來說,有些修苦行的人對食物產生厭惡,就像那些害怕肥胖的人得到了厭食症一樣,過度的飲食及過少的飲食,都是一種病態的心行,如果說減少飲食,或者甚至 放棄飲食,是修行證道的必然過程,或是斷除煩惱的結果,那照理說一切厭食症的患者,等於是佛法中修行有證量的人嘍?其煩惱也相較於一般人少很多嘍?可是現 見一切有厭食症的人,其身心上有疾病纏身罷了。


所以我們從嗜食或厭食的極端病態得知,宗教上也會因此這種變態的心行,而產生兩極化的宗教,一是專修身體苦行的耆那教,二是專修身體樂行的性力派;佛陀當年先放棄了皇宮的享樂,後又放棄六年苦行,就是示現修行應該要行於中道,不落苦、樂之兩邊。



有一種人整天打坐不動熬腿功,這也是一種身體的苦行,無關於智慧的修證;所以六祖慧能大師因此而破斥這樣整天打坐的人:「生來坐不臥,死去臥不坐,一具臭骨頭,何為立功課?」講白一點就是說:那些整天在打坐修定的人,晚上不睡覺在練不倒單,不在般若智慧法門上用功,欲把這個色身臭骨頭練就到能吃苦耐操,欲於坐中將心練到不起念頭,沒有妄念妄想,以為這樣就是參禪頓悟、證入涅槃的法門,事實上光憑打坐修定是不可能開悟,也不可能證涅槃。



從我的觀察中,姑且不論南傳佛教的僧人,在中國早期有些法師主張燃指供佛修苦行的人,例如香港的月溪法師號稱「八指頭陀」,以及擅長以苦行搞怪的遼寧海城大悲寺的妙祥法師,據說他所主持的寺廟經常在幫僧人燃指,甚至還主張說「吃早食,也就是包括中午吃和早晨吃,這種食法升天,是天因。中午吃是佛因。下午吃,也就是晚上吃了,是畜生因。半夜時吃,是餓鬼因。..」像這樣不在佛法智慧上面用心的邪師,只會在吃穿表相上面搞怪引人注意,這些人在道業上都是沒有任何成就,包括共外道的禪定都無法證得,遑論佛門之中不共外道的般若智慧?無修無證也罷,但若因此而「未悟言悟、未證謂證」徒造大妄語,死後還是要下墮地獄中受大苦楚。



很多人因為沒有正知見,也沒有佛法的證量及智慧,於是就只會在身體上作苦行,然後企圖以此作為籠罩他人(讓別人以為自己有證量)的一種搞怪手段。可是這樣的搞怪手段,也只能欺騙世間愚者,但是在正覺講堂,身體上的苦行,無異是愚癡的行為。





所 以我們根據色身的需要,食物作為補充身體的道器所需,身體只是修行的工具、道器,並不是作為修行的結果。培植福德,為眾生做事,護持正法,都需要有充足的 體力才能為正法做事情,應該「依法不依人」,不必墨守成規,尤其在正覺講堂學佛,需要讀許多書建立正知見,以及在正法中培植福德,若沒有好的體力腦力,是 難以成就道業的。



當年聲聞部派分裂成五部過程中,有一派就是執著要托缽乞食,不同意僧人自己煮食,堅決要修身體上的苦行。所以你問師父為什麼堅持要托缽乞食,日中一食?你師父自然是面無表情,不知如何答覆。我幫他回答吧:因為這就是他們祖師當年部派分裂的主要原因。所以只能說這是一貫的「傳統」。



他 們以為保持這種傳統,佛法就不會被滅掉。其實他們何曾知道?末法時期邪師說法如恆河沙啊。根據佛陀涅槃前的預記,正法流佈弘傳從來都不曾傳到南方國度,所 以傳來的只是一些「相似佛法」,既便難得有幾位實修實證的印度或中國賢聖,也會因為南傳佛教國家抵制大乘法的惡勢力,而無法公開弘傳,而能公開弘傳的論 著,例如最早的一位印度僧人到鍚蘭大寺派學小乘法的覺音論師,他的著作《清淨道論》中你無法找到能教人修證阿含解脫果(初果~阿羅漢果)的次第與內涵,至 於近代的阿迦曼、阿姜查的著作中你也找不到修證阿含解脫果的方法,可是南傳的信徒大都愚昧不知,四處謠傳他們是阿羅漢,其實從彼等之著作內容來看,他們連初果都未曾夢見在,遑論證羅漢果?因此,從這些事實現象來看,佛陀的預言沒錯!佛教正法流布只往北傳,不往南傳。

 



謹此給所有出家人建議:施主一粒米,大如須彌山,如果此生不能「了道」、「證道」,未來是否要「披毛戴角還」?不能「了道」都要擔心來世淪墮畜生道,至於那些沒有得道,卻又喜歡「未證言證」自稱阿羅漢的增上慢者,或如印順、昭慧邪師徒等,竟然還敢公開提倡「大乘非佛說,這是常識~」,如是惡性一闡提人,來世豈不要皆淪墮於泥犂之中?

以上略述些南傳佛教現況,預見諸多僧侶即將下墮惡趣,令吾心裡沉痛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