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10日 星期一

印建法師:妙祥---末法中的大邪師

(妙祥邪師帶領僧眾遊街)


古德云:但貴見地,不貴行履。六度之中,以慧度為眼。八正道中,以正見為首。若壞戒不壞見,戒依於正見,猶能還淨,聖道依然可趨!若壞見不壞戒,戒依於邪見,終成雜染,解脫必然無份!

   遼寧海城的妙祥,外詐持戒苦行之相,內懷邪妄不正之見。以不分別之邪見壞眾生之慧命!以日中一食之妄執損有情之色身!外假不捉銀錢以邀名,更增二時頭陀 以取信!眾生無智,惑於妙祥僧團持戒苦行之外相,競相贊嘆!有情慧淺,不見妙祥邪見惑人之本質,爭相隨學!壞戒而不壞見者,堪為行人依止!壞見不壞戒者, 眾生豈能隨學?!妙祥僧團憑借網絡炒作之力,依仗持戒苦行之相,誤導無量眾生,正法之危,莫過於今時也!!!

   眾生皆知持戒苦行為是,破戒享樂為非,魔王波旬何嘗不是深諳此道?!魔王欲壞佛法,若不護戒律,不重苦行,享樂放逸,豈能輕易取信於佛子?!是以魔王必 先憑借持戒苦行之相,取信於著相眾生,再夾雜以邪見謬論之毒,誤導於劣慧有情。如是則眾生善根可壞,如來正法可破!佛世有提婆達多初用此法,小試牛刀,然 受挫於如來雙賢!末法有妙祥比丘沿用此技,更兼炒作,只恐佛法就此沒落!!!

  如來先以欲(世間五欲)勾牽(眾生),後令(眾生)入佛智。體現了在佛法中,以大悲心為根,菩提心為本,善巧方便為究竟的精神!善巧方便,即是般若智慧,能令學佛者遠離苦樂兩種極端,隨順不同因緣於一切法上生起道用!

  妙祥所作正與佛法相反,是先以法(持戒苦行)勾牽,後令(眾生)入魔道。此則暴露了邪法中,以遠離中道為根,邪知邪見為本,相似佛法為究竟的邪性!相似佛法,如同雜毒之食,能令食者暫得飽腹之益,日久難免會有喪命之憂!

  妙祥雖現持戒苦行之相,以起邪見故,所行之道亦成邪道。如有美食,若雜毒藥,此食即成毒食!正見亦耳,隨所行道,皆是正道。見若不正,隨有所作持戒苦行等,皆成邪道!

  不正見有五:一身見,二邊見,三邪見,四戒禁取,五見取見。

  智者大師的《法界次第初門》云:“於非真勝法中謬見涅槃,生心而取,故曰見取。”此句意謂於非真實殊勝的的法中,妄見涅磐解脫,起非理分別而執取,稱之為見取見。

   妙祥曲解《楞嚴經》中“知見立知,是無明本”的含義,認為在學佛的道路上一定要遠離知見,認為遠離知見,就能遠離我執及無明,就能證無分別智及大涅槃。 認為以教奉行,就是要舍棄知見。主張看經不加分別,才可開智慧。妙祥的這種觀點就是見取見!涅磐名為不生不滅,此不生不滅,須由聞思修慧分別簡擇諸法而 來,須由如實知見諸法緣生無性而證。妙祥於不分別及棄捨知見法中謬見涅槃,執此為涅磐的因,解脫的道,這就是五不正見中的見取見。

《俱 舍論》十九曰:“於劣為勝,名為見取。有漏為劣,聖所斷故。執劣為勝,總名見取。理實應立見等取名,略去等言但名見取。”慧以簡擇為體,涅槃解脫的因是聞 思修慧。敏公恩師於講經時說:“那麼持戒之後,還得要“勤修聞思修慧”,那就是說再三地要大家學法了,也是這個意思。你即使住戒,修苦行,眼睛閉起來,腿 收起來,你想入定、開智慧、見道,沒有那個可能,你要聞思修,聞思都沒有,你再怎麼修定,再怎麼持戒,還是枉然。所以說要“勤修聞思修慧”。這個慧,最低 層次是聞慧,慢慢那麼進入思慧,最後是修慧,修慧之後,無漏慧。這個我們前面講過的,剎那性就是說,修慧之後,無漏的智慧,苦法忍出現了,這時候見道開 始,十五剎那見道完成,那麼這是無漏的慧來了。你如果沒有聞思修的慧為前加行,無漏的慧從何而來?沒有沒有因緣的事情,佛教重緣起,成佛是從緣起的,無漏 慧也是緣起,你沒有前面的緣,無漏慧天上掉下來是不會的。所以說,盡管你眼睛閉起來,不倒單什麼東西,你如果沒有聞思修慧的前加行的話,開悟的無漏的慧是 來不了的”,不分別是愚痴的因,是抉擇勝義解脫道前所應斷除。無所知見是無明的因,此是於見道前所應斷除。妙祥以此邪見劣因引導眾生,能令眾生無明痴暗倍復堅固,能令有情法身慧命日漸衰損!(關於妙祥此一邪見的破除在日志《破戒猶能度,破見不可救》中有廣述。)

   妙祥又說:“日中一食,是成佛的正因”“要成佛,你得往日中一食使勁”“日中一食啊,這個是佛的戒律,是佛的根本戒律”,眾所周知,菩提心與中觀見是成 佛的正因。日中一食不過是無記身表業,云何可成為勝妙佛果之正因?!因者生義。正因者,指正能引生果法生起的主要條件。正能引生菩提妙果的主要條件是悲智 二法,而不是日中一食。日中一食僅僅是可以助生勝妙佛果的增上緣,以有助生果法之義,故也可名為能作因。以非成佛之主要條件故,非是正因。譬如麥種望麥芽 是不共因,是正因,而非水土陽光等。水土陽光等是一切芽之共因故,非不共因。又因有二種,一引因,二滿因。引因有牽引果法生起之力,而非滿因。而滿因但有 令果法圓滿之用。如五戒十善望於人天是引因。布施,忍辱等望於人天但為滿因,而非是生人天之引因,亦非是生人天之正因。日中一食非是正因,其理亦爾!

《成 唯識論》卷六云︰“戒禁取,謂於隨順諸見戒禁及所依蘊,執為最勝,能得清淨。無利勤苦所依為業。”妙祥執非正因為正因。執此為殊勝,能得佛果。住苦樂道, 壞四聖種,即是五邪見之戒禁取!妙祥以此邪見誤導眾生,修非理苦行,執為成佛正因。令末法有情色身道器受損,於修善法漸無堪能之性,終成障道因緣!

   日中一食是十二頭陀支中的一支,而不是戒律,而妙祥妄執此為戒律,並以此取代別解脫戒中之非時食戒。法言非法,非法言法,毗尼言非毗尼,非毗尼言毗尼, 真所謂無獨有偶!古有提婆達多,今有妙祥邪師!!!如來弟子中,提婆達多惡心出佛身血,破羯磨轉法輪僧,殺阿羅漢,因三逆罪,生墮無間地獄。細觀律藏,我 們不難發現,妙祥邪師與提婆達多有眾多相似之處!除殺阿羅漢外,妙祥也有相似出佛身血,相似破羯磨轉法輪僧之過。雖不能成逆罪根本,但有逆罪加行罪!

  《四分律藏》:“提婆達言。如來常稱說頭陀少欲知足樂出離者(妙祥也常為弟子如是讚嘆)。我 今有五法,亦是頭陀勝法,少欲知足,樂出離者。盡形壽乞食。盡形壽著糞掃衣。盡形壽露坐。盡形壽不食酥鹽。盡形壽不食魚及肉(妙祥亦言有二法,是成佛正 因,是少欲知足清淨行。一盡形壽日中一食,二盡形壽不捉蓄銀錢),我今持此五法教諸比丘,足令信樂。當語諸比丘言。世尊無數方便嘆譽頭陀,少欲知足,樂出 離者。我等今有五法。亦是頭陀勝法。盡形壽乞食。乃至不食魚及肉可共行之。年少比丘必多受教(聞思不廣初學佛者,缺乏辨別正邪之慧故,不正了知相似佛法故,也會信受隨學妙祥之教)。上座比丘恐不信受(聞多思廣,久學佛者,知妙祥所說是非法非律,故不信受)。由此方便故,得破其僧輪。(以 此因緣故,妙祥令漢傳佛教僧眾戒不和合,障漢傳佛教正法之輪如理而轉,得破僧加行罪)。時三聞達多語提婆達言。若作如是足得破彼僧輪。時提婆達即以五法教 諸比丘言。世尊無數方便嘆譽頭陀少欲知足,樂出離者。我等今有五法。亦是頭陀少欲知足樂出離勝法。亦是頭陀少欲知足樂出離勝法。我等盡形壽乞食。盡形壽著 糞掃衣。盡形壽露坐。盡形壽不食酥鹽魚及肉。爾時眾多比丘聞提婆達以五法如是教諸比丘令其信樂。廣說如上。諸 比丘聞已往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以此因緣具白世尊。佛告諸比丘。提婆達今日欲斷四聖種。何等四。我常以無數方便說衣服趣得知足。我亦嘆說衣服趣得 知足。我亦以無數方便說飲食床臥具病瘦醫藥趣得知足。亦嘆說飲食床臥具病瘦醫藥趣得知足。比丘當知。提婆達今日欲斷四聖種(妙祥所作亦是斷四聖種)

   四聖種義如《阿毗達磨法蘊足論》卷三中云:“一時薄伽梵。在室羅筏。住逝多林給孤獨園。爾時世尊。告苾芻眾。有四聖種。是最勝。是種姓。是可樂。現無雜 穢。曾無雜穢。當無雜穢。一切沙門。或婆羅門。或天魔梵。或余世間。無能以法而譏毀者。何等為四。謂我多聞賢聖弟子。隨得衣服。便生喜足。贊嘆喜足。不為 求覓衣服因緣。令諸世間而生譏論。若求不得。終不懊嘆。引頸悕望。拊胸迷悶。若求得已。如法受用。不生染著。耽嗜迷悶。藏護貯積。於受用時。能見過患。正 知出離。彼由隨得衣服喜足。終不自舉陵蔑於他。而能策勤。正知系念。是名安住古昔聖種。如是弟子。隨得飲食。便生喜足。廣說如前。如是弟子。隨得臥具。便 生喜足。廣說如前。如是弟子。愛斷樂斷。精勤隨學。於斷愛樂。愛修樂修。精勤隨學。於修愛樂。彼由如是斷修愛樂終不自舉陵蔑於他。而能策勤。正知系念。是 名安住古昔聖種。謂我多聞賢聖弟子。成就如是四聖種者。若依東西南北方住。不樂居彼。而彼樂居。於樂不樂。俱能含忍。”

《俱 舍論頌疏》卷二十二云:“四聖種者,能生聖眾,名為聖種。以無貪為體。問何須立此四聖種耶。答頌言三生具後業。前三聖種。助道生具(資身之具)。最後聖 種。助道事業。以諸弟子舍俗生具及俗事業(此是不住於世間享樂)。世尊哀愍。立此助聖道生具事業(世尊慈悲哀愍,為助道業故,亦不令弟子住非理的苦行)。 令修行者。解脫非久也(中道的佛法,不住於苦樂兩端,因此能令修行者容易趨向解脫)”。

   釋迦如來之所以呵斥提婆達多斷四聖種,是因為提婆達多的五法過於追求苦行,背離了佛法中道,一切眾生,或追求樂行,或追求苦行,若能離此苦樂二行 (kc:亦能離薩迦耶見、邊見、見取見、戒禁取見等五種不正惡見者),即是聖者之道,即是聖果之因,故而名為聖種。如此安住中道聖種之行者,不為追求樂行 者所譏毀,已捨苦行故。亦不為追求苦行者所譏毀,已舍樂行故。如此則一切世間無能依法而作譏毀。安住聖種之行者,於諸受用物未得之時,能夠隨緣,不去強 求。於諸受用物已得之後,若好若壞,心裡都能平等地歡喜接受,不於好者生貪愛心,於壞者起乖離意。不於壞者生貪愛心,於好者起乖離意。隨於所得生活資具, 不論好壞,正受用時,能見過患,正知出離。如是安住聖種之行者,自己少欲知足,也常贊嘆少欲知足,但終不起驕慢之心,認為自己是能少欲知足者,自己煩惱因 此損減,善法因此增長。也不會對不能少欲知足者,心生輕慢,認為不如自己,不能少欲知足。如此則為如法安住如來四聖種。

   如《法蘊足論》中言:“謂四聖種。不為未來惡不善法。親近塗染。性不雜彼。能遠離故,諸沙門等。無能以法而譏毀者。謂四聖種,非一切佛及諸弟子。或諸賢 貴。或諸善士。而能譏毀。謂此聖種。是不善法。是下賤者。信解受持。能為自害。能為他害。能為俱害。能滅智慧。能礙彼類。能障涅槃。受持此法。不生通慧。 不引菩提。不證涅槃。聖種非彼譏毀法故。”四聖種以無貪為性故。即不貪於享樂,又不貪於苦行。因此一切眾生無能依法而作譏毀!妙祥雖舍樂行,貪著苦行!何 以知之?因妙祥強令七眾弟子受日中一食頭陀苦行故。能為他害,能礙彼類,能障涅磐故,即是斷壞如來四聖種!即能為諸賢善依(無貪)法而作譏毀!

   如《法蘊足論》中言:“隨得衣服。便生喜足者。謂隨所得糞掃衣服。或隨所得施主衣服。若好若惡。便生喜足。”若得惡衣服,心生喜足。得好衣服,也心生喜 足。若得惡衣服,心生厭舍,更求好衣,即非喜足!若得好衣服,心生厭舍,更求惡衣,即非喜足!得少求多,得多求少,亦復如是,非喜足法。如此即是斷壞如來 四聖種。妙祥貪著百納弊衣,若受好衣,心不喜樂,如此即是斷壞如來四聖種。如來為攝取於僧,乃至正法久住故,制諸弟子受用正食與小食,遮止非時食,妙祥若 得正食,則心喜足。若兼得小食,則視小食為天因,心中不喜,而作厭舍,貪著日中一食,喜惡厭好故,如此則是斷壞如來四聖種!妙祥更因此詆毀漢傳佛教中安住 非時食戒者,謂不想成佛,想先升天,想晚成佛等。如此則是斷壞如來四聖種!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