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3日 星期四

佛教界为何不敢对萧平实提出法义辩证

笔者於民国90年初获赠并开始阅读萧平实居士所著之《邪见与佛法》(注1) 一书,萧居士以一首偈为序,让人感动:

归敬佛法僧,一切人天依,传布解脱道,及佛菩提道。
  今为众宣说:邪见与佛法;愿正法久住,人天普安宁。

    萧居士以气势磅薄彻云天之姿特为佛弟子众宣说邪见与佛法」而著作这本惊世专书。笔者心想:难道看似兴盛佛教界真的出了什么问题,需要一位「没没无闻」的「在家居士」出版专书而为针砭? 
    萧居士接着举出《大般涅槃经》的一段经文
佛告迦叶:我般涅槃七百岁后,是魔波旬渐当坏乱我之正法。譬如猎师身服法衣,魔王波旬亦复如是,作比丘像比丘尼像优婆塞像优波夷像,亦复化作须陀洹身,乃至化作阿罗汉身及佛色身。魔王以此有漏之形作无漏身,坏我正法。

    是的,世尊涅槃至今早已过2000年,此时正是佛陀於经中所预记:「我般涅槃七百岁后,是魔波旬身服法衣作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波夷等像,坏乱佛之正法」之时,假如「魔王波旬」不来「佛正法」,那么世尊於《大般涅槃经》的预记就失準了。问题是众目睽睽之下,难道真有「著佛僧衣、坏佛正法」之事?

    萧居士说:「邪见是修学佛法最大的障碍(注2,那么到底佛教界的哪些人有哪些邪见?
    萧居士也注明一神教、道教、民间信仰以及小法师、小居士,影响力轻微者,虽然错说佛法,因影响层面不大,鉴於他们在接引初机上的贡献,故不评论

    其余被萧居士点名的「高僧大德」倒还不少,这里约略作一整理:



被评论者


           萧居士所评论错谬法义内容


印顺导师


否定如来藏,不承认《阿含经》所说阿赖耶识,是为无因论、断见论


中台山惟觉法师


说「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心」就是真如。以此意识觉知心为「常恒不生灭法」故,名为常见外道


法鼓山圣严法师


错以觉知心没有妄想、放下一切、不执著烦恼为开悟,是为常见外道。


四川义云高先生


误以能观察自己有没有妄想诸法缘起性空別人善恶的心是真心否定阿赖耶识而求佛地真如。


四川袁焕仙老师


言《楞严经》所讲能见明见暗的心就是真如。但是此心仍是意识非为真如。


元音老人


以打坐到一念不生时,起一个心反观说此反观的心就是真如。然此不离欲界觉观的返照心非为真如。


王骧陆


以觉知心修至不动而见闻了了,名为开悟


柏林禅寺净慧法师


他所有经由圆明出版社出版教人开悟的书,都是常见外道法,尚全然不晓何为第一义、解脱道、菩提道」。


宜兰法禅法师


信受月溪法师所讲一念不生的觉知心是究竟法


耕云居士


认为能观的心就是真实心。他说要开悟很简单:每天打坐观照自心,观到不起妄想就是开悟。


南怀瑾老师


误以为没有妄想就是证得无想定。


青海无上师


所说观音法门乃印度锡克教的观听音声法门,是声论外道法,非观世音菩萨的观音法门。


李善单


推广「南无本师大自在王佛」法门,凡有所说,言不及义,非真正的佛教。


大活佛喜饶根登


所说皆言不及义,不敢说到真如与佛性,不曾只言片语说到他悟个什么?这样的活佛何大之有?


一贯道


对佛法旨趣无知,不了解脱道与菩提道之分际,却自称撷取佛教菁华一以贯之;自不皈命佛教三宝,又把佛陀贬低在无极老母与无始天尊之下


密宗


将印度教及印度性力派邪说与「佛法修证果位」的名相混合起来的一个邪门宗教。藏密四大派的法王、仁波切、喇嘛、活佛、格西们,都是常见外道法的修证。


灵鹫山心道法师


要把觉知心修除妄想变成真心,以此为悟。


密宗宗喀巴大师


《菩提道次第广论》所说的般若,并非佛法中的般若,是他们自己妄想的无因论的「般若」,不是佛法。


昙鸞大师


开示宗义及般若涅槃时,大部分是属于情解思惟所得。著作《往生论》的注解就注解错了


妙天禅师等


妙天禅师、宋七力、太极门、卢胜彥、大乘禅功等皆为附佛法外道


    该书中不但将上述人等说为虽住僧团中,实是『狮子身中虫』,为害极为深远广大甚於教外之外道」;还说如是法师,我等皆应遵佛遗命优先举示摧伏(注4还把他们的大名及其邪见以白纸黑字写在这本《邪见与佛法》书中,让社会大众免费索取、流通,并广赠各大佛寺、庙宇、大小图书馆等,上述被评论人等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已被评论为「狮子身中虫」!


    身为佛教法师或老师,被公开评论为「狮子身中虫」是何等奇耻大辱啊!一大票佛教菁英被在家居士所评论,理当做出回应以捍卫他们心目中的「佛法精髓」和「佛教法师、老师」地位才对啊!


    诚如萧居士所说:「自世尊以来,真悟之师莫非如是;中国自菩提达摩祖师以降,六祖慧能、黄檗希运、南泉普愿、石头希迁、长沙招贤、玄沙师备、赵州从谂、德山宣鉴、睦州道明、普化禅师……近者如克勤圜悟、大慧宗杲、无门慧开…,莫非如是,皆为怜悯被误导诸众生,故有种种破邪显正之举。(注5换言之,被评论为「狮子身中虫」之诸山大师等,若真是「大善知识、大法师」者,当其所说佛教法义被人评论破斥时,皆应如「达摩祖师以降的六祖慧能、黄檗希运」等,跳出来而有种种「破邪显正」之举──评破萧居士对他们所做的「不当」评论,以捍卫佛教正义才对。

    何况书中末后还有特別声明:「书中所评论之诸方显密法师居士,若欲作佛法第一义谛之法义辨正者,末学敬谨接受指教……辨正方式有二:公开辨正及私下辨正(注6)。这已经是摆好架式、公开叫阵呢!

    十多年来, 笔者一直期待彼等被萧居士所评破的大师们提出他们的说法以为回应、辩证,嘉惠我等佛弟子众,增长佛法智慧、捡择慧、思辨慧,但除了索达吉堪布及慧广法师曾 写书回应外(萧居士的弟子皆著专书再回应,之后就销声匿迹),就只有些许小徒众们暗中的无理谩骂,终不见在书中被指名之大法师等针对萧居士的批评而为公开 回应,著实让人失望。

    以上诸师及其弟子众等至今不敢对萧居士对他们的评破提出反击者,推测当有以下几种状况

、根本不知道自己被评论破斥。

自知理亏不回应也罢,免得更堕於负处,颜面不保。

修养与德行高尚明知被评论破斥还能如如不动不动如山

    属第一种类者不太可能假如是属于第二种类那也罢了法不如人莫可奈何不回应当为上策。若属第三种类者,那就不应该:不敢捍卫佛陀正教,不图救护被萧居士所误导之学子,非慈悲大法师也!不依佛陀教诲剷除「狮子身中虫」,显然没有能力荷担如来家业,却还寡廉鲜耻地继续享受佛陀福田也!

    譬如印顺法师者,著作等身,众所公认之大法师者;也是被萧居士公开写书一一举证其最多错谬法义者,大量刊印在萧居士数十本著作中,然而印顺法师本人从不做任何回应。印顺法师虽已过世,其弟子们譬如「慈济证严上人、昭慧法师、传道法师」等尚且大量活跃於当今之佛教界, 怎不见其任何一位弟子出书捍卫印顺法师、捍卫佛陀正教,难不成真如萧居士所评论「印顺法师多有异于佛陀正教」之说吗?纵然如是者,印顺法师之弟子们也应该 选择站在「佛陀正教」一边,勇於承认印顺法师之异于佛陀正教「错谬」之说,为印顺法师赎罪,并救护广大被误导的佛子才对啊!

    眼见当今诸师自知理亏而不能、不敢、不作回应之事实,令人不得不相信萧平实居士乃「破邪显正、护佛正法」之大菩萨也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