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3日 星期二

真正懂小乘法的人絕對不敢毀謗大乘;敢毀謗的只有小乘錯悟的凡夫。

毀謗大乘的安慧,他的徒弟般若趜多繼承其邪思謬想,寫《破大乘論》而宣揚之,以破大乘如來藏法義。

印度的戒日王請他來和玄奘法辯來定正邪。

第一次,般若趜多說自己年紀大,不良於行;

第二次,戒日王車轎載他,他說自己怕熱;

第三次,戒日王用大象載他,他還退三助四,最後逃之夭夭。看到玄奘就跑!


古來毀謗大乘者,都是這種醜態!

真正懂小乘法的人絕對不敢毀謗大乘;敢毀謗的只有小乘錯悟的凡夫。

2 則留言: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黃金價格臨界點 逐漸清晰 或導致礦商停產或產能削減
-------------------------
黃金價格在三年裡下跌超過三分之一。眼下,金價正在迫近一個臨界點,或導致大量生產商減少產出甚至停產。

過去18個月,全球有多家金礦已經暫停生產活動,但數量尚低於業界觀察人士的預估值,因生產商致力於削減成本和調整採礦計劃,以開採更有利可圖的更高品級礦石。

不過,隨著本週黃金價格跌至九個月低位每盎司1,208.36美元,礦商採取的上述舉措,或許無力挽回大勢。

“1200美元是關鍵水準。”Van Eck Global資產組合經理Joseph Foster說。 “如果黃金跌破該水平,那麼全世界多家金礦絕對會陷入麻煩。”

Van Eck Global是Barrick Gold(ABX.TO: 行情)和Goldcorp(G.TO: 行情)的主要投資者,並且也是其他大部分大型黃金生產商的主要股東。

削減產量和關閉金礦將給生產商和投資者造成更大的財務困難。自從2011年9月以來,金礦類股已經下挫了67%。

而且,由於這次多數金礦沒有通過對沖來抵銷潛在虧​​損的風險,削減產量和關閉金礦的勢頭可能比上次黃金熊市更加迅猛。所謂的對沖,就是以固定價格賣出遠期黃金。

截至6月末,只有一小部分黃金產量做了對沖,約為129噸。而在1990年代的上次黃金熊市時期,多達3,000噸左右的黃金產量做了對沖,達到了高峰。 2000-2012年金價持續上漲,使得做了對沖的黃金生產商無利可圖,結果對沖​​就不受歡迎了。

令人恐怖的金價

據湯森路透黃金礦業服務公司(GFMS)的金屬研究團隊,為了應對金價下跌,估計金礦在2014年上半年已將每盎司黃金的綜合生產成本降到了1,350美元左右。 2013年全年,該成本為1,696美元。

即便如此,花旗上月估計,40%的黃金產業的綜合生產成本為每盎司1,331美元。但那時金價還在每盎司1,290美元。週三,金價約報1,217美元。

“有多少人會站起來說現在的價格太低了,低得我們活不下去了,沒法活了。”券商Pollitt & Co的Doug Pollitt在上週舉行的年度丹佛黃金論壇上說。

行業參與人士不願意單獨列出那些可能減產或關閉生產的具體礦場,但是高成本的礦場風險更大。

例如,Iamgold Corp和AngloGold Ashanti Ltd位於艾特拉(Yatela)的礦場,在截止6月的一季,可維持總成本(AISC)是每盎司1,910美元。由於成本高而金價低迷,該礦場已經在 2013年停止積極的採礦,但是仍在加工此前儲備的礦石。

“今年因金價繼續在1,300美元之下,我們考慮不再增加庫存了,僅維持過濾已有的礦石,直至2016年。”Iamgold發言人在電子郵件中稱。

St Barbara Ltd's位於巴布亞新幾內亞的Simberi金礦也是高成本運營,在6月當季公佈的AISC為每盎司2,039美元。

Iamgold位於蘇里南(Suriname)的金礦,在6月當季AISC是每盎司1,216美元。

支撐金價的因素

誠然,在這個以樂觀聞名的行業中,有些人看到一線光明:他們認為產量大幅下降將提振價格上漲。

黃金也是一種金融資產,能從不確定因素和通脹擔憂獲益,一些投資者和高管表示,供應減少無疑會給黃金托底。

Tocqueville Asset Management投資經理Douglas Groh稱,金價處在1,500美元以下時,礦場仍然不會願意投資新項目。

“兩年後到2016年年末,2017年,甚至到2018年,市場將意識到沒有新產能增加...金價肯定會跳漲,”Groh稱。

在Goldcorp執行長Chuck Jeannes看來,這個行業接近“黃金之巔”,意味著生產已達到極限,因隨著現有金礦開採完畢,尋找礦藏越來越難。

“我認為以後的黃金產量,將無法達到2015年的水平。這利好金價,”他在一次採訪中稱。

阿弟@投資世界 提到...

黄金:独立于当今金融体系的真正保险
2014年09月25日 作者:David Y. Williams

  文/新浪财经专栏作家 戴维-尤-威廉斯

  当今金融体系已无法实现真正的多元化,哪些资产还独立于这一体系呢?任何有形且持有无需负债的资产定属此类。贵金属是一种理想资产。金、银这两类资产简单、有形,方便持有和储藏安全,能保值且经过时间检验。黄金是对当前这个不堪重负的金融体系的投保。

  在今夏目睹美股节节攀升、听腻了市场专家关于道指和标普500指数分别看到2万点、2500点的观点之后,我觉得自己越来越有财富保险的想法。股市不会无止境地上涨,本轮牛市已满五年,牛市结束指日可待。要么美联储和他国央行[微博]找到制造永远繁荣的办法,要么寻求退出一个不堪重负的金融体系之道。

  保险是一个有用的金融工具,即使不是救命的也通常是一个必需工具。我们给自家的房子投自然灾害、火灾或其它任何有可能毁掉房子的灾害险。我们谁也不喜欢房子遭受损失,但重建或换房的能力确实能够减轻损失的痛苦。对于疾病也可作如是观。当家人不幸罹患疾病时,多年支付医疗保险就很容易理解了。得知我们属于保险范围时感到一定程度的安心,但保险成本开始像疾病本身一样让我们吃不消。我们对金融业健康的看法应该有所不同吗?

  多年来理财规划师会念一句重要咒语:“多元化”。几十年来利用股票、债券、现金的组合实现多元化,以限制和分散基于各种因素的风险。以投资者的收入、年龄等诸多风险承受能力因素为根据,可在这些基本资产类别中求得适当平衡来保护(保险)客户。在20世纪50年代初,马柯维茨(Harry Markowitz)发展了投资多元化理论,所创造的投资组合对无关联风险做了充分分散,从而大大降低了风险,使得投资回报最大化。马柯维茨的“现代投资组合理论”启发了以资产类别变量、协方差模型为规律根据的投资。多元化有助于形成财务保险。如果债券不给力,没问题,股市强劲会予以平衡。市场不确定或不稳定?别担心,持有现金、保持财富、维持更多流动性。不过,如今的问题在于金融资产类别全都互相关联。

  各国央行主导地位的崛起极大地扭曲了金融资产。从美元到日元、从人民币到欧元的全球印钞行动引发了巨大规模的投资不当,从储蓄之类的稳定投资工具和低风险的债券转向股票等高风险高回报的投资。联储就在推动投资者寻求更大回报的投资,希望以此扩大财富效应和最终复苏经济。对于五年来联储的这一实验仍莫衷一是。随着联储实验的继续,问题将不是我们是否需要金融保险,而是需要多少及保险从何而来。

  随着欧元成为加入贬值行列的最新货币,略微回顾一下历史是有益的。无论是在最近还是遥远的过去,政府为了减轻财务压力(如债务)都曾贬值货币。如今全球范围的债务增长和大肆印钞使得过去政府贬值货币的举动相形见绌。古罗马用了几个世纪终于将货币贬值到人民对其失去信任的程度。随着本国货币成为世界贸易的储备货币资产,葡萄牙、西班牙和大英帝国在不同历史时期都贬值其货币并遭受财务困境。自2008-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全球债务增长了40% 多,不开动印钞机就难以为继。在央行“放水”过程中,我们目睹了这根“橡皮筋”在不可避免地砰然断裂之前可拉伸到多大程度。难道至少不应该开始跳出“金融”的盒子真正实现多元化吗?

  我之前说过,当今金融体系本身并不会具有真正的多元化。股票、债券和现金全都是受央行高度控制体系的组成部分,每一种资产类别都有依赖对手方的共同点。要是足够大的对手方不管因何种原因而破产,这个体系便不能维持。这就是我们不断听说“大而不能倒”的原因所在。2008年以来衍生资产的激增一直令人吃惊。2008年全球衍生资产的名义价值约为6000亿美元,如今估计超过1万亿美元。如果一家大机构破产,对其崩溃简直毫无办法。抵押品将遭挤兑。债务只与抵押品价值相当,但在衍生金融体系中该抵押品已被抵押多次。难道现在不应该持有一些不依赖于该体系的资产吗?这就是我所说的多元化,是你的金融保险之道。

  哪些资产还独立于当今金融体系呢?任何有形且持有无需负债的资产定属此类。贵金属是一种理想的资产。黄金、白银这两类资产简单、有形,方便持有和储藏安全,能够保值且经过了时间检验。黄金是对一个不堪重负的金融体系的投保。在大部分“现金”只不过是政府另一种形式负债的世界中,黄金便是真正的货币,具有高度流动性,不受任何政府或央行的影响。在观察市场一整个夏天之后,我自己将设法真正实现多元化,为我的投资组合投保。(柠楠/编译)

  (本文作者介绍:Strategic Gold公司总监, 华尔街黄金专家。)